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冒牌外国人-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52章:冒牌外国人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5:38Ctrl+D 收藏本站



谢老诚心诚意地道谢,一本正经的模样差点把孙易给吓到,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白须的老头向自己躬身致谢,这不是在折自己的寿吗,赶紧伸手拦住,一咬牙,又摸了一颗恶浆果递了过去。

谢老的眼睛一亮,索性连身份都不要了,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吓得孙易尖叫一声几乎要窜到房顶上去。

赶紧强行把谢老拽了起来,拍拍他身上的灰尘,额头上汗都出来了,索性把荷包清了个空,苦着脸道:“谢老,求你了,要不我给你跪回去吧,咱不带这么玩的,你这是不按套路出牌啊,晚辈实在受不起,真的会天打雷劈的!”

孙易刚刚说完,天空中就轰隆一声,一个滚雷从山中滚滚而来,吓得孙易一个哆嗦,几乎要跪下去了。

谢老哈哈地大笑了几声,果然不再为难孙易了,而潘晋详的脸都苦得像吃了二斤黄莲似的难看。

六月的天山里的雨,说变就变说来就来,说话间,硬币大小的雨点砸了下来,两头吃货嗖地一下就窜进了仓房里头,孙易也赶紧把二人请进了屋里头,片刻,大雨就遮盖了天地。

这就是一个喝酒打孩子的好天气,中午弄了些农家菜,刚刚吃完饭,大雨就停歇了,一场大雨似乎将天地间的一切污秽都洗去了,潮湿的空气透着一股浓浓的泥土和草木香气。

也不管谢老和潘晋详有没有要走的意思,孙易直接就开始逐客了,开着自己那辆民版勇士把两个老头一直送到镇上,正好赶上一趟前往林市的客车,把他们送上客气,甚至还自己掏钱帮他们订好了前往京城的机票,只求赶紧把这两人送走。

他们来一趟,把自己手上的存货都给弄走了七七八八,他实在是心疼。

在车上,潘晋详几次张嘴都没有说出话来,还是谢老主动地笑道:“怎么?觉得我向一个年青人弯腰低头甚至是下跪很丢人?”

“这……老师,您都一百多岁了,向一个年青人下跪这事可真的有些过了,而且,分筋错骨手也传给他了,万一他走了邪道……”

“呵呵,不过份,一点也不过份!”谢老伸手轻轻地拍怀里那个皮包,里头装着十份灵药还有两颗恶浆果,这东西就是他的命根子。

“药王流出来的灵药啊,每一份灵药都代表着一条人命啊!”

“老师,这种药真有那么神奇吗?”潘晋详有些怀疑地道,他们可不是那些一副偏方打天下的游方郎中,一人一方,一人一药,每个人的用药都不成的,哪里有一副药包治百病的。

“原本我也不信的,后来我真的相信了,药王啊,那可是药王啊,不号脉,不开方,甚至不看病,无论有什么问题,都是一副药,药到病除,这个世界上,神奇的人,神奇的事情太多了!”

谢老说着,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倒底是年纪大的人,精力不济,坐在车上沉沉地睡了过去,潘晋详低头琢磨着,却怎么也不得要领。

把谢老他们送走,孙易和罗丹终于可以放开了大战一场,罗丹几欲昏死过去,全身软得要命,看着这娇娇弱弱,头发散乱的美人,孙易又一次翻身大战。

别看罗丹当时完全不是对手,到最后已经喊着疼了,但是天色一亮,早起的罗丹精力充沛,像是装了核电池的玩具兔子一样。

孙易却一个劲地打着哈欠,总觉得没有精神,再睡个回笼觉才觉得精神了一些,果然是只要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啊。

吃过了午饭,看着脸色红润,行走间都带着风声的罗丹,孙易坏坏地一笑,正打算再来一次的时候,罗丹的电话响了起来,皱着眉头的罗丹接起了电话,她可是跟杨经理派来的那个帮手说过了,自己在陪孙易的时候不要打扰自己的。

放下电话,罗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怎么了?”孙易问道。

“野菜厂的门口打起来了,好像还是一个外国人,找一个叫刘依琴的人,野菜厂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呐,结果就冲突起来了,伤了好几个人,现在正在镇派出所呢!”

“走,咱们一块看看去!”孙易的眉头一皱道,刘依琴不是走了吗?怎么跑自己地盘上来找人?多长时间都没有人敢在自己的老窝挑战自己了。

孙易开车直奔镇里头,刚到镇派出所,就碰到了杨经理派来的胖子,胖子是外号,叫习惯了也懒得再改了。

胖子摇了摇头,“易哥,这事有些不太好办啊,姜警官的意思,这事可能涉及到了外事纠纷,必须要上报!”

“姜警官?哪个姜警官?”孙易一愣,虽说苏子墨已经调走了,但是镇派出所的所长还是苏泰和啊,老程跟自己的关系也非常不错啊。

刚刚进了派出所,就见一名年青的警官走了出来,看到孙易微微一愣,跟着笑了起来,“原来是易哥来了啊!”

“嗯,听说野菜厂出事了,来看看!”孙易说着递了支烟过去,原来是小姜,派出所里最年青的一名警察,平时有点装逼,以为自己当个警察就很牛逼,孙易有点看不上他,只是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没什么深交。

小姜叼着烟在那里等着,这是等自己给点烟呢,孙易轻笑了一声,也没有当一回事,点了烟后问道:“听说涉及到外事纠纷?要上报?”

“嗯,对方是个毛子国人,这事咱们镇上处理不了!”小姜吐了口烟气淡淡地道,跟孙易打起了官腔。

孙易心头微微不爽,问道:“苏所长呢?”

“苏所长去县里开会了!”

“那老程呢?”孙易又问道。

小姜的脸明显拉了下来,淡淡地道:“老程出任务去了!也不在!”

孙易摇了摇头,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他也懒得跟这个小姜再一般见识了,本来就没什么交情,只算点头之交而已。

“先让我见见人吧,要是能私下里和解的话最好不过了!”孙易道。

“不行,涉及到外事任务,事情没有结果之前,谁都不许见!”小姜**地道。

孙易的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冷冷地看着他一眼,小姜被吓得脸色一白后退了半步,想到这是在派出所里头,顿时胆气一壮,腰杆又挺得笔直,“这是制度!”

“制你玛的度!”孙易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这是小镇,都是乡里乡亲的,谁不认识谁啊,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调解一下也就算了,凡事哪用得着那么认真,偏偏碰到小姜这个一倔头货。

小姜的脸色一变,喝道,“你骂谁呢!”

“骂你!”孙易冷冷地道,“怎么着,还想拘了我啊!”

小姜气得全身发抖,却没有拘了孙易的胆子,他对孙易这么不友好,并不是两人有什么仇怨,只是妒忌罢了,二人的年纪差不多,自己只是在派出所里头当一个小民警,一天天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可是人家孙易,名头都打到省城里头去了,一出门朋友遍天下,就连所长还有新来的镇长都要卖他几分面子,在这镇上说句话比苏所长都管用。

孙易扬了扬下巴道:“你不是上报吗,报吧,你报哪去我上哪解决去,你是报县里还是市里?”

小姜被僵在原地,他也只是拿捏一下而已,这种事情哪里是他一个小民警能处理的,早就通知苏所长了。

见小姜僵在原地,孙易冷哼了一声,把电话打给了苏泰和。

苏泰和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半个小时以后就回到了派出所,见到孙易先哈哈地大笑了几声,“易哥来啦,这点小事哪用得着你出面啊!”

“刚好在家就过来了,这不,人还没见着呢!”孙易说着瞄了小姜一眼。

苏泰和狠狠地瞪了小姜一眼,让他的脸都白了,挤着笑想要说话,被苏泰和一把扒拉到了一边去,带着孙易就进了办公室。

野菜厂的工人都是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没办法,小镇最缺的就壮劳力,而野菜厂的工作强度也不大,倒也能胜负。

四个人受了伤,都是不太重的外伤,看起来血糊糊的挺吓人,实际上没什么事。

“都受伤了怎么不送医院,小姜,你是怎么办的事!”苏泰和怒吼道。

小姜都快要哭出来了,“所长,对方是外宾啊!”

“屁个外宾!”苏泰和把一张身份证啪地摔到了桌子上,“瞪大你的狗眼看看,哪个是外宾,就是一个少数民族你也当外宾处理,亏得我没有报上去,要不然咱们林河镇的脸都要丢光了!”

小姜捡起了身份证,看着上头清晰的毛子族几个字脸更苦了,他只从外表还有对方嘟噜的外国话就认为是外国人了,这个乌龙可摆得有点大。

这个叫伊万诺夫可洛夫斯基的家伙根本就是一个少数民族,结果却被他给搞成这样,虽说有政策在,但是跟外事纠纷根本就不搭边的。

“我见见这个伊万吧!”孙易笑着道,“听说他是来找我的!”

“行,早解决早利索!”苏泰和点了点头道,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他可不愿意得罪孙易,从前大混子武谷跺跺脚就四方乱颤,自己这个官面上的所长也要给面子,何况现在的孙易早就超越了武谷,成为林河镇的一哥,哪怕他自己都不承认。

本文来自看书罔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