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0章:寻找门路-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90章:寻找门路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1: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试探着想请他帮忙牵个线,卫子国立刻拍着胸脯就应了下来,他自认看人眼光极准,这个孙易,绝不是省油的灯,今天帮他一个小忙,明天说不定就能百倍奉还呢。

卫子国顺利地联系上了一位工行的行长,豪圣在省城的贷款和帐号都设在这个银行。

这位李行长是个半秃顶,四周的头发留得比较长,十分怪异地向脑袋中间拢,勉强把头顶的秃处给遮挡住了。

卫子国敬了杯酒就退了出去,酒席上,只剩下孙易和柳姐了,在省城孙易也拉不来像样的人陪客,总不能把忙得好几天没睡觉的老耿拽来吧。

卫子国看了看孙易,孙易一直都没怎么说话,所以这位李行长只把孙易当成了秘书或是一个小经理之类的人物,连话都没有跟他多说几句,而是把注意力主要放在了柳姐的身上。

“来来柳总,坐得近一些,你也真是的,就咱们几个吃饭,还搞这么大一张桌子,说话都要大声喊!”李行长说着,油腻腻的脸上尽是笑意,不客气地挪了挪屁股,坐到了柳姐的身边的椅子上。

柳姐脸上的笑意有些不太自然,不过还是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身架,总不能因为人家坐得近些就翻脸,商场上虚与蛇尾的事情她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习惯。

“你们豪圣集团的这件事啊,也不是不能办,不过肯定是有困难的!”李行长转着手上的酒杯,然后拿过旁边的五粮液,先满满地给柳姐倒了一杯。

柳姐之前可是喝红酒的,用的就是那种大肚红酒杯,这一杯足足能装三两白酒。

“李行长……我不会喝酒的!”柳姐赶紧推辞着,此前她只喝了半杯红酒,就已经面色绯红,酒意上脸了。

“哈哈,这可不是酒,而是诚意!只要诚意到了,我相信豪圣集团的事情很快就会解决滴!”李行长扬腔扬调地道,更是目光火热地看着柳姐,那目光恨不得化成实质把她的衣领扯开一样。

柳姐端起了酒杯,一咬牙就准备喝,如果喝了这些白酒就能把豪圣集团的事情解决的话,就算是醉一场也没关系,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孙易在一旁坐着呢,有他在,自己吃不了亏,甚至……还希望自己喝醉了,在他身上吃点亏哩。

柳姐的杯子刚刚举起来,孙易一把就抢过去了,把杯一举道,“李行长,我姐确实喝不了酒,这杯我替喝了!”

说完,一仰脖,三两白酒下肚,脸不红不白的!

“哼!”对于半路跑出来个截胡的,李行长非常不满意,伸手先扰了一下自己地中海的头发,然后阴阳怪气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我喝酒!”

说完看向柳姐,把杯子一推,满满地倒了两杯,“这回可不是一杯能解决了,必须要两杯,柳总,豪圣的问题,你不会不想解决了吧!”

说着,李行长还十分猥琐地伸手在柳姐的手背上轻拍了了一下,再拍第二下的时候,柳姐已经像触电似地收回了手。

李行长的脸当时就垮了下来,十分不悦地道,“柳总,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给我李某人面子吗?”

“你的面子?”孙易冷哼了一声就站了起来,如果只是喝酒的话,只要柳姐不反对,他就没意见,毕竟这年头出来做生意,空口白牙的可没人信,大不了喝多了自己把人扛回去。

但是这了个李行长一脸色眯眯,从喝酒变成了摸手,而且眼睛还不是个好瞄,孙易早就憋着火呢,现在他不客气了,自己也不需要客气了。

“你想怎么样?”李行长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问道,这里可是汇宾楼,自己也是一行之长,就算是一般的官员见了自己也要客气几分,区区一个公司的小经理还敢跟自己乍毛。

可惜他看错了,孙易不但敢乍毛,还敢乍他的毛,一伸手就揪住了他遮挡着地中海的半长头发,十分暴力地就把他从酒桌上给拽了下来,还不等他喊出来,啪啪就是两个大耳光子。

“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简直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这事,给我一个说法!”孙易脚踩着他的肚皮冷冷地道。

“你要干什么,我可是……”

孙易的脸上尽是凶戾的神色,一伸手,把桌上的餐刀就抄了起来,“你是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大肉球,老子得给你放放肥油了,我看你是油多了糊了心窍!”

孙易说着,手上的餐刀一划,嘶啦一声就把他的衣服划破,圆滚滚的大肚子如同肉丸子一样弹了起来,油腻腻的透着一股恶心劲。

孙易手上的餐刀在他的肚皮上滑过,冰冷的刀锋让李行长的魂都要吓冒出来了,说话也带了哭腔。

“兄弟,兄弟,不忙动手,有话好说,千万不要动手!”

孙易手上的餐刀还顶在他肥硕的肚皮上,神色冰冷地看着他,“给我一个不动手的理由!老子杀了那么多人,不在乎多杀一个!”

一般人说这话就像几天不杀人就不舒服一样在吹牛,可是孙易说来,却透着浓浓的杀气,一点也不像说谎的样子。

李行长吓得打了个冷颤,赶紧道:“大兄弟,豪圣集团的事情不是我不帮忙啊,而是上头打了招呼,谁都不能动!”

“上头都打了招呼不能动,你还在这里呦五喝六,拿我们当礼拜天过是不是!”孙易手上的力道一重,刀锋切开了皮肤,滑了一个小小的血口子。

“对不起,大哥,真的对不起,是我鬼迷了心窍,可是这事是刘市长亲自下的令,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啊!”李行长都哭出来了,身居高位,呼风唤雨的,谁乐意跟亡命徒一般见识,只要能保住命,就算是让他跪下磕几个都没有问题。

孙易骂了一声,随后一挥,餐刀发出笃的一声,深深地刺进了李行长耳边的地板上,然后看向柳姐道,“你看,他根本就没什么本事,这事还得找正主!”

柳姐敲着脑门,琢磨着怎么才能跟刘市长搭上线,这事得另想办法。

孙易拉着她出了门,两人谁都没有再多看这个李行长一眼。

等他们一出门,李行长就跳了起来,连喝带骂地把卫子刚找了过来,“你看看你们汇宾楼的安保情况,我受伤了,我受伤了你知道吗,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你们这个汇宾楼也别开了!”

卫子刚永远都是一副弥勒佛的形象,胖乎乎的脸上永远都是和煦的微笑,说话也客气得很,“李行长息怒,这个宾客之间闹矛盾的事情还真不多,子刚不才,乐意居中说和一下,若是李行长真要关了我汇宾楼的话,我卫子刚现在就去打行礼卷!”

卫子刚虽然是笑眯眯说出这番话的,但是李行长却从愤怒中清醒了过来,又打了一个冷颤,这汇宾楼是什么地方,在省城绝对是排在头一号的社交场所,卫子刚只是一个经理,后头可是还有大靠山的。

别说是自己了,就算是新来的那个强势之极的刘市长,只怕也不敢说自己敢关了汇宾楼,今天自己这是怎么了,吃了耗子药迷了心窍吗。

李行长万分苦涩地吞了口口水,再也不提说法这种事情了,只是打定了主意,以后碰到豪圣集团的生意,一定要狠狠地卡卡他们的脖子,一个做生意的敢跟银行的起刺,简直就是活腻了。

李行长跟其它几大银行的头头脑脑也熟,回头一定要打个招呼,玩不死他一个生意人。

孙易从头到尾都没有把李行长放在心上,只是送着柳姐回了酒店,自己先去洗了澡,柳姐的心事很重,一直都在皱着眉头,连睡意都没有。

两人都有心事,虽然住在一个屋子里头,却都没有什么心情去考虑那点破事,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夜,第二天都起晚了。

柳姐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公司秘书打来的,说是今天上午市长要来豪圣集团视察。

柳姐的眼前大亮,昨天还琢磨着怎么才能与市长搭上话呢,今天就来视察,真是瞌睡的时候送来的枕头。

柳姐匆匆地跑去收拾了起来,孙易还有些没精神,一边洗漱着一边瞄着正在化着淡妆的柳姐。

“柳姐,你也别抱太大的希望,这个刘市长也不是什么好鸟!我看他这次纯粹是夜猫子进宅,没什么好事!”

“就算是有一分希望,也要急取一下!”柳姐用十分坚定的语气道,匆匆地收拾好了自己,就急忙地往公司里头赶。

孙易一直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这种大公司的生意自己帮不上什么忙,自己能做的就是保护好柳姐。

到了公司,安排好了公事,秘书也接到了通报,刘市长十分钟后就到豪圣集团。

门面的功夫总是要做的,让下面的人准备迎接市长,而柳姐自然要站在最前头。

孙易则在他身侧稍后的位置,远远地,一辆汉兰达闪烁着红蓝爆闪当先开道,一辆奥迪A6随后而来,最后压镇的则是一辆依维柯。

三辆车开进的豪圣集团的门前,后头的依维柯先拉开了车门,几个西装大汉戴着空气耳麦和偏光墨镜,貌似专业的安保人员护着刘飞下了车。

刘市长亲临,让柳姐看到了希望,但是当她看到护在刘飞身周的几个大汉时,脸色就是一变。

“怎么了?”孙易问道。

“那个最高最黑的,就是当初把我从市局带走的人!”柳姐低声道。

孙易微微一皱眉头,不应该是军情的人吗?怎么可能在刘飞的身边,这事越来越透着一股诡异劲来。

刘飞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黑子,心中也是微微一震,事情倒是出了纰漏,这个姓柳的女人应该是见过黑子的。

远远地,柳姐就伸手过来与刘飞握了一下,刘飞捏柳姐柔若无骨的小手,心头狠狠地一荡,却仍然豪气地一笑道,“多谢柳总的盛情款待啊,按理来说我也不该摆什么架子,可是偏偏我那些下属大惊小怪,非要从别的地方给我借调了几个安保人员,看起来还挺像回事的!”

刘飞的话里话外把事情推了出去,暗示自己并不认识黑子,柳姐也稍松了一口气,带着知性的微笑,把刘飞请进了公司里头。

刘飞视察了豪圣集团,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至于这意见什么样,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中午就在豪圣集团吃的饭,刘飞谢绝的酒宴,只吃食堂,正好有机会与柳姐面对面。

柳姐几次都想问问关于豪圣集团被冻结的款项和暂时封停的项目,可惜健谈的刘市长根本就没有给她机会,只是不停地了解着豪圣集团的公司运作情况。

正当柳姐准备咬咬牙,接着话茬直接转过话题的时候,刘飞已经吃完了饭,用餐巾轻轻地在嘴角处抹了两下笑着道,“对了,马上就周末了,我的一个朋友在山里开了一个猎场,北方的冬季正是打猎的好季节,柳总也不要总是扑在工作上嘛,要适当地休闲一下。

这样吧,这个周末我派人来接你,然后一起去猎场转转,就当是休闲了,咱们可以一边休闲一边谈工作嘛!”

“那就多谢刘市长的盛情邀请了!”柳姐有些勉强地道,不过心中也升起了一些希望,或许这件事还真的有转机呢。

刘市长淡笑着又一次与柳姐握了手,然后在安保人的护送下出了公司上车离去,据说是去视察刚刚封察的华青集团。

“这个刘市长怎么看都不是个好鸟,周末我陪你一起去!”孙易看着离去的车队有些阴沉地道。

“嗯,不过你的脾气收一收,不要总是打打杀杀的!”柳姐道。

“我心里有数!”孙易点了点头道,不过回头还是给京城的关涫打了个电话,想从侧面了解一下刘飞。

可惜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圈子的,关涫一直都是在情报口,对地方政务官员并不熟悉,不过还是给孙易推荐了一个人,还是孙易的熟人安琪。

安琪能够在在央调查组任职,显然对地方事务比较熟悉,可惜就是人不太靠谱。

看书罓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