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1章:我就打回去-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21章:我就打回去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3:2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淡笑着收起了电话,伸手打了一辆车,直奔秘书所说的医院。

半路经过一个夜市的时候,见那里还热闹,孙易提前下了车,里头除了一些小吃之外,还有不少挑灯摆摊赚零花钱的,一些廉价的地摊货充斥其中,量大而又便宜。

孙易花了三十块买了一件带帽兜的上衣,穿上把帽兜一扣,挡得严严实实,这年头监控探头无处不在,还是小心为妙。

再次直奔医院,一直上了五楼的特护病房区,哪怕已经是深夜了,仍然人来人往,花蓝不断,于大公子受了伤,一些有求于天河贸易的公司和个人还不紧着这个机会来拍马屁。

孙易一个闪身钻进了卫生间,倒底是豪华病房区,连卫生间都豪华得跟五星级酒店似的,没有丝毫异味,还有一股淡淡的檀香气。

孙易点了支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解决了一下比较急切的问题。

在卫生间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人才渐渐散去,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孙易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向病房走去,隔着房门,隐隐地听到里头有一个十分威严的声音正在训斥着。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把儿子宠得不像个样子,平时麻烦生怕惹得小,这回倒好,差点把自己也惹进去!”

“他难道就不是你儿子吗?儿子都伤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骂人!”女人在哭,一边哭一边哄儿子。

孙易推门走了进去,刚刚进了外间,一个打扮十分精明利落的漂亮女人站了起来,小声地道:“对不起先生,夜深了,病人需要休息,可否明天再探视?”

“当然可以!”孙易淡淡地道,然后突然闪电般地一探手,大姆指按在了她的颈侧,这一招也是从关宁那个兵王那里学来的,捕俘专用,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人陷入深度昏迷而且不留后遗症,据说跟点穴有关系。

孙易把这个漂亮秘书放在沙发上,然后向内间走去,一推门,正与一个中年美妇碰在一起,美妇突然看到一个帽兜压得低低的黑衣人,微微一愣,孙易的手指又一次压了上去,把她也给弄昏了。

美妇一倒地,里头的男人反应了过来,刚要开口,就见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他,于天放倒底是久经风雨的人,甚至还经历过几次不成功的绑架,立刻闭嘴举手,缓缓地后退。

孙易微垂着头,扫了他一眼,然后走到了于少的面前,正抱着肚子哼哼的于少已经完全傻了,直勾勾地看着一支粗大的家伙越来越近,然后插进了他的嘴里。

“于少,你也太小气了吧,不就是踹了你一脚吗,用得着找三个高手沿途枪杀扫射嘛!”孙易说着,一伸手抄起了旁边的一支温度计,速度与力量的结合,让这支脆弱的玻璃湿度计顺利地刺进了他的大腿里。

于少哪受过这种伤,半声惨叫被枪口又压了回去,伸手要捂伤口,孙易淡淡地道:“这可是水银温度计,一不小心弄破了,嘿,水银入体,谁也救不了你,那玩意会在你的身体里钻来钻去,最后会你的“哔”眼里钻出来,连手术都省了!”

被孙易这么一说,于少吓得不敢再乱动了,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孙易,眼中尽是祈求的神色。

于天放还算冷静,举着双手用十分温和的语气道,“这位朋友,也许有些误会!”

“也许没误会!”孙易把枪管从于少的嘴里拔了出来,在他的身上擦了擦,“你说呢,于少?”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才到医院做完了手术啊,哪里有时间找人去杀你啊!”于少几乎要惨呼出来,但是碰上孙易凶悍的目光,吓得把声音立刻压低了八度。

“还敢跟我玩花样?”孙易怒喝了一声,枪口再一次顶到了他的脑门上,击锤也被他压了起来。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呀,求你了,别杀我,我……我……我只是一个没用的二代!”于少咧着嘴,整个脸都扭曲了起来,拖着哭腔的细小声音,挤在一起的五官,眼睛鼻涕糊了一脸,别提有多可怜了。

孙易也变得疑惑了起来,于少这表情动作,甚至还有他加快的心跳和旁边仪器上突然加快的脑电波,都能证明他并没有说慌,如果说不是他找人来杀自己的,那会是谁?

对方的身手看起来可不是普通的道上人士,甚至有一些关宁他们那种兵王的影子,只是更加灵活,反应更快,这种人是于少这二代能请得动的吗?自己……自己好像找错了人了。

孙易有点尴尬,一伸手,把还刺在他腿上的温度计给拔了下来,还带起一溜鲜血,甚至还用绷带帮他把腿上的伤给捂住了。

“这个……怕是有些不好意思,我可能找错人了!”孙易尴尬地道,枪也收了起来,哪怕如此,这于家父子也不敢露出一点不满的神色。

“误会解开了就好,解开了就好!”于天放生怕儿子再出言不逊,赶紧上前温言道。

孙易道:“误伤了令公子,真是不好意思,当然,我指的刚刚那几下子,而不是肚子上挨的那一脚!”

“明白,明白!”于天放赶紧道,哪怕他有再多的钱,在这种时候该低头一样要低头,所有的事情都翻过不计。

“真的不怪我?怪我也没有关系,我可以再道歉的!”孙易一向都是讲道理的人。

“真的不怪,有道是不打不相识嘛,这是鄙人的名片,别的不敢说,在海城,若是有什么事,只消一个电话,鄙人必定全力以赴!”于天放十分客气地递上了一张私人名片,私人名片做得都比较简洁,没那些乱七八糟的头衔,名字,电话号足够了,这种名片孙易也收过好几张了。

孙易不好推脱,伸手接了过来放进口袋里头,“既然你不见怪,那我就走了!”

“请,请,对了,我夫人……”

“没事,她和你秘书就是昏迷了一下,一会就醒了!”孙易有些尴尬地道,然后逃跑似的出了病房。

“爸!”于少轻呼了一声。

“你给我闭嘴!”于天放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阴沉了起来,伸手指点着儿子怒声道:“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别在外面惹事,你就是不听,现在惹到了过江龙,吃点苦头也好!”

“爸,就这么算了?”于少有些惊讶地道,他可是隐约知道,自己家老爹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当初道上某人扫了天河贸易的一批走私车,结果老爹亲自动手把人装到铁桶里灌上水泥扔海里头了,手段毒着呢。

“最难招惹不是道上的人,而是这些心狠手辣,来去如风的独行客,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真要是惹了他们,说不定什么时候缠上来,一人一枪,就足够把我们父子全部解决了!”于天放阴沉着脸道。

于少被吓得也不敢吭声了,枪口塞到嘴里头,直顶到咽喉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出了门的孙易紧紧皱起了眉头,自己在海城除了这个于少就没有再得罪过别人,倒底是谁想要杀自己?

这种情况让他想到了自己在京城遇袭的事情,同样找不到是谁要杀自己,同样都是高手,手段高明而又犀利,难道是同一拔的人?如果这样的话,那自己这个暗中的对手可就太可怕了。

一个京城,一个海城,分居南北,那岂不就是说,对方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调集人手……相信任何一个道上势力,发展得再牛逼也不可能做得到,唯一能做得到的,只怕也只有国家暴力机关了……

想到这个可能,孙易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自己倒底得罪了哪尊大神?竟然可以调动如此庞大的资源。

一向胆子长毛的孙易这回也有些心惊了,在毛子国半个远东情报部门和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对自己围追堵截他没怕,因为他知道只要跨过那条大江,自己就算安全了。

可是现在,如果真是国家暴力机关对自己动手的话,他真的要亡命天涯了,他又不是没有亡过,那滋味,确实不好受。

正当孙易皱眉思索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只有短短一句话,故人南来,何不相见?

故人?故人是谁?白素吗?不可能,白素绝不会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试着把电话打回去,可是对方已经关机了,这是要搞什么飞机?

这时,一辆出租车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一位中年司机隔着车窗对他轻轻地微笑,一副见到熟人的样子。

孙易稍一犹豫,拉开车门就上了车,车子缓缓地启动了,司机递给他一部已经拔好号码电话,孙易接了过来放在耳边。

“听说你来海城了?一来海城就惹了一个不小的麻烦,于家公子差点没被你打死,你还真是不消停啊!”

“赵恒?”孙易听着熟悉的声音不由得一愣。

“叫声恒姐会死吗?”赵恒还有心情开起了玩笑。

“你怎么跑海城来了?我以为你出国了!”孙易道。

“说来话也不长,不过我们还是见面再说吧!”赵恒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本文来自看书王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