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9章:柳姐上任-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89章:柳姐上任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0:57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却一把揪着他的头发把他从地上揪了起来,“苦劳?你还有苦劳?你怎么不说你跟华青帮勾结,压低补偿款,逼死一家三口的事呢?那个小孩子才三岁,活生生地被埋在废墟里头!”

“不关我的事情,是龙浩天他们搞出来的!”尹平拼命地为自己辩解着。

“是吗?杀鸡吓猴的言论可是你提出来的,背后坑冷玉一把也是你说的,别说我冤枉你,我没那个兴趣,视频和语音资料已经在省城警方的手上了!”孙易冷冷地道。

冷玉摆了摆手,“把他交给省城警方吧!柳姐,省城那里,你帮我盯着一些!”冷玉说完,心灰意冷地进了卧室,一会功夫换了一套衣服出来,昏过去的保姆这时也醒了过来,屋子里血腥味重,还有一个受了伤的尹平,吓得说不出话来。

“柳姐,帮我照看一下平安,我送梅姨去医院!”冷玉淡淡地道,她的脖子上还有清晰的淤痕。

“噢,好,好!”柳姐有些慌乱地点了点头,赶紧进了卧室,小小的婴孩现在睡得正香呢。

孙易探头看了一眼,心里颇不是滋味,又缩了回来,一把将尹平拎了起来,“得,我去省城,他在这里脏了地面,对了,你的地毯该换了!”

“不必了,回头直接换一套房子吧!”冷玉的眼中闪过一抹厌恶的神色,然后扶着还昏沉沉的保姆出了门。

孙易像拖死狗一样的拖着尹平跟着一起出了门,一起坐电梯下楼的时候,孙易与冷玉相顾无言,两人的眼神都复杂无比,至于两个看客,一个还半昏着,一个已经被吓得失去了人生目标,目光散乱,根本就没有心情去关注他们。

“你……”

“你……”

孙易和冷玉半句话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孙易伸了伸手,“你先说!”

“嗯,谢谢你!”冷玉犹豫了好一会才道。

还不等孙易说出一句苦涩的客气话,电梯就已经到了楼下,两人出了门,各奔一辆车,二人再度会面,却以沉默和客气分开。

孙易把尹平向车里一扔,不紧不慢地开着车,烟也是抽了一支又一支,旁边的尹平抱着一只残手,在冷风中吹了一阵子总算是缓过神来了,脸上哀求之色地道:“求你了,开快一点吧,我的手……”

“你还想保住你的手?”孙易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扔雪堆里,死了都不会有人发现?”

尹平被孙易冰冷的目光吓得打了个寒颤,他相信,孙易绝对能干出这种事来,不敢再开口,只是努力地把断手使劲地向断臂上按,希望这样能够救自己的手一把。

孙易冷哼了一声,用了三个多小时才开到了省城,却没有去医院,他没有兴趣给尹平治伤,而是先给老耿打了个电话,让他派人把尹平带回去。

尹平在豪圣集团省城分公司属于关键人物,把尹平带回来,再加上之前的证据,绝对可以把豪圣集团给弄回来,刘飞想吞了豪圣,可没有那么容易。

由于是大案,老耿顾不上休息,大半夜的带了人把尹平接走,被警察接走,对于尹平来说就像过了年一样,再不救治,他的手就真的保不住了。

老耿赶紧带人把尹平送到了医院,至于这伤是怎么来的,尹平绝口不提,孙易也没打算说,老耿更加不会问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尹平也不想自己的身上再多一个罪名。

只不过到了医院,医生只是检查了一下就摇头,可以直接切掉了,根本就没有救治的必要。

尹平又闹腾了一阵子,医生没有办法了,把片子一摆指点了起来,那只半断掉的右手断血已经超过了五个小时,一般来说,六个小时之内都有救治的可能,特别是北方的冬天又冷,低温之下这个时候还能稍延长一些。

但是尹平那只断手被破坏得太严重了,就像医生所说那样,断掉之后似乎又被卡车给压了一遍,表皮没有破损,但是内部肌肉组织还有筋腱骨头都出现了严重的损伤,强行接回去非但救不回这只手,还有可能引发败血症。

现在摆在尹平的面前就两条路,要么截肢,下半辈子用左手,要么强行缝合,在出现了败血症的征兆时再截一遍,下半辈子还是用左手。

最后还是老耿强行签了字,把右手给截掉了,这样只用几天时间就可以提审了,双方都省时省力。

在省城找了一家宾馆住下,第二天一大早才给关涫打了个电话道谢,他也打定了主意,如果关涫狮子大开口的话,自己还可以出点血,把家里的药材再分她一部分。

不过关涫只是淡淡地说让他去京城的时候请她吃个饭就好了,现在她已经调离了原岗位,不在其位不谋其证,关于新式紧实应用的药物也停止了研究,毕竟这其中涉及到了数家背景深厚的医药公司,有很大的利益纠葛。

孙易也长出了一口气,还真怕她会狮子大开口呢,刚刚放下电话,苏子墨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今天就走。

“嗯,怎么这么快?”孙易一愣。

苏子墨叹了口气,“那边的东方石油已经组建完成,工作人员需要到岗,所以我只能提前调离了!”

“行,你什么时候走?我给你送行,我在省城呢,今天也能赶回去!”孙易道。

“怕是来不及了,已经订好了林市的机票,还有一个小时就起飞了!”苏子墨的声音中还有着淡淡的,掩不住的愁虑。

孙易的心头也是一紧,苏子墨这一走,怕是就不会再回来了,而他们之间怪异的关系,只怕也要就此中止了。

哪怕此前已经打过了预防针,但是真到了这一天,心头仍然是酸酸的,涩涩的。

甚至他都不能亲自去送一送,省城离林市足有二百多公里,一个小时根本就赶不回去。

两个人隔着电话,听着彼此的呼吸声,谁都没有开口,苏子墨更不敢开口,她的心头酸涩得很,怕自己一开口就要哭出来。

“跟陆青说几句吧!”苏子墨说着把电话递给了一旁的陆青。

陆青仍然是冷冷的,淡淡的,但是眼中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复杂光芒,接过了电话,十分干脆利索地道,“孙易,以后自己保重,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们打电话!”

说完,陆青直接就挂断了电话,然后还给了苏子墨。

苏子墨的眉头一挑,“就不再多说几句?”

“早都知道有这一天了,索性干脆一点,又不是再无相见之日,现在交通这么方便,坐飞机一天能跑个来回,那么矫情干什么!”

“好你个陆青,竟然说我矫情!”苏子墨被陆青的话说得心头微微一松,跟她开起了玩笑。

孙易看着电话深深地叹了口气,收起了电话,出了宾馆,依在车门边,吹着北方凛冽的寒风,看着自己呼出的一团团雾气,突然有了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似乎前方一片迷茫,不知该往哪走。

找了个修配厂,把车子一扔让对方好好修着,对于这种车子,厂主也不敢怠慢,发誓一定要好好修理,绝不会让孙易失望,更不会让许哥失望,这地方还是许星给介绍的呢。

孙易刚要走,突然看到一辆黑色的,但是看起来很眼熟的车子,细细地打量了几眼笑了,这不是北京吉普吗,外形一模一样,只不过喷的是全黑的漆,看起来上档次了很多。

“易哥也喜欢这车?那你就先开着,这车是经过我们改装的,绝对是男人才开的好车!”老板拍着胸脯道。

“行,那就借我开几天!”孙易笑着道,接过了车钥匙。

内饰都是经过高手改装的,看起来十分舒服,竟然还有电子导航之类的先进电子系统,坐椅也十分舒服,半包围的结构让人有一种坐沙发般的感觉。

吉普车四轮驱动,动力强劲,不过再强劲的动力,在城市里也跑不起来。

孙易开着这辆吉普车先转了一圈,觉得没什么意思,把许星拽出来喝酒,他也没打算再走,要不了几天柳姐就会到省城来接手豪圣分公司。

自从他与冷玉的关系破裂之后,已经很少关注豪圣的事情了,但是现在柳姐要来接手,他不能不管,上次一个不小心就差点有了牢狱之灾,正值多事之秋,自己不在身边也不放心。

孙易的心情不爽,许星可就爽坏了,被孙易抓着灌了好一通酒,喝得他当场就钻桌子底下去了。

两天之后,柳姐终于到省城来上任了,她虽然没有管理大公司的经验,好歹也曾经跟随孙易做过大工程,再加上有最专业的秘书帮助,短时间之内就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

但是柳姐面临的最大问题仍然是资金问题,省城地产开发,前期光买地和征地补偿,就足足数亿的投资,让整个公司的资金链都面临断裂了。

本来也不难,地皮抵压银行贷款,或是图纸一出来就开始卖房子,中间可操作的手段多了去了,资金很快就可以回笼,可现在偏偏遇到了这么一码子事,工地还有银行的款子都被冻结了,案子没有结束之前,谁都动不了。

柳姐现在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这么下去,连发工资都难了,现在施不了工,最紧张的就是把银行冻结的资金搞定。

别说是柳姐了,就算是孙易都是两眼一抹黑,他在省城认识的人很少,这方面老耿也帮不上什么忙,毕竟不是一个系统的。

而许星只是地头蛇,还没有多高的地位。

这点事也不好麻烦安琪和关涫她们,孙易只能自己想办法,不过办法还真被他想到了,汇宾楼的卫子国卫胖子可还记得他呢,这个大胖子号称省城第一人精,头头面面都熟得很。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