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分筋错骨手-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51章:分筋错骨手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5:34Ctrl+D 收藏本站



谢老赶紧大叫了一声慢,亲自出手,手上一抹就把食指给接了回去,“怎么样,这回见识到我们医者的厉害了吧,这手分筋错骨术想不想学?”谢老笑眯眯地道。

“我学它干什么!”孙易不以为然地道,打了半天才让自己损失一根手指头,全不如自己的拳头来得有劲。

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头却完全不一样,姓潘的这个老头下手还真狠,废了自己一根手指头看起来不严重,但是他捏在自己手臂上的时候,整个手臂都又酸又麻,像是被打到了麻筋上一样,亏得是自己,若是换个人的话,只怕这条手臂就废掉了。

姓潘的手上没多少劲,如果是自己的话,就算是一头牛自己也能分分钟钟把它拆零碎。

若是潘晋详知道孙易的这种想法还指不定哭成什么样的,中医里头特别是擅长骨科的,手上的劲都大得出奇,毕竟骨胳更加结实,接骨还好些,特别是正骨的时候,不但需要巧劲,还需要正劲,以潘晋详的实力,空手捏核桃都没有问题,可不是那种薄皮核桃。

“你小子,就是嘴硬,来来,我教教你,其实很简单的,只要掌握了技巧,再多加练习,不出三个月,你也有这种本事!”谢老笑着道,然后把潘晋详当做人偶,一个个的关节指点了起来。

拆卸关节并不难,只需要顺着关节使出巧劲就行了,分筋就难得多了,需要对人体的筋络有着比较详细的了解。

这一教一学就是几个小时,一直快到深夜了,孙易也不好再赶人走,收拾了客房让他们住下,他跟罗丹想要痛快大战一场地的想法又泡了汤。

搂着罗丹在炕头上悄悄地鼓捣着,劲小而又温柔,直到最后的时候孙易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学什么分筋错骨手啊,自己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有不育症啊,谢老好像是个挺厉害的中医,为啥不让他给瞅瞅。

想到这里赶紧爬了起来,只把裤头套上就跑进了客房,把谢老又给搅和了起来。

谢老没有拒绝,给孙易把了脉,又问了一些问题,孙易也不敢讳疾忌医,把自己的情况都说了个明白,包括自己有几个女人的问题。

“谢老,你说是不是我女人太多了,这东西磨损得有点严重啊?要不你给我开点补肾的药?”孙易笑嘻嘻地道。

谢老摇了摇头,“你用不着,你的肾水极其充足,多找几个女人也没有问题,你的身体素质是我见过最好的!”

谢老说完,让潘晋详也搭了一把手,两人研究了一会,又不得要领,这事他们还真解决不了。

孙易叹了一口气,虽说他是新时代的青年,没有那些传统的想法,但是人总有一种想拥有后代的本能,包括梦岚她们都是如此,甚至梦岚姐已经提议去做个试管什么的,孙易一直压着没同意。

谢老稍一沉吟道:“你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按理来说不该存在不孕不育的问题,我觉得应该是你的身体太好,素质太强的原因,若是女方的身体素质与你相当的话,根本就不存在问题!”

孙易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在山里头能跟东北虎正面对撞,黑瞎子一个能打两个,有时候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够变态的,又上哪找这种变态的女人?一想到一个满身肌肉,连胸都变成肌肉包的女人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在这方面,我觉得你求助西医比较好,在这方面,西医做得非常不错!”谢老笑着道,做为一个杏林前辈,他对西医并不排斥,甚至还有所研究,算是不可多得的开明前辈。

孙易只能点了点头,不过这事得往后再推推了。

第二天一大早,孙易还在睡觉着,谢老和潘晋详已经村子里转了一圈算是锻炼了,可是再回来的时候就出问题了,他们又进不去门了,没有孙易的命令,他们想进来,一点白根本就不同意。

两人只好苦着脸等孙易睡醒,孙易蹲在池塘边上洗漱着,都是活水,也谈上不污不污染的。

“二位回来啦!”孙易笑着道。

“嗯,回来了!”谢老应了一声,然后拉着孙易又指点起分筋错骨手来,据说这可是谢老的绝活,非嫡传弟子不得传授。

孙易又练了一会,有些狐疑地道,“既然这是你的绝活,怎么传给我了?难道要我拜师跟你学医?”

“怎么?你不同意?”谢老似笑非笑地道。

“我倒是挺有兴趣的……”

“哈哈,你想学我也不敢教你啊,姬水成若是要找我拼命的话,我是万万不是对手的!”

“嗯?”孙易一愣,“你在说什么?什么鸡水成鸭水成的!”

谢老长长的眉毛一挑,有些奇怪地看了孙易一眼,然后笑道:“你这小伙子还不老实,我跟姬水成可是多年的老友,虽然我们的友情并不愉快,却谈不上仇家!”

“我真不认识什么姬水成,我爹姓孙,人称孙老头,我是小时候他捡回来的,自然随他姓孙,坟还在村外头立着呢,你要去看看不!”孙易道。

“难道找错了?不可能,药王之术我绝不会认错!”谢老喃喃地自语着。

孙易扭身进屋拿出来一本散发着霉味的老相册,被谢老这么一说,他对自己的老爹也有了兴趣,难道自己是一个隐藏的大二代?

相册翻看着,大部分都是孙易各时期的照片,其中一张彩照是老孙头抱着已经三岁的孙易在照相馆里照的。

照片里的老孙头瘦瘦小小的,黑黑的脸膛上带着幸福的笑,留着一抹山羊胡,看起来与一般农家汉没什么区别。

谢老摇了摇头,这与他记忆中的药王姬成水差得太远了,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哪怕是棒子国的整容术也不可能把人改变这么多。

见谢老摇头,孙易有些失望,甚至带着些许希望地问道:“谢老,你再看看,也许是你记错呢!”

谢老把相册合起来,“我绝不会记错了,照片中的人不是姬成水,你也不是一个二代,让你失望了!”

“唉,我还以为自己是一个很牛的二代,然后在京城的大佬当中认一堆干爹,然后就可以提笼架鸟号称净街虎,领着一帮狗腿子调戏良家妇女什么的!”

“哈哈,你小子,现在也不简单啊,你凭着自己的能力已经打出一片天地来了,完全可以过这样的生活嘛!”谢老笑眯眯地道。

“那可不行,这里都是乡里乡亲的,不好下手祸祸,为祸乡里要不得,在别的地方就没这些顾虑了!”孙易笑着道。

“你这个臭小子!”谢老笑骂道,见孙易的心情非常不错,趁热打铁地道:“对了小友,上次你送我的药还有没有了?我想再求点药!”

孙易一拍脑门,怪不得又给自己号脉又传自己绝活分筋错骨手呢,敢情要求在这里等着呢,自己学了人家的绝活,也算是半个老师,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的,他也抹不开那个面子。

“不多了,真的不多了,那些药材难寻,我手上只有最后一点了!”孙易一脸肉疼地把贴身的小荷包拿了出来,打开荷包,取出里头成包的药粉来,一个一个的数个,一共是十个小包,孙易分出一半来推给谢老。

“分你这样,也只能这样了,再多的话我只能去跳楼了!这东西关键时刻是能救命的!”

谢老脸上顿现喜色,他以为能要来一两包就算不错了,用这东西配药,一剂而愈,也就是一包就能救一条命啊,没想到孙易这么大方一下子就给了五包,药王所配的灵药,每一份都是万金难求,他甚至见过拉着成车的黄金求药的场景。

“太好了,太好了!”谢老脸现喜色,要是放到几十上百年前,这一包就值上万两金子,孙易这一出手就是几万两黄金啊,绝对算是大方了。

“咦?这是什么?”谢老指着孙易荷包里的那几粒被晒干后的恶浆果问道。

“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一定不会感兴趣的!”孙易说着取了一粒递了过去,“千万别吃啊,后果是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呢!”

孙易是舍不得他们用完了有后遗症,还要自己再浪费勾魂芽去救助。

谢老捏着这小小的,晒干后比小指甲还要小上几圈的黑色小果子,放到鼻端嗅了一下,仅仅是这一嗅,就让谢老一亮,整个身体的气血运行速度都快了起来。

这可绝对是好东西,用来急救,激活人体血脉有着极大的帮助,甚至只消研磨装在小瓶子里就能用了。

谢老目光火辣地看着孙易手上的小荷包,手指头弹跳着,几乎要下手抢夺了。

孙易赶紧把荷包紧紧地捂住,“再给你一粒,就给一粒!”

孙易说着,抠抠搜搜地又捏出了一粒,他本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实在是自家园子里所产的药材真的不多,而且这东西能救命啊,谁不知道是好东西,花钱都买不来呢。

看着孙易把荷包又一次贴身放好,谢老悠悠地长出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贪婪,药王就是药王,出手就差点把自己几十年的心性给毁掉。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