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火烧连营-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97章:火烧连营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1:37Ctrl+D 收藏本站



几乎要冻僵的手有些哆索着抽出了军刀,第一刀刺了个偏,第二刀才算是捅穿了油箱,哗哗地接了半桶汽油,手上哆嗦个不停,汽油甚至顺着袖子淋了他半身都是。

另一侧的摩托也刺穿了油箱,接了足足两桶油,在车子的掩护下到了餐厅后头,汽油淋向这些木制的房层。

山庄的建筑不少,孙易只挑着重点的几个倒上汽油,打火机一点,轰的一声,火焰顿时升腾而起。

孙易的身上粘了不少汽油,火焰一腾起,把他身上的衣服也点燃了,这一下子可算是温暖了,全身都散发着一股燎毛的味道。

孙易惨叫半声,把外面的衣服甩掉,幸好里头还有半融化的积雪阻隔的火烧,要不然的话他今天一个小心就来了个自杀。

把衣服甩掉,脑袋向雪堆里一插,半长的头发烧成了短短的板寸,脸上也是火辣辣的,怕是被烧得不轻。

这边的火燃一升起来,那几名精锐就有所察觉,红外探测器中,一片升腾的红色,哪里还能分得清哪是人哪是火。

孙易几乎是半裸着一路狂奔,直奔客房部,火警一起,客房部也向外跑人,孙易顶着人向里头钻,还没等爬上二楼,就见柳姐从楼上跑了下来。

“回去!”孙易低喝了一声,拽着柳姐就往楼上跑,他放的火,自然知道这火烧在哪里,暂进还烧不到客房这里。

“孙易?怎么回事?”柳姐惊呼一声道。

“别废话了,快跑,晚了命都没有了!”孙易沉声道,拽着柳姐一头扎进了客房部的洗衣间里头,几名专门负责清洁的服务员惊呼了一声,然后就被孙易踹了出去。

旁边是一些已经清洗好的衣服,还散发着一股干洗剂的化学药味,孙易已经顾不上许多了,挑了厚实的衣服穿到了身上,希望这衣服的原主人没啥皮肤病,也没有花柳病,要是传染了自己可太冤了。

顺手又打包了几件厚实的衣服背在身上,把军刀在胸前放好,然后向柳姐道:“你可以留下来,估计他们不会为难你,但是我认为这样不太靠谱,还有就是你跟我走,咱们只能徒步离开这里了,林海积雪厚,差不多要走三四天的样子!”孙易道。

柳姐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点头道:“我跟你走,那个潘文我看不像什么好人,今天跟我说了好多奇怪的话!”

“好,我们走!”孙易道,然后拽着柳姐向楼外奔去,走的时候顺便在洗衣间里放了一把火,这里的化学药剂比较多,火势一烧起来比汽油都猛,还不时地有爆炸声响起。

外头,肉球一样的潘文跳着脚大叫着,指挥着手下灭火,四处都是积雪,完全可以用来灭火,可倒霉催的是这里的一切建筑为了有特色,都是用圆木制成的,今晚有大风,火借风势,烧起来格外旺,离着百多米还觉得热浪扑面而来。

这个时候潘文只顾着救火,心疼自己的投资,哪里还顾得上孙易,这个山庄深处于原始森林内部,建起来不难,就地伐木罢了,可是这里的一切供给根本就没法从陆地运转,都是通过直升机转运的。

城市里一斤牛肉二十块,运到这里,加上运费人工,费用翻上十倍都只能赚个呦喝,可以说,这个不算太大的山庄投资上亿都不算多,而且能来这里的非富既贵,真要是烧死一两个,他潘文的能量再大也压不住。

幸好手下清点了人员,火势起的快烧得慢,上到贵宾下到服务员全都跑出来了,只缺了一个豪圣集团的柳总。

在潘文看来,这就是刘市长的一个猎物,不算什么大人物,烧就烧死了,先救火要紧,偶尔一扭头,看着那些衣衫不整,甚至不少贵妇都只穿着单薄的真丝睡衣,甚至有两个娘们身上压根就不着寸缕,这又让他头疼了起来。

在这一片混乱当中,孙易带着柳姐悄悄地隐没在了山林当中,如此混乱的情况下,就算是那几个精锐也不可能盯得住人,对方已经混入到了人群当中,就算是有了怀疑目标也不敢开枪。

趟着积雪一直走了三个多小时,直到凌晨时分孙易才停下了脚步,找了一个背风的雪窝处,将背在身上的厚实衣服铺好,搂着柳姐缩进了雪窝里头,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

寒冬腊月,在没有专业装备的情况在野外宿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迷迷糊糊的一直睡到了天色微亮,孙易爬了起来,身边还热乎乎的,毛茸茸的,不太对劲,柳姐怎么可能是毛茸茸的,分明该是柔柔滑滑的。

手上狠狠一掐向外头一拽,吓了孙易一跳,差点把手里的东西扔出去,竟然是两只大老鼠,足有一尺来长,竟然跑到他的怀里借宿了。

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很多,扭断了大野鼠的脖子,悄悄地爬出了雪窝,点了一堆火,把两只大老鼠收拾了一下,不愧是山林的馈赠,每只大老鼠光肉就能出个一斤二三两,两人垫垫底足够了。

把四爪脑袋还有尾巴切了远远扔开,架在火上烤了起来,虽然没什么调料,可是那股山中野味的醇香还是让孙易食欲大开。

柳姐也醒了过来,这一夜只睡了不到三个小时,精神却极好,对于柳姐来说,能够与孙易一起出生入死,简直就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什么劳累啊,困乏啊全都不是问题。

“这兔子有点小,兔头呢?”柳姐接过孙易递过来的树枝,一边撕着肉吃一边问道。

“噢,一不小心让我给弄坏了,就扔掉了!”孙易头也不抬地道,看着手上烤得焦黄喷香的老鼠肉咧了咧嘴,这玩意烤了之后倒是跟兔子有那么几分相像。

眼睛一闭,吃吧,不吃哪有力气逃命,自己烧了人家的产业,不追杀自己才有鬼了,现在手上要工具没有工具,要助手没有助手,想抓只兔子都难。

这是孙易第一次吃山里的大野鼠,本来心里还有些隔应,但是一口吃下去,眼前就是一亮。

鼠肉要比兔肉还要细腻,而且有一种淡淡的肉香,这还是因为手上没有调料,如果再放一些调料的话,味道肯定不差。

早听说南方某地还有特产老鼠干可卖,而且价值不菲,听起来有些恶心,只是没有想到味道竟然会这么好。

匆匆地把手上这只大老鼠吃了个干净,骨头都嚼碎了不少,孙易也只吃了个五成饱,倒是柳姐,手上还剩下一些,都交给了孙易。

孙易也不客气,相比之下,他更加需要食物,他要开路,把柳姐带回去。

吃完了东西,用雪把火堆埋好,看了看微红的天边,确定了一下方向,然后带着柳姐接着跑路。

潘文早就暴跳如雷,这场火灾并不难查,只要稍稍用心就查出来是有故意纵火。

而且纵火的人也很快就被排查了出来,那五名精锐高手更是面红耳赤,对方不但躲过他们的眼睛,而且还把自家老板的产业给烧了,简直就是用鞋底子在抽他们的脸。

经济损失是一方面,这几十名权贵名流受到了惊吓,对他产生不满才是大事,两相加起来,损失简直就不可以道理计。

“你们要什么我给什么,我只要那个小子的项上人头!”潘文脸上标志性的笑容不见了,胖乎乎的脸上肥肉颤抖着,恶狠狠地道。

“是!”为首的汉子沉声道,一挥手,带着十余名手下追进了山里头。

潘文看着他们离去的背景,再听着那些豪客人的叫骂声,忍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还真是……造孽啊!”说完,赶紧去安抚那些豪客。

冬天里的山林,一片肃杀,耳中分明还能听到山林里活跃的声音,可走到了近前,只有一片倾城大雪还有铁黑色的树木,似乎在这天地间只剩下了自己一样。

在这种环境下行走,就连以孙易的体力都有些撑不住了,更别提柳姐了,汗水早已湿透了她的内衣,在这零下几十度的极寒下,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孙易看了看天色,再估算了一下他们的速度,忍不住微微地摇了摇头,速度太慢了,如果对方追上来,他们一身鲜艳的户外服饰无疑就是最好的靶子。

“柳姐,别撑着了,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了!”孙易道。

柳姐咬了咬牙,却也只能点头,她知道,自己拖了孙易的后腿。

背起柳姐,寻着雪薄的地方大步向前,百来斤的体重他还没有看在眼中,但是已经出了不少汗的柳姐一停止运动,顿时寒体透体,冷得打起了寒颤。

孙易取出了一个小小的塑料包,里头装了淡紫色的药粉,里头明显混合着一些白色的粉末,那是大地乳干躁之后再磨碎形成的粉末。

柳姐也不矫情,就着口水把药粉吃了进去,身体顿时一暖,体力也开始恢复。

正当孙易大步前行的时候,柳姐拍了拍他的肩头,“孙易孙易,快点放我下来!”

“没事,我还能再坚持一段!”孙易道。

“不是,有……这是狗还是狼?”柳姐的声音有些发颤。

孙易的身体一滞,扭头向柳姐指的侧面望去,顿时心里一沉。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