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杀鸡用牛刀-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84章:杀鸡用牛刀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0:35Ctrl+D 收藏本站



白市长说着,斜着眼睛瞄了白云一眼,白云还愣愣地与他对视着,父女俩对视了好一会,白云仍然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白云,走,陪我出去走走!”柳双双虽说反应比白云慢,但是今天却快了一步。

白云一愣总算是明白了过来,一甩手把柳双双甩开,“干什么呀,有什么事还得私底下说啊!”

孙易轻咳了两声,“白云,你这是关心则乱!”

孙易的话若是平时,白云肯定能听出来是什么意思,不过今天脑子好像有些短路了,怎么也转不过弯来。

“唉,是工作上的事情,小云,都说农村笨鸡炖蘑菇好吃,你去村里帮我买一只收拾好,晚上我回去的时候带回去,我吃了顿好的,你妈还饿着呢!”

白千山把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白云要是再听不懂就傻了,原来不是因为自己啊,小脸难得地一红,扭头就跑,柳双双也赶紧跟了上去。

直到她们都走了,刘秘书又给他们的茶杯里继上水,想出门又不敢,外头俩黑瞎子,还有两条看起来很凶的狗,自己这小身板实在是不够喂的。

“小白!”孙易喊了一声。

狗窝里立刻就窜出一条黑影来,自己推门钻了进来,把刘秘书差点吓到炉灶里头去。

“带他出去转转,给他抓只兔子或是野鸡玩!”孙易一指刘秘书道。

一点白发出一声轻轻的哼声,然后走了过去,一口咬住了刘秘书的衣袖就向外拽,眼神中尽是鄙视的意思,除了孙易,和有限的几个女人,它从来都不给任何人好脸色看。

面无人色的刘秘书几乎是被一点白拖出去的,出了门的刘秘书吓得坐到了地上,结果被一点白咬着衣袖在地上拖着就出了门,它可没有心情像孙易说的那样陪人家玩,小小白接替了一点白的位置,往门口一趴当起了门神。

“你家的狗还真聪明!”白千山赞叹道,然后有些担忧地道:“不会咬人吧!”

“我不让咬,它就不会咬!”孙易笑道,然后十分痛快地道:“白市长您有事就直说,这样绕来绕去的可就没意思了!”

白千山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向前微微地一倾身子道:“那我就说正事了,是这样的,上次你送给我的药,让我的老领导几天病就好了……”

“怎么?他还想要点当补品?我可告诉你,我手上的药虽然能治病,可是不能当补品用,会死人的!”孙易一脸正色地道。

“当然,当然!”白千山搓着手尴尬地笑道,那位老领导还真有点这个意思,但是现在也只能打消了,上层路线虽然好走,毕竟属于投机路线,一个不好就会翻船。

“其实吧,是我一位老领导的朋友,退休的一位老干部,如今重病不起,医生束手无策,不知怎么的就听说了我那位老领导的事情,所以……就上门求药了,都是多年的老朋友,老战友,也不好拒绝,你看……”白千山有些更不好意思了。

京城那地方,很难有什么真正的秘密,当初白千山那位副部级的老领导病重,虽然封锁的消息,但是上头心里头也清楚得很,只是多给了一些时间罢了,谁成想,奇迹一般地好了,活蹦乱跳的,一场大病之后,好像比从前更加健康了,着实惊呆了不少人。

孙易有些头疼地挠了挠脑袋,他还真不乐意干这种向上头献药的事情,白千山老领导的朋友,怎么也得是省部级的大领导,这种大领导事多着呢。

“京城那么多的好医院,还有那么多的大国手,哪用得着我来丢人献眼啊!我到现在连奇经八脉都分不清楚呢!”孙易撇撇嘴道。

“听人事,尽天命吧!”白千山仍然在坚持着。

“可是我得知道是什么病啊!”孙易叫道。

白千山犹豫了起来,大领导得病,可不像一般人,一般病历都是保密的,冒然打听不但失礼,还会触发一些对领导的保护机制。

“我打个电话问问吧!”白千山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拿出电话就拔了出去,低声询问了起来,孙易对这事也不好奇,去厨房烧水。

刚把水烧上,白云就风风火火地闯进了厨房,伸手抄起菜刀就跑,孙易一把拽住了她,“你拿刀要干啥!”

“杀鸡啊!在六婶子家逮了一只老母鸡,还有一只大公鸡!”白云扬了扬菜刀道。

“我还以为你要砍人呢,小心点!”孙易道。

“好哩!”白云说完拎着菜刀就跑了出去。

孙易烧了水回来,见柳双双和白云正蹲在院子里研究着,一只肥硕的老母鸡,还有一只色彩斑斓的大公鸡被绑了爪子和翅膀蹲在院子里头扑楞着。

柳双双好歹在农村呆过,知道怎么杀鸡,抓着鸡冠向后一拽,把脖子弯成弓形,然后拔了脖子上的毛,一横刀割了血管放血就行了,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但是对于小女孩来说有些残忍,对于柳双双她们应该不算什么问题,都是用枪打过人,用刀砍过人的,应该有点狠色。

孙易和白千山这会也忘了正事,探着脖子隔窗看着两姑娘在杀鸡。

柳双双拎着锋利的菜刀比划了好一会也没有割下去,愤怒或是惊惧的时候对敢伤害自己爱人的残徒下手是一回事,宰杀一只毫无反抗之力的鸡又是一回事。

柳双双比划了半天,终于让白云怒了起来,伸手在刀背上一拍,锋利的刀锋划过柳双双按住的那只老母鸡的脖子。

鲜血立刻就喷了出来,老母鸡也剧烈地挣扎了起来,在鲜血飞洒间,柳双双惊呼一声松了手。

孙易暗叫一声不好,果然,已经解开了绑绳的老母鸡扑愣着跳了起来,脖子上还喷着血,但是脚下飞快,洒着一溜鲜血,然后一溜烟地向门外飞奔而去。

白云和柳双双都看傻了,脖子都快割断了,竟然还能跑?

孙易看着慌乱中追去的两个姑娘忍不住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其实鸡的生命力是很强的,孙易小时候杀鸡也干过这种事,一把没抓住,割了脖子的鸡洒着鲜血一路奔出村外,在大路边上才追上。

白千山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正在大笑间,只见一直趴在门口处的小小白爬了起来,一直走到那只大公鸡的跟前,前爪一拍,把大公鸡牢牢地按在地上,然后嘴上叼起了菜刀,狗头向下一按。

菜刀划过鸡脖子,鲜血喷洒,小小白就这么叼着刀按着公鸡,直到它不再挣扎,才吐了刀,慢悠悠地走回门口趴下。

正大笑中的白千山看到这一幕,笑声都变了调,一口口水呛住了自己,差点没背过气去。

“这……这是狗?”

“应该是吧!”孙易捏着下巴道,小小白好像比它爹同龄的时候更聪明一些,聪明得有些过头,看起来像娇孽了。

“你家怎么处处都显得怪怪的!”白千山摆了摆头道。

“我怎么知道!”孙易摊了摊手,脑海中闪过一条身布七星,长须及尾的那条咬过自己的小鱼。

“还是说药的事情吧!”孙易赶紧把话题岔开。

“噢,对,说药,那位老领导感冒了,高烧不退已经十多天了,用了所有的手段都不好使,已经开始入院抢救了!”白千山说道。

信息十分模糊,但是孙易也没有在意,只是琢磨着家里的药材,龙须草,振魂还阳,火龙角通窍行气,这两样搭配起来应该就能管用了。

恰好这两样药材还不缺,孙易去后园子挖了一缕龙须草,又切了半块火龙角回来,当着白千山的面搅成了药粉,往一块一混,形成了青红混杂的药粉。

随便找了一张白纸一包递给了白千山,“还是老样子,冲水喝,第一次少喝点,然后看情况给量吧,这两种药材都比较温和,就算是喝多了也不怕!”

“完了?”白千山一愣。

“啊,完了,你还想要啥?”孙易也是一愣。

“一次那种白色的液体效果就很不错啊!”

“没了!”孙易一摊手道,“那种药材太稀少了,我只有那么一点,那东西在山里属于珍惜物种!”

孙易在这里耍了一个小心眼,药材的效用被更多的证明,为了不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最好的办法还是推到山里头去,省得有人打自家园子的主意。

“你就知足吧,这都是杀鸡用牛刀呢,也就是白市长亲来,要是换个人来的话,我只拿一半的量,一半的药材!”孙易道。

白千山有些不情愿地收下,小心地放好,再看院子里,两姑娘已经开始给两只鸡拔毛了,只是,哪有这么直接拽毛的?

还是孙易出手,烧好的热水一浇,趁热一拽,鸡毛全部被拽了下去,再开了膛取了内脏,鸡心鸡胗留下,其余的全都扔掉了,处理好了放到外头不到十分钟就冻得梆梆硬,袋子里一装,后备箱里一塞就搞定了。

等收拾完了,刘秘书也回来了,两只手上各拎着一只兔子,只是看他两股颤颤的样子,怕是没少被一点白吓唬。

本文来自看书王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