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6章:边陲小县-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46章:边陲小县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5:12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吃过了早餐,柳双双心满意足地回去上课了,虽然身体还有些不太舒服,但是并不影响她心中的痛快,就连走路都像是轻了几两。

孙易哼着小曲带着尼莎向临省边境的毛子村而行,尼莎不时地扭头看看孙易,突然问道:“易,昨天夜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绝对没有!”孙易十分坚决地摇着头。

“你在说谎,我又不傻,从你和双双姐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尼莎说完赌气似的一扭头,不再理会孙易了。

孙易尴尬地笑了一下,十分聪明地没有再开口说话,女人下到八岁上到八十岁,男人根本就讲不通道理的,在合适的时候闭嘴才是最好的选择。

有这么一个小美人陪着,十几个小时的车程也不显得乏味,甚至都不觉得如何累,顺利地就到了邻省的边陲小县,一个只比林河镇大了不到两倍的,叫富裕的小县城。

老宋的那位老同学段振洋就在这个县城的派出所当所长,小县不大,只有五六万人口而已,在这个地方当个所长已经很不错了,地头蛇一样,上上下下都熟得很。

段振洋四十余岁,保养得很好,看起来只有三十多的样子,不说先笑,只是眉心穴颇深,严肃起来很有威严。

不过他对孙易和尼莎很热情很客气,细谈起来才知道,老宋当年可是救过他的命,在他最难的时候帮过他好几把,关系不是一般的铁,显然,老宋在电话里介绍孙易的时候,也加重了语气。

听到孙易说了来意,段振洋摆了摆手,“我当是什么事呢,就这么点事寄几张照片过来就行了,哪还用得着你们亲自跑过来,不过来了也好,这事办起来也更快,走,我带你们去风情村,咱得先找一户合适的人家商量好了,然后再落个户,户口薄明后天就能下来,身份证要等下批,最多不超过十天!”

段振洋十分聪明,甚至都没有询问尼莎的具体身份,多少也猜得出一点来,因为尼莎只会少量的汉语,风情村的毛子族绝大多数都是会说汉语的,只是语音有些怪异而已。

从这方面就可以看得出来,段振洋跟老宋的交情有多么好了,简直就是把自己的前途都压到老宋的身上了。

段振洋看着孙易开来的那辆民版勇士,自己那辆长城H6都不好意思再开了,索性就坐了孙易的车,这车通过性更好。

风情村属于富裕县重点旅游村,道路修建得非常不错,开车半个小时就看到了村子,颇有异域风情,让人一眼之下以为进入了江对岸的异域,虽说一些刻意模仿的痕迹很重,但是用来唬弄一些外来游客已经足够了。

进了村,在一个小院子前停了下来,段振洋先下了车,隔着铁门敲了敲,丛那个圆顶小屋的后头走出来一个白发碧眼的老头,看到段振洋眼睛就是一亮,快走了几步打开了大门。

“什么风把段所长给吹来啦,有事您打个电话,我直接去县里呀!”老头一边说着一边把段所长迎了进去。

看着这老头一口北方话,而且极具有国人的那种客气,还有说说而已的那种话语,总有一种时空错乱一般的感觉。

“哈哈,李契科,你还真会说话,可一点也不像毛子人!”段所长哈哈地笑着道。

“可拉倒吧!咱们认识没有二十年也差不多了,你年青那会还上我们村里来找威风呢,现在才说这个,不觉得晚啊!”老头笑着道,李契科这个名字都觉得怪怪的。

“这老头是村长,取了汉姓又取了汉名,大部分毛子族还是保留着他们本民族的名字!”

“这是先进份子吧!”孙易笑道。

“要不他村长的位子怎么坐那么稳,上头的人来都要到他家来坐坐的!”段振洋笑着道。

“哈哈,跟党走肯定没错,到什么时候都不犯错误,你们两个说话也不用那么小心!”李契科端着一茶茉莉花茶走了进来笑着道,这个老人把华夏人特有的圆滑事故与精明学了个通透。

老头倒了茶,又招呼着家里的老婆子做饭,老太太也是个毛子族人,五六十岁的样子,身材倒还消瘦,看她杀鸡泡蘑菇的利索劲,必定是深受华夏饮食的薰陶。

在李契科村长家吃了顿饭,席间,段振洋只是稍稍地提了一句,李契科看了尼莎几眼,拍着胸脯保证完全没有问题,可以把尼莎的户藉落地村里的尹里奇家,他家只有他们老两口,尼莎可以当做是侄女落户。

而且对于毛子国的人上户口也没有那么多说道,华夏人黑户多了,只要找好了理由就可以落户,正好快要人口普查了,所以落户也变得简单了起来。

像尼莎这种情况,只要征得了尹里奇家的同意,拿着对方的户口本就可以落户了,有段振洋出面,甚至连户口本都不用拿,直接就可以分开一个单独的户口,有了户口就算有合法身份了,补办一张身份证就算齐活了。

李契科在吃饭的时候出去了一趟,再回来的时候,脸色有些尴尬,先向段振洋和孙易敬了杯酒之后才说道:“尹里奇说没问题,只是,他家没儿没女的,要申请五保户,五保户每个月还有小二百块的低保……”

孙易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抢在段振洋之前开口道:“没有问题,缺多少钱我给补上就行了,五万块不知够不够?”

段振洋笑了笑没有开口,心中暗叹这个小伙子会办事,倒是省了他再卖这张老脸了。

李契科微微一愣,尹里奇只是张口要了五千块而已,这个小伙子倒是够大方的。

孙易拉开了包,直接就拿出了厚厚的五叠钱推了过去,“麻烦李村长了!”

“客气客气!”李契科接过了钱,回头给尹里奇送去,有段振洋出面,他倒是不好分这份钱。

李村长这边由村委会给出一张证明,再扣上村里的章就算是把事办完了,剩下的只要回到县里的派出所,就可以录入电脑,取得户籍。

段振洋比较忙,先一步告辞了,而孙易和尼莎没有走,留在了风情村,以后这地方就算是尼莎的祖藉了,自然要有所了解,要不然人家一问可就露馅了。

在村里转悠了半个下午,又在村外头转了几圈,直到天擦黑才返回,今天就借宿在李村长家,李村长杀了一只大鹅,晚上接着做硬菜。

尼莎留在李村长家帮忙,孙易背手着走在村子里头,微微地皱着眉头,直到了一户看起来新翻修的民居前停了下来,今天白天在路过这家门口的时候,有一名女子趴在门缝里在看他,小声地叫他来,这让孙易很奇怪,难道自己在这个边陲小村还有熟人不成?

轻轻地敲了一下门,木门瞬间被拉开,一只修长而又洁白的手探了出来,抓着他的衣服就拽了进去,力道很猛,倒是把孙易吓了一跳,差点一拳头就砸过去。

回头看清了拽自己的那个女人,不由得微微一愣,瓜子脸,桃花眼,眼中似含秋水,长长的头发柔顺地披散着,倒是一个可以打**分的大美人,而且没有异族的特征,看起来像个汉人。

这女人看起来非常眼熟,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指点着她名字就在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就在孙易想着这个女人的名字时,女人拽着他一直进了屋子,屋子里收拾得很干净,还有喷喷的香气,炕头上多以红色装饰,看样子是新婚不久的样子。

进了屋子把孙易向炕头一按,然后伸手就开始脱衣服,孙易一咧嘴,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把罩罩给摘了下来,不大不小,一手可握的山峰俏皮地弹动着。

如果真是一个陌生女人的话,孙易还真以为是艳遇上门,心动不如行动,稀里糊涂地弄上一弄,但是这女人看起来很眼熟啊,哪能随便乱搞。

“你等会!”孙易一伸手要阻拦,却正按在了那一团柔软之上,忍不住又捏了一下。

孙易这么一阻拦,女人眼中的泪水都下来了,扑通一声就跪到了地上,一把抱着孙易的大腿哭了起来,“易哥,易哥,我错了,我真的错,求求你了,饶过我吧,我已经躲到了这个小村子里头,只想活命啊,求求你了,别杀我!”

孙易更是一头的雾水,挠了挠脑袋,自己一向怜香惜玉呀,什么时候杀过女人啊。

就在孙易这一犹豫的时候,运动裤被一把拽掉,女人抽泣着小嘴就含了上来,活计非常不错,甚至比一向奔放好学的白云都强上几筹。

孙易抽了几口冷气,赶紧把家伙给收了回来,一把按住了这个几个要把自己逆推的女人,看着她道:“你等会,我看你非常眼熟,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哈哈……”女人惨笑了一声,“易哥你是大人物,就不要再戏耍我了,如果不是为了杀你,你又何必追到这个小村子里头来,我就知道我逃不过,只求你放我一马,给我留一条命,我知道你嫌我脏,搞我的时候是要用套套的,你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

女人说着,从旁边的被子里头拽出一盒进口超薄的套套。

自己用套套弄过的女人?孙易看着这女人如同小狐狸般的小脸,突然脑海中一亮,他用套套弄过的女人好像只有一个,就是当初在松江市,为了恶心韦立轩而搞过的那个刘秘书。

“你是刘秘书?刘依琴?”孙易终于可以确定了下来,感叹着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没想到在这边陲小镇竟然会碰到从前的熟人,虽说之间并没有那么友好。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你连名字都懒得记!”刘依琴惨然一笑,扭着身子把那条白色条纹的长裤一脱到底。

孙易瞪大了眼睛,赶紧制止了刘依琴,“我们之间有误会吧,我可不是来追杀你的,你不是被国安给带走了吗?”

“我很配合,又只是一个小人物,罚了些钱,关了一阵子也就出来了!你真的不是来追杀我的?”

“真的不是!”孙易笑道。

刘依琴明显松了口气,抹干了泪水,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了,伸手捡起了衣服想要穿起来,看看孙易,脸上竟然微微一红,不由得想起了当初他们在松江市的酒店里那一幕。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的!”刘依琴说着瞄了一眼放在一边的套套。

孙易暗自抹了一把冷汗,上次还是因为要恶心一下韦立轩,才勉强用套套弄了一下子,现在人家好像有了新的生活,自己再那么搞就太不厚道了。

孙易站了起来,正要走,却让刘依琴误会了,因为孙易有了反应,运动裤又薄,免不了要支起一个大包来,刘依琴伸手拉下了他的裤子,撩起了秀发就凑了上去。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