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坏了老子的好事-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49章:坏了老子的好事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5:26Ctrl+D 收藏本站



听说孙易回来,那些有实力的大贩子都找上门来,黄胖子赞助,在松鹤楼摆了一桌,这些大贩子个个都相当于从前的武谷,在地方上也横行的角色,轻易不要得罪的好。复制网址访问

武谷也来陪客,只是现在的武谷早就已经脱离了地方大混子的境界,开始混迹于各种工程,在林市和松江市都置办了一些产业,在境界上就高了不少。

武谷也算是一个传奇,每当有人夸他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孙易,在孙易的面前说传奇,看看自己年近五十的岁数,只有一种一把岁数活狗身上的感觉。

不过武谷跟他们也算是老朋友,又没有什么仇恨,笑笑闹闹的倒也痛快。

孙易十分明确地告诉他们,自己收购的目标只是三村而已,对外收购的数量不会很多,如果自己缺少的哪一种野菜,还请他们给个面子,价钱都好说,绝不会让几位白干。

得到了孙易的保证,这些大贩子们同时在心中松了一口气,以孙易现在的名气和实力,真要是强行收购的话,只怕还真要把他逼得干瞪眼,再赔个屁滚尿流。

现在孙易给留了一条活路,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之余也知道,今年要是想再像从前那么赚钱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谁都不是傻子,易哥这里开的价格摆在了这里,有了一个参考。

如果他们给的价植太黑太低的话,就是相当于砸人饭碗了,这些大贩子就算是再有能力,再横行一方,也不敢与民意为敌,提价是肯定的,关键是提多少。

这只能他们之间进行商量,以孙易手下野菜厂为参考,其实最好的是能够影响孙易定个低价,可惜这个提议几个大贩子对了半天眼色也没人敢说。

一顿饭宾主尽欢,送走了那些大贩子,孙易和武谷站在离饭店不远的小广场处,相互递了烟,抽着烟看着广场上那些运动中的老年人,直到抽了半支烟以后,武谷才开口道:“孙易,你也悠着点,你这野菜厂办得越来越大,把那些大贩子都坑苦了,可不是每个人都像今天这几个这么识相!”

孙易笑着道:“我最不怕的就是这种事!”

“噢?”武谷一愣。

“当初野菜厂敞开的时候,你想要收股我没有同意就是防着这事呢!我把股份交给了所有的村民,现在这野菜厂光大小股东就有二百多号人,几乎代表了附近三个村子所有人!”

武谷点了点头,别看现在村子里剩下的都是那些中老年人,能拼能打的年青人不多,但是这年头,拳头说话仅仅是一部分。

若是真把这些中老年村民惹急了,召集起来集体冲到林市去,把市政一堵,谁都拿他们没有办法,农村人朴实不假,可真要是砸了他们的饭碗,绝对又是最刁的一群里人,历朝历代的更替都已经证明了。

武谷向他竖了一根大姆指头,没有再说什么,这时罗丹远远地走了过来,手上还拎着一个大纸袋,离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喷香的卤肉香气。

“嘿,你小子有口福的,街口老朱家的八珍熟食,不好看但是好吃!”武谷笑着道。

“行了,我走了,回家搂美人去了,不跟你这个中年男人瞎混了!”孙易笑着道,又递了武谷一根烟,然后迎着罗丹走去,身后的武谷还真是一脸的羡慕妒忌恨,看看人家那小日子过得,相比之下自己四处奔波,陪酒陪笑陪钱的三陪就落了下乘。

孙易开着车,带着罗丹回了村子,刚刚一进门,两吃货就围了上来,一个劲地抽着鼻子,这两黑瞎子已经被收拾出来了,他讨食物,绝不会动爪子去抢。

孙易在它们肉透透的身上捶了一拳头,顿时肥肉如同波浪一样的颤抖着,这两头吃货在村子里头混了一年,活帮着干了不少,但是食物不缺,还净吃好的,油水足,这肥膘贴得有些过份了,远看就像是两个黑肉球,哪里还有一点笑傲山林的黑熊模样,只是体格更大了,不知情的人还真觉得有些威武。

罗丹被两个黑大个围着,竟然挤不出去,没办法,只能从袋子里拿出两只鸡腿,向空中一抛,熊大熊二纵身一跳,抖着身上的肥膘一口叼住的鸡腿,嚼了两下就咽了下去,回过神来的时候,罗丹已经进了屋。

熊大熊二扫了一眼狗窝的方向,悄悄地向门口溜去,这时,一道淡黄色的影子窜了出来,咯咯地叫着冲了过来拦在了门口,是一只半大的,连硬羽都没有长齐的小公鸡。

比巴掌也大不了多少的公鸡虽说个头小,但是刚硬的骨架已经显出来,毫不示弱地啄着两头黑瞎子,屋顶上,那只翼展已经达到一米的雀鹰用锐利的目光看着这只小公鸡。

体形庞大的一点白从狗窝里慢吞吞地走了出来,它一出来,两头黑瞎子立刻就老实了,装做路过的样子从门口走过,只来得及张望几眼。

那只雀鹰也眯上了眼睛开始假寐,似乎刚刚对小公鸡跃跃欲试的不是它一样。

罗丹在厨房切着熟食,又蒸了些鸡蛋酱,又去后院子摘小菜,孙易也在后园子,园子里长出来的那些药材已经被他标记过了,只要不硬药材剩下的都随便,这些药材隐身于各种疏菜当中,倒也是不错的伪装。

紫苏花已经分株了,从最初的一株变成了现在的五株,嫩绿嫩绿的,开着粉红色的小花,看起来漂亮极了,而且紫苏花的花期极长,可以从初春一直开到夏末才开始收浆结果。

龙须草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细茎青草,一蔟蔟的从地面冒出来,只是比寻常的细草更加嫩绿,而且绿得一如既往,哪怕是深秋寒冬也是如同翡翠一样的翠绿。

火龙角也从地面下顶出来两株,一大一小,小的那个红得像是装满了红酒一样,荡漾着淡淡的红色波纹。

产量最小的大地乳也多顶出来两支,这东西孙易也不敢单独尝试了,那种如同火线在体内乱窜的感觉能把人折磨死。

孙易现在最关注的还是新发现的恶浆果,这东西听起来就霸道,不像什么好东西,在药王册里翻找出对应的图片和说明来,这恶浆果果如其名,那些指甲盖大小的小果实如同最强大的兴奋剂一样,服下一粒就可以让人实力爆棚,但是后遗症极大,如坠地狱,必须要用勾魂芽才能解除。

孙易摘下了十几颗,一是用来配药,二来也把几颗晒干以备不时之需,比如像此前从毛子国穿行回来那种情况,如果吞上一颗恶浆果,自己绝对可以用最快的速度甩掉追兵或是干掉他们。

至于后遗症的问题根本就不算问题,能活命谁还会在乎后遗症啊。

罗丹给孙易缝制了一个小小的荷包,可以贴身放心的那种,里面还用防水布做了一层防水,专门给孙易放这些药物,哪怕不出门的时候,也要贴身放好,几次死里险还生,可把孙易给吓着了,身上不带这些药材都觉得不舒服。

吃完了晚饭,孙易已经准备休息了,今天就他和罗丹两个人,罗丹此刻已是眼含春水,身体微微地扭动着,在孙易面前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了出来,只抹了淡淡唇彩的粉唇让孙易的心头火大。

甚至都顾不上收拾饭桌上的残羹剩饭,孙易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把她按在了炕头,细细地品尝着她的粉唇。

罗丹剧烈地回应着,家里就他们两个,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释放自己了。

两人正进行当紧要关头的时候,外头传来了一点白警告的咆哮声,他家的狗就不会像一般的狗那么汪汪叫,只是咆哮或是咬人,一旦外人不听警告意图强行闯入的时候,一点白和他儿子真的会把人咬死的。

“是孙易家吗?孙易在家吗?”大门外头,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一点白就坐在门口,哪怕大门开着它也没有扑出去。

孙易气得骂了一声,“这正忙着呢,怎么又来人了?”

“快去吧!”罗丹手忙脚乱地帮着孙易穿衣服。

“不管不管了,爱谁谁,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打扰咱们!”孙易说着又压了下去,罗丹轻哼了一声,身体颤了几颤,咬着牙承受着剧烈的酥麻侵袭,不敢发出声音来。

享受了一会,门外头的喊声还在继续,罗丹拍了拍孙易道:“去吧,先招待客人,要不然的话总觉得不够爽利!”

“我觉得也是!”孙易叹了口气,起身穿好衣服准备招待客气,只是脸色臭臭的,一副谁都欠他八百万没还一样。

两人收拾了一下,罗丹赶紧收拾桌子,孙易推门走了出去,一点白扭头看了孙易一眼,摇了摇尾巴,小小白已经有它爹七八成大小了,甩着尾巴颠颠地跑了过来,相比之下,小小白看起来更像一只狗,而不是一匹狼。

大门外,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正站在门外,身后还跟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态度十分恭敬。

“谁呀谁呀,大晚上了喊什么门,都休息了!”孙易没好气地叫道。

白发老人哈哈地笑了起来,笑得很是豪迈,迎上两步,半只脚刚刚踏进大门,一点白就低哼了一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孙易赶紧伸手把它按了回去,有了孙易的命令,一点白退了几步,跟在孙易的身后。

“咦?你不是……那个谁来着?咱们在京城好像见过吧?”孙易指着那个老头道。

本文来自看书惘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