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3章:追踪万里-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63章:追踪万里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6:27Ctrl+D 收藏本站



路开现在也是有苦难言,碰到这样的对手,动用官方力量无疑是最好的,可他这是搞娱乐的场子啊,天天有警车出没算是怎么回事,生意真要是一落千丈的话他也没办法交待,手下的场子并不仅仅是赚钱那么简单,还肩负着洗钱的重任呢。复制网址访问

“黑子啊!”路开给赖黑子倒了杯酒,缓缓地推了过去。

赖黑子赶紧接了过来,口中连称不敢不敢,但是心里头已经如同坠入冰窖一样,他不傻,从路开的脸色和神情就可以看得出来,路开怕是要放弃自己了。

“现在货源有些缺呀,不如你跑一趟南方给带些货回来,怎么样?”路开笑着道,虽是在征求意见,却不容置疑。

赖黑子只觉得嘴里头发干,自己真要是走出金铂KTV,姓孙易就再没有顾忌,自己横死街头都未必有人替自己出头,干这一行的虽说随时做好了和警方驳火的准备,但是能活着谁又乐意死呢。

路开也不想把赖黑子逼急了,淡淡地道:“你放心,我的人会一直把你送到机场,送你上飞机,再厉害的人,也不敢在机场动手!”

赖黑子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机场安保森严,只要路开把自己送到了机场,借给孙易几个胆子也不敢在那里朝自己动手。

路开派了十几个好手护送着赖黑子赶往机场,机票都已经买好了。

孙易带着两人开车就追了上去,对方人多势众,又在公众场合上,在省城这地方,孙易也不好主动出击把事情闹得太大,看到他们赶往机场,孙易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冷笑。

真要是离开了省城,自己反倒是可以放开手脚了,只要不留下太明显的证据,干翻了赖黑子这一伙再往林市一跑,外地的警方异地办案,可就没有那么爽快了,更何况赖黑子还不算什么好人。

孙易慢悠悠地吊着他们一直进了机场,曲小木先随便买了张机票跟了进去,盯住了赖黑子要上的那趟飞机,把消息传给了孙易,他们再买票,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跟了进去,距离赖黑子不到十米远,坐在休息的椅子上看着他们。

赖黑子和老江的脸色都变了,路开的那些手下脸色也不好看,起身就向孙易走了过来,孙易抱着手臂没有动地方,这时,三名机场巡逻保安走了过来。

机场的保安可不是那些物务看大门的保安能比的,都是经过系统训练,带着真枪实弹的特殊保安。

路开的那些手下见状也不得不退后了几步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们还是借了路开的关系才能够一直进入候机大厅的,但是要在候机大厅里闹事,就算是刘飞出面都不好使,本来民航和地方的关系就相对平行,真闹出事来,市长的面子也未必管用。

赖黑子看着孙易狼一样的眼神,终于感到怕了,双手死死地扶着两条腿让它颤得不是那么明显,四周不时走过的制服空姐还有身穿黑色做战服的机场特警多少给了他一些安全感。

做为一个抓住就会吃花生的毒贩子,要靠那些警察才能给自己一些安全感,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

或许是这里聚了太多不相干的人,机场方面也做出了反应措施,就是这个登机口处的巡逻力度明显加大了,两名腰间挂着明晃晃手枪的特警走过来检查证件。

他们的证件都没有任何问题,赖黑子一直都没有犯太大的事,还没有案底,被省城警方逮去一回,有路开和老耿从中周旋,连通辑令都没有上。

倒是伊万的证件有些问题,国内的毛子族数量极少,一个满脸都是黄胡子的老毛子却拿着一张标准的华夏国身份证,多少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赖黑子的心跳都加快了,这个老毛子会不会有问题?或许下一刻那些特警就会扑上去把他逮起来,可是结果让他失望了,那些警察只是问了几句话就还回了证件,根本就没有动手。

终于等到了登机,赖黑子只能和老江两人上了飞机,看着孙易和他的两个同伙排着队不紧不慢地跟着一起向登机口走去,赖黑子心都要沉下来了。

飞机上就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只要上了飞机,插翅也难逃了,不过孙易就算是再厉害也不敢在飞机上动手,正因为是封闭的空间,除非他想劫机,否则的话只要敢动自己,他也跑不掉。

孙易当然没有那么傻,要是在飞机上动了手的话,飞机一落地他就完蛋了,外地警方真要是把他抓起来可不会像在林市等地那么给面子,就算是在省城,他还有一个当副市长的便宜老丈人做后台呢。

飞机在跑道上开始加速了,推背感和失重感中,飞机爬升到了八千米的高空,以经济航速一路向南。

这是一趟直达广南秀明城的飞机,火车要走几天几夜,但是坐飞机,只需要几个小时而已,飞机上提供的餐点味道还算凑合,就是数量少了点。

孙易吃了饭,还向漂亮的空姐要了一床毯子小眯了一会,一晃飞机就飞达了秀明城上空,开始准备降落了。

对于孙易来说就是一觉的功夫,可是对于赖黑子和老江而言,简直就是像过了几年那么漫长,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孙易他们这一行三人,就连曲小木起身去趟卫生间他都觉得是要来干掉自己,跳起来好几回,把隐藏在乘客当中的乘警都惊动了起来。

飞机终于落地了,刚刚一停稳,赖黑子和老江就跳了起来,抢在乘客之前向前抢去,他们都没有带什么行礼,倒是让赖黑子挤到了最前面,孙易和曲小木他们起身也向前挤,却被乘警拦住要检查证件。

这一拖就把他拖到了后头,下了飞机追出去的时候,已经见赖黑子他们钻进了一辆出租车里头不见了影子。

孙易他们打了一辆跟上去,出了机场的高速路就把人给追丢了,孙易有些苦恼了,这潮热的南方,临近边境地带,自己也没有什么熟人啊,出门在外的没有熟人还真不太好办事。

“我有个战友,受伤退役以后听说在这边干缉毒!”曲小木道。

“那还等什么,赶紧联系啊!”孙易不由得大喜,当兵的就这点好,入伍的时候来自五湖四海,在军营里交下铁打的交情,退伍后又散于四地,在军营里混得好的,甚至可以空手走天下都不用担心饿着没路费。

曲小木嘿嘿一笑,拿出电话直接开始拨号,一拨通就听到一个粗豪的声音从电话头传来,“喂,我是古凌,你谁啊?”

“大凌子,是我,小木!”

“哟,小木木啊,听说你退伍了?你是怎么搞的,怎么还退伍了呢,我还特意打电话问了队长,还被好顿臭骂!”古凌在电话里头吼叫着。

“咱们见面再说吧,兄弟找你来帮忙的!”曲小木道。

“行,就去如春茶楼!到那里等我,我把手上的事收拾一下就过去!”古凌十分果断地道,当兵的办事就是利索,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

曲小木收起了电话,一脸的得意,孙易也是似笑非笑地看了看他,“小木木,这名字真好听!”

曲小木的脸立刻就垮了下来,“哥,咱别拿这个说事了行不!”

说笑间进了城区,古香古色的老城,随处都可以见到几百年历史的老建筑,青石板铺成的小巷子,旁边又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给人一种如同时空错乱般的感觉。

如春茶楼不大,但是装修得很雅致,三人进了茶楼,点了杯不好不坏的茶,三人都不是能品茶的人,随便弄点茶水解解渴就是了。

等了不到半个小时,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军靴的大汉挤了进来,壮硕得如同一堵墙一样。

曲小木站了起来不停地挥着手,大汉哈哈地一笑大步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把曲小木抱起来勒着腰转了两圈,气得曲小木不停地大骂着。

孙易打量着这个身高一米九以上的大汉时,大汉也在打量着他,曲小木挣脱了大汉的钳抱主动地介绍了一下。

“古凌,以前可是火力手,可惜后来受伤了,肠子都摘下去好长的一段,不得不退役了,回了老家干缉毒!”

“孙易,我听说过你,好样的!”古凌向孙易竖起了一根大姆指头,有些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谁都不能说,孙易从前的作为,让古凌没把他当外人看,跟他兄弟有过命的交情,就是跟他有过命的交情。

“大凌子,这回我们来要找你帮忙!”曲小木道。

“说!”古凌道,军人之间的对话直来直去,没有任何绕弯子的必要。

曲小木拿出电话,调出了赖黑子还有老江的正面照片,这照片还是在飞机上拍的呢,照片中的赖黑子和老江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有愤怒,还有惊恐,看着照片倒是让古凌惊叹了起来。

“认识!”古凌笑道,“我还调查过一段时间这个案子,不过一直都没有抓住实质性的证据,他们很小心,在贩毒的时候,人、钱、货都是分离的,很狡猾,这个叫赖黑子的挺有手段的,最近这一两年好像跟缅国和三角区那头搭上线了,听说跑北方发展去了,怎么?又回来了?”

本书源自看书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