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宿命的碰撞-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56章:宿命的碰撞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5:56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做事大方敞亮,着实让乡亲们不停地竖着大姆指夸上几句,几万块砸下去眼睛都不眨一下。

“有道是宁失一捧金,莫失父老乡亲,真要是有啥事,还得是咱们乡里乡亲的!”孙易笑着道,把场面上的事情做得明明白白。

这一折腾就是好几天,野菜厂也重新复工了,总算是让人长出了一口气,货都发走了,野菜厂就要开始准备夏末秋初野果收购了,这才是一年中的大头。

事情一旦上了正轨,基本上就没孙易什么事了,在有闲着无聊,又配制了一些药粉,这次药粉里加入了恶浆果,效果肯定会不错,不过恶浆果激发潜力的特性让孙易很感兴趣,所以单独留了几颗贴身放好。

白云不知怎么的跑省城去了,跟柳双双一天天的打得火热,据说她提前放假了,京城的大学怎么管理这么松呢?据白云所说,她跟老师关系铁着呢。

等孙易到了省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敢情这白云不是跟老师铁,跟校长关系也不错,而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安琪。

安琪可是一个有着男人心的女人,又是安家大小姐,一个一本大学的校长很容易就搞定了,有安琪出面,哪怕白云只挂个名也能顺利毕业,考试都有替考的。

而让白云跑到省城的原因,还是因为安琪,白云实在是受不了安琪那股子腻乎劲。

白云生性奔放,什么都敢玩,跟安琪小小地玩上几把一点心理压力也没有,不过紧要器官是绝不相碰的,这么白白嫩嫩的一个小丫头,安琪哪里能放得过,死缠滥打之下,白云就躲到省城来了。

白云死死地抱着孙易的腰,身体剧烈地颤动着,不停地喘着粗气,“还是跟男人比较爽!”

“哼,安琪就没有弄爽你?”孙易有些酸溜溜地道。

“啊哟,我们也只能摸摸亲亲什么的,反正都是女人,又吃不了什么亏!嘻嘻,我告诉你哈,安琪的胸可圆了,而且那地方粉嫩粉嫩的,比小双双的还要粉嫩!”白云说着伸手在柳双双的要害处摸了一把,让余韵未过的柳双双全身又颤抖了几下。

“切,当我没见过一样!”孙易不屑地道。

“有照片的哟,我趁她喝醉了,把她摆成十余般模样拍了照片!”白云捂着嘴咯咯地笑道,然后拿出了她的水果手机调出了照片。

三个人赤着身子趴在床上看着照片,果然是安琪,那地方也确实是粉红粉红的,透着一股可爱劲,甚至还有白云的手指头弄进去的照片。

“呸,你也不干好事!”柳双双呸了她一口,“你可不许拍我的照片!”

“我才不拍呢,万一让别人看到了怎么办,就算是有便宜也要让咱家男人占是不是!”白云毫不客气地用了一个咱字,从两人还是高中的时候她就开始温水煮青蛙,一直煮到现在,柳双双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反感了。

白云也知道事情的轻重,让自家男人占过了便宜之后,把这些不雅的照片的全部删掉了,搂着孙易接着腻歪。

正腻歪着,准备再战一场的时候,柳双双的电话响了起来,来了一条短信,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柳双双的小脸一下子就白了,赶紧要把电话收起来。

“怎么了?”孙易问道。

“没事没事!”柳双双赶紧摇头,悄悄地操作着电话。

孙易没有动,他相信柳双双不会让自己难堪的,只是心里头微微有些不太舒服。

白云上去一把就将电话抢了过来,“让我看看,小双双有啥隐秘的事,是不是又有帅哥追求你!”

白云的话音未落,脸色刷地一下子就变了,啪地把电话向床上一摔怒声道:“这是哪个王八蛋,竟然这么恶心人!H书看多了吧!”

孙易捡起电话看了一眼,跟着皱紧了眉头,短信简直就是色到了极点,堪比网络上最牛逼的H书了,而且描述的对象还是柳双双。

孙易把电话还给了柳双双,没有开口询问,却一直看着柳双双。

“是一个老乡,前阵子从南方回来的,好像还挺有钱的,在我们学校泡了不少学姐学妹的,后来不知怎么的打听到了我的电话号,让我跟他去玩,我没有同意,他就不停地给我发这些短信,拉黑了就换号!”柳双双十分委屈地道。

“怎么不跟我说呢!”孙易有些不满地道。

“我是不想给你带来麻烦嘛!”柳双双更加委屈了,她知道孙易会为她出头,但是每一次事情都闹得很大,正是因为她一颗心都系在了孙易的身上,哪怕孙易杀人放火,她也会放风,可能不招惹麻烦最好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正说着,电话响了起来,正是刚刚发来短信的那个号码,柳双双气得眼泪都下来了,伸手就要挂断电话,却被孙易拉住了,接了电话,开启了外放功能。

“喂,双双妹子啊,我是你黑哥呀,哥在金铂订了位子,来咱们一起唱唱歌啊!”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粗豪的声音,那声音怎么听都有一股子猥琐劲。

柳双双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转,孙易向她点了点,可是柳双双怎么也不肯吭声。

还是白云,一把抓过了电话,腻声腻气地道:“黑哥呀,我是双双的姐妹,算我一个呗,金铂听说消费很贵的,我都没去过呢!”

果然,女人骗起人来太凶残了,就凭白云的身份,什么好地方没去过,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简直就是一个虚荣女子的典范。

“行行行,没问题!”那个黑哥忙不迭地应了下来,报上了自己订的包房号码才恋恋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走,咱们会会这个黑哥去!”孙易一边说着一边跳起来穿衣服。

“你都连战两场了,还行不行!”白云伸着巧舌挑衅地道。

“哼,再战一场也没问题!”孙易拍着胸脯道,男人就不能说不行。

白云嘻嘻一笑,“那还不先安慰一下你双双妹子,看看你家哭的,啪啪几下就好了!”白云说着先把柳双双扑翻,在她身上亲了起来。

孙易自然不会落后,又是好一顿折腾,那个黑哥等急了,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每次白云都说马上就到。

孙易开车带着两个姑娘直奔金铂KTV,那是省城最大也是最豪华的KTV,场子很大,进去一趟没有万八千块都下不来,这还是不叫妹子的,若是叫妹子相陪的话,价格还要再翻上几翻。

孙易对这种地方兴趣不是很大,多是陪白云或柳双双,再不就是招待朋友,自己一向懒得去这地方,而金铂他也是第一次来。

精神十足的小伙引着三人直到了包厢处,敲了敲门,一个满身刺青的汉子打开了门,看到柳双双和白云之后眼前一亮,扭头道:“黑哥,你叫的妞来了!”

汉子说着,从兜里掏出两张钞票塞给孙易,“行了,你走吧!”

孙易哧笑了一声,转手就把钞票交给了那个服务生,服务生很有眼色,接了钱转身就走。

刺青大汉皱了皱眉头,刚要向孙易发火,孙易已经按着他的脑袋把他顶了回去。

“哥,咱们还是别惹麻烦了!”柳双双有些担忧地道。

“嗯,我就跟他们唠唠嗑!”孙易笑着道,然后大步走了进去,一伸手把灯拍开,昏暗的包厢里立刻就亮了起来。

一个大饼脸的黑汉子正搂着两个衣衫不整的小妞在嚎歌,另外还有两个汉子已经把妞按在沙发上正在耸着,看到这场景的时候柳双双的脸都白了。

孙易觉得那个大饼脸黑汉子看着眼熟,特别是那张坑坑洼洼的赖子脸,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

那个汉子也停止了唱歌,打了个响指,让身边的妹子把歌曲暂停,然后飞起两脚把那两个正耸着身子的家伙给踢了起来,两个汉子赶紧提了裤子,一脸横肉都抖动了起来,显然打断了他们的好事让他们很不爽快。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赖黑子啊,听说你去了南方,看样子混得不错啊,这是衣锦还乡了呗!”孙易淡淡地道,然后坐到了桌子上,伸手拎起了一瓶还未开启的啤酒,用牙咬开喝了一口。

“孙易!竟然是你!”赖黑子的脸孔抖动了起来,早年间他还在村镇里横行的时候,正撞上了孙易,几场争斗下来,赖黑子没占到便宜不说,还被逼得不得不远走它乡,这份仇恨早已经深深地印刻到了心底。

“你那个跟班张凯呢?”孙易扬了扬下巴问道。

“死了!”赖黑子道,一脸都是杀气,竟然还有一种不怒自威般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关宁的身上有,在老鹰的身上也有,甚至孙易的身上也有。

这个赖黑子还真与从前不一样了,从前只是滚刀肉一块横行乡里,出去闯荡了两年,这手上怕是没少沾血啊,变成了一个狠角色。

“还真是宿命一样的碰撞啊!”孙易轻叹了一口气。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