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你叫什么名字-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03章:你叫什么名字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2:4Ctrl+D 收藏本站



梦岚是一个极其传统的女人,甚至到现在,她和罗丹一起跟孙易胡闹的时候,都要孙易和罗丹用半强迫式的手段她才会半推半就,更别提这种涉及到原则性的大事了。

孙易微显强硬的语气让梦岚一低头,不敢在这个话题上再说下去了,对于她来说,男人才是能决定一个家具体走向的人,女人太过于掺和了,只会坏了大事。

安静地吃了一会饭之后,梦岚才有些心虚地看了孙易一眼,然后低声道:“柳姐那里,能帮你就多帮帮吧!噢,吃饭!”

说完,梦岚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似的,赶紧给孙易夹菜,见他没有再多说什么,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在林市呆了两天,又一次搭上军车赶往省城,进了城就把自己放下,向几名军人道了谢,又塞了两条烟过去。

城市里的建筑挡住了寒风,但是从建筑夹缝中吹来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孙易竖了竖衣领,点了一支烟,准备打一辆车前往豪圣集团。

“喂!”身后传来了一阵怯怯的低呼声,孙易还没有在意,又是喂的一声,孙易扭头向后望去。

刚刚还没有注意,身后民居除了有些小饭店之外,更多的则是一个个挑着粉红色莹光灯的按摩店,一些衣着暴露的女子躲在屋子里,不停地向外张望着,放到古店这叫半掩门,放到现代,则是跑单帮的。

在那个按摩店的门口,一个化着浓妆的小姑娘正在向他招手。

孙易淡不上好不好感的,自己不需求这个,可总有人需求,好歹因为她们的存在让犯罪率有所下降,也算是对社会做出贡献了。

孙易对这种事情没什么兴趣,家里的美女都照顾不过来呢,哪来的心情去捧别的女人的生意,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孙易不喜欢套套,没有了这层胶皮阻隔,在这年头也太不保险了,不是怕闹出人命,而是怕弄出一身病来可就麻烦了。

孙易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那个站在门口的姑娘似乎并不死心,踩着高根鞋小心翼翼地踏着薄薄的一层积雪走了过来。

“大哥,进去玩玩呗,便宜,只要一百块!你要是嫌贵,还可以再讲讲价嘛!”她一开口,就从她的声音中听得出来,年纪并不大。

孙易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化的浓妆,让她看起来更加成熟一些,但是引起孙易注意的是她的眼睛,并没有一般风尘女的疲惫或是满不在乎的神色,十分清澈,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掩不住的忧伤,或者是绝望。

很难想像,这样的眼神会出现在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眼中。

“你多大了?”孙易随口问道,街面上过了几辆出租车,都是载客的,没等到空车。

“我十……十……十八!”小姑娘说着低下头,不敢与孙易对视着。

“我看还没过十六吧!”孙易笑道。

小姑娘穿得很少,还很暴露,在这冬天的冷风下,忍不住抱着手臂打了个冷颤。

她这一身衣服并不合身,短裙和打底裤显得很宽松,似乎并不是她自己的衣服,干这一行穿得又少又薄,这零下二十多度确实为难人了。

“我真的没有兴趣,你就不要在这里挨冻了!”孙易笑道。

“噢,那……那打扰了!”小姑娘说着,轻叹了口气,转身回到了按摩房里头,隔着门玻璃看着孙易。

孙易忍不住扭头与她又对视了一眼,浓浓的哀伤似乎隔空传递了过来一样。

孙易摇了摇头,一时半会等不着空的出租车,不妨进去坐坐,他发誓,真的是只想聊聊天而已。

孙易推门走了进去,小姑娘的脸上露出了笑意,甚至身体微颤,还有些紧张。

“大哥,我们……我们去楼上吧!”小姑娘的声音微颤地道。

“算了,陪我聊聊天吧,就当是我照顾你生意了!”孙易说着拿出钱包来,取出几张粉红的钞票递了过去。

“不不,这个……不要钱的!”小姑娘赶紧摇头。

“陪我聊天可是要耽误你生意的!”孙易扯过她的手把钱拍了进去,小姑娘的手微有些粗糙,凉得厉害,还有些颤抖。

“你叫什么名字?”孙易问道。

“蓝眉,我叫蓝眉!”小姑娘道。

“你倒底有多大了?”孙易扬了扬下巴。

“我……我其实才十五岁!不过你可以当我十八的!”小姑娘有些紧张地道。

孙易轻笑了一声,“你不用紧张,我又没打算对你做什么,你刚干这一行?”

“不不不,我已经干了好几年了!”蓝眉赶紧摇手叫道,孙易笑着摇了摇头,看她的模样,哪里像干好几年的模样。

两人正聊着天,门口闪过一张猥锁的面孔,然后推开了门走了进来,一个三十多岁一笑一口黄牙的男人。

“哟,蓝眉终于出来做啦!”

蓝眉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孙易低头点了支烟,没理会他,这个家伙一看就是那种混江湖的滚刀肉,老混子,除了会耍狠之外几乎没什么本事。

“我……我没有!”蓝眉的身体一缩赶紧拒绝。

“哈哈,做就做嘛,还怕我不给钱啊!”老混子说着凑到蓝眉的跟前,伸手就向她单薄的大腿上摸去。

蓝眉的身体又是一缩,奋力地推着老混子,“你……你别过来!”

“草,比都卖了,还装个屁清纯!信不信老子一个举报,把你们姐俩都抓进去,罚你们几万块!”老混子的脸色一变,一脸都是狠色。

蓝眉被吓坏了,眼中满含着泪水,不停地推搡着老混子。

老混子嬉皮笑脸地伸手向蓝眉的身上胡乱地摸动着,甚至已经快要压到她的身上了,支起来的帐蓬也专向要害的地方顶。

正当老混子玩得开心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轻叹,跟着衣领一紧,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然后身后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先不说你欺负小女孩这种事情,就算是人家真的是干这一行的,你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吧!”

“我草!”老混子蹬着腿叫骂了起来,不停地挥拳向身后打去,“你是混哪的,敢跟我大张动手,你是不是活腻了!”

“我只知道是你活腻了,一个大张就能压得住我?”孙易一脸好笑地道,就连华青帮的龙浩天都被他给搞得进了监狱,别提一个小小的街道混子了。

一把刺刀从后腰抽了出来,压到了大张的脖子上,这把刺刀还是从军营里弄出来的,绝对的正版军品,锋利的刀锋一压,顿时脖子上的皮肤被割破,一丝丝的鲜血流了出来。

大张竟然毫无惧色,一脸横肉抖动着,大声吼叫着,“草,有能耐你现在就杀了我,不杀了我,你特么就是杂种草的!”

“哟,还真有几分泼皮本色,哥专治这种不服!”孙易冷声道。

当然,孙易不可能直接就在这店里杀人,而且他还不至于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

正当争执的时候,一个男人一脸满足地从后门进来,看到屋子里头动刀了,脸色一变,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窜了出去。

随后,一个披散着微显凌乱头发,脸色还苍白憔悴的女子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服一边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然后嗖地一下窜了过来,带着一股劣质香水的香风,如同一只护崽的母兽一样将蓝眉护到了身后。

“你们干什么,都是什么人?我要报警了!”女人高声喝道。

孙易一松手放开了大张,大张一脱身,立刻扬拳就向孙易打了过来,根本就无视他手上的军刺。

孙易摇了摇头,随手一拳迎了过去,两人的拳头打在一起,嘎崩一声,大张抱着手惨叫了起来,右拳头的四根手指都变了形状。

“啊啊……我的手!小子,你今天麻烦大了,老子要让你赔得倾家荡产!”大张一边惨叫着,一边恨恨地叫道。

“是吗,我还真服气,走,咱俩去外边谈谈去!”孙易不欲把麻烦带给这个按摩小店,他对这种女人也谈不上歧视,她们也算是弱势群体,虽说一张床一个人就赚钱,但是各种名目的保护费一样不会少。

孙易一把掐住了大张的脖子,拖死狗一样的把他从后门拖了出去,出了门就是居民小区,现在天冷,基本上没什么人,只有几个路人匆匆而过。

看到孙易和大张明显起争执的模样,都远远地躲开,不敢凑上前来。

到了墙角,孙易把大张向墙角一寒,重重地一脚就跺到了他骨折的那只手上,用力地在地上捻动着。

孙易下了狠手,这个以耍狠横行街区的老混子终于也怕了,却还在硬撑着,“哥们,我认栽了,有种就留个名字!”

“孙易,在江湖上,别人都叫我易哥!”

“好,我记住你了!”大张恶狠狠地道。

“行,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报仇!不过在这之前,我总要给你再留一些记念!”孙易说着重重地一刀刺了下去,把他的左手掌也刺了个穿。

刀拔了出来,在大张的身上擦得干干净净收了回来,脸上一直都带着淡淡的微笑,大张已经从心底开始泛寒了。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