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铁锅炖大鹅-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85章:铁锅炖大鹅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0:39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领着白市长和刘秘书在村子里又转了一圈,又把村民入股野菜厂的事情说了一下,有一位大市长给把把关,简直是求不来的好事。

本来白市长还皱着眉头,但是听到孙易已经请了专业的律师来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才点了点对,“嗯,你这个选择是对的,无论是做生意也好,还是搞政治也好,最忌讳的就是得意忘形被人抓住小尾巴。

如果你只是集资,肯定就是一个把柄,将来有人要收拾你,只要抓住了这点做文章,你连翻身都做不到,之前已经有了这样的案例,不过你现在把一切都做到法框架里,就算是找出问题,也不会多严重,不过我有些好奇,按你来说,野菜厂的收益很不错,村民一旦入股的话,受损的可是你啊!”

孙易笑了笑,站在村外的大路上,看着村中升起了炊烟,随着时代的变迁,已显破败的小村中,少了年青的活力,但是在他带动下,又多了几分中年的沉稳。

留守在这里的,已经少有年青人,多是没有闯劲的中年人,还有不乐意外出的老年人,他们是吃苦受累的一代,孙易觉得,能用自己的能力帮助他们一把,带动一把,也不妄自己在这小村童年淘气,少年横行。

孙易没有过多的解释,这种乡土之情,真要是嘴上说出来就显得矫情了,还不如顺其自然。

白千山看着孙易脸上那种温和的笑意,毫无一点大杀四方,压得四方道上大哥不敢乱动的戾气,那是一种只有深居山村的人才有的温和与淡定,白千山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走吧,下午这顿给你做点好吃的,刘秘书打回来的兔子咱们干掉,我再弄一只大鹅,咱们做个铁锅靠大鹅!”

说起抓兔子这事,刘秘书都有些脸红,自己抓个屁兔子,分明就是被一只大兔生拉硬拽地扯到了大野地里头吹了一阵子寒风,然后被一只狗硬生生的往手里塞了两只肥兔子,差点没把他冻死。

孙易到黄老叔家拎了一只个头最大最肥的大鹅,黄老叔家养家了几十只大鹅,年年仅仅是鹅蛋都不少赚,而且春种秋收再加上夏跑山的,托孙易的福,赚得更多。

孙易拎只大鹅他说啥也不肯要钱,孙易硬是把一百块拍到了他的手上,孙易从来都不占这种小便宜,也不会携恩图报。

很快大鹅就炖到了大锅里头,两只兔子也收拾了出来。

大鹅炖上半个小时的时候,把今秋的土豆削了皮,掰成小块放到锅里接着炖。

大鹅在农家算是一种很奇怪的存在,它长着毛有翅膀,按理来说应该算家禽,但是在乡下,没有人把大鹅当家禽看,因为块头大,被称为大牲口,跟牛马猪属于同一个级别的。

但是说它是牲口,它又不能像一般的牲口那样看活,不过却能像狗一样看家,凶悍的大鹅甚至连黄鼠狼狐狸这种小野兽都不敢招惹。

群起而攻之的话,大鹅甚至能跟狗或是狼斗上一斗。

大鹅的肉质也与禽类不一样,口感更像是牛肉或是羊肉,偏偏肉质还细,介于兽类与禽类之间。

铁锅靠大鹅最关键就在于一个靠(火字旁)字上,饭店里怎么做的孙易不清楚,但是在他这里,最后收汤,肉香与土豆绵香出来之后,就要立刻开努翻炒,借着最后的武火进行收汤,直到锅里已经出来的嫩嫩的焦黄才停火出菜。

都是肉菜,太荤了,孙易又弄了个醋溜白菜,再弄一个萝卜皮蘸酱菜就一起端上了桌。

别看仅仅是四个菜,但是一个炖大鹅在乡村,就属于仅次于年节的杀猪菜了,属于顶门面的硬菜,谁家也不会闲着没事杀大鹅解馋,无它,鹅蛋的经济价值是鸡蛋的数倍,就算是在家里养的牲口家禽当中,也是有地位高低的。

这一顿饭吃得白千山相当的满意,吃了饭喝点茶水,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这才准备起身告辞,孙易执意挽留在家住,这是乡村人的热情,但是白市长显然住不惯农居,由刘秘书开车回了林市。

看到白千山走了,白云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她还真怕自己的老爹一声令下把自己带回去,她还没住够呢。

白市长一走,白云立刻就欢实了起来,跟柳双双琢磨着怎么才能把最后一步的事给办了。

就在她们研究的时候,柳姐也在收拾东西,已经过完年了,她也帮着冷玉请了一个很不错的保姆,自己总不能一直这么陪着冷玉,而且她还要准备正月十月的货品,几个公司还有官方都下了不少福利订单。

她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剩下就是向冷玉告辞了,却总有一种抹不开面子的感觉,好像是自己把人家抛弃了一样。

保姆刚刚哄了孩子睡下,从卧室里一出来,就看到了柳姐已经准备好的东西,不由得微微一愣,“柳啊,你这是要走啊!”

“是啊,公司还有些事情,冷总呢?睡了吗?”柳姐微有些尴尬地道。

“孩子刚睡,冷总还没睡呢,我去叫她!”保姆赶紧去叫冷玉。

冷玉已坐完了月子,还亏得柳姐有经验,侍候得很到位,但是性格清冷的冷玉却很难在脸上表现出感激之情,不过在与柳姐面对的时候,多少已经有了一些暖意。

“柳姐,你要走?”

“是啊,现在保姆也请好了,公司还有些事!”柳姐有些为难,更有些尴尬,总觉得是自己把人家给抛弃了一样,特别抹不开面子。

冷玉没有说什么,只是帮她又整理了一下东西,把自己的几套化妆品塞了进去,又塞进去一支纯正的拉斐红酒。

“先不忙走,我们聊聊!”冷玉似乎是下定了很大的绝心,拉着柳姐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保姆很专业,也很识趣,进了厨房去熬粥。

柳姐喝茶,冷玉看了看咖啡豆,最终还是放弃了,只喝了白开水,一口一口地抿着,足足喝了三杯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柳姐也算是在商场里打过滚的人,这点眼色还是有的,伸手将她手上的水杯按下,“冷总,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说?”

“是!”冷玉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当中。

柳姐也不好再问,只是抿着手上的红茶慢慢地等着,两人相顾无言,保姆的粥都熬好了,可是两人仍然没有开口。

终于,还是冷玉打破了双方的平静,十分突兀地道:“柳姐,你是不是十分好奇,这个孩子,倒底是谁的?”

柳姐一愣,脑海里转过无数的念头,最终还是一摇头,“不不不,我一点也不好奇,只是……我们曾经有过合作,我觉得你的人非常不错……”

柳姐的话还没有说完,冷玉就是一摆手道:“我知道你很好奇,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孩子,是……是……孙易的!”

柳姐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得老大,然后使劲地摇起了头,说话的声音都颤了起来,别人不知道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孙易很早就说过,他从来都没有打过实弹,一直都是空枪的。

“冷总,我想这其中有些误会,嗯……我记得孙易曾经说过,他……他好像……”

“我知道,他很难让女人受孕!”冷玉接过了话头道。

听冷玉这么一说,柳姐的脸上也显出了几分好奇之色,却不好再往深里问,生怕触了什么禁忌。

“你应该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我曾经去了一趟上海,那里有一家医院,在人工授精方面,做得非常不错……”

柳姐的眼角差点瞪裂了,竟然……竟然还有这种事情,这一段时间接触下来,她了解冷玉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她说这事八成就是真的。

柳姐的心头各种念想百转千回,差点让她的大脑宕机,怪不得,怪不得这孩子越长越跟孙易有几分相似,特别是那眉头眼睛还有嘴角,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她早就有怀疑了,只是一直都不敢确认而已。

“那……那你打算……就这么一直瞒着他?”柳姐忍不住问道,她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冷玉不跟孙易直说,哪怕做个亲子鉴定呢。

柳姐现在的心里头,各种滋味掺杂在一起,有欢喜,孙易有后,有了一个儿子,却又有些酸涩,还有羡慕,恨不得此时把自己跟冷玉调换过来才好。

冷玉只是转着手上的水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那眼中,尽是一些淡淡的忧郁,“我现在处于风口浪尖,我不想把他也牵扯进来,柳姐,能再帮我最后一个忙吗?”

“你说!”柳姐十分坚定地道,她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并不仅仅是因为一份交情而照顾冷玉了,更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亲切感。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倒下了,帮我照顾他,照顾这个孩子,现在还没有起名字呢!”冷玉淡淡地道。

“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是我解决不了,孙易也能!”柳姐用十分肯定的语气道。

看书罓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