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太畜牲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30章:太畜牲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4:0Ctrl+D 收藏本站



在孙易解救曲小木的时候,那个毛子首领也醒过神来了,爬起来歪歪扭扭地奋力奔向门口,他的反应很快,快到让孙易来不及收拾他。

救下了曲小木,抽身回来,在那个被手枪砸昏过去的毛子脑袋上又补了一脚,伸手捡起了他身上的枪扔给了曲小木,而他自己,则到了刑具台上,把开了锋的各种刀具都带在了身上。

“走走走!”孙易低声叫道,曲小木被打了针,这会正处于极度兴奋状态下,紧紧地握着手枪,一副要大开杀戒的模样。

推开门,隔壁奔出来三个手持步枪的大汉,还没等他们抬起枪口,三道精光就飞了出去,正中他们的胸口,把人全部放翻。

孙易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捡了一支AK74,伸手刚要捡弹匣,远处的拐角处又闹出来来。

啪啪啪的手枪响声,冒出来的人被打得脑浆迸裂,孙易头也不回地叫了一声手,把步枪扔给了曲小木,两人武装完成,大吼一声向外杀去。

这里并没有多少人,有孙易的精准枪法,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就杀了出去,一冲出去就傻了,他们竟然处于城市中心,两个东方人端着两把步枪杀出来,立刻就引起了一阵阵的惊呼声,就算是战斗民族,也不是每个人都擅于战斗的。

“这特么是哪?”孙易放眼四望,竟然还是一个不小的城市。

警笛声响了起来,一辆警车飞驰而来,还没等停下来了,两把步枪就调转枪口,把这辆警车打得火星四射。

“走走!”孙易高声叫道,拽起了曲小木,抢了一辆本田汽车,开车沿着公路就跑。

曲小木的药劲似乎要过去了,人也变得昏昏欲睡,他这种状态,两人肯定出不了城了。

孙易开车直冲进了一个小巷子里头,把车一扔,背起曲小木就跑,一头扎进了一个居民区里头。

这里的每栋房子都长得一模一样,是前苏时代修建的居民区,这种老城区是孙易的最爱,越爱就证明现代科技越少,躲藏的机会就更多。

不过孙易并没有钻进民居里头,而是在民居后面的一片小公园里藏身,在一个小池塘边上放下曲小木,又去居民区里偷了一把铁锹。

小心地把上面的一层草皮和蒿草铲了下来,把下方湿润的泥土挖出来,直接抛进了池塘里对,仅容两人容身的时候,再把草皮蒿草移植回来,拖着曲小木钻了进去,再把入口处封好。

曲小木就算是再年青再瘦,也是个男人,两个男人紧紧地抱在一块缩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头,让孙易别扭极了,如果他是个美女就好了。

为了消除这种别扭感,孙易努力地把把曲小木想像成是一个美女,这一想坏了,他竟然有了反应。

昏昏欲睡中的曲小木突然睁开了眼睛,惊讶地看着孙易,小声地道:“易哥,你可不能趁人之危啊,我有女朋友的!”

“滚犊子!真想把你踹出去,老子搂着一个男人躲在这地方知道有多别扭吗,你闭嘴,我把你想像成美女心里能好受点!”

“我要昏了,易哥,你可不能趁我昏这去时候……”

“你现在就昏吧!”孙易一把就按在了他的脖子上,直接就把他给弄昏了,叽叽歪歪的太烦人了。

外头响起了一阵阵的警笛声,还有人的脚步声,隐隐地听到了狗叫声。

孙易冷笑了一声,上次被对方带着军犬追得脱身不得,他早就防着这一招呢,偷锹的时候,顺手摸了一瓶胡椒粉回来,洒在四周,狗要是还能把自己的味给闻出来才有鬼了。

两人一直捱到天黑,警笛声也散去了,曲小木伤得不轻,还在昏睡当中,孙易从地洞里爬了出来,背起曲小木就向居民区溜了过去,看准了一户没有亮灯的人家,用小钢丝捅开了门锁钻了进去。

六十多个平方的民居,上个世纪的装饰,但是收拾得很干净。

把曲小木放在床上,去厨房看了看,没找到别的吃的,只找到了一根手臂那么粗的大火腿肠,放到锅里煮了煮,随便吃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曲小木也醒了过来,身体虚弱得很,暂时还无法离开。

这时,门锁突然一响,孙易暗叫一声坏了,人回来,他们现在可是在五楼,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跑都没地方跑。

孙易的脸上闪过一丝狠色,抄起了步枪悄悄地走到了门口。

门开了,灯也亮了,然后传来了惊咦声和抽鼻子的声音,这是闻到了孙易煮火腿的味道。

孙易一个闪身出来,枪口也指向了客厅,一位老人,带着一个年青的女孩正站在客厅处,看到孙易的枪口,女孩张口就要惊叫,却被老人一把捂住了嘴。

“别开枪,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嘿,你还真聪明!”孙易笑着道,然后摆了摆枪口,示意他们坐到了沙发上,“嗯……我和我的同伴,暂时借住在这里!”

老人很冷静,那个姑娘眼中有些惊慌,甚至还有些惊奇,细细地打量着孙易。

“不管你是什么人,我都没有敌意,我是车臣人!”

孙易一愣,没想到在远东地区竟然会碰到车臣人,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子,为求独立,自前苏解体之后,可没有少跟毛子干架,自身损失惨重,最后又采取了极端手段,频频制造袭击案件,在国际上的名声可不怎么好。

但是历次冲突,使得越来越多的车臣人死伤,双方的仇怨也越积越深,几乎没有化解的可能,如果这个老头说的是真的,那自己躲在这里倒是安全了不少。

“我的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还有四个孙子,都死在一场场的战争中,现在只剩下我和我的宝贝尼莎!不要伤害她,我只有她了!”

面对一个老人,一个姑娘,孙易也不好意思再用枪指着人家,收起了枪,脸上浮现出善意的微笑,向那个姑娘问道,“尼莎,你多大了?”

“十四岁!”尼莎回答道。

孙易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或许是这些东欧人都早熟,十四岁的小姑娘看起来跟二十四岁似的,发育得有胸有屁股,皮肤白得一掐都能出水。

毛子国的姑娘就是这样,年青的时候一个个漂亮得简直如同逆天,甚至白毛子斯国的年青美女还被称为国家,禁止与外国人结婚生育。

或许是他们不重视女性生孩子坐月子的原因,也或许是食物的原因,生过了孩子,一过三十岁,就像是把所有的春春都透支了精光一样,整个人都开始横向发展。

在这个地方,三十岁以上的女人,很少能保持身材和容貌的,胖得快老得快,但是十四岁豆蔻年华的小姑娘,看起来还真养眼。

“你的同伴受伤了吗?或许我可以帮得上忙,当年在战争的时候,我当过军医的!”老人道。

“那就麻烦您了!”孙易十分客气地道。

老人进了屋子,开始清理起曲小木的伤势,小姑娘尼莎好奇地看着孙易,突然用清脆的声音问道:“绑匪先生,您会杀了我们吗?”

“不会,当然不会,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还可以成为朋友!”孙易带着善意的微笑道。

“我还从来都没有东方人的朋友!你是哪国人?”

“华夏人!”孙易笑着道。

两人愉快地聊起了天,正在处理曲小木伤势的老人也不由得长长地松了口气,看样子是不会再有危险了。

孙易在与尼莎聊天的时候,眼睛还贼兮兮地向人家胸口瞄,又白又嫩,鼓鼓的像是两个刚刚出锅的大馒头,自己身边的女人谁都没有这么大,最重要的是,圆得十分标准,就是半圆形。

东方女人大部分都是梨形,只有罗丹才是标准的半圆,不过个头就跟人家没法比了。

人家才十四岁,自己这么偷看感觉有些畜牲了,不过实在小姑娘发育得太好了,谁能想到十四岁就有这样的身材。

“漂亮吗?”尼莎非但没有反感,反而挺了挺胸,让它显得更加丰满。

“嗯,漂亮!”孙易傻乎乎地点了点头,然后老脸一红,偷看就偷看,还被人发现了。

“都说华夏人很容易害羞,还是真的呢!”尼莎咯咯地笑道,她们从来都介意在异性面前展现出自己的魅力,你若是不看的话不夸奖几句的话,还会很失礼呢。

若是在华夏,夸陌生女人漂亮,她心里舒坦,但是嘴上绝对会骂你流氓。

孙易轻咳了两声,老脸通红,心中却暗道,要不是看你年纪小,老子还真要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不害羞。

正尴尬的时候,老人从卧室走了出来,洗净了手上的血迹,向孙易点了点头,“都已经处理好了,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谢谢你!”孙易由衷地道。

老人摆了摆手道:“不用客气,就在这里住下!”

“不是,会给你们带来麻烦了,等他醒过来我们就走!”孙易道。

老人也没有强求,尼莎很乖巧地去做饭,孙易也不好意思这么干坐着,上前去帮忙。

“华夏男人也做饭的吗?”尼莎瞪大了眼睛道,一双大眼睛使得她看起来就像一个漫画里的美少女似的。

“当然,华夏的男人做饭都比较好吃!”孙易说着,但是看到对方菜蓝子里的菜时有些傻了,少量蔬菜,长条的硬面包。

“我要煮些红菜汤!”尼莎笑道。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