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3章:又是一场恶斗-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93章:又是一场恶斗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1:17Ctrl+D 收藏本站



尼露的惨叫,让台下那些围观的男性发出疯了一样的吼叫着,甚至还有一捆捆的钞票飞到台子上。 w w w .??. c o m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玩两把?”黑子向孙易扬了扬下巴道。

孙易淡笑着摇了摇头,他可没有兴趣在台上当猴耍。

黑子这回亲自上台斗了一场,他的对手在三分钟之内就被一个高踢脚踢中的脑袋昏死了过去,收获了无数的欢呼声,那些刘飞的保镖在欢呼中拥簇着孙易,当孙易反应过来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被挤到了擂台上。

黑子重重地他的肩头上拍了一巴掌,“我就知道兄弟你不会让大伙失望,放手干,让我们看看你的本事!你可别当逃兵哟,下面那些人可是会撕了你的!”

黑子怪笑着跳下了擂台,然后向暗处的组织者微微地一点头,笼子的另一侧开了,一个体形格外硕大,恨不得脑袋里都是肌肉的毛子大汉拽着胸前长长的胸毛大步而出,足足两米多高,每一步踏下去,都让这木制的擂台咚咚做响。

毛子大个一条墨绿色的军裤,紧致的弹力小背心,短短的头发梳得溜光水滑,看到孙易的时候,咧嘴一笑,一脸狰之态。

孙易的脸色一沉,扭头看向黑子,黑子笑眯眯地看着他,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手势。

在孙易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比赛开始的钟声响了起来,毛子大汉嗷嗷的怪叫着向他扑了过来,比孙易大腿还要粗的胳膊抡了起来,重重地一拳头向孙易的脑袋砸了过来。

孙易的身体一伏,上衣从身上甩了下来,一下子就罩到了这个毛子大汉的脑袋上,飞起一脚踢在他的头上,当场就把这个毛子大汉踢翻,而孙易也一个箭步窜到了笼子边上,目光森冷地看着笼子外面的黑子。

黑子的脸上还带着淡笑,看着孙易伸手扣住了两根姆指粗的铁栏杆。

孙易的脸上肌肉微微地颤抖着,目光尽是森冷的神色,让见多了血腥的黑子都是身体微微一颤。

嘎吱……

铁杆发出一声低沉的响声,竟然在孙易的巨力下向两侧弯去,这回,黑子的脸色终于变了。

孙易刚刚掰弯了铁杆,还没等钻出去的时候,身后风声响起,咣的一声,孙易整个人都撞到了铁笼子上,腰上一紧,粗壮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腰,紧紧地一勒,脚下一轻,整个人腾空而起。

毛子大汉发出一阵阵疯狂的吼叫着,手臂上更是青筋迸起,勒得孙易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黑子也长长地出了口气,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孙易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被勒断了,甚至喘不上气来,将身体紧紧地一崩,崩住了这个毛子大汉的巨力,手臂一抬,一记肘击向后打去,正打在毛子大汉的额头上。

啪的一声脆响声,手肘都有些生疼,昏沉中的毛子大汉手臂一松,孙易的身体一崩脱困而出,腰酸疼得厉害。

看着毛子大汉还在摇晃着,孙易的脸上闪过一丝凶色,身体一冲,一脚正面踹在了毛子大汉的肚子上,把他二三百斤的身体踹得飞了起来,咣的一声砸到了身后的铁笼子上。

四击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孙易的脸色更沉了,他可没有心情在这里当猴耍。

孙易转身就要走,那个毛子大汉竟然又站了起来,出奇地抗打,向孙易呜呜啦啦地吼叫着。

若是别的语言也就罢了,听不懂就算了,偏偏孙易听得懂毛子语,他竟然敢骂自己黄皮猴子。

孙易的脚下一顿,扭头盯向这个毛子大汉,毛子大汉扭扭脖子,崩着身上的肌肉,如同一只巨熊一般地向孙易大步走了过来。

孙易的身体一崩,力量爆发,迎着这个毛子大汉就走了过去,两人相距不过一米远,死死地盯着对方。

毛子大汉怒目圆睁,发出一声狂吼,再一次张着双臂向孙易紧紧地抱了过来。

孙易的曲膝一抬,毛子大汉抱紧他的时候,膝盖正顶在他的小腹上,让毛子大汉的双臂无法合拢,力量无法发挥到极致。

孙易的左手一探,曲指如爪,死死地扣住了这个毛子大汉脖子上崩起的青筋,右手握拳,重重地一拳头打在毛子大汉的左胸口。

心脏部位受到重击,心跳突然一乱,让毛子大汉的脸孔都青了。

孙易连击了三拳,每一拳头打下去,都深入这个毛子肌肉半寸,他不懂什么用力的技巧,但是力大足以弥补技巧的不足。

三拳下来,毛子大汉捂着胸口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连气都喘不上来了。

孙易一脚蹬在他的肩头上,把这个毛子大汉蹬得躺在地上,身体乱颤怎么也爬不起来。

四周欢呼声和嘘声同时响起,孙易冷冷地向四周扫视了一圈,转身就向笼门走去。

但是上锁的笼门没有要打开的意思,一名黑衣大汉冷冷地看着孙易,按着腰间的枪柄,然后向他的身后指了指。

一扭头,只见那个毛子大汉不知什么时候半跪而起,手上还握着一个小巧的注射针,针头已经深深地刺进了肌肉里头。

毛子大汉突然一抬头,双目变得血红,发出嗷的一声长啸,口水从嘴边淋漓而下。

孙易的脸色一变,这个毛子大汉的模样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他独闯毛子国,救关涫的时候,与那些不死毛子苦战,如果不是当时还有手雷等进攻型武器,只怕他都回不来了。

那些注射了药物的不死毛子最可怕的不是他们被激发出来的力量,而是他们强大的生命力,被炸碎了半个身体还能拼命地扑击。

这个毛子大汉嗷地一声就向孙易冲了过来,孙易的脚下一点向一侧滚去,咣……

毛子大汉一脑袋就撞到了铁笼子上,甚至连铁杆都被撞得变了形,额头皮破血流,他却像没事人一样,扭头,眼中闪烁着凶光,再一次向孙易扑了过来。

孙易扭身让过一拳头,脚下一蹬跳了起来,扣着毛子大汉的一条手臂就跳上了他的后背,一手勒着他的脖子,另一手死死地勒住了他的一条手臂,用了一个十字锁技意图锁住对方。

毛子大汉如同疯了一样,甚至被勒了脖子也没有太大的反应,身体一下子就窜了起来重重地向地上砸去,爬起来再向铁笼子撞去,拼命地甩动着,终于将孙易甩下了后背。

大脚飞掠着踢了过来,正踢中孙易的肚子,孙易也像皮球一样翻滚着,咣的一声撞到了铁笼子上,让整个擂台都是狠狠地一颤。

身上的骨头像是断了一样,肚子也像是烧了一把火,一张嘴,一口血吐了出来,剧痛让孙易的怒火也升腾了起来。

在这个毛子大汉扑上来,抓着他的衣服把人举过头顶的时候,孙易揪过他的一根小指头用力一扭,嘎吱一声,一根手指头断成了两截。

毛子大汉似乎没有痛觉了一样,只是手指被断用不上力,手上一松,孙易蛇一样的滑到了毛子大汉的后背上,紧紧地勒住了他的脖子,用毛子语吼道:“你如果再战斗下去,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毛子大汉混若未觉,身体一震就向后头撞去。

孙易一松手滑落了下来,一伸手拽住了他的脚踝,庞大的身体轰地一声就倒在了实木制成的擂台上。

毛子大汉已经没有了任何理智可言,孙易也没有挨打不还手的习惯,本来考虑到柳姐,他一直都没有太还手,但是对方竟然丧心病狂地动用了这种恶毒的药物。

孙易还有些奇怪,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这种药物?当初他背着关涫一路狂奔回国内,把那个装药物的箱子也带了回来交给关涫,对方真的可以神通广大到可以取用到这种禁药?

毛子大汉如同一只发了狂的野兽一样,咆哮着向孙易冲了过来,孙易的面孔也变得狰狞了起来,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在对方扑过来的时候,一记朝天蹬,正蹬在这个毛子大汉的下巴上。

毛子大汉被蹬了一个倒仰向后飞去,孙易也被对方的巨力震得连退了十几步,砰的一声撞到了铁笼子上。

后腰处微微一疼,孙易借着撞击的弹力向前一冲,一扭头,一个黑衣大汉悄悄地把一柄三棱细刺收了回去,还十分和善地向孙易微微一笑。

孙易一摸后腰,在肾脏的部位,已经渗出了鲜血,幸亏他躲得快,否则的话这一刺刺伤了肾脏,仅仅是剧痛就能让他失去反抗力了。

“看来你们这是要跟老子撕破脸了!”孙易恶狠狠地向那个汉子道。

“你身后!”那个笑眯眯的黑衣汉子指了指孙易的身后,是那个毛子大汉阴魂不散地又冲了上来。

孙易的拳头一握,眼中闪过一抹杀机,迎着那个毛子大汉就冲了过去,他的衣服被崩得紧紧的,全身的肌肉已经鼓胀到了极致,似乎下一刻就会爆炸一样。

疯狂的毛子大汉重重地一拳头打在他的肩头,孙易毫不为所动,大家都是抗打击型的,谁又怕得了谁,孙易跟着一拳头打在毛子大汉的下巴上,把他打得一个倒仰。

跟着,孙易像是变成了一具打桩机一样,拳脚每一次都施出了全力,重重地轰击在毛子大汉的身上,毛子大汉像是触了电一样,每挨上一下就是全身一颤,退后半步,嘴里也开始冒出鲜血。

本书源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