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孤独者的狂暴-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77章:孤独者的狂暴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0:5Ctrl+D 收藏本站



在山野里,如果遇到了猪群,猎人可以围捕,收获颇丰,可如果遇到了这种成年孤猪,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调头走人,祈求这大家伙千万别犯愣。

野猪喜欢在松树上蹭痒痒,喜欢在泥塘里打滚,久而久之,身上就披上了一层由树脂、烂泥混合而成的盔甲。

这盔甲可以有效地防止蚊虫的叮咬,更可以挡住其它野兽的扑咬,甚至连步枪子弹都能挡得住,威力不下于一般的防弹衣。

而且孤猪易怒,一旦决定打这种猎物,一定要一枪毙命,否则的话这东西发起狂来,就算是最凶猛的东北虎都要远避三舍,黑瞎子也要调头逃命。

而现在,孙易胆大包天地打起了这只大野猪的主意,隔着几十米远的距离上下地打量着,寻找着它最大的弱点。

但是看看它庞大的体形,再看看身边跟着的四个女人,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如果有路志辉这个帮手在的话,他还真敢动动手,现在手上就一把军弩,一柄刺刀,对付一头大野猪有些难。

正当孙易打了退堂鼓准备后退的时候,旁边的安琪不知何时已经举起了上好了弱的军弩,信心十足地瞄向了那头大咧咧的野猪。

嗖地一声,一支手指粗的弩箭飞射了出去,准头极佳,正射向这头野猪的眼睛。

不过这野猪在这个时候一扭身,从雪下叼起一个干蘑菇来,这一箭也射偏了,正刺在野猪的脖子上。

军弩的劲道极大,二十多米的距离正是最佳的杀伤距离,十多公分的弩箭刺进了野猪的脖子里头。

孙易暗叫一声坏了,一把就抄起了旁边的柳双双和白云,快步奔了旁边的一柄大松树旁,手臂奋力一挥,把她们两个一先一后地扔到了三米多高的枝杈上。

“再往上爬,抱住树!”孙易高声叫道。

再一扭头的时候,果然,一箭没有奏效的大公猪火了,如同一辆坦克一样,顶起漫天的雪末轰隆隆地冲了过来。

五百多斤的重量,再加大公猪狂野的冲撞,力量大得惊人,两根獠牙更是绝利的武器。

“上树!”孙易恨恨地叫道。

安琪也傻了,知道自己惹了大祸,把手上的军弩一扔就向旁边的一株柳树上爬。

赵恒不愧是从社会底层流浪爬起来的,爬树不在话下,而且还十分灵巧,抱着一株光滑的柳树,出溜两下就爬起两米多高。

安琪这个大小姐哪干过这种爬树的事情,爬起两下又滑了下来,孙易托着她的屁股向上一举,跟着又托着她的双脚再一举直接就把人举了起来,坐到了两米多高的树枝上。

现在孙易再上树已经来不及了,这头发了狂的大公猪已经扑了过来,一点白和小小白毫不畏惧地扑了过来,从侧面迂回,一口就掏到了它的肋侧和屁股上。

但是这只庞大的野猪似乎没有感觉一样,仍然在狂奔着,把一点白和小小白拽得飞了起来,拉得长长的不停地抖动着。

孙易的身体一侧,躲到了树后头,发怒之后一根筋的大公猪一脑袋就撞到了柳树上,两根獠牙都刺进了树身里头,脑袋一挑,嘎崩一声就从树身上挑起大片的树皮和树干,木屑和雪粉四处乱飞。

安琪的脸都要吓白了,没想到发起狂来的大野猪竟然这么有力,足有人腰那么粗的大柳树都被它这一撞一挑震得剧烈地晃动了起来。

一声惊呼,险些被晃下树的安琪死死地抱着树枝,腿盘着树枝,双臂再紧紧地吊着,像只考拉一样,只是狼狈了一些。

只要她没掉下来,孙易也顾不上她了,因为那头大野猪已经把矛头对准了一点白和小小白。

一点白也曾经啸居山林,曾经率领过狼群征战四野,可是小小白就不行了,它才是一只半大小狗,体重不过三四十斤,被十倍于忆的大野猪顶一下,就像一个成年人踹一个小婴儿一脚似的,根本就没有抵抗能力。

小小白不大的身子高高地飞上空中,在空中翻滚了好几圈,摔了二十多米远砸进了雪坑里头,再没了动静。

孙易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小小白虽说年纪小,但是极为聪明,淘气归淘气,但是更会讨人喜欢。

大野猪又一嘴巴子拱开了一点白,一点白的锋利牙齿也把它的猪脸处咬出一条深深的血槽,受伤的大野猪更加狂暴了,啸着向孙易冲撞了过来。

不解决了这个已经陷入疯狂中的大野猪,孙易就没有办法救援小小白。

短刀一闪出现在孙易的手上,在大野猪冲过来的,侧身而过,一刀也捅进了野猪的胁侧。

刀子入皮涩感极重,只捅进去不到五公分就被挡住了,野猪向前一冲,把刀子也带走了。

孙易趁着一点白攻上的时候,低吼了一声,如同一只将要发怒的巨兽,一把将外面的大衣拽了下去,只穿着内衬的棉服,身体一崩,如同充了气一样的鼓起了来,把棉服崩得紧紧的。

刚刚坐回到树上的安琪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倒底是京城大小姐,眼界就是宽,惊呼了一声硬气功。

哪里是什么硬气功,孙易没有练过任何武术,只要学校的武术社团练过两天半吊子太极拳和长拳,现在他这身体一崩,纯是自身的肌肉力量。

孙易与这头大野猪,注定就是力量的对撞,当一个人形猛兽和一头大野猪对撞到一起的时候,让几个女人的眼前都是一花,似乎有一种神话巨人对撞般的感觉。

孙易不顾双臂发麻,一个翻身就骑到了这头野猪的身上,双腿死死地夹着它的腹似,一俯身,在一阵阵的腥骚当中,手臂勒住了这头大野猪的脖子。

身上的皮甲刀枪不入,但是仍然是一只野兽,脖子还算柔软,孙易环抱的手臂狠狠地一勒,勒个这头大野猪惨叫不止,四处狂奔。

只是越狂奔就越是气短,孙易的双臂这么狠狠地一抱,不下数百公斤的力量,双臂终于合拢了,双手握在一起,狠狠地向一侧一勒。

嘎崩……

一声脆响,大野猪的嘴里也开始不停地冒着血沫,狂奔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孙易这一下子就把大野猪的气管勒碎了,要害受损,自然小命不保。

扑通一声,大野猪摔倒在深雪当中,孙易从野猪的身上翻身而下,伸手拔出了短刀,从脖子下方重重地捅了进去,顿时鲜血狂飙,死得不能再死了。

孙易顾不上察看自己,飞奔到小小白摔倒的地方,可怜的小狗躺在雪地里头一动也不动,看到孙易来了哼哼了两声。

孙易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肋侧被猪牙划出了一条长口子,一条前腿骨折已经变了形状。

孙易把小小白抱了出来,给它接着骨头,剧痛让小小白发出一声声的惨叫,甚至是呲牙咧嘴的咆哮,却仍然让孙易帮它接着骨头。

接好了骨头上了夹板,又用药粉处理一下肋侧的伤势,小小白的命算是保住了,也不会落下残疾,这才让孙易放下心来。

这一口气一松,双臂立刻泛起一阵阵的酸软,对付一头五百多斤重的大野猪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还是要趁着没有冻实的时候开膛破肚,猪肚和苦胆留了下来,剩下的全都扔到了野地里头。

寻着骨头缝把这头大野猪进行拆分,然后放到雪地里头冻上,回去的时候用爬犁再拉回去,这一头大野猪,就把年货都准备出来了。

刚刚把肉食装到爬犁上,一声悠长的鹰唳声响了起来,空中的小萌不停地绕着圈子,看起来很焦急的样子。

一点白一个横身拦到了孙易的身前,发出一阵阵的低吼声,小小白也变得紧张了起来,三条腿点着地也爬了起来,不停的低吼着。

孙易也有一种汗毛乍竖的感觉,见柳双双要下树,赶紧一伸手吼道,“别下来,再爬高一点!”

柳双双的心头一惊,与白云对视了一眼,还是第一次见到孙易如此紧张的模样,然后十分聪明地又向树上头爬去。

安琪和赵恒都是人精那一伙的,一声不吭地接着往上爬。

孙易却不能躲,他不能丢下一点白和小小白,虽然它们只是两条狗,却把它们当做家人来看待。

孙易手握着刺刀,紧紧地盯着前方的密林处,那股让人心悸的危险感觉就来自那里。

林子里传来了稀稀簌簌的声音,跟着一个黑黄花的庞然大物若隐若现。

“豹子?”孙易一愣,但是又觉得不太对劲,自己跟豹子可是打过架的,除了灵活,在力量上自己稳胜不败,绝没有现在这种让人全身汗毛乍竖的心悸感。

终于,一个硕大的脑袋钻了出来,黑黄色的花纹在额头上形成了一个抽像派的王字,是一头虎,一头正宗的东北虎,只是看起来不是那威猛,因为它的脸颊处一条长长的伤疤让它多了几分残忍。

这头东北虎的体形丝毫不比那头野猪差,甚至还要更大上几分,这北方原野中的大猫一出场,就带着绝对王者的威压。

本书源自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