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2章:死而复活-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82章:死而复活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0:27Ctrl+D 收藏本站



赵恒听了小君的话,淡淡地一笑,“虽然我跟孙易没有太多的交往,但是我能够看得出来,那个男人,绝不是一个甘心受控制的人,除了他的女人,没有人可以影响他,控制他,刘飞,在他的眼中,不过就是一个当官的!”

赵恒说着把杯举到了唇边,然后轻轻地喝了一口,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淡淡的草木香气,还有淡淡的甜意,竟然是非常不错的饮料。

“记着接下来的步骤,能活着,谁又想死呢!”赵恒喃喃地自语着,把杯里的水都喝了个精光,然后又去厨房把杯子刷了好几遍放回原位,静静地坐到了沙发上看着电视。

赵恒的目光变得迷离且凌散了起来,小君大惊,赶紧上前,赵恒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微弱,脸色也越来越白,体温也开始下降,那张秀美的小脸上,尽是小濒死的凄美。

“姐,姐!”小君摇晃着赵恒的身体。

赵恒的声音细若蚊呓,“原来……原来这就是死亡……我……我看……看到……了……”

赵恒的声音彻底消失了,气息也完全消失,甚至连心跳都停止了。

小君大惊,虽然此前已有说明,可是一个大活人突然就这么没气了,任谁都要惊慌起来。

小君赶紧拿起电话打了急救,因为身份比较特殊,再加上春节时分,街道上几乎没有车了,谈不上堵车,救护车五分钟之内就赶了过来,把人拉往省医院。

到了医院就开始抢救,各种手段都用上了,但是仪器上仍然是一条直线,从医学上讲,人已彻底死了。

“不行,绝对不会死,上呼吸机,重症监护!”小君如同疯了一般地吼道,甚至不惜拿出电话调动社会关系进行施压。

虎死架不倒,面子还是有几分用处的,既然小君一力要求,那就只能送到重症监护室,再挂上呼吸机,甚至连吊瓶都不必挂了,因为根本就打不进任何东西,只是浪费罢了。

只坚持了一天,小君就放弃了,因为再坚持下去,尸体就要开始腐烂了,连追悼会都没法开了。

无奈之下,只得在殡仪馆举行追悼会,赵恒的名声响亮,曾经出入各种上流场所,但是人一死,茶立刻就凉了,因为华青帮洗白的事情,更是得罪了不少道上的人士,连华青帮原本的老兄弟都没有几个前来的,官方的那些有交情者,连个花圈都没有人送。

一代大姐头,一代传奇恒姐,死的时候却是如此凄凉,只有她最忠心的秘书小君跟着跑前跑后,还有几个不知哪冒出来的大汉还在跟着,小君心情不爽,更是懒得理会他们。

被入殓师打扮过的赵恒如同还活着一样,容光艳丽,静静地躺在棺椁里,准备送往火葬厂走她人生最后一段。

“可惜了,倒是个挺漂亮的娘们,怎么就突发心脏病死了呢,好歹再坚持一段时间啊,到时候黑哥你爽头一把,我们也跟着喝口汤啊,嘿嘿,道上的大姐,搞起来肯定爽!”

“可不是,你看看这人,死了还这么漂亮,搞得老子现在都想上去弄几下了!”另一个汉子贱笑着道。

“呸,一具艳尸你也要搞,就怕尸气攻心!”那个格外粗壮的黑大个笑骂道,一行人抱着肩膀远远看着小君在忙碌着。

甚至在小君去与工作人员接洽的时候,黑大个还派人过去十分不礼貌地伸手在赵恒的尸体上摸了几下,没有脉搏,尸体冰冷,这些见惯了死人的汉子自然能分得出什么是真死,什么是装死。

很快,赵恒的棺椁就被抬到了专门的车子上,送往火葬厂,黑子等人仍然一路跟着,看他们凶神恶煞的模样,那些工作人员也不敢来赶人。

火葬厂可以进,但是炼尸炉的地方却不是随意进的,黑子却不管那些,强行把工作人员推开,小君上来理论,哪怕她的身体不错,也被三个汉子硬生生地挤到了墙角,还被占了不少便宜,亏得冬天穿得多腰带扎得紧,要不然的话手指头都探进去了。

黑子强行闯进了炼尸房,专门的托盘已经被送进了焚尸炉中,高温火焰从两侧喷涌着,尸体怪异地蜷缩着,就算是再美的人,被烧成焦炭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炼尸工用专门的勾子探进炉子里,需要把人翻动几下,烧得透一些,这也是力气活。

一个一米七的高挑女子,在火焰之下,被烧得只剩下不到两尺,在高温之下化做一堆灰白色的骨灰,由于使了钱,有了关系,骨灰被烧得很透,只需要再凉一凉,家属就可以把人装进骨灰盒里头了。

黑子亲眼看着赵恒被烧成了骨灰,也长松了一口气,人死了,老大的布局也好走了许多。

只是他忘了,他只是错了过中间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赵恒被送进炉子里,到火焰升起这段时间他并没有看到,他看到的时候,人已经被烧得焦黑了,能认出来才有鬼了。

在炼尸房的隔壁,孙易打开了一手上的一个小塑料管,撬开赵恒的小嘴,把里头的乳白色液体轻轻地倒进去两滴,然后把人扔在脏兮兮的,工人用来休息的小床上就不管了。

这年头有钱什么事都有人敢干,出价二十万,两个焚尸工才不在乎烧的是谁,反正手续齐全,拿钱办事就好。

黑子心满意足地带人退了出去,而孙易就守在小工房里静静地等着,小君随后也来了,只是衣服头发乱得很,却顾不自己,只是紧紧地盯着赵恒,不时地警惕地看着孙易。

“别那么看我,这种方法我也是头一次用,能不能活过来,运气也很重要的懂不!”孙易道。

“如果大姐醒不过来,我就杀了你!”小君一脸杀气地道。

孙易有些奇怪地捏着下巴道,“你只是她的秘书吧,干嘛这么忠心?”

小君抬头看着黑漆漆的房顶,像是回忆一般地轻呓着,“我是恒姐从孤儿院里带出来的,那年,恒姐十五岁,我才十岁,孤儿院……哈哈,也就那么回事,没人疼没有爱,可是恒姐给了我所有的温暖,至少,让我活得像个人!”

孙易默然不语,这不亚于救命之恩,甚至比救命之恩的情份还要大。

两个人,还有一个不死不活的人,就这么在焚尸房里干坐着,想到这里不知烧过多少死人,哪怕是胆大包天的孙易也觉得一阵阵的发冷,噢,不是发冷,是天气本来就冷。

赵恒的身体微微泛红,体温已经升上来了,也有了一些缓缓的气息,半个小时之后,终于睁开眼睛,眼中尽是迷茫的神色。

看着傻呆呆的赵恒,孙易的心里一颤,不会是傻了吧?

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赵恒的瞳孔微微地收缩着,眼珠也转动了起来,渐渐地变得灵活了起来。

赵恒扭过头,看着小君轻轻一笑,然后伸手在她的头发上摸了几下,再看看孙易,脸上多了一些笑容,“死亡,就是这样?我似乎看到了一些十分奇妙的东西!”

孙易一摊手,“谁知道呢,反正我是没这么单独使用过,你是头一个!”

“我倒是成了你的小白鼠!”

“至少保住一命不是吗,从现在起,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赵恒这个人了,你打算怎么办?”孙易问道。

“五年前,我通过关系,办了一个新的身份,这个身份也该启用了,我打算去旅行,这些年一直都在拼,从来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我一直想驾着一艘帆船环游世界呢!要不要同行?”

“算了吧,我还是喜欢我现在老婆热炕头的好日子,先祝你成功,还有,万一身份泄漏了,千万别供出我来!”孙易说着起身拍拍屁股就要走,已经初二了,再耽搁下去,这个年就要过年了。

家里还有绝色美人独守空帏等着自己回去安慰呢,谁有功夫跟她磨牙。

赵恒叫了一声等等,然后从小君那里拿过一个U盘来,“这里是豪圣集团与华青帮联手的一些证据,而且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一个人,就是尹平,如果运用得好的话,只要牺牲一个人就可以保下豪圣集团!”

孙易撇撇嘴接了过来,暗叫了一声女人真小气,如果今天赵恒活不过来的话,这东西还真不一定能给自己呢,就算是现在给自己有啥用,自己又不打算插手豪圣集团的事情。

“你们两个慢慢走,小心别被发现了,我得回家了,对了,我要先换衣服,再用柳枝水洗个澡,在殡仪馆,火葬厂转了快两天,粘了一身的晦气!”

“你这么狂暴的男人,什么样的晦气才敢找你的麻烦,就算是真有鬼,也要被你炸了下酒!”

“哈哈,果然是恒姐,知道别人乐意听什么话!”孙易哈哈地笑了几声,也不再停留,摆摆手转身就走。

省城最豪华的洗浴,孙易带了新买的衣服一头扎了进去,直接就点了最贵的套餐。

哪怕是大过年的,仍然有人喜欢娱乐,有需求自然就有供给,一个豪华单间,两个最漂亮的技师帮孙易洗个澡,嗯,也只是洗澡而已,那种事情孙易没啥兴趣,还是自家的女人好,不用套套在外头胡搞太容易招事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