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艰难的归途-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41章:艰难的归途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4:47Ctrl+D 收藏本站



尼莎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只黑黄色的大猫,正好它打了个哈欠,那尖长的牙齿看着就让人心惊。

不过有了孙易的保证,尼莎还是壮着胆子骑到了这只老虎的身上,东北虎只是很不满地咕噜了一声,然后接着蹭着孙易的身上,只是一身的水迹让它很不满意。

孙易用绳子一些干木枝配合着在关宁和曲小木的身上缠了缠,然后榆木枝一挑,像是挑扁担一样将两个大男人挑了起来。

曲小木已经烧得糊涂了,几乎半昏迷了,随孙易怎么弄,关宁还咬着牙坚持着,身体一轻被孙易挑了起来,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关宁的体格更壮更重,所以挑这种两头不一样沉的扁担很不舒服,两人加起来三百多斤,压得孙易直咧嘴,但是还是凭着一股子猛劲,挑着两个大男人一头扎进了丛林里头。

他不敢使用爬犁,因为那东西的痕迹太明显了,现在他们的危急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不能再出任何问题了。

大胡子果然带着人一路向下游追了过来,只是要在十公里长的江道边上寻找孙易留下来的痕迹谈何容易,只需要半天时间,春季正在疯长的丛林足以把一切痕迹都掩盖掉,孙易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宁可被累到吐血也要用扁担扛着两个大活人一路疯跑。

到了晚上,孙易又吐了几口血,血的颜色已经有泛黑了,眼前也是金星乱舞,幸好有这只东北虎追了一只狍子回来,孙易蹭了点肉。

甚至连火都升不起来了,生肉硬生生地吞了一些,几次都差点吐出来。

关宁依在一片草堆处,手上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枝枝在赶着蚊子,苦笑着看着吃得满嘴是血的孙易,“孙易,你能做到这一步,连我都佩服你了,已经不错了,你已经到了极限,现在有这只老虎帮助,你和尼莎……”

“又在说让我扔下你们先走的屁话,天天琢磨这臭氧层子有用吗!”孙易哼哼了一声,和衣倒在草堆里头,而尼莎在不远处的小水坑里对用衣服蘸湿了水,回来给曲小木和关宁做物理降湿,效果不怎么样,也只是廖胜于无。

孙易叹了口气,下次再出门,无论如何也要再多带些药粉出来才行,这次带了不少,谁知道最后竟然没够用,如果有药粉在的话,哪里会有这些问题。

睡了一夜非但没有解乏,反而更加难受了,孙易的脸孔都是铁青的,曲小木倒是醒了地来,如同回光返照一样竟然精神了许多。

“易哥,我要是能活着回去,以后这条命就是你的!”曲小木说道,脸孔红得厉害,瞳孔都有些发散了。

“少说这些屁话,好像你的战友从前没有救过你似的!”孙易哼了一声,一弯腰,哇地吐了一口紫黑的血水,胸口处也轻松了一些,但是全身乏力得很。

勉强弄了一个爬犁,孙易和东北虎拽着爬犁在前头走,尼莎拽着老虎的尾巴跟着,孙易现在已经背不动尼莎了,拽着爬犁的时候身体都在不停地摇晃着。

如同丧尸迷城一样,孙易直走得两眼冒金星,最后眼前一黑扑倒在地,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孙易觉得自己像是在飘浮在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模糊,想要找到出路却怎么也找不到,直到隐隐地听到了吼叫声和哭声,才是精神一震。

眼前微微一亮,孙易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真的飘浮在空中,一晃一晃的,脚不时的拖在地上,闻到了一股腥气。

东北虎叼着孙易向前走,旁边竟然不是尼莎,而是关宁,正是脸红脖子粗地拽着绳子,血水染红了半个身子。

“尼莎呢?”孙易问道。

关宁的身体一松,一个跟跄摔了下去,“玛的,你这个时候醒了,老子的劲也泄了,要完蛋了!”关宁说完一翻白眼就昏死了过去。

东北虎也放下了他,发出一阵阵轻哼声,爪子不停地扒拉着他,一副生怕他死了的模样。

“你爪子重,别扒拉了,我还活着!”孙易爬了起来,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断了一遍似的,尼莎正躺在爬犁上,关宁也昏了过去,曲小木更是一条命去了七八成,亏得自己醒过来了,要不然他们这一行四人怕是就要挂在丛林里头了。

拽着更加沉重的爬犁又走了半天,在孙易快要昏死过去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一条砂石公路,看到路了就会有车,孙易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现在绝不能昏,一定要熬住了,在路边找了一些石头和树干拦在路中间,他现在一身血,身边还带着一只大老虎,人家要是能给他停车才有鬼了。

这条路上的车很少,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看到一辆破旧的皮卡车开了过来,看到路被堵了一脚刹车停下,差点扎到路边的深沟里头去。

孙易拎着上了膛的手枪走了出来,车里刚刚下来的两个汉子吓得一举手,赶紧后退,这荒山里岭的,杀上个把人向路边一扔,十天半个月都不带有人发现的。

“二位兄弟,我没什么恶意,就是借你们的车用一用!没意见吧!”孙易道。

“没意见,绝对没意见!”两个汉子同时摇头道,一辆破旧的丰田皮卡,值不了几个钱,为了这点玩意把命丢了不划算。

“那再帮我个小忙,把路边的人搬到车里头去,再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回头必有重谢!”孙易十分认真地道。

“好……好,没问题!”两个汉子赶紧道。

“稍等一小会!”孙易取了车钥匙又钻进了林子里头,他取车钥匙是怕这两个人开车跑了,他已经没有耐性再等车了。

孙易进了林子里头,那只东北虎正在转悠,似乎也知道分别在既了,有些不安,一口咬住孙易的衣服就不再松嘴了,它似乎只对孙易身上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感兴趣。

一只老虎,不会说话,但是孙易一口唾沫一个钉,答应了把衣服都给它,就一定给它,老虎咱也不能欺骗。

孙易把上衣和裤子都脱了下来,只穿了裤衩,然后又把衣服和裤子系在一起,方便它叼着。

东北虎叼了衣服,脑袋在孙易的身上一个劲的蹭着,看它的姿态,简直就是一只大体形的猫咪。

“以后就叫你大猫咪了,希望我们还有再见的时候,走吧,回山林里去吧,这次哥哥我实在狼狈,连请你吃顿好的都不行,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补偿你,你对我救命之恩的!”孙易十分认真地道,又使劲地揉了揉它的大脑袋,指了指丛林的方向。

这只被孙易起名叫大猫咪的东北虎发出一声低低的吼声,叼起了孙易的衣服,调头向林子里走去,走动的时候身体微微扭动着,优雅像就像T台上最美的模特。

直到这只东北虎消失在林子里,孙易才把那两个倒霉的路人叫了进来,把关宁和曲小木抬进了车里,孙易抱着尼莎放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

至于那两个汉子,孙易允许他们上了后车斗,总不能把人家扔在荒郊野岭里头,那种不厚道的事情孙易不干。

从他们那里也打听出来了,他们现在所处的道路是一条专为深山林场开辟出来的路,用来运送木材的,只要沿着路一直走,就能上省级一级公路,而且他们的位置正处于松江市与林河镇的中间地带,开车只要两个小时就能到林河镇。

总算是要到家了,孙易决定前往林河镇,到了镇子上就什么都好办了,他相信自家的药材配成的药粉,要比医院的各种药更加管用,上回能把濒死的关涫救回来,这次也一定可以把她哥也救回来。

孙易开车直奔林河镇,到了镇子上,直冲进了野菜厂,罗丹听到消息赶紧跑了过来。

还不等她表现出惊讶和欢喜的表情来,孙易就拉着她低语了几句,罗丹点了点头又跑了回去,开了一辆平时用来接送野菜厂职工的小客车回来。

那辆皮卡还给了那两个汉子,同时也让野菜厂支取了两万块现金给他们,就当是压金了。

两个汉子说什么也不肯收,连连推开,他们现在才知道抢车提孙易,易哥的大名他们也听说过,如果孙易早点报名号的话,也就没这些事了。

当罗丹开车直奔东沟村的时候,孙易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下了,眼前什么都看不清了,勉强支撑着。

罗丹把车开得飞快,十多分钟就进了村子,进了院子,这个娇小而又乖巧的女人暴发出极大的力量,硬是凭着一已之力把孙易从车上抱了下来。

罗丹取了家里存下的几包药粉,放在温水里冲好的时候,孙易已经昏过去了,水米不进,罗丹含在嘴里,小嘴硬是渡了过去。

熟悉的味道,火热的感觉,让孙易从昏迷中又清醒了过来,身上没有任何力气,好在家里还有熊大熊二这两个黑大个子,指挥着他们把车里的人都扛了出来扔在炕头上。

关宁和曲小木除了发烧之外,还有着严重的外伤,孙易必须要把他们的伤处理好了才能休息。

先给他们灌了一通药水,尼莎向里屋的炕上一放,盖上被子呼呼大睡着。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