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6章:谁占便宜不一定-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76章:谁占便宜不一定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0:1Ctrl+D 收藏本站



白云乍乍呼呼的反倒是把尴尬的气氛给化解掉了,孙易自然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柳双双的第一次怎么可能在这死冷寒天的野外直接解决,可不是每个人都像白云那么奔放的。

更何况孙易极为看重柳双双,就算是真的要办,也要在一个环境优美的场所,而不是像白云那样,荒郊的一个帐蓬里就给交待了,多少也是个遗憾。

有了白云搅局,孙易赶紧带人往回走,天已经完全黑了,也该休息了。

孙易在前头走,白云拽着柳双双走在后头,也不知她是出于什么心理,一个劲地在柳双双耳边念叨着,这事就交给她了,肯定搞定。

“不过第一次可是很疼的,你受得了不?”白云问道。

“我不怕!”柳双双一脸坚定地道。

白云捂着额头,“完蛋,你这个丫头彻底陷进去了!”

柳双双难得地强势了一回,哼了一声道:“可不能让别人把便宜都占了去!”

白云一滞,脸色微红,怎么听都觉得这话含沙射影地像是在说她一样,自然觉得心虚,哪怕曾经因为酒醉他们两个当着柳双双的面都那样过。

柳双双拽着白云的手道:“我说的可不是你,是别人,我看那个叫赵恒的女人,就不像什么好人!”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咱盯紧点!”两个小女孩一下子就找到了共同的敌人,战线一下子就统一了。

孙易觉得有些头疼,有白云在里头搅局,自己的拖字诀肯定是不管用了,每到这个时候,脑海里自然而然地就浮现出了柳姐的形象来,几乎就像个魔咒一样纠缠着他。

赵恒和安琪白天累坏了,睡得也比较早,缩在厚实的睡袋里,把脑袋都捂住了,帐蓬里的也淡不过多温暖。

把火堆又加了一把火,白云跟安琪睡,凭她彪悍的性格应该吃不了什么亏,就算是吃亏,也说不上是谁亏。

而孙易和柳双双跟赵恒一个帐蓬,军用帐蓬比较大,只是睡觉还显得宽敞。

终究还是因为太累了,柳双双先睡了,孙易压着火气也睡了过去,冬天的夜晚很长,山林里的夜也谈不上寂静。

寒冷的冬风吹过树枝,发出呜呜的怪啸声,侧耳细听的话,还能听到树木内部因为过度寒冷被冻得炸裂的声音,孙易早就习惯了,白云和柳双双也常来,自然也习惯了,睡得正香。

直到一阵阵的浓香冲进了鼻子里,是鱼香味,挑开帐蓬一看,孙易已经架起了火堆,两个锅里正在冒着浓浓的热气,浓浓的鱼香气就是从那两个锅里飘出来的。

昨天钓上来的那条大胖头鱼孙易起早就给炖上了,新鲜的纯野生大鱼,味道鲜美,不必太多的佐料,一把大料,一块姜去腥就足够了。

鱼身子用来红烧,收汤之后鱼肉鲜美,但是怎么也不如那锅奶白色的鱼头汤来得诱人。

红烧鱼肉那个锅里汤已经收到露出鱼身子的时候,把带来的馒头一切两半,均匀地铺在锅里头,满满地铺上一层,馒头吸收了鱼肉的汤汁,也变得鲜美了起来。

大鱼刺少好挑,鱼肉鲜美,鱼头汤更是鲜到了极处,鱼头上的肉更是滑嫩之极,一锅鱼肉,一大锅的鱼汤,还有七八个大馒头,一顿早饭就一扫而空,锅里剩下的一点汤都被用馒头蹭得干净,连刷锅都省了。

这回安琪和赵恒都有了经验和教训,再也不说什么节食保持身材的话了,寒冷的山里头,容不得她们这种城市娇气病,一不小心,真的会死人的。

吃过了饭,天色大亮,太阳也升了起来,今天比昨天还要冷,太阳挂在天边,似乎都被寒气冻得凝住,不再散热,而冰冷的寒气。

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呼出了热气在身前形成一片片的白雾,只是一会功夫,帽子上的毛就挂满了寒霜,几个女人的睫毛都很长,长长的睫毛上都挂满了冰霜。

山里从来都不缺吃的,午饭的时候,是一点白逮来的两只兔子,煮了一大锅兔肉汤,晚上的时候,他已经进入深山了,野物也多了起来,一只三十多斤重的狍子被下了锅,仍然是一点白的功劳。

晚饭基本没怎么动他们带来的粮食,只吃狍子肉,狍子肉的肉质比较粗,需要久炖才行,半生不熟的时候,给一点白和小小白捞出两块来,这可是人家的猎肉,不能全进了自己的嘴。

第三天的时候,才算是完全进入了深山当中,一只黑瞎子与他们擦身而过,柳双双还要上去打个招呼,被孙易给拦住了,可不是每个野物都像家里那两头吃货那么友善的。

小萌已经在空中开始鸣叫了,一点白在地面上奔跑着,一鹰一狗合作发现了一个硕大的猎物,只是这猎物难免会让人有些头疼。

一头野猪,一头超大个的野猪,大公猪的獠牙足足有近一尺长,跟象牙一样泛着迷人的光泽。

体形硕大得如一辆小坦克似的野猪正用坚硬的獠牙挑起地面上的浮雪,寻找着被封在雪下的茵类,草根,甚至还从雪下叼出一只野鸡来,三两口就吃了个干净,野猪可是杂食性动物,可不是只吃素的。

这么大一头野,体重怕是要达到五百斤了,甚至比家养的大猪都要再大上一倍,就连孙易都被吓了一跳,更别提安琪等人了,就连赵恒这种见多识广,在生死线上游走过的女人都被吓了一跳。

说来也是,道上混顶多是被乱刀砍刀,幸运的被一枪崩掉,但是没有人愿意成为一只野兽的粪便。

这头大公猪抬头看了孙易他们一眼,只是哼哼了几声,没有一丁点惊慌的样子,反而是那双小小的猪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甚至还有凶戾的兽性。

这头野猪的身上还有不少伤痕,在肋侧的伤痕格外显眼,似乎皮肉都被某种野兽扯下去好几斤,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好汉子。

这么大的一头野猪可把他们给吓到了,但是一点白仍然毫无畏惧,低伏着就要扑上去,却被孙易给按住了。

体形这么大的一头大公猪,一点白就算是再悍勇也未必是对手,人们一直都认为山中最厉害的野兽是东北虎无疑,其实不然,真正的森林王者,是这些重型坦克,也就是孤猪。

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