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深山别墅-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92章:深山别墅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1:11Ctrl+D 收藏本站



潘文眯着小眼睛看了看柳姐,打了个招呼递了名片,十分的客气,再回头与刘飞对视的时候,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彩,看起来很不正经。

潘文在前头引导着,将他们领向一间屋子。

孙易看到这间房屋,也不由得暗暗咂舌,这个胖子潘文还真是好大的手笔啊,因为这些房层都是用合抱粗的原木制成,没有用一块砖石,甚至连一根铁钉都没有使用,完全是用木头的楔口拼接在一起的。

直径足足有六十多公分的圆木制成的房屋,里头再烧上火,一开门就是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还透着树木特有的香气。

“不错,挺有意思!”刘飞跺了跺脚,脚下的地板可不是那种薄薄的木地板,同样是厚重的木头刮平铺设,简直就是一个木制的世界。

屋子里所有的桌椅,都是用大块的原木直接雕成,纯粹的天然气息让孙易这个山里长大的孩子都为之精神一震。

处于这山林当中,孙易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似乎这山,这林海将它们的勃勃的生机都透入到了他的身体中一样。

在潘文的关照下,很快桌子上就摆了八个小菜,个个都是山珍美味,装在白瓷盘里子透着一种精致。

在孙易看来,这个山庄别的都好,就是这菜不怎么样,山林美味本应该粗犷奔放,而不是这种故做精致的小家子气。

“来来,柳总,先喝点酒,暖暖身子,一会我们去打猎!”刘飞笑着递上了了一个小杯子,差不多有一两酒的样子。

柳姐道了谢,这点酒还放不倒她,喝点酒,吃了饭,刘飞张罗着去打猎,到了隔壁的一间木屋,里头摆着一张长条木桌,桌子上是各种枪械,从传统的五连发,双筒猎枪到装了瞄准镜的进口巴雷特来复猎枪应有尽有,不下数十种枪械。

刘飞十分熟练地挑了一杆双筒猎枪,在枪托上插上几枚硕大的红壳子弹,兜里也装上十几颗。

柳姐用过枪,用的是手枪,但是这些长枪却让她有些麻爪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孙易刚要上前帮忙,刘飞却一横身站到了柳姐的身边,与她靠得极近,伸手就把那支小口径的巴雷特来复枪取了过来,嗅着柳姐身上还带着些许寒气的幽香,眯着眼睛微笑道:“用这支吧,口径小,后座力也小,你用正合适!”

“谢谢刘市长!”柳姐稍退了半步,微笑着道谢。

刘飞帮着她把子弹压好,然后教她如何开枪,再帮她关了保险,一个生手玩枪,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幸好柳姐生性谨慎,关了保险之后一直抱着枪,枪口冲天。

刘飞的几个保镖各自挑了枪,孙易想了想,自己也挑了一支,是一支老式的M1加兰德步枪,装上瞄具,五百米内也能当狙击枪使用,不过以他的滥枪法,这种步枪到他手上还真是白瞎了。

外面,潘文已经准备好了雪地摩托车,柳姐不会骑这东西,刘飞拍拍后座,示意自己带着她。

柳姐点了点头,大大方方地坐到了后座上,毕竟有求于刘飞,总不好太过于拒人于千里之外。

孙易的心里很不爽,几乎有一种举枪崩了刘飞的冲动,但是刘飞的保镖除了有两个人跟上之外,剩下的两个都落在后面,枪口有意无意地指向孙易。

孙易轻哼了一声,启动了摩托车跟了上去,扬起一片雪粉,刘飞的几个保镖始终都跟在孙易身侧不到十米远的地方。

驾着雪地摩长车在林海中穿行着,确实有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似乎真要一头扎进这片自然圣地当中。

不过孙易不喜欢在林海中使用这种嗡嗡做响的东西,他更喜欢徒步趟雪,骑着黑瞎子也行。

刘飞的保镖已经开始向四周分散,不断地鸣枪将误闯这里或是放养在这里的动物驱赶出来,如同古代皇帝外出狩猎一般。

一会功夫,一只狍子就死在了刘飞的枪下,四周的保镖轰然叫好,柳姐却微微地叹了口气,扭头看了孙易一眼。

孙易的神情冷漠,自己能打猎,人家刘飞为什么就不能打,孙易还没有那么不讲理,但是,孙易从来都不打那些濒危动物,比如黑瞎子。

枪声中,一声狂吼,一个黑漆漆的大块头四肢着地,从林子里疯狂地冲了出来,体形硕大,身体油黑,脖子上还有一圈V形的白毛,是一头被从冬眠中惊醒的黑瞎子。

足有数百公斤重的黑瞎子发出一阵阵的怒吼着,一路狂奔向刘飞扑了过来。

刘飞将手上的猎枪一弯,叮叮两声,双筒猎枪里的弹壳被弹了出来,手上极稳,快速地装上了两发新的独头弹。

“放心,有我呢,黑熊虽然皮粗肉厚,但是这种独头弹的威力也不弱,连大象挨上一枪也受不了!今天请你吃熊肉,熊掌只怕要明天才能吃到嘴里!”看着几十米外狂吼狂奔的黑瞎子,刘飞一脸都是自信的微笑。

他当然自信,四周还有好几个保镖已经举起了枪,随时准备扣动板击,被这么多枪指着,再厉害的动物也撑不住。

孙易突然举枪,冲着那头硕大的黑瞎啪啪啪,一口气把枪里的八发子弹都打了出去,直到叮的一声弹夹弹了出来。

八发子弹有一大半都打空了,两发子弹擦着黑熊的身体飞了过去,只破了一层皮,他的枪法实在是太滥了,而且也根本就没有想要打死这头黑瞎。

八发子弹,枪声和子弹擦过身体,终于惊醒了这只暴怒中的黑熊,很明显,这头黑熊能够被枪声激怒,是因为它曾经被枪击过。

这只黑瞎一个斜刺,一头扎入莽莽林海,钻进了一堆枯草当中只有黑影闪动着。

刘飞的脸色一变,恶狠狠地扫了孙易一眼,然后一举枪,咚的一枪就向黑熊的影子射了过去,显然这一枪是打空了。

“刘市长,算了吧,黑熊能长这么大也不容易!”柳姐抱着怀里头的巴雷特来复枪幽幽地道,从这只黑瞎的身上,不由得想到了孙易家里那两头吃货,总觉得它们非常可爱。

“哈哈,没想到柳总这么有爱心,行,就放它一马,咱们有一只狍子也够吃了!”刘飞的枪口冲天,向柳姐微微一笑,尽是成熟男人特有的厚重气质,但是偶尔扫向孙易的眼神却有些冰冷。

任谁被破坏了自己要展现男人血性一面心里都会不爽,区别就是一般人不爽也就不爽了,顶多骂上几句,但是刘飞不一样,心里已经记恨上了。

又打了一圈猎,柳姐抱着枪一枪未放,刘飞却很兴致,甚至还打了一只野鸡,只是他手上的双筒猎枪威力太大了,直接就把野鸡打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鸡毛。

刘飞见柳姐兴致缺缺,又冻得直发抖,便停止了打猎,带着他们一路返回了山间别墅。

交待厨房把打来的猎物收拾一下,然后带着柳姐走向了其中的一间别墅,临进门的时候,扭头向他的那些保镖道,“我跟柳姐还有工作要谈,你们都去休息吧!”

“是!”黑子应了一声,然后看向了孙易,孙易耸了耸肩。

“走吧兄弟,这地方好玩的可多着呢,咱们当保镖的,就要保镖的血性,哥们带你去见识一下!”黑子说着,不由分说地拽着孙易就走。

柳姐也悄悄地向他点了点头,若不然的话,就凭黑子他们这些保镖还真拽不动他。

孙易也相信,刘飞就算是再大胆,也不会在这种场合下对柳姐用强,暂时还是安全的。

黑子等人指着刘飞进了另一栋更大一些木屋,木屋里热火朝天,叫骂声还有酒杯相碰的声音,细细一看,竟然还有不少名流,男男女女都有,个个疯狂无比。

在中央,还有一个用铁笼子围起来的擂台,擂台上,两个赤膊男子正凶悍地斗在一起,拳拳着肉,打得砰砰做响,不久之后,那名体形更壮的男子被一拳头打在下巴上,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顿时,一阵嘘声传来,还有漫天的纸条飞舞,这些人似乎是在赌拳。

再上来的一对对手竟然是两名女子,一个是东方面孔,一个是欧美白人,模样身段都非常不错,相信潘文也不会找来两个丑入怪在台上献丑。

这两名女子都穿着轻薄得只能遮住三点的比基尼,像两头母兽一样围着台子转了起来。

“我押杏子!”黑子把一叠钞票拍到了酒保的手上,换来一张纸条。

其余几个保镖纷纷押注,大多数都压的那个更强壮的欧美女子尼露,黑子怂勇着,孙易也押了杏子,“我还是比较相信你的眼光!”

“哈哈,你还没有搞清规则!”黑子说着眨了眨眼睛,一脸都是荡笑,“女子格斗的胜负规则是谁先把方的衣服都拽掉,然后手指头插进下面就算赢!”

孙易当时就愣住了,这些富贵人还真特么会玩啊。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两名女子已经撞到了一起。

本书源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