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手下不留情-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69章:手下不留情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6:53Ctrl+D 收藏本站



“易哥,上啊,主动出手啊,你什么毛病啊,真当是演电影啊,非要挨顿揍才还手啊!”曲小木急得直跳脚,他是知道孙易手上的功夫有多厉害,就算是三五个曲小木一起上,他也能把自己掐巴死,怎么这会还在犹豫呢。

孙易一琢磨可也是,自己现在身处国外,没那么多的顾忌,要是不亮出点本事来,只会被人瞧不起,这些进化不完全的野蛮人可不知道什么叫做华夏式的歉虚。

孙易的身体一崩,身上的肌肉就像充了气一样的鼓胀了起来,此时正赶上黑手一拳轰向孙易的胸口,孙易的身体一崩硬接了这一拳头,打在身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胸口一疼,但是冲力全部被厚重的紧崩肌肉给接了下来,对内脏和骨胳一点影响都没有。

黑手忍不住微微一咧嘴,这一拳头像是打在了石头上一样,手腕都被震得生疼,差点脱臼。

还不等他抽身后退,孙易的拳头就已经向他的下巴上打了过来,一记很不标准的上勾拳,被黑手一个侧身就闪过了过去,但是孙易竟然凭着自己极强的身体素质,一拳的力量还没有尽,硬是一扭身,凭着单纯的强大腰力甩出一腿。

黑手没有料到孙易的反应速度竟然这么快,这一腿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腿一抬,手臂再一压硬接了这一下。

砰……

一声闷响像是摔麻袋一样,黑手的身体几乎是贴着地板向一侧平滑出去两尺,脸色当时就变了。

孙易得理不饶人,直勾勾的就是一记直拳打了过去,黑手匆促之下身体一缩,手臂再一压,孙易的拳头离他胸口不到两寸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孙易的嘴角微微一挑,黑手暗叫一声坏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孙易竟然凭借着腰力向前一挺,身体在瞬间向前滑行了一尺,这一拳头重重地打到了他的胸口处,这回黑手再也挺不住了,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去势不绝之下又向翻了一个跟头,撞到了格斗台角落里的台柱上才砰地一声停了下来。

黑手那张白人特有的白色面孔这会已经变成了紫青色,看着孙易好久没有开口,孙易摇了摇头,强行把这口淤血压下去只会让伤势更重,人家在乎面子,自己就没有必要提醒他了,他也是老兵了,这个道理肯定是懂的。

“是寸劲!”黑手沉声道。

“不是,只是力量,力量而已!”孙易淡淡地道。

黑手无言以对,他输得可算是心服口服,高手过招往往三两下就足够了,远没有一般的格斗那样打得血糊糊的精彩,如果他要是知道孙易连分筋错骨手都没有使出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想法。

“哼,战场上拼的是枪法,格斗练得再好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枪就倒!”台下,几个欧美面孔的大汉不服气的怒吼着。

“都住口!”黑手怒吼了一声,再也压不住伤口,一口淤血就吐了出来,孙易的枪法他们也是见过的,绝不会比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差,甚至还要高明许多。

楼上的包间里,上校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托贾,你很不错,找来了几个十分高明的高手!”

“多谢上校夸奖,这是我应该做的!”托贾不由得心花怒放,但是脸上还是保持着卑迁。

“这两天你就不要再出去胡闹了,跟我去见周将军,你可能要动一动,担任周将军的护卫队长!”上校道。

“多谢上校!”托贾脸上的喜色终于压不住了,乐呵呵地跟着上校出去。

孙易拿了自己的衣服穿好,然后向伊万一伸手。

伊万的脸苦了起来,他的钱输得差不多了,因为他大部分都压了黑手赢,压孙易赢倒是有些收益,却连本都赔了进去,现在孙易一伸手,他不得不把赢来的两万多块塞到了孙易的手里头。

“喝酒就好好喝酒,别瞎惹事,我们不是来惹事的!”孙易道。

“是,上尉!”伊万敬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礼道。

孙易又踹了他一脚,旁边的曲小木晃着手上赢来的厚厚一叠钞票,一把就搂过了一个端着酒盘的侍女狠狠地亲了一口,伸手在她的怀里捏了起来,同时也把红红的钞票塞进了深沟里头,“每人都来一杯酒,我请客!”

顿时,一阵欢呼声响起,孙易摇了摇头没有再多参与,穿好了衣服走出了军营,潮热的空气还有漆黑的天空,不远处就是老街区的灯光。

一辆吉普车经过这里,孙易招了招手上了车,是军营里休假的士兵,孙易在白天就小露了一手,这些士兵也都认识他,搭着车到了老街区。

沿着老街区溜达着,欣赏着这里的风土人情,其实也没什么好欣赏的,这个地方除了毒之后,最兴盛的就是赌了,而且下手极狠,那些地下小赌庄可不像那些正规赌场那么安稳,输得倾家荡产的比比皆是。

刚在街上走了一会,就看到三个大汉追着一个戴着眼镜,白白胖胖的中年人在街上跑,追上了一脚踹翻,拽着腿就向回拖。

“救命啊,救命啊,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我是县长,我是县长!”

孙易摇了摇头,也没有要施救的意思,在这个地方,别说是县长了,就算是省长都不好使,输了就要掏钱,没有任何情面可讲。

孙易没有多加理会,接着往前走,旁边几个猥琐的家伙不停的怂恿着孙易去赌两把,甚至还有几个人意得满志地拎着满满一兜的钞票大呼小叫着向外走,眼睛却不时地瞄上孙易几下子。

这种拙劣的演技只有稍稍留心都能看得出来,但是大多数人抱着不劳而获或是寻求刺激的心理就被忽悠了进去,运气好的只是输掉了身上所有的钱,运气差点的,就像之前的那个县长,只怕就要被扣下,家里不掏出几百万来都休想离开。

孙易没有理会那些赌徒还有掮客们的忽悠,离开了这条赌街,不知不觉之间,路边传来了鬼嚎似的唱歌声,自己竟然又走到了那个叫吴小月的歌厅前。

孙易向楼上看了一眼,门口的两个小姑娘眼前一亮,赶紧跑来拉住孙易,热情得能把人烧化,豪客在哪里都受欢迎,孙易他们三个人昨天洒下了大把的钱,让这个歌厅里的姑娘们印象深刻,特别是几个喝醉的,每个都拿到了三千到五千不等的小费。

孙易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地就跟着走了进去,脑海中不由得又一次闪过了那一双足以让人神魂颠倒的大长腿。

刚刚在包间里坐稳,啤酒小吃送上来,吴小月就迈着大长腿走了进来,今天没有穿最显身材的旗袍,而是换了一身更加亮眼的短皮裙,白色的蕾丝小衫,腿上是一双黑色的透亮丝袜,蹬着一双水晶高根鞋,扭着身体向孙易走了过来。

“老板来啦,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吴小月直接就坐到了孙易的旁边笑着道,顺便把孙易的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顺着黑色的丝袜轻轻地滑动着,孙易的心潮顿时就有些翻涌起来了。

“怎么?你很忙?”孙易笑着道。

“也不是多忙,只是有几位老板必须要陪好了!”吴小月笑着道,孙易这才发现,她的姣好的面孔上已经浮现出几丝潮红。

“那你就去忙吧,不用陪我了,我就是坐坐!”孙易道。

吴小月捂着小嘴咯咯地笑道,“你可是大金主呢,怎么可能不陪好你呢!”

“别,今天我可不是,出门就没揣多少钱,我还怕你宰我呢!”孙易笑着道,两个人像是老朋友一样地聊着天,完全把那两个未成年的小姑娘给晾到了一边,但是她们一点意见都没有。

一来吴小月是经理,算是她们的顶头上司了,二来,孙易也没有亏待他们,刚刚进门就是上千块的小费送了过来,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两人聊起天来虽说像老朋友,可是动作一点也不像,孙易的手在她修长的长腿上隔着丝袜缓缓地滑动着,吴小月的脸色潮红,顺势也摸到了孙易的身上。

她不是没见过男人,也不是没有经历过男人,但是像孙易这样有男人味,又懂得心疼女人的男人,在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少了,吴小月在一瞬间就有些心动了,本是风月场的女子,她也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有多么的愚蠢,可人就是这个样子,一旦动了情,往往就不再受自己控制了。

两个人正在天雷地火,甚至吴小月已经准备俯身启唇的时候,门突然被踹开了,吴小月吓得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在门口,一个黑胖子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大裤衩,一双人字拖,一条金链子怕是足有二斤重了,在他的身侧,是三个长得又黑又瘦,但是骨头缝里都是肉的青年,如同三条最凶悍的野狼一样盯着孙易。

那个黑胖子扯着嗓子就吼叫了起来,声音尖细,言语颇为奇怪,听起来就像是太监在扯着嗓子嘶叫一样,不时地还会指指孙易。

孙易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从语言能分辨得出来了,应该是泰语。

“他们在说什么?”孙易向旁边的小姑娘问道。

小姑娘摇了摇头,“我也听不太懂,好像是月姐收了他们的钱又没有陪他们,还有,他好像要……要打架?”小姑娘翻译得很烂,不过孙易也猜个差不多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