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9章:一踏糊涂-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59章:一踏糊涂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6:8Ctrl+D 收藏本站



伊万的神情都变得激动了起来,原来还有这种好事,不过在兜里一摸才发现,今天孙易只给了他两千块的经费,用来喝酒肯定是够了,如果用来泡妞的话可就寒酸了。

伊万一般尴尬地道:“我没钱!”

女子咯咯地笑着,在他脸上的大胡子上摸动着,“没钱怕什么呢,我有啊!”

伊万觉得自己掉进了温柔乡里头,直到另外一个三十余岁,风韵十足的女子赶来的时候,他已经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了,甚至都没有发现赖黑子已经搂着那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出了酒吧。

暗处的孙易一瞪眼睛,这是怎么搞的?完全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啊,计划中应该是伊万出场找麻烦引起混乱了。

顾不得去收拾伊万,孙易赶紧开着租来的一辆十分不起眼的起亚追了上去,同时赶紧给曲小木打电话,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让孙易觉得奇怪的是,赖黑子并没有回租房,也没有去酒店,而是开着车哪里昏暗往哪钻,直到钻进了一片老房区,拐进了一条昏暗的巷子里头,车里头的灯也打开了。

孙易灭掉了车上所有的灯光,悄悄地把车停到了巷子口处,曲小木打了一辆车找了过来,伊万还没有动静,打电话也不接。

这会伊万更是酒吧里爽着呢,一杯杯的伏特加灌下去,两个美人挂在身上任他上下其手,醉乎乎地抱着两个美女出去,其中一个美女还开来了一辆据说是小三专用的金龟车,车行不远就拐进了一条幽静的小街道里头,小小的车子剧烈地晃动了起来。

那辆悍马H3也晃动了起来,曲小木蹲在暗处看着孙易,“易哥,现在咋整?”

“你上,抓奸!让他进医院!”孙易沉声道。

“好哩!”曲小木捏着拳头站了起来,向悍马走了过去。

把车门一拽,里头一黑一白两条肉虫正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曲小木一拽车门,吓得那女子尖叫了起来。

“竟然敢背着我偷人,你欠揍是不是!”曲小木怒吼了一声,不等那女子反应过来,已经一巴掌扇了过去,同时使了一个小小的技巧,直接就让她昏了过去,女子喝了不少酒,连曲小木这个盗版老公长什么样都没有看清就失去了意识。

“你敢弄我老婆?”曲小木愤怒地拽着赖黑子脖子上粗大的狗链子将他扯下了车。

赖黑子伸手摸枪却没有摸到,脖子上一疼被拽出了车门,跟着坚硬的皮鞋就踹到了他的肚子上,肚子一疼,哇地一声把吃下去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兄弟,有话好说!”赖黑子扬着手大叫着。

“好说……搞了我老婆还好说尼玛比!”曲小木愤怒地大叫着,又一次将赖黑子踹翻,而孙易已经像一只灵猫一样到了赖黑子的身后接替了曲小木的位置,手沿着他的肩头一拽,肩肘两处的关节就被卸了下来。

手顺势向下一滑,胯关节和膝关节也被卸了下来,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半身不遂一样,曲小木一脚踢在他的脑袋上,将他踢得眼前发黑,几欲昏死过去,隐约间看到曲小木走到了车里头,把那个还光着身子的女子抱了出来消失在巷子口。

赖黑子一半身子已经完全不好使了,拖着面条一样的两条肢体爬到了车边上,摸出电话打了出去,然后又叫了救护车。

孙易和曲小木躲在暗处看着一个大汉匆匆赶来,跟着一辆救护车也赶了过来,把赖黑子带走,两人对视了一眼,对方核心三人,已经被他们拖住了两个,现在只剩下还在租房里的那个外号黄果树的汉子了。

“哥,就剩下那一个了,要不咱们直接冲进去算了!”曲小木捏着下巴道。

“这样不好!”孙易摇了摇头,“咱们只要留下了蛛丝马迹,就一定会引来对方的报复!”

“意哥,我觉得你的顾虑有些太多了,就算是没有证据,人家就不会想到你了吗?我指的是那个黑子,而不是医院的那个!”

“嗯?”孙易一愣,“说得也是啊!”孙易想了想道。

正说话间,后座上传了簌簌的轻响声,一扭头才发现,那个被扛回来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还光着身子,蜷缩在后座上不停地发抖着,孙易和曲小木一扭头,吓得她赶紧把脑袋深深地埋进了怀里头。

“没看见,我什么也没有看见!求你们了,不要杀我!”女子惊叫了起来,就算是再傻的人从他们二人的交谈中也听得出来这是一伙杀人越货的悍匪,杀上三五个无辜者简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容易。

孙易这回是真有点头疼了,这个女人怎么办?总不能真的杀人灭口吧。

曲小木扭头道:“把衣服穿好,眼睛蒙上!”

“好!好!求你们别杀我,想怎么样都行!”女人低着脑袋穿着衣服,没有捂眼睛的东西,只好把罩罩扣了眼睛上,看起来像咸蛋超人似的。

“我对别人草过的女人没兴趣!”孙易冷哼了一声道。

女子不敢反驳,只是乖乖地缩在后座上,曲小木却邪笑了一声,“哥,你没兴趣,可是我有兴趣啊!”

曲小木的话音一落,孙易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瞅你那点出息,现在是越来越堕落了!”

“不堕落又能怎么样!”曲小木叹了口气,被军队强行退役以后,曲小木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只觉得前方一片迷茫,看不到未来找不到方向,只是及时行乐罢了。

孙易没当过兵,不理解曲小木的心思,能做的就是拍拍他的肩头,用自己的力量给他一点安慰。

“这个娘们怎么办?”曲小木问道。

“求你们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女子惊慌之下还记得死死地捂住眼睛,空出一只手来拽着自己的衣服,身材高挑皮肤白嫩,让曲小木都有些食指大动了。

“你可消停一会吧!”孙易一脸的无奈,伸手就按在了她的脖子上,将她按得昏死了过去,没有几个小时都醒不过来。

“好歹温柔点啊!”曲小木嘀咕着,孙易没理他,开车就向回走,路过酒吧的时候,正巧看到熊壮的伊万一边系着腰带一边从幽静的街道走了出来,一脸都是满足的神色。

孙易黑着脸,推门下车,到了伊万的面前,一脚就将他踹翻在地,伊万也知道自己办错了事,抱着脑袋任由孙易踢打也不吭声。

孙易骂了一声朽木不可雕也,探头向幽静的街道里看了一眼,一辆黄色的金龟车还停在那里,隐隐地还能看到两具搂在一起的女人身体剧烈地颤抖着。

孙易摇了摇头,你情我愿的事情他懒得管,但是伊万这种毫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让他很恼火。

把伊万拉来充当帮手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但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索性就当司机用了,这回总不能再出事了吧。

开车到了那个高档小区的外面,找了一个幽静的地方停好了车,孙易刚要走,见伊万从后视镜里不停地看着后座上那个衣衫不整的女子,孙易气在他的脑袋上狠狠地点了几下,“你那脑子里头装的都是什么,除了那点事之外就不能想点别的吗?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乱动,老子就把你的家伙踢碎,让你下半辈子只能看不能做!”

“是!我保证,绝不会再犯错了!”伊万一脸正色地道。

孙易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事前一切都计划好了,几次推演都堪称完美,可是事到临头,却弄得像一团烂泥一样一团泞乎。

“唉,错有错着,稀里糊涂的能把赖黑子弄翻就行了!”孙易喃喃地自语着,自己用分筋错骨手让赖黑子吃了一个大亏,如果不用专业手法的话,够他在床上躺上三五个月了。

高档小区也挡不住孙易和曲小木的身手,悄悄地潜进了小区里头,刚刚进小区,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一阵争执着,孙易和曲小木借着绿化带的掩护看了一眼,只见一伙七八个年青人拨出砍刀和铁棍就要收拾门口的几个保安。

这个一个穿着黄色运动服的汉子快步跑了过来,正是当初跟在赖黑子身边那二人之一,外号黄果树。

黄果树出面把这些人都接了进去,保安受了些委屈也没有再吭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这也是保安们的无奈。

黄果树把这个人接了进去,然后他又匆匆地拎着一个包向外走,孙易与曲小木对视了一眼,一起点了点头。

在黄果树刚刚拉开车门的时候,曲小木一个箭步窜了过去,黄果树很机敏,一扭头横臂就架了过来,挡住了曲小木劈向他后劲的一记掌刀。

黄果树的身体一扭,手也向腰间的手枪探去,还没等他摸到枪呢,曲小木一脑袋就撞了过来,用自己的脑门撞到了他的后脑勺,一个是人体最坚硬的部位,一个是最脆弱的部分,这一撞,让黄果树的脑袋里头嗡的一声,手上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曲小木一拳头就打在他的后腰上,正打在了肾脏部位,剧痛让黄果树想叫都叫不出来,不尿几天血都好不了。

本书源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