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长长的列车-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35章:长长的列车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4:21Ctrl+D 收藏本站



一辆长长的列车在重型机车的牵引下缓缓地开来,这里是一个角度颇大的转变,长长的列车把速度降到了只有三十公里左右的时速,再加上它长长的车身,使得整个列车显得速度很慢。

大部分都是封闭式车箱,在中后部是露天式的车箱,似乎是装着某种矿产类的东西。

“上!”关宁低喝了一声,孙易背起了尼莎,一边跑一边把她在自己的身上捆得紧紧,“抓紧我!”

“好!”尼莎应了一声。

尼莎虽说是一个发育不错的十四岁小姑娘,但是身高已经达到了一米七,良好的身材让她的体重已经过百了,再加上孙易背的物资和枪械,加一块已经超过了一百六十斤,却仍然轻若无物,奔跑起来更是一马当先,把关宁和曲小木都甩到了身后。

冲到了列车的车箱旁,盯着的就是后半部分露天式的车箱,这种车箱没有锁,更容易藏身。

孙易纵身一跃,伸手扣住了车箱的边沿处,仅用上肢的力量,攀着车箱向上爬去,几下就爬到了上头,车厢里头铺满了黑褐色,明显经过人工提炼之后的矿物质。

把尼莎放下了下来,孙易的腿在车箱旁一勾,半个身子探了出去,把手伸向追上来的关宁,曲小木身轻灵活,已经攀到了后面那节车箱上。

关宁的脚下一滑,险些摔倒扎到车轮底下去,爬起来接着跑,但是明显已经跟不上开始渐渐加快的火车了。

“小木,你自己往上爬!”孙易大喝了一声,纵身沿着车箱狂奔着,到了边接处纵身一跃,重力加速度再加惯性,让他这一跃就跳过半个车箱,一口气向后面追了七八节车箱才算是与关宁接上头。

腿上一勾,身体一探,关宁适时地一伸手,两个的手掌如同锁扣一样扣在了一起,孙易奋力地一拽一抡,把关宁抡得腾空而起,扑通一声,重重地砸在了那些拳头般大的矿石上,砸得嘎的一声差点背过气去。

“你小子这是要弄死我啊!”

“怎么就没弄死你呢,这次可把我坑惨了你知道吗!”孙易半开玩笑地道。

关宁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事挺复杂的,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甚至连他都还迷糊着呢。

“放心,这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关宁十分认真地道。

“算了,尽力就好,我知道你们那个圈子里头水比较深,我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大神,简直就是手眼通天,在国内是一路追杀,到了国外又是陷井重重,最近我正在琢磨呢,我倒底是抱了谁家的孩子跳井了!”

孙易说着,伸手拽起了关宁,沿着车厢向前走,曲小木还在蹬着腿往上爬,偏偏枪带子勾住了挣不开。

孙易和关宁帮了他一把,把他拽了上来,挣扎了好半天的曲小木觉得有失面子,老脸一阵通红,平时丢面子也就罢了,关键是在不远处,还有一个异域小美人在看着呢。

“接下来是怎么个章程?”孙易问道。

“藏身,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藏身,对方绝不会善罢甘休,甚至路过的火车也要搜查!”

“这破地方,怎么藏?砸一个车厢进去?”孙易挠了挠脑袋。

“用不着!”关宁说着跺了跺脚下成块的矿石,“咱们可以挖个洞!”

“好主意!”孙易一拍手,“这些矿石都挺沉了,你挖吧!”

虽说孙易有了反对意见,不过最后还是决定要挖洞,孙易又利用他的开锁能力,找了几节车厢,找了几块厚木板回来,挖出一个大坑之后把厚木板铺好,矿石再重新盖在上头,从旁边的小洞爬进去,再把里头的矿石推出来堵住洞口。

由于矿石的个头比较大,堆积在一起缝隙也多,隐隐地还能看到外头的光亮,自然就不存在什么空气流不流通的问题了。

他们刚刚把这一切弄好,列车已经缓缓地驶进了乌兰乌德,火车刚刚停稳,一队士兵就从车头的位置排察了过来,无论是车顶还是车身底下都检查了个遍,甚至还带了军犬。

听到了狗叫声,孙易得意地一笑,早就防着他们的军犬呢,在木板的上层,不但铺了一层柳树和杨树的叶子,还洒了一些胡椒粉,这玩意好,又能当调料,又能防军犬。

很快,孙易他们就听到有人从头顶走过的声音,还有刺刀在矿石丛中刺入的声音,估计他们也是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躲到这些矿石底下去,让孙易他们十分顺利地通关。

当列车在两个小时以后开始启动的时候,所有人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几乎是一个连的士兵在检查,隐隐地还能听到装甲车甚至是坦克没有熄火的怠速声,孙易他们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凭着手上的轻兵器干过拥有重装备的一个连。

四个人挤在狭小的地方,勉强地就着饮水和带来的食物支撑着,最麻烦的还是大小两件事,好在一出了城,就可以出去透透气,而且直接就解决在车厢外头,倒不用担心留下什么痕迹。

只是尼莎就麻烦了一些,毕竟是女人,无论大小都是需要蹲着的,而且也没有孙易他们那样的胆子,憋得面红耳赤的。

看着小姑娘可怜巴巴的眼神,若是再坚持下去,只怕她就要撑不住了。

孙易在车厢上系了一段绳子,趁着火车大角度转弯,速度变慢的时候,突然跳下了火车,在铁路边采了十几张硕大的野蔓叶子,把叶子向怀里一塞,快速奔跑着,追上了火车,纵身一跃,伸手抓住了绳子荡了回去。

把叶子交给尼莎,让她把这些叶子铺在车厢顶上,解决完之后再扔下车,而且还格外严厉地告诉她,绝不许在车上留下任何痕迹,对方可是死了心地要抓他们,真要是留下了痕迹被狗鼻子闻出来,大家一起倒霉。

尼莎聪明而又乖巧地点了点头,但是在行驶的列车上,又是一望远际的车顶上,她又哪里好意思,偏偏又实在受不住了。

还好,关宁和曲小木有自知之明,又钻回了洞里头,孙易背对着尼莎盘坐在车顶上陪着她,免得她一不小心再遇到什么危险。

尼莎匆匆地解决了一下,又赶紧清理掉,不留一丝痕迹,只是那种声响,仍然让她小脸红红的,再大方也觉得羞涩。

孙易其实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只能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领着她赶紧又回了那个地洞。

列车又一次停靠了下来,听着外头的声音,似乎是到了赤塔,这地方孙易来过一次,没想到又一次经过这里,让他有一种重走长征路一般的感觉。

仍然有检查的,孙易他们也躲了过去,只是,列车再次震动的时候,感觉有些不对劲,没有朝前走,反而在后退。

咣当一声剧烈的震动之后,车厢彻底不动了,孙易等人大眼瞪着小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直到天黑,曲小木自告奋勇出去侦察,带回来的消息很不乐观,车厢竟然到了赤塔就是终点,前面那几节才是发往华夏滨城的火城。

“我勒个擦,咱们应该再往前一节车厢的!”孙易气得一拳头打在矿石上,差点折了自己的手指头。

“易哥,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火车站,还有铁路沿线全都戒严的,我听几个车站工作人员说,好像有人在沿途盘查所有经过的火车!”曲小木脸色严峻地道。

“坏了!”孙易和关宁的脸色都是一变,肯定是对方有所察觉,至少知道他们是在火车上。

“快走!”关宁当既立断,火车肯定是坐不成了,而且公路肯定也在对方的监控当中。

孙易暗自苦笑了一声,似乎只能像上次那样,在丛林中一路跑回华夏了,好消息是,不像上次那样,有关涫那个累赘拖累。

关涫上次可是完全失去了意识,背着这么一个人显得格外沉,要不怎么有死沉死沉的那种说法呢。

火车站一片慌乱,明显可以看到几辆装甲车一直开进了站台,孙易他们趁着这短短片刻的混乱,借着各种掩护溜出了车站,胆大包天地钻进了一辆停在车站外的警车里头。

孙易拿着两根钢丝要捅车钥匙门,捅了一会也没有捅着火,这个时候就看出暴力的好处来了,关宁推开了他,一个用力,就把方向盘下方的塑料给捏碎了,从里头拽出一串花花绿绿的电线来,找了两根往一块一搭,车子轰地一下就发动了。

关宁很不屑地看了孙易一眼,明明就是一个暴徒,偏偏还玩上技术流了,简直就是不务正业。

警车无声地闪动着警灯,缓缓地调头驶去,谁能够想到,四个被围追堵截的家伙竟然胆子这么大,连警车都敢偷。

孙易他们开车一直出了城,没敢沿着公路走太远怕路上设卡拦截,刚刚出城就拐下了公路,找了一条河水缓而又深的地方,把车推了下去。

而车站那里,两名警察发现自己的车丢了,一下子就傻了,这可是一个大失误了,真要是捅上去,他们两个别说警服穿不上了,甚至有可能会有牢狱之灾,最后两个人十分默契在决定闭嘴。

正是因为他们两个的闭嘴,等大胡子察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倒是给孙易他们争取了不少的时间。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