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小金人演技-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72章:小金人演技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9:43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管这东西叫万能神药,能治伤外,能内服治内伤,就算是没毛病,冲上水喝下去,也能起到提神醒脑,强壮体力的功效,甚至在那方面也有不错的功效,只是没那么立杆见影罢了。

孙易拿出来的肯定都是好东西,路志辉也不客气,冲到了水壶里跟孟惠分掉了,这玩意补身子可比红牛管用多了。

还不等两眼发亮的路志辉开口,孙易就是一摆手,“等你们走的时候,我私人赠送两包,只有两小包,我家的产量也不大,上回被关涫弄去了一半到现在还没恢复呢!”

路志辉嘿嘿地坏笑了一声,走了近了,用肩头顶顶孙易道:“关宁那个妹子,除了性子暴了点,可是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啊!”

“嗯,这点我不否认!”孙易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相貌还在其次,特别是她的身材,弹性十足,虽不如一般女性那般柔嫩,却也如同母兽一般强壮,别有一番冲击力。

“她拿了你那么多好处,你就没说把她……啊哈哈,那丫头早该有人收拾她了!”

“我真怀疑你还是不是关宁的好兄弟了,连人家的亲妹妹你都坑,我可干不出这种畜牲事来!”孙易说道,一脸都是耻于与之为伍的样子。

“啊呀,你还在我面前充起大瓣蒜了哈!”路志辉大笑着追了上去。

或许今年的打猎是最没意思的一件事了,雪没有下太厚,山中也没有太多的雪景可看,而且,路志辉两口子来山里根本就不是为了打猎的,就是为了那种事。

而孙易这边,因为苏子墨就要调走了,虽说还有几个月,可是他们都知道,不可能天天见面的,也就抓紧了时间做最后的温存。

一头不算太大的野猪,孙易一个人竟然没有搞定,反而被野猪给拱翻了,强壮如孙易也顶不住这种程度的夜夜索取,手脚都软了,还好有一点白帮忙,冲算是放翻了这头野猪。

回程的时候又打了一只,留了猪肚猪心,剩下的内脏全部抛掉了,哪怕如此,连皮带骨也足有六百多斤,有了这些累赘,回程的速度更慢了。

回了村子里头,先给路志辉分了一部分猪肉,自家也留了一些,剩下的都被分割送给了乡亲。

小村的户数不多,最多的时候有一百多户,而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城镇化的加快,小村里只有不到三十户,连骨带肉的,每家都能分上好几斤呢。

六婶子家没要猪肉,只抱回去一个大猪头,六叔做猪脸很有一手,索性把另一个猪头也送了过去,做好了酱猪脸自己去蹭着吃两顿就好。

路志辉回程的时候,是孟惠开的车,路志辉这条大汉哪怕有孙易给的药材顶着也是嘴唇青白,反倒是孟惠,度过了初期的不适之后,反倒是每天都跟刚刚出浴一样,小脸都红扑扑的。

要不怎么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呢,这种事说不上谁吃亏谁占便宜。

罗丹和梦岚又陪了孙易一阵子,也就回去各忙各的去了,她们还有自己的事业要干呢,之前只是担心孙易会出问题。

家里一下子就清静了下来,其实也没有静到哪去,天气越冷,两头黑瞎子反倒越欢实,而且蹬鼻子上脸,仓房不住了,竟然开始往屋子里挤了,它们可知道哪暖和了,被孙易赶出去之后,竟然跑六婶子家睡了一夜。

两头吃货在村子里简直就是如鱼得水,而且也知道眼色,知道谁家欢迎自己,谁家不喜欢自己,比如老杜家,它们就从来都不蹬门。

两头吃货十分黑皮地过起了吃百家饭,睡百家屋的欢乐日子。

天气一天天的冷了,孙易也没闲着,从后林子里拽回来不少枯死的木头剁成小段留着烧火,山区的乡村,很少烧煤,就算是烧木头都是挑顺溜的好劈的来烧,当然,这些年封山育林以后就很少这么干了。

其实木头疖子更加耐烧,就是不太好劈,孙易力气大倒不在乎。

孙易现在过得小日子别提多安稳了,偶尔梦岚或是罗丹回来看看他,小别胜新婚。

终于,他的好日子被终结了,白云拎着一个小行礼箱杀了过来,柳双双停留在林市陪母亲,要过几天才来呢。

“哈哈,老娘我终于杀回来了,快快快,可憋死我了,黄瓜虽好,也不如你的真家伙!”柳双双扔了行礼箱就向孙易扑了过来。

孙易一个劲地给她使着眼色,当她看到罗丹巧笑嫣然地从门口走出来的时候,吓得一吐舌头,然后礼节性地跟孙易抱了一下,然后向罗丹问好。

罗丹瞪了孙易一眼,赶紧把一身寒气的白云迎进了屋子里,又倒了杯热水,然后向孙易为难地道:“六婶子约我去帮她家包粘豆包,中午可能要在她家吃饭了……”

“没事,你去吧,这丫头不安稳,在屋里暖和一会要带她去后山转转!”孙易笑着道。

“小心点,现在天冷了,别冻坏了!”罗丹又叮嘱了几句,披了大衣向六婶子家行去。

看着罗丹出了门,白云还趴在窗口看着,有些担心地道,“她会不会杀个回马枪?”

“不会!”孙易十分肯定地道。

“那还等什么,我下了车特意找家酒店洗了澡呢,我太想念你给我亲那地方的感觉了!”白云说着,心急火燎地拽着孙易的衣服。

白云的年纪不大,但是性子却极为狂野,是孙易认识的女人当中最狂野的一个,几乎是用狂暴的动作拽着孙易的衣服,嘎崩一声,直接就把孙易裤子的前襟给拽得裂出好大一个口子来。

孙易被白云的狂野勾得也犯了野性,两人像是两头撕咬的野兽一样翻滚在一起,也不知道是白云太兴奋,还是孙易也想狂暴一点,折腾了足足近两个小时才算完事。

当然,在持久上,孙易还没有那么变态,光前戏就持续了近一半的时候,白云似乎对各种狂野的前戏有着变态般的嗜好。

梦岚和罗丹是换着班回来的,总不会让孙易独家空房,总有一个女人照顾,至于白云,就是一个咋咋乎乎吃白食的,倒是跟两头黑瞎子关系日渐亲密。

白云似乎很有一种阴暗的心理,当着罗丹或是梦岚的面规规矩矩,不跃雷池一步,姐姐叫得亲热,小礼物也送得大方,让二女对她非常喜欢。

也不知是她们故做不知,还是真的不知道。

梦岚去村东的六婶子家取已经做好的熟猪脸,这是六婶子早就应好的,按着惯例,肯定要被六婶子拽着聊上个把小时。

白云借机跟孙易又胡天胡地起来,两人正在翻滚着,外头的大门一下子响了,白云探头一看,叫了一声不好,梦岚竟然回来了,还不到半个小时,两人才刚刚进入正题,正在疯狂冲撞中呢。

“快快,你快穿衣服!”白云倒也机灵,让孙易穿衣服,她自己则把被子一拽,滋溜一下溜进了被窝里头,一伸手,白嫩的手臂探了出来,把扔在边上的小内内给拽了进去,小脸还红扑扑的。

孙易三下五除二把衣服套上,冬天的衣服本来就多,等梦岚快要进屋的时候,孙易还没来得及穿外套呢。

索性也不穿了,拎着衣服就跑到了主卧室,把衣服向边上一扔,然后翻开柜子找衣服。

梦岚带着寒气进了屋,把猪脸肉向厨房一放,进屋见孙易正在翻衣服不由得道:“衣服不是昨天才换的吗?”

“噢,刚刚被熊二蹭脏了,我换一件!”孙易十分心虚地道,目光游离,不敢与梦岚对视。

梦岚摇了摇头,“这两个家伙也太调皮了!”

嘴上说道,利落地帮孙易找出了一套衣服递给他,嘴上还说着,“白云呢?又跑出去玩了?”

“呃……在里屋睡觉呢,好像有点感冒了,刚给她喝了火龙角的药水!”孙易道。

“严不严重?”梦岚说着推门就进了里屋,孙易赶紧跟了上去。

白云还真是一个演戏的好手,装做有些虚弱的样子,紧紧地捂着被子,坚决不肯掀开被子,只说冷,其实她什么都没穿,而且还湿着,刚刚还胡天胡地的,还残存着味道呢,这会都捂在了厚实的被子里头。

“有点发烧!”梦岚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

“没事,睡一觉就好了!”白云笑着道,哪是什么发烧,分明是刚刚剧烈运动之后身体有些发热而已。

孙易在后头直竖大姆指头,简直就是能拿小金人的神演技,被初病时的微微虚弱和无力感演得出神入化。

梦岚是一个十分心善的女子,去厨房煮了姜汤给白云喝,白云趁这个机会赶紧把睡衣套上了,还借着短暂的时机逗了孙易两把。

一会功夫姜汤就端了过来,白云喝了一口就直咧嘴,孙易抽了抽鼻子,也闻到了一股辛辣的味道。

梦岚带着知性女人特有的温和微笑道:“噢,我用的是一块老姜,量也放得多了一些,自然会有些辣味,不过对驱寒发汗很有好处,多喝一点,睡一觉就好了!”

本书源自看书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