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2章:赴京-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12章:赴京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2:42Ctrl+D 收藏本站



“没关系,我等你!”柳双双微微一笑,只是鼻子微微一酸,眼中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可惜急着起身的孙易并没有注意到。 (w W W .??. c o M)

看着忙碌的孙易,白云也有些生气,可是自己老爹相召,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孙易喝了一碗鸡汤,竖着姆指道了一声好,跳上车急匆匆地赶路,虽说东沟村离林市并不算太远,开车一个小时就能到,可那是夏天,冬天路滑,开快车简直就是在找死。

看着孙易一溜烟的没影了,白云抱住了柳双双,“这是意外,纯属意外,放心,等他回来了,一定要把这事给力喽,不过你刚刚说我等你的时候,可是好幽怨的!”

“能不幽怨吗!”柳双双恨恨地用小拳头狠砸了一下蓬松的棉被,嘟着小嘴一脸都是怨念,都几次了,每次都是这样那样的意外,结果每次事都没有办成。

孙易急急忙忙地赶到了林市机场,白市长和秘书已经等在候机大厅了,秘书赶紧上前递给了孙易一张机票,还有不到二十分钟就要起飞了,一行人赶紧上了飞机。

头等舱中,孙易挨着白千山就坐,有些小心地问道,“白市长,您的老领导的朋友,肯定是大领导吧?”

“嗯,是一位将军,不过我也不必紧张,毕竟那里还有国手把关呢!”白千山淡淡地道。

孙易道:“白市长,您看,这种事就不用我一个草民出面了吧,我把药给你,你带去就好了,反正就是冲水喝下去就行了,简单得很!”

白千山笑着摇了摇头,“这事还非得你出面不可!”

想了想,白千山把话说得直白一些,免得孙易误会,“毕竟病人的身份不简单,如果你那里出了问题,我还可以周旋一下,如果我出面的话,出了问题就不好说了!”

“敢情我这是在前头趟雷啊!”孙易恍然大悟,“白市长,咱们可得把丑话说在前头,有道是佛渡有缘人,药医不死人,真要是回天无力的话,可不能怪在我的头上啊!”

“你个臭小子,那么多大国手都束手无策,你来就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尽管放手去做就是了!”

“嗯,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孙易点了点头,他相信白千山应该不会坑他。

飞机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京城,出了机场,一辆十分低调的奥迪车停在机场外,司机迎了上来,跟白千山打了个招呼。

这是白千山那位老领导的车子,无论是车型还是车牌,看起来都不起眼,真正能够代表身份的,还是车窗下的那几张通行证,这玩意才是真正的花钱也买不来的好东西。

车子直奔医院,一刻都没有停留,白千山不停地与自己的老领导打着电话探着情况,到了医院,白千山让孙易在楼下的大厅里先等着,他先上了楼,领导们居住的都是特护病房,其规模堪比五星级酒店。

像一些级别更高的领导住进来,防卫力量也极强,这些国家级专业保镖可不是一般充门面的大块头。

孙易坐在大堂里的休息椅子上,看着人来人往心里直感叹,都是赶着往医院里头送钱的,走的哪里是人,分明就是一叠叠的钞票,这才是真正的暴利啊。

孙易正无聊地数人玩的时候,一个年青人与他擦身而过,随后眯了眯眼睛,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又兜转了回来,装做不经意地再次与孙易擦肩而过,随后拿出了手机调出一张照片来,脸上露出了一丝阴霾的笑意。

随后又拔出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之后,向身边的一个保镖模样的人低语着,这个人立刻错身而过,坐到了大堂另一侧的休息椅子上,不时地看看红字的通告板,余光却一刻也不离开孙易的位置。

门外,年青男子拔通了个电话,“老沈,你家老爷子不是病了吗?怎么还有心情给我打电话?”

“老爷子的病是顽疾,没办法了,我沈家肯定是要受影响的,但是一时半会,还能撑得下去!”沈城轻叹了一口气,这种官宦虽然已经编织了一张大网,但是家族的高低层次与长辈们存在与否有着很大的关系。

做为中坚力量的老将一去,沈家的实力立刻就会被削弱几分,蛋糕有限,你多吃一口,别人就少吃一口,只要有机会,其它人丝毫不介意抛开从前的感情狠咬一口,在这个圈子里,跟人谈纯粹的感情,简直就是笑话。

沈城跟潘文聊了一会,才随口说道:“对了,说来也巧,你让我收拾的那个人,我在京城医院竟然碰到他了!”

“嘿,还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硬闯进来,放手狠狠收拾他!”潘文恶狠狠地道。

“嗯,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够他喝一壶的!”沈城随口说道,对于他来说,孙易这种小人物,动动手指头都能捏死他,甚至连理由都懒得找。

孙易正等着白千山的消息时,两名精悍的汉子领着保安走了过来,冷着脸打量着孙易,“你就是孙易?”

“嗯?”孙易一愣,自己才刚刚到京城,甚至连京城的风景都没有来得及看呢,怎么就有警察找上门来了?

“是,我是!”孙易点了点头道。

“跟我们走吧,有一件案子需要你配合调查!”说着,便衣把证件向孙易一亮。

“我才第一次来京城,能有什么案子跟我沾边?”孙易一头的雾水。

“少废话,先跟我们回去再说!”其中一个长脸汉子冷冷地道。

孙易摇了摇头,“人命关天的事情,让我先打个电话总行吧!”

孙易说着伸手就要去摸电话,那个长脸汉子立刻伸手按住了腰间的手枪,而另一个麻子大汉干脆就把警枪掏了出来,“别耍花样!”

一边说着,一边摸出了孙易的电话,直接就关机了。

身在天子脚下,就算是以孙易长了毛了胆子也有些没底了,反正对方已经亮了证件,跟着走就是了,至于救人的事情,只能等白千山帮自己摆平了,这事纯属意外,谁也没办法。

等白千山把上面的事情都处理好的时候,给孙易打电话的时候傻了,竟然关机了。

在老领导不满的目光当中,赶紧下楼找人,却仍然没有找到,问前台,问保安都没有消息,急切地想要调取监控录相看,可惜这里是天子脚下,根本就没有人鸟他这个小市长。

不敢惊动老领导,着急上火地给自己的同学等在京城有关系的人物打电话,总算是打通了医院的关节,把监控录像调出来一看,又傻了,被两个大汉给带走了,他们是什么人物?

又调医院外停车厂的录相,取了车牌号现去打听,已经快两个小时了,老领导已经催了好几次,白千山的汗水早已经湿透了身上的西装。

孙易被带到了附近的派出所,刚刚进了审讯室,嘎嚓一声,手铐就铐到了手腕上,另一头也铐到了暖气管子上。

“不是配合调查吗?这是什么意思?拿我当犯人了?”孙易皱着眉头问道。

“先反省一下再说!”麻子冷哼了一声,把窗子都打开,然后跟长脸一起走了出去,竟然连审问的意思都没有。

京城的冬天也暖不到哪里去,窗子打开,暖气也被关掉了,屋子里一会功夫就降到了零度以下,这点湿度对孙易来说不算什么,蹲不下也站不起来也不算什么,只是把自己晾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仔细想想,自己好像在京城里也没得罪什么人啊,反倒是跟关家兄妹还有安琪那个男人婆关系非常不错。

可惜电话被收走了,想打个电话求救都做不到。

也难怪那两个便衣底气这么足,这是上边交待下来要收拾的人,先吃点苦头开开胃,耗子拉木掀,大头在后边呢。

孙易这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冻得有点发抖了,隔着窗子看到这一幕的长脸冷笑了一声,回头接着打牌吹牛。

白市长那边倒底还是惊动了老领导,因为剩下的事情白千山已经解决不了,涉及到了警方,他也没有熟人。

老领导冯德震怒,虽说他所在的部门并不算太重要,可好歹也是副部级官员,能量比起白千山来大了不知多少倍。

几个电话打出去,车牌号对上了,人也找到了。

警方接到电话的时候,一点也不意外,天子脚下有权有势的人太多了,现在神仙都冒出来了,赶紧把人送回去就是了。

孙易稀里糊涂地坐着警车又返回了医院,刚刚下车,白千山一个箭步就窜了过来,拽着他就跑,“现在什么都别说了,先去看病人要紧!”

孙易一边跟着跑一边扭头看看那两个面无表情的便衣,有心想找他们点麻烦,却又拗不过白千山。

刚刚一进电梯,电梯门还没等关闭呢,一只粗壮的大手就伸了进来,把电梯门又挡开了。

“沈少,电梯来了!”

“嗯!”一个脸色阴沉的年青人走进了电梯里头,看到孙易的时候不由得一愣,跟着脸色就有些变了。

孙易皱了皱眉头,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怎么好像有多大仇似的。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