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4章:果然是猛人-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94章:果然是猛人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1:2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低吼了一声,一把抱住了这个毛子大汉的粗腰,仰身就摔了过去,他连近千斤的黑瞎子都摔得动,毛子大汉这二三百斤的体重还真没看在眼里。

咕咚一声,毛子大汉重重地砸到了地板上,发出一声颤响,脑袋在地面上重重一砸,非但没有昏过去,反而口吐白沫,不停地咆哮嘶吼着。

孙易的脚下一蹬再一滑,双腿盘到了他的身上,将这个毛子大汉的两条手臂牢牢地锁在身体两侧,双臂死死地勒住了他的脖子,这个嗑了药的毛子难缠得很,简直就是不死不休。

孙易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只能想办法把他弄昏过去,否则的话,一把刀子在手,早弄死这个嗑药毛子了。

围观的那些名流这会全部惊呆了,一个状若疯狂的毛子怎么看都不对劲,而孙易如同猛虎一般的扑击更是让人目炫神迷。

“这小子是谁啊?身手不错啊?”

“看他的肌肉,在床上肯定非常猛!”犯了花痴的贵妇眼睛瞪得老大,甚至向台上扔了一板红通通的钞票,“小子,当我保镖,月薪十万!”

“十万你玛比!”孙易呸地口了一口带着血沫的血水。

“果然是猛男!老娘湿了!”贵妇非但不怒,反而把眼睛瞪得更大了。

一直位于人群当中黑子脸色也变得阴沉了起来,他本想寻个由头直接把孙易干掉。

孙易这种人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一根路边的野草罢了,要摁死他不过就是举手之劳罢了,把孙易半强迫的弄到擂台上,再把这里最厉害的毛子大力士弄上台,就算是掐巴死他也不会有任何麻烦。

只是他没有想到,孙易竟然这么能打,体形差距这么大,而且毛子大力士连潜能药都用上了,还是被孙易给制服了。

他现在甚至开始期待,只要孙易在台上杀了人,就还有文章可做了,就算是刘市长不出面,潘文也有十足的理由收拾他,自由搏击台上杀人,也是有文章可做的。

但是孙易没打算杀人,硬生生地把毛子大汉勒得昏死了过去,潜能药水再厉害也不可能违背自然规则,脑缺氧自然会昏迷。

孙易把已经昏死过去的毛子大汉一扔,一个鱼跃而起,一伸手,扣住了笼子的铁杆,身上的肌肉狠狠地一鼓,一声低吼,两指粗的铁杆生生地被拽出一个大大的缝隙,通行一个人没有什么问题。

几个贵妇已经有些等不及了,就站在台下欢呼着,手上甩着钞票,非要孙易陪她们一夜,孙易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目光森冷,直视着人群中的黑子。

孙易的手一指,指向了黑子,“来,上来玩一把!”

孙易的话一出口,原本喧闹的呼声渐渐地低沉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黑子的身上。

黑子满心的不在自,心里把孙易的祖宗十八代都骂翻了,虽说他号称是刘飞手下的一员虎将,可是虎将也有高下之分啊,他干脏活是把好手,可真要是跟孙易正面放对,肝胆都跟着一起突突。

连打了药的毛子大力士都不是他的对手,自己上去不是找抽吗。

但是在无数的目光注视下,黑子又不好退缩,面子上实在抹不过去,场中有不少人都是认识刘市长的,自然也认得他这员虎将,现在他转头就走,丢的可不是自己的人,而是刘市长的人。

“怎么?不敢?”孙易面带嘲讽地向黑子扬了扬下巴。

黑子有些困难地吞了口口水,他现在已经被孙易逼到了墙角,而四周也传来了起哄的声音,可不是每个人都给刘市长面子的。

正当黑子进退维谷,甚至准备咬牙上去跟孙易过两招的时候,轰的一声,外头响起了一声沉闷的枪响声,黑子脸色一变,招着手下的兄弟忽啦啦地就冲了出去,同时暗自抹了一把冷汗。

黑子心里感谢死那个在外头放枪的人了,他打定主意,无论这事是谁干的,一定要放他一马。

出了门一看才知道,原来是两个人在打靶,孙易在台上冷哼了一声,纵身跳了下来,捡起了自己的衣服,拿出手机一看,有好几个未接短信,都是柳姐发来的,最近的一条是三分钟前。

短信只让孙易过去接她,别的什么也没有说,可是仍然让他的心中一沉,难不成那个伪君子一样的刘市长动手了?

孙易疾步向餐厅的方向奔去,两个汉子穿着军大衣正守在门口,在孙易跑了过来,一伸手就要接住他。

孙易刚刚跟毛子大力士斗了一场,热血未熄,这两人一伸手,立刻就激起了孙易的凶性,身体一横狠狠地撞了过去,当场就把一个大汉撞得飞了起来,咣当一声就撞开了餐厅的大门。

孙易紧跟着冲了进去,餐桌旁,刘飞正捉着柳姐的手不知在说什么,而柳姐面孔潮红,极力闪躲却有心无力,一看就没少喝。

“干什么,滚出去!”刘飞怒声喝道,眼看着美人到手,甚至他已经想到了就在餐厅的桌子上把柳玉兰摆成十几种姿势狠狠地爽上一把,却被人撞破好事,本来已经硬挺的家伙滋溜一下就软了下去,甚至还有一种凉凉麻麻的感觉,不会是萎了吧。

孙易回身就是一脚,把跟着冲来的大汉踹得倒飞了出去,然后拍拍身上的衣服,带着一股寒气走了过来,“对不起了刘市长,公司那边有紧急要务需要柳总处理,我们就先回去了!”

面对着孙易那阴森森的双眸,哪怕是纵横政场未逢一败,号称年青官员中最具有胆气,最具有开拓力的刘飞,也忍不住双股一夹,心里冒起一股冷气来。

孙易强压着要掐巴死刘飞的念头,横身就把柳姐抱了起来,向客房的方向走去。

刘飞看着孙易把美人抱走,那张刚毅的面孔上肌肉不停地颤动着,眼中闪过森森杀机。

孙易到了客房,把柳姐安排好,这时,两名女服务员走了过来,帮着一起照顾柳姐,无论孙易怎么说,她们都不肯离开,只称这是服务的一种,看样子,是刘飞或是潘文派来盯着的。

几粒冰块放进了宽口杯子里,产自毛子国的伏特加烈酒被一口喝干,呼出一口酒气,刘飞的眼睛都微微泛红了,一半是酒意,一半是气的。

潘文抿了一口威士忌,格兰威士忌醇厚的口感让他轻轻地哼了两声,双手在圆滚滚的大肚子上拍了拍,轻叹了一口气,一脸无奈地道:“老刘,不是当兄弟的说你,就凭咱的身份地位,什么样的娘们玩不了。

那个姓柳的确实有几分姿色,别说,这三十多岁的女人还真是有味道,但是你也用不着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只要你吭一声,不管什么样的美人,保证送到你床上去,而且保证是原装货,那个姓柳的都生过孩子了吧,这种破烂货你也有兴趣,哪有破小处来得爽快!”

“你不懂!”刘飞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一口喝了一半,又加了两块冰,“女人,是需要征服的,花钱找女人,就算是处又能怎么样,免不了金钱交易的庸俗!”

“得得得!”潘文赶紧举手,“从读书那会开始我就说不过你,办事也没有你细心慎密,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不过姓柳的身边那个小子倒是挺烦人呐!明天兄弟我给你处理了他!”

“上上下下盯着我的们的眼睛很多,不要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刘飞淡淡地道。

“草,好人都当你当了,兄弟我就喜欢当坏人!”潘文哼一声道,刘飞晃着手上的杯子也没有再多言,似乎是默认了。

第二天一早,柳姐睡了一夜也醒了酒,见孙易一直都守在房间,还有两个困得已经直点头的女服务员,一脸的歉意。

孙易摇了摇头,“扯这个皮干什么,咱们回去,大不了省城的公司不要了,我就不信他还能追到林市去,咱惹不起,躲得起!”

孙易还是担心柳姐,若是他孤身一人的话,还真不怕事,但是柳姐但凡受到一点伤害,都像是在他的心里剜了一刀似的。

柳姐为了省城的分公司,费尽心力地与刘飞周旋,甚至还被占了点便宜,他都看在眼中,对冷玉的怒气也更多了几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柳姐这聪明人忽悠上贼船的。

“不能退,我一定要把省城的分公司开下去,而且还要做好它!”柳姐一脸坚毅地道,她不是为了自己,她自己当个小老板,一年几百万的收入,对于从山村里走出来的女人而言,已经足够了,这是她从前不敢想像的生活。

可是自从冷玉跟她说了实话以后,她就不再为自己拼搏了,而是为了孙易,为了那个小小的婴孩,她甚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似乎所有与孙易有关的事情,都值得她拼命做好。

柳姐轻叹了一口气,自己是中了毒,却情愿这毒中得再深一些。

房门被十分礼貌地敲响,服务员开了门,刘飞刚毅的面孔还有挺拔的身材出现在门口,一脸温和的笑意,还有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让两个漂亮的女服务员眼睛都快要闪出星星来了。

本文来自看书辋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