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又到杀猪年-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80章:又到杀猪年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0:18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是别人提议的话,乡亲们还要琢磨一下子,生怕卷款跑掉,但是孙易不一样,他以自己的仁义和厚道被村民们无条件地信任,再说了,都知道孙易有钱,看不上家家户户那几万块。

但是把这些钱集中起来,也足有上千万了,足以把野菜厂的规模再扩大几倍了,产出也会翻倍,最终的分红肯定也没有问题。

如此一来,孙易虽然赚得少了,却有了另一次资源,那就是团结的人力,打下一个好名声,再运作一下,在身上挂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之类的头衔,一般人想动自己都要琢磨一下。

还好现在只是一个提议,要等到年后才会正式商议,不过各家各户心里也都活泛了起来,琢磨着家里能拿出多少闲钱来。

孙易现在琢磨着让谁来管这一摊子事,一般人肯定是不成的,似乎梦岚和罗丹都行啊。

这可不是任人唯亲,如果真要请职业的也能请来,杨经理给搭个桥,请个不错的经理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乡亲们信不过啊,自家的钱投进去交给一个陌生人管理,万一拿钱跑了怎么办?

所以无论是梦岚还是罗丹,都是大家伙熟悉的人,从小看着长大的,品性都了解,所以村民看人,首重的还是熟悉与品行,能力反倒不重要了。

这事得回去商量一下,不过最后一家的猪肉还要吃,哪怕早就腻也要吃,因为是跟孙家关系最好的六婶子家。

到了六婶子家就不能像在别家那样只要坐下来吃就行了,还要主动下手帮忙。

孙易的力气大,二百多斤重的猪揪着耳朵拽着腿就扔到了破门板上。

都说杀猪一样的嚎叫,这猪嚎叫起来还真不好听,一把杀猪刀磨得闪亮,今天杀猪主刀就是孙易。

熊大和熊二在六婶子里外钻动着,也没人管,一会功夫,这两熊就把装馒头的笸箩给端了起来,坐在那里啃馒头看热闹,硕大的身子不时地还会绊到里里外外帮忙的人。

忙碌的人踢上几脚,两头黑瞎子挪挪屁股,叼着馒头伸长了脖子看热闹,直到孙易一刀从猪脖子下捅入,准确的捅破了心脏,鲜血喷涌着流进了早就准备好的大铜盆里头。

猪叫声也由高到低,最后全没了动静,两头黑瞎子也被吓得一哆索,此前光顾着吃肉了,没见过杀猪,这刀子像是捅到了它们脖子上一样。

吓得这两头熊飞快地往外头跑,把六婶子家的大门都给挤坏了,但是当猪肉下锅,涌起香气的时候,又贼头贼脑地钻了回来,这两个家伙最喜欢吃的就是猪肉酸菜汤了。

猪血用筷子不停地搅动,把血筋搅出来,然后加入葱花、姜末,盐还有五香粉等调料,灌到早就洗好的小肠里头,放到酸菜锅里一煮,不时地用针刺上几个小洞免得胀开,香喷喷的血肠就做好了。

虽然家家都是这么做的,但是六婶子做血肠一向都是一把好手,做出来的血肠凝而不散又不失鲜嫩。

煮好的血肠先捞出两根来送到孙易家去留着这两天下酒,然后把不好意思前往的梦岚和柳双双也拽了过去,吃顿饭而又,也不怕多两双筷子。

在六婶子家喝酒一直喝到半夜才被放了回去,以孙易的酒量也喝得迷迷糊糊的,回家向炕头上一躺呼呼地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时候好像有在脱衣服,孙易翻了个身接着睡觉,已经喝醉了,只想睡觉。

夜半时分,白云在被窝里头鬼鬼祟祟地摸着柳双双,一直摸到了要害处,柳双双抵不过她,一根纤细的手指头就探了进去。

“咦?怎么还在?你就没有……”

柳双双缩在被窝里头低声道,“没有啊,他喝多了,我弄了好一会也起不来呢!”

“你这个笨蛋啊,白让我把两位姐姐引走了,就算是那东西起不来,但是半硬不硬总还是有的吧!直接往里头塞呀!”

“不行,塞不进去的,而且,好疼!”柳双双委屈地道。

“唉,也是,你个小妮子紧得很呢,我看看,明天早上他肯定起得很晚,我早上再把两位姐姐引走,然后你再试试,男人那地方早上肯定都是硬挺的!”白云信心十足地道,最后在柳双双的身上又摸了两把,“放心,有你白姐姐在,保证让你爽到!”

“嗯!”柳双双应了一声,然后眼睛瞪得老大,一点睡意也没有。

天还没有亮呢,柳双双就开始推白云,白云睡得晚,再加上天冷,被窝里暖和,哼哼着也不乐意动弹,直到天蒙蒙亮,主卧室有了动静,白云才不情不愿地爬起来,一掀被子先打了一个冷颤。

北方的冬天,最舒服的地方就是被窝了,如果可能的话,谁都不想钻出来。

白云把昨天晚上就捂到被窝里的衣服拽出来穿好,然后溜了出去,等了一会,打了一个手势。

白云跟两位姐姐套着近乎,然后让她们领着自己去镇上买年货,眼秋着就要过年了,就算是再不缺,也要买几副春联,买点糖果之类的东西。

本来只要去一个人就行了,但是白云非要把两人都拽着,以东西多拿不过来为借口,开着孙易那辆Q7一溜烟地向镇子上行去。

等车子走了,柳双双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探头看了看主卧室,孙易在炕头处裹着被子睡得正香,只穿着睡衣的柳双双悄悄地钻了进来。

心跳得厉害,脸也红得厉害,紧张得连口水都无法吞咽了。

悄悄地掀开被窝,孙易壮硕的身体紧崩着,只穿着一条四角裤,被子一掀,孙易迷糊地哼了一声,翻了个身,伸手一摸,果然是硬硬的。

窗口有动静,把柳双双吓了一大跳,一扭头的时候,却见一只硕大的狗头,还有两个熊脑袋支愣在窗前。

一点白跟柳双双很小,在它还小的时候就跟柳双双一块玩了,自然不会坏了好处,柳双双比划了两下,一点白就把熊大和熊二全都赶走,然后……它接着扒窗子。

柳双双主动和孙易主动完全就是两回事,小姑娘根本就没什么经验,此前也只是手手口口的,现在要进正题的,却怎么也弄不好,最主要是疼得厉害。

柳双双折腾了好一阵子也没有折腾明白,反倒是又疼又紧张,出了一身的汗。

这时一点白发出了低低的呜吼声,还有小小白凶悍的叫声,把柳双双吓了一跳,身上的汗都收了,见孙易一翻身,赶紧跳下炕头钻回了自己的屋子,不停地揉着痛处,白疼了半天,连正题都没有进入。

孙易在狗叫还有人吼声中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四角裤一直到了膝盖处,只以为是梦岚或是罗丹折腾他了,也没当一回事,穿了衣服,忍着宿醉的头疼进了院子。

也没啥别的事,是秀水村的村长冯全大叔来给孙易送东西,是秋天跑山的时候,采到的野生猴头和木耳,并不贵重,却很稀少,这种野生菌类现在已经极其少见了。

孙易也不好推脱就收了下来,热情地邀请冯全大叔进来坐,冯全也不客气,送东西是次要的,主要是想问问年后关于野菜厂集资的事情。

这种事情本来并不合法,但是在村民来看,合不合法并不重要,只要有情在,每年能分红,比银行利息高就行了。

孙易忍着头疼跟冯全大叔谈了一会,这是一个挺系统的事情,需要三村头面人物坐在一起商量,现在马上就要过年了,一时半会也谈不出什么来,最后把日子定到了初五。

一般初五过完了,这个年也就差不多了,正月十五再吃顿元霄,这个春节就算走到了尾声,出了正月,这个春节才算是彻底过年,也让辛苦了一年的农村人好好地休息了一阵子。

冯全是一个精明而又热心肠的人,保证回到秀水村把事情办得漂亮,孙易也客气了几句,喝了会茶水,把人送走了。

孙易这会也醒了酒,把猴头和木耳在水里泡上,野猪肉炖猴头,炒木耳,再加上纯野生的原生态,是绝对的美味。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准备午饭了,取了一条子野猪肉化上,先垫了一碗粥,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家里安静了一些。

给梦岚她们打了电话,在镇上已经买齐了东西正准备往回走呢,但是没听到柳双双的声音。

到了里屋一看,柳双双正盖着被子在睡觉,小脸红扑扑,看起来有些不太正常,伸手一摸叫了一声坏了,这丫头发烧了。

本来冬天就冷,柳双双偷摸的折腾了好半天,又出了汗,再受到惊吓,一下子就被寒气入侵,当场就感冒发烧了。

这点小病用不着去医院,一般人吃药捂着被子睡上一天,再过几天就好了,在孙易家里更加没有问题了。

园子里产的药材数量很少,孙易一般还不愿意动用呢,但是对于柳双双绝不吝啬,甚至把数量最少的大地乳都用了一点。

几种药材配在一起,调到一杯温水里头,一杯水显出淡淡的乳白色,透着一股浓浓的香气,仅仅是一闻,就让人胃口大开。

孙易也发现了一件事情,自家园子里所产的药材,根本就用不着配伍之类的,数量越多,效果就越好,单独使用也有奇效,当然,勾魂芽是一个特例,单独服用的话,在七天之内,人都**的冰冷冷的如同死了一样,就连心脏都不跳动了。

一杯水喂下去,柳双双轻哼了一声,症状有了明显的减轻,孙易有把握,到了晚上,柳双双又会变得活蹦乱跳,要知道,紫苏花的种子泡水喝,在两个月内就把柳姐的恶性脑肿瘤给治好了。

看书辋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