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虎骑-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300章:虎骑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1:51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下午的时候,铅灰色的黑云已经压了下来,似乎伸手就可以触摸到一样,扬扬洒洒的雪粉也从空中飘落,雪不大,但是雪粒很大,借着风势打在脸上生疼。

后头跟随而上的乔哥等人心中一沉,雪如果下得再大一些的话,只怕他们就要失去对方的踪迹了。

任他们如何提升速度,就是无法追上对方,身后不时地还有狼群袭扰,更是拖慢了他们的速度。

不过到了下午下雪的时候,狼群不知何时悄悄地退去了,连嚎叫声都听不到了。

前头正在赶路的孙易抽了抽鼻子,心头微微颤抖,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难道是追兵追上来了?

孙易放下了身上的柳姐,十分警惕地向四周张望着,看起来像个傻狍子。

突然,不远处的一片枯黄的草丛里,一道黄色的身影一跃而出,荡起一片片的雪浪。

“老虎!”孙易一惊,一把将柳姐推开,身体一沉,全身的肌肉都是一崩,发出一声低吼,“正好缺个坐骑,就你了!”

黄黑条纹,体长足有两米多的东北虎发出一声低啸,奔腾着向孙易扑了过来,这只东北虎的体形稍小,比孙易之前遇到的那只小了一圈。

孙易蹬蹬地踏上两步,每一步都让他的身体一沉,脚下像是生了根一样,面对这种陆地上最强大的捕食动物,孙易也不敢有任何的轻慢之心。

柳姐听说过孙易与虎搏斗,可是现在亲眼见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只觉得心脏都像是被狠狠地捏住了一样,想叫出来,可是嗓子干得厉害,只能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不敢让自己出声打扰了孙易。

东北虎终于扑到了孙易的身前,半个身子腾空而起,粗壮的虎爪斜斜地向孙易的肩膀处拍击了过来。

“哈!”孙易发出一声大喝,一记冲天拳轰了过去,正中老虎的下巴,这只老虎的爪子只来得及在孙易的胸前划过,嘶啦一声,把衣服划出几条大口子。

庞大的虎身也一个倒仰向后翻去,扑通一声摔到了雪地里头。

孙易甩了甩生疼的拳头,合身就扑了上去,在老虎刚刚翻身要站起来的时候,一个纵身就骑到了虎背上。

都说骑虎难下,那是对别人而言,对孙易来说就没有这个问题,双腿紧紧地夹住虎腹,然后双手一探,自上而下地扣住了老虎的两条前腿,在老虎刚刚抬脚有动作的时候就是狠狠地一拽。

这只老虎的两只前爪腾空,扑通一个栽葱式,一脑袋就扎到了雪堆里对。

老虎发出一阵阵的低吼声,张嘴就向孙易的手臂上咬去,孙易一缩手,梆的一拳头砸在它的脑袋上,把老虎打得一个横身又栽倒了下去。

孙易骑在老虎的肚子上,像是要强了它一样,双手死死地按着它的两只前爪,剧烈的挣扎像是要撕裂了他的肌肉一样。

至于两只后爪根本就不用考虑,根本就碰不到自己,但是粗硬的老虎尾巴抽在后背上啪啪做响,像是鞭子一样,好在还能忍得住。

孙易一个头槌撞在老虎的脑袋上,呲牙咧嘴地吼道:“怎么样大猫,服不服气,当不当坐骑!”

这只老虎剧烈地挣扎着,却被孙易全力地按住,不让它脱手。

“哈哈,你就叫吧,叫破嗓子也没有人来救你!”孙易冲着老虎的巨口呲牙咧嘴的大吼着,那对的柳姐脸都要黑了,孙易这是要逆天啊,简直就是跨了种族,更重要的是,这好像是一只公虎吧。

孙易按着这只老虎不放,老虎也在挣扎不服,一时之间僵持了起来,这才是真正的骑虎难下。

与虎搏斗,哪怕是寒冷的冬天,也让孙易一脑门的热汗,天空飘下的雪粒打在脸上,融进了汗水当中,顺着下巴流下来,然后滴进了这只老虎的嘴里。

这只老虎的身体一僵,然后不停地伸着带着倒刺的舌头,舌头勾勾卷卷地向孙易脸上舔了过来,一不小心在脸上扫了一下,顿时火辣辣的疼,亏得他躲得快,被扫掉了一层油皮,要不然的话,被带刺的舌头卷一下,非要连皮带肉的卷走一层不可。

这回这只老虎也不咆哮挣扎了,乖巧得像一只小猫咪,孙易嘿嘿一笑,终于把它打服了。

心怀警惕地松手后退,这只老虎一个骨碌爬了起来,没有躲开,反而向孙易凑了过来,毛哄哄的大脑袋在他的身上顶动着,倒刺舌头在身上舔动着,刮动着户外衣服刷啦啦做响。

“嗯,看样子是服气了!”孙易抹了一把汗水,这只老虎立刻就在孙易的手套上舔了起来,把手套都弄破了。

柳姐一个劲的摇着头,说什么也不肯骑到老虎身上去,万一扭头来一口,自己一条大腿都不够喂的。

孙易一再保证,柳姐才不情愿地骑到了老虎的身上,这只老虎很不舒服,不停地扭着身子发出低低的咆哮声。

孙易伸手在它的脑袋上抽了两巴掌,立刻就把它打老实了,只是脑袋一个劲地往孙易的衣服里头拱,好像特别喜欢他的衣服似的。

这种户外服装透气不透水,身上出了汗,一时半会排不出来,孙易一边走一边换了一套衣服,把已经半湿的衣服直接扔给了这只老虎。

这只老虎好像有恋物癖似的,叼着孙易的这套衣服不撒口,用一件衣服换一只老虎当坐骑,这事怎么看都划算。

柳姐提心吊胆地骑在老虎的身上,两人一虎在越来越大的雪中一路向南,其实骑老虎听起来威风,实际上并不舒服,老虎的腰长且软,走起来扭来扭去的,扭得人腰生疼,好在有个借力的地方,至少不是那么累。

雪越来越大了,从最初的漫天雪粒子,到最后已经变成了漫天的鹅毛大雪,大白天的可视距离不超过十米远,一会功夫,雪层就增厚了数厘米。

还在后头追赶的乔哥等人深深地叹了口气,任他们丛林经验再丰富,一场大雪覆盖下来,足以把任何痕迹都抹得干干净净。

“原地休息,我们准备撤回去吧!”乔哥看着越来越大的雪叹了口气,视线受阻,连他们也不敢再往前走了,一个不好迷失了方向,怕是要葬身林海雪原了。

孙易他们却还在顶风冒雪地往前走,勉强能辨识方向,而且老虎的方向感要更好一些,一直越过一条封冻的大河,在林子里找了一处背风的地方才停了下来,此时孙易已经变成了一个大雪人,柳姐也好不到哪里去,倒是这只老虎,抖抖身子,雪花从柔顺的皮毛上滑落,丁点不粘。

顶着风雪走了一下午,只走了十公里左右的样子,幸好到了晚上,大雪已经开始变小了。

雪停了,老虎把嘴里叼的那件衣服在雪地里刨了个坑埋好,还在附近撒了泡虎尿,相信没有任何动物胆敢向丛林王者的尿挑战。

看着这只老虎没入到丛林当中,柳姐也长出了一口气,“它走了?”

“可能吧,堂堂百兽之王让你骑了一下午,还有啥不知足的!”孙易一边架起收集好的干柴一边道。

“我倒宁可不骑它!”柳姐苦笑着道,今天她算是开了眼界,相比之下那些商界上的事情简直就不值一提。

刚刚把火升起来,一阵低吼声传来,那只老虎又回来了,嘴上还叼着一只半大的野猪,见到火光就发出低吼,一时不敢过来。

孙易用一些树枝挡住了一侧的火光,这只老虎才叼着野猪走到了十米开外,放下了野猪撒扯着开始大餐。

孙易拎着军刀凑了过来,一副商量的口吻道:“虎兄,借点粮食呗!”

一边说着,一边用刀子割了野猪的前蹄膀,见这只老虎没什么反应,又割了好大一块肋条,正准备再割点后腿肉的时候,虎兄不干了,爪子一搭把整只野猪都搂进了怀里头,一脸不满地瞪着孙易。

“最后一样,猪肚!”孙易嘴上商量着,却强行把野猪拽了过来,把猪肚掏了出来,这东西要当锅用呢。

没有调料的野猪肉味道还真是挑战人的肠胃和嗅觉,煮好的野猪肉透着一股腥骚的气味,烧红的石头反复滚烫,也只是勉强地去除了一些异味,多了一些矿物质咸涩感。

吃饱喝足了,雪屋子里头铺好了衣服准备睡觉的时候,这只老虎把埋好的衣服又给刨了出来,叼着衣服先挤进了雪屋子里头,它倒是不客气。

它不客气,孙易更不客气了,就把这只老虎当枕头,当被子,先让柳姐挤进它的怀里头,皮毛覆盖,就算是零下四五十度也毫无压力。

只是与老虎同眠,这种事放谁身上都要肝颤,也只有孙易这种胆大包天的人才会这么做。

只是这只老虎对柳姐毫不感兴趣,睡觉的时候非要把自己毛哄哄的大脑袋拱进孙易的怀里头,形如小受,孙易一脸的无奈,好歹脑袋也算皮毛吧,搂在怀里头怪舒服的,只要它别半夜饥饿,一口掏了自己的肠子就好。

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