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1章:浴雪而战-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71章:浴雪而战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9:39Ctrl+D 收藏本站



“哈哈,好矫情的一只雀鹰,就是你这鹰小了点!”路志辉指着孙易哈哈大笑。

“啊呀,这个就是小萌了吧,好萌啊!”苏子墨乐呵呵地伸手要摸,但是这雀鹰可不比一点白懂事,一探头一嘴就啄了过去,还没有触到苏子墨就被孙易捏着勾勾嘴给拽了回来。

“哈哈,把它炖了!”苏子墨笑着叫道。

小萌傲气得很,一扭头,爪子一蹬就飞上了空中,不停地转着圈子,远远地一头扎了下去,再回来的时候,爪子下还吊着一只硕大的老鼠,像是扔炸弹一样远远地向苏子墨砸了过来。

孙易赶紧把这死耗子挡开,笑着向苏子墨道:“这家伙心眼小着呢,你看,炸弹都来了!”

苏子墨气得干睁眼,谁叫人家会飞,就算是她能支使动一点白和小小白,也抓不住这个会飞的。

还好,小萌没有再祸害苏子墨,只是远远地空中飞行着,偶尔落下来,也只落在孙易的肩头,现在的小萌也就对孙易才会有这种半推半就的亲热,就连对梦岚她们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初冬的雪很讨人厌,处于一种半化不化的样子,粘性很大,走起路来粘得一脚都是,而且北大河还没有封冻,只有浅水平缓处稍冻了那么一小层,河水流淌的时候,还在升腾着浓浓的水气。

在这河边上,气温都比别的地方高上那么一两度。

这样的河水是没办法趟过去的,就连孙易也不敢,下了水真要是抽了筋可是会要命的。

幸好去年扎的筏子还在,孙易凭着自己的力气硬是把筏子撑到对岸,然后系好的绳子,路志辉等人分批乘着筏子渡了河。

再行一段的时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本来还能再走一段呢,路志辉就张罗着要扎营了,看他猴急的样子谁不知道怎么回事,气得脸红的孟惠瞪了他好几眼。

找了一处背风的地方,把帐蓬支好,刚刚扎好帐蓬,孙易正想找老路一起去打猎呢,却发现帐蓬里头的动静都不对劲了,隐隐还能听到孟惠的挣扎声,这货竟然如此迫不及待了。

孙易呸了一口,一扭头看到了正拖着干木柴从不远处林子里走出来的苏子墨和陆青,伸手把她们招呼了过来,然后三人一起听墙根,然后哧哧地暗笑。

这路志辉倒是蛮猛的,就连办这种事都有一种冲锋陷阵的感觉。

正听得起劲呢,一只微凉的小手钻进了孙易的衣服里,直握已经坚挺的家伙,然后挑衅似地挑了挑眉毛。

“不回帐蓬?”孙易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苏子墨坏笑着道。

“谁怕谁呀!”孙易立刻就是一翻身开始迎战,一旁的陆青撇了撇嘴,刚要走就被孙易给拽了回来!

老路都快要解决战斗了才发现有些不太对劲,就在他的帐蓬外头,动静都变了,薄薄的一层防水布料挡得住冷风,却挡不住声音,隔着一层布料,竟然别有一种刺激的感觉。

等到老路出来,孙易这边也收拾好的时候再次会面,路志辉先向孙易竖了一根大姆指,孙易也是一脸的得意洋洋,倒是孟惠呸了他们一口,而苏子墨和陆青由跟孟惠进了一个帐蓬,也不知嘀咕些什么。

“一会把火点起来,再烧点水啊!”孙易招呼了一声,然后带着路志辉向林子里走,一点白也跟去了,小小白个头虽小,却足够凶悍,留下来看家。

现在孙易可算是鸟枪换炮了,不但有开路的,天上还有眼线,打起猎来都变得容易了起来,一会功夫就猎了两只野鸡,三只野兔,再加上一些采来的干蘑菇,这一顿就算是有了着落。

这里还没有深入深山,所以猎物也比较少,还是以常见的野鸡和兔子,路志辉看到一只一尺多长的大耗子的时候,还想打只耗子尝尝,结果考虑到几个女人的接受程度还是算了吧。

这个季节还没有完全冷下来,兔子的皮毛质量也不好,直接就扔掉了,去年孙易猎来的兔子做成的大衣今年就可以穿了,其质量丝毫不比那些人工养殖的貂皮獭皮差。

吃过了饭,路志辉又张罗着早点休息,这货就不是来打猎的,纯是别有所图,他忙活着,孙易也没有闲着,在自己的帐蓬里折腾着,他以一敌二,要比路志辉还要累。

苏子墨今天表现得格外狂野,自己都累得香汗淋漓仍然不肯放过孙易,几乎是逆推一般地强行索取,让孙易压力山大。

一直折腾到筋疲力尽,苏子墨还钻进了早就准备好的睡袋里头,只露着脑袋,看着正在收拾狼藉的孙易,脸上显出几分忧色来,“你知道吗,我明年就要调走了,可能春节以后就要调走!”

“嗯?调哪去?你才任职不到两年啊!”孙易道。

苏子墨苦笑了起来,“我就是下来镀金的,而且成果还非常不错,提前调走也在情理之中!”

“调到哪去?”孙易问道。

“我很想在基层,但是……这事由不得我,我的能力已经展现出来的,所以可能会调到国企去任职,石油系统改制,成立了一个东方石油公司!”

“啊?两大油全倒了?”孙易一愣。

“哪有的事,只是改制,权利一部分要收归东方石油,东方石油主营的就是在中东一带投资石油产业,总之这里头权利倾扎得厉害,我调过去也是各方搏弈的结果!”

“你一下子就从一个小镇长跳到老总的位子上,这步子有点大吧!”孙易笑道。

苏子墨切了一声,“你开什么玩笑,东方石油老总的位子相当于正部级大员,再过三十年我还有可能坐那个位子,我去就是当一个协调员,协调方方面面的矛盾!”

“唉,那我只能祝你前途远大了!”孙易轻叹了口气道,又有两个女人要离开自己了,但是苏子墨和陆青与别人不同,她们之间更加纯粹一些,而且是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最后的结果。

“你想想混个公务员玩玩,如果想的话,等我进了东方石油以后,把你安排进去,可以公款旅游的,而且还是阿拉伯风情!”苏子墨咯咯地笑了起来,主动挑破了沉闷的气氛。

“我的根就在这里,我发现了一件事,只要我离开村子,肯定会竖敌无数,而且每次必受伤,只有在这个小村里,我才能得到安宁,这里是我的地盘,只要在这里,千军万马杀上来,我都有胆气挑战一下!”

“大好男儿,窝在这么一个小村子里头,你窝不窝囊!”苏子墨哼了一声道,对自己的好意对方没有领受而感到恼火。

孙易摇了摇头,“人各有志吧,再说了,我现在什么都不缺,要钱有钱要房有房要车有车,在女人我还有好几个,你说说,我还有啥奋斗的理由!”

孙易的话让苏子墨微微一愣,或许正是孙易这种懂得知足的人才会为人从容,正应了一句话,叫做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场面上的人就算是再强硬,也难免有人求人弯腰的时候,但是在孙易的身上,似乎从来都没有看到过。

或许,这才是她在寂寞的时候选择孙易的原因,别看苏大小姐狂野得如同身经百战,实际上眼光高着呢,想当她的朋(炮)友可没有那么容易。

错开了这个话题,放开胸怀又嬉闹了一阵子,听着初冬里的风声还有山林的啸吼声,孙易搂着两个极品妹子沉沉地睡了过去,门外有一点白和它儿子守着,根本就不用有任何担心。

折腾得也累了,再加上又回归山林,不用担心谁半夜拎枪来袭击自己,孙易睡得很沉,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向身边一摸,两个女子都已经不在了,他已经闻到了浓浓的粥香,还有一阵阵的大呼小叫声。

穿好了衣服出门,只见苏子墨正在雪地里头撒着欢,定睛一看才发现,她在追着一只兔子,兔子似乎受了伤,跑得不快,苏子墨一个前扑,将这只兔子按住。

一点白似乎有些不屑地扭过头来,不忍心看到这悲惨的一幕,悲惨的不是兔子,而是苏子墨,或许在一点白的眼中,苏子墨已经笨到姥姥家去,连抓只兔子难,然后它一抬爪子抽了狗儿子的脑袋一下,把小小白抽得直哼哼。

耳边响起了破空声,稍稍一侧头,小萌扇动着翅膀落在了孙易的肩头,看得它精神的模样,肯定是吃饱了。

早饭就是浓粥,还有一点白逮来的两只兔子做成的兔肉汤,勤快的孟惠起得早,把粥和兔肉汤都熬得浓浓的,然后坐在火边烤着火逗着小小白。

看她行动还有些不便的样子,肯定是不是为了做早饭才起得早,而是为了躲着路志辉。

路志辉打着哈欠从帐蓬里走出来,嘴唇还有些泛白,眼圈都快要青了,一看就是那啥过度。

吃了早饭还有些精神不振呢,腿软软的样子别说打猎了,能不能走山里头还是两回事。

孙易想了想,取出了一个小包,这小小的药包可是特制的,里头包含了孙易家发现的所有药材,特别是一味勾魂芽,一味大地乳的加入,使得药效更足。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