? 第376章:什么仇什么怨-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76章:什么仇什么怨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7:25Ctrl+D 收藏本站



骑着马一溜小跑,沿着对方留下的痕迹追了下去,其实也不用多么细心地去寻找对方留下来的痕迹,因为这里只有一条山间小路,早已经踩踏出来了,只要沿着它一直往前走就是了。

赖黑子一行人快速地穿行着,孙易他们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动手,让他们顺利地出了丛林。

孙易带着两个兄弟把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这茫茫热带雨林的,有再大的力气也白搭,根本就无法施为。

赖黑子带着从一到五,沿着走马帮开拓出来的小路一直到了边境,把货卸了下来藏在一个小寨子里头,然后带着人接着走,从偷渡渠道进入了华夏,人货分离一向都是走马帮的原则,就算是被抓了出事了,损失也可以降到最低。

孙易和曲小木还有伊万在林子里头狂奔着,狼狈极了,他们一路骑着马追进了华夏范围之内,结果倒好,赖黑子他们经验丰富,躲过了华夏边防军,可是孙易他们差点一头撞进边防军的巡逻队伍里头,被追得一路逃窜。

在他们身后不到五百米远的地方,还吊着两名边防军的侦察兵,华夏的军队从来都不缺少高手,这两名侦察兵像是吊死鬼一样的吊着他们,追得他们难受之极,这里不是国外,又不好下杀手。

“易哥,我们跑什么啊?”曲小木在倒霉地接连踩了几个水坑之后突然说道。

曲小木的话把孙易说得一愣,对哟,跑什么啊,他们在果汉自治区那地方算是偷渡,跑回了华夏之后,那可是正宗的华夏人啊,把枪一扔,老子就是来旅游的,说得理直气壮。

伊万冷笑了一声道,“人家可是亲眼看着咱们冲过来的,跟军队讲道理,你们傻了啊!”

“也对!”曲小木点了点头,军队一向都是最暴力的机关,法律那东西可管不到军队去,人家有单独的军事法庭体系的。

“前头有公路,上了车进了县城就好了!”孙易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道。

一行三人加快的速度,赶到了公路上,这山区的公路扭扭拐拐的,货车的速度也提不上来,看中了一辆路过的大型拖挂车,在车子减速的时候快步追了上去,吊在了车尾外。

远远地还看到两名全身都插着草枝树叶的士兵从林子里头钻了出来,目光森冷地看着他们坐车远去,剩下的事情就是地方警方的事了。

孙易他们也是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跑出来了,但是被边防军这么一追,赖黑子的踪迹也被追丢了,不过回到了华夏,一切事情都好办了,曲小木的战友大凌子也很给力,通过警方系统很快就找到了赖黑子的踪迹。

这年头无论什么事情都需要身份证,没有证件寸步难行,赖黑子的证件信息显示他已经乘坐飞机直飞北方。

“哟?这家伙胆子倒是挺大啊,竟然还敢回去,他是不是吃顶着了?”孙易有些惊讶地道。

大凌子跟孙易碰了一下杯子后笑道:“你可要小心了,赖黑子的身边带了五个人,我从机场调了一下监控录相,这五个人都不简单,看样子是职业军人出身的!”

孙易撇了撇嘴,曲小木更不当一回事了,职业军人怎么了,职业军人他们可都没少杀,而伊万就单纯得多了,一千多块一瓶的好酒还不往死里头喝,哪里有心思去管你们什么军不军人的问题,只要有钱啥事他都敢干。

一顿饭吃了五千多块,主要是酒贵,伊万一个人就喝了三瓶,简直就是一个大饭桶。

大凌子的脸孔都直抽抽,他要养家糊口,本身干的又是缉毒工作,也就没啥太多的油水了,五千块对他来说已经不少了。

战友大老远的跑来求助,一顿饭肯定是要请了,就算是自己的大腿卸下来卖肉也不能丢了面子,摸出银行卡准备划卡的时候才发现孙易已经买过单了。

大凌子有些不爽了,是不是瞧不起咱兄弟,孙易笑着捏了捏他的肩膀道:“下次的吧,下次肯定吃你一回,这回就算了,那个王八蛋太特么能喝了,搞得我们像是来吃冤家一样!”孙易说着指了指已经醉眼朦胧的伊万。

被孙易这么开玩笑似地一说,大凌子也好受了一些,在工作烦忙之余,专门派了一辆车送他们去了机场,至于军方发来的协查他只是稍做斟酌就给了足够了理由,对方的证件齐全,没有前科,而且并没有出入境的记录,属于大大的良民。

从潮湿闷热的南方几个小时内就到达了干躁,而且温差较大的北方,下了飞机,孙易深深地吸了口空气,已经是如火般地六月了,今天下了一场大雨,空气变得更加清新了。

“还是北方好啊!”孙易笑着道,脚下踏着北方的大地,孙易的胆气一下子就壮了起来,在自己的老窝里头,没有任何事情是自己解决不了的。

下了飞机先给梦岚姐打了个电话,知道柳姐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出院回家休养了,孙易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心中的火气却没有任何的削减,哪怕他不远万里地一直追杀到果汉地区,没有人敢动了自己身边的女人还能那么逍遥。

孙易在琢磨着怎么搞定赖黑子的时候,白千山也在苦恼着,当官的,特别是到了他现在这种级别,已经不简单的是要搂钱那么简单了,虽然有些送礼是无法拒绝的,但是谁不想做点事情,人过留名,雁过总要留声。

但是刘飞这个市长实在是太强势了,白千山入职以来被压得死死的,没有任何作为,不仅仅是他,就连市委书记都被刘飞压住了,整个省城简直就是刘飞的一言堂,一言九鼎,简直就是真真正正的土皇帝。

碰到这么一个年青而又强势的市长,省城的大小官员算是倒了霉了,顺者昌逆者亡,自刘飞上任以来,除了市级官员,再下一级的官员被收拾了十余人。

白千山试探着给远在京城的副部级老领导打了个电话,接到白千山如同求援般的电话,老领导冯德非但不怒,反而还有些心喜。

这个曾经的小秘书如今已经成长起来了,有道是患难见真情,板荡识忠臣,一场几乎影响到了仕途的大病之后,让冯德看清了许多东西,从前自己身边的小秘书还是非常不错的。

现在冯德几乎把他当做自己的子侄来看待,是真正的自家人,说起话来也少了那些官场上圆滑语言。

“千山啊,你说的这些情况我都了解过了,现在你要做的,就是什么也不做,只要把自己职权范围之内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老领导,您的意思是我要做墙头草?”白千山小心地问道,在官场上,站队是必须的,墙头草一向不被人所喜。

冯德笑了起来,“如果你已经在现在的职业上历炼了几年,自然不能做墙头草,但是现在你必须要做,你才刚刚调到省城,资历不够,地位不稳,就算是上头有了空位,也轮不到你!”

白千山听了这话忍不住点了点头,暗道一声还是老领导够老辣,几十年的宦海沉浮,那双眼睛早已经看透了重重迷雾,其实说到底就是两个字,不贪而已。

“而且,你也要相信组织嘛!”冯德笑着道,“无论是一个城市还是一个乡村,不会永远是某一个人的天下,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在这个时候,少做才能少错!”

“我懂了,老领导!”白千山点头道。

冯德又叮嘱了几句之后挂断了电话,手上拿着电话的白千山眯着眼睛沉吟了片刻,把秘书叫了进来,“小刘,把那几个开业剪彩的仪式推了吧,嗯,婉转一点,就说我有非常重要的会议!”

“是,白市长!”秘书没有多问什么,应了下来就悄悄地退了出去。

如今,整个城市都笼罩在刘飞刘市长的无上威严之下,前后各有两辆警车闪动着警灯开路压阵,中间是一辆一字头的奥迪A4,再往后则跟着其它排序的各种轿车,路已经被封上了。

看着车队经过,孙易嘬了嘬牙花子,“这个刘市长现在出行的谱越来越大了,都开始封路了!”孙易道。

旁边的出租车司机道:“可不是嘛,本来路就堵,现在隔三差五的就封路,搞得路面上更堵了,市区里头我们都不乐意来了!”

“你们就没有向广播电台什么的反应一下?”孙易笑着道。

“反应有个屁用啊,人家是大市长,谁敢得罪?”司机带着一肚子的牢骚骂着,摇头叹上几口气,趁着封路一松,赶紧启车抢到了前头。

孙易取了自己的车,找了一家酒店先住下,给白千山打了个电话,电话里,白千山十分严厉地告诫他,最近不要再惹什么事情了。

孙易哼哼哈哈地应下,开什么玩笑,赖黑子还没有收拾完呢,哪能便宜了他。

一连盯了几天,赖黑子现在可算是招摇过市,他只以为孙易已经挂了,不过那五个据说是三角洲退下来的高手跟着他寸步不离,似乎对妞都没什么兴趣,自己搞那事的时候他们五个也要围在旁边盯着,让赖黑子恼火之极。

有了这五个人紧盯着,赖黑子甚至没有了去找柳双双麻烦的心思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