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3章:时也,命也-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13章:时也,命也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2:47Ctrl+D 收藏本站



白千山急切地看着电梯上的数字,一直到了八楼,电梯门开了,拽着孙易就跑,后头那个年青人也领着保镖一路狂奔,而且方向都一至,就连病房都一至。

看到孙易进了特护病房,年青人的脸色更是一变。

等进了病房之后,气氛也变得沉重了起来,大半都是各级军官,脸色沉痛,军帽也摘了下来捧在手上。

压抑的气氛让年青人的脸色大变,挤开身前的人冲了过去,床上,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已经身体微颤,已经没有了呼吸,医生在做最后的抢救,但是看他们的脸色,也只是听天命,尽人事罢了。

“大伯!大伯!”年青人一个劲地低呼着,却被身边的亲属赶紧拉开。

老领导点了点头,白千山赶紧把孙易推了出去,“他手上有特效药,或许能管用!”

“拿来我看看!”现在顾不得许多了,一名须发白如雪的老人向孙易一伸手道。

孙易耸了耸肩,从兜里摸出一个塑料包来递了过去,老人挑开塑料包,跟尝毒品似的,用小指甲挑出一些来放到了嘴里。

一巴哒嘴,脸色顿时大变,“这是……这是……快快,快让开!”老人高呼着,吓了那些抢救中的医生一大跳,赶紧让开了位置,这位老人可了不得,据说连一号的身体保健工作都是这位谢安舟大国手负责的。

谢安舟老人直接拽过了还吊在架子上的一瓶葡萄糖,取过一把剪子直接就剪开了瓶口处,把药粉向里头一倒,微微一晃,顿时,塑料瓶子里的液体立刻就变成了浓浓的紫色,再一晃,又变成了粉红色,晃动一下,又化做了乳白色,看起来极其神奇而又美丽。

把下面的输液管直接就塞到了床上病人的嘴里,液体流下,滴滴入喉,说来也怪,这液体一入喉,原本已经没有多少气息,一脸痛苦这色的病人突然剧烈地吸了口气,然后咳了起来,脸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

谢安舟老人伸手把住了病人的脉搏,眯着眼睛号起了脉,病房里变得安静极了,落针可闻。

良久,谢安舟老人放下了手,微微地摇了摇头,“可惜啊可惜,时也、命也、运也!”

“倒底怎么回事?谢老,谢老!”年青人扑了过去问道。

谢安舟老人叹了口气,“有道是佛渡有缘人,药医不死人,这个小伙子的药确实有特效,可惜来晚了一步,若是早来一个时辰的话,沈将军至少有八成的可能会救回来!现在,也只能让他走得安详一些,有些后事,你们该交待就交待一下吧!”

已经醒过来的病人睁开了眼睛,脸色都变得红润了起来,先向谢老点了点头,“有劳谢老了!”

“不必客气!”谢老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都出去。

孙易也跟着往外走,扭头的时候正与那个年青人对视在一起,那个年青人眼中尽是怨恨的神色,自己倒底怎么得罪他了呢?

沈城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一个时辰,可不就是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前,正是他打电话找人把孙易弄进去的,可是谁能想到,这小子的身上竟然还有能救回沈家一半实力的奇药呢?

“都怪他,都怪他,如果他早些来,早些用药的话,大伯就不必死了!”看着大伯脸上的红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退,并且覆上灰败的时候,沈城在心里怒吼了起来。

“我要他陪葬,一定要让他陪葬!”沈城的面孔都扭曲了起来。

一行人站在病房外面静静地等着消息,十几分钟之后,贴身医生走了出来,向众人摇了摇头,示意病人已经走了,所有人都是轻叹一声,孙易倒是觉得无所谓,自己又不认识那个病人。

人家能住得起京城最豪华的特护病房,肯定不是一般人,什么福都享了,生病的时候什么好药都用过了,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吧,可不像我等草死,等死的滋味可不好受。

“白市长,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京城这地方水太深了,我这才刚到就差点出事,再惹出点什么事来,不是给您添麻烦嘛!”

“嗯,也好,你先回去吧!”白市长点头应道。

孙易点了点头,从人群当中退了出来,刚刚走到电梯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一扭头,只见一名须发皆白的老人快步而来,还不停地向他招着手,正是之前用了孙易药的那个谢安舟老人。

“谢老,您可慢点!”孙易赶紧上去扶住这个老头子,生怕摔着。

“老啦,跑这么两步就踹得厉害了!”谢老笑着道。

“您可不老,都这岁数了,可比那些亚健康的中年人身体都好!”孙易一边等着电梯一边笑道。

“小伙子有点意思!”谢老笑着摸出一张名片来递过去,孙易顺手就接了过来,一张简洁得只有名字和电话号码的名片,显得很寒酸。

孙易在兜里摸了摸,也摸出一张名片来,孙易的名片就考究多了,上好的铜版塑纸印制,还十分骚包地给自己加了一串头衔,都是什么总经理之类的,可全都是废话,他没一个任职的。

“年青人不错,有干劲,年纪轻轻的就有了这么高的成就,将来不可限量啊!”谢老笑眯眯地道。

孙易拱手客气着,他不认识这个老人,所以也就没什么压力,可是经过这里的医院的工作人员看到这一幕,都吓得眼珠子快要掉出来了。

谢老那是什么人啊,可是国家一号都要客气相请的杏林大国手,虽然无官无职,但是在京城脚下都足以横行的超牛逼人物,现在却跟一个年青人谈笑风生,这个年青人倒底是什么人?

每个人的心中都满是疑惑,却无人敢上前来相问。

电梯来了,孙易做了一个相请的手势,谢老跟着走了进去,当电梯门关闭的时候,谢老沉吟了一下,然后问道,“小兄弟……”

“别别,您这岁数叫我兄弟,我折寿!”孙易笑着道,“您叫我一声小易就行!”

“好吧,我就不客气了,小易啊,不知你那药是从哪来的?”谢老笑眯眯地问道,但是那眼中却尽是火热的神色。

孙易挠了挠脑袋,他现在已经意识到园子里的药材很不简单了,有道是财不露白,这事还是保保密的好。

“噢,在山里采的,平时有个病有个灾什么的,吃吃就好了,倒是省了不少医药费,现在的医院都跟屠宰场似的,逮个病人就使劲宰,治个感冒不花上几百块都不好意思出门!”孙易笑着转移了话题。

谢老的目光闪了闪,却没有再追问药材的来源,打死他也想不到,这种奇药竟然会是在孙易家的后园子里长出来的。

“老朽行医数十年,也算是初窥门径了,对小易你手上的药材倒是有些好奇,不知你那里还有没有了?老朽厚颜相求几剂!”谢老笑道。

这话若是被人听到,下巴都能吓掉了,谢老这位大国手什么时候求过人,一向都是别人求他的,家里的各种名贵药材都能开博物馆了。

“有倒是有,但是不多了,谢老你要是需要的话,我现在就送你两袋!”孙易说着,随手在兜里摸啊摸,却掏出来三袋,然后赶紧又塞回去一袋,把剩下的两袋交给了谢老。

谢老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孙易的口袋,像是要放出光来一样,让孙易几乎以为这个老头要抢自己的东西,赶紧捂住了口袋,像是要被抢了茴香豆的孔乙己,“不多了不多了,真的不多了!”

孙易的口袋里还有两小袋,但是他习惯了留下一些防身的,刚到京城就惹麻烦,不能不小心,这东西关键时刻可是能救命的。

谢老的身体动了动,手指也颤了颤,孙易赶紧做出一副防御的姿态来,“干什么,你这老头难道还要下手抢的吗?”

谢老苦笑了起来,多少年来,他早已是说一不二,无论需要什么,只要有那么一点意思,总有人会费尽心机地给他弄来,只为在他面前露个脸,在极其高明的大国手面前露个面留下印象,几乎相当于多出一条命来。

现在孙易一副吝啬的模样,倒是让谢老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年青人。

“唉,我倒是真想抢过来,不过我这把老骨头,怕是不够你一拳头打的,我还想再多活几年!”

“老人家,你这么想就对了嘛!”孙易笑了起来,也终于放松了身体,这时电梯门也开了,孙易打了个招呼抬腿就跑,生怕这个老人家再缠上来,孙易一脸抹不开的肉,真要是让他缠上,怕是兜里最后两包也剩不下。

不是孙易抠门,实在是这一年用得有些狠了,药材明显不够用了,自家总要留一些应急,有那么一句话说得好,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孙易不认为自己手上的药材多到可以兼济天下的地步。

孙易没有立刻离开京城,来了一趟京城,总要看看好友,当然,孙易最热心的想去看望的,还是苏子墨。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