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0章:给自己一耳光-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70章:给自己一耳光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9:35Ctrl+D 收藏本站



误会总在不经意间越来越深,比如现在冷玉和孙易,一个心里知道是怎么回来,但是高傲的自尊却不允许她说出口,而另一个则在误会中痛苦挣扎,总算是稍平一些心中郁气,一声婴孩的啼哭几乎催毁了所有的心理防线。

孙易一觉到大中午,没有大睡一场之后的轻松,只觉得全身沉重,精神都有些萎靡,正好这个时候柳姐回来收拾东西,顺便洗了个澡。

“你要干什么去?”看到柳姐收拾了一包东西要走的样子,孙易赶紧问道。

“我去照顾一下冷总,她在这里也没什么亲人!不管怎么说,从前也一起共事过,她对我也不错!”

“人家堂堂大公司的老总,哪用得着你,人家还有男人呢,你闲事管多了还招人嫌呢!”孙易道。

柳姐叹了口气,“冷玉不肯说,我也不好多问,从她生孩子到现在,那个男人没有出现,连电话也没有一个,看样子,冷玉似乎都不想打那个电话!总不能看着她一个人在医院吧!”

柳姐说着上来抱了一下孙易,刚刚出浴后的香气,还有她整个人温润的身体,让孙易倒是更加清醒了一些。

孙易的手一滑,柳姐没有闪躲,只是面孔微红,大胆地看着孙易,只要孙易再给她一些信号,她可以毫不犹豫地去做自己从前不敢做的事情。

哪怕最终这件事只能深深地压在她的心底,她也愿意,孙易已经深深地在她的心中扎了根,为了他,自己甘愿成为一个隐形的情人,只要他偶尔能看看自己就行。

迎着柳姐那双大胆而又有些渴望的眼睛,孙易的手上一顿,眼前的景像也变得模糊起来,似乎这个成熟美丽的女人变成了青春靓丽的柳双双。

孙易笑了一下,笑得极其难看,还有些苦涩,这一切都是自己招惹来了,他本来已经打定主意处理好这件事情,可是事到临头,他偏偏又舍不得放手。

柳姐轻叹了一口气,倾身抱了一下孙易,手上紧了紧,然后带着淡笑拎起了包出了门。

孙易呆呆地坐在床边,甚至低头看看自己的小家伙,没有任何反应,不知道是昨天被KTV的姑娘祸害得厉害还是因为惧怕与柳姐再发生什么事情。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孙易的脸孔都变得通红了起来,然后捂着脸坐在床边不停地叹着气,给了自己一耳光,倒是让他稍微轻松了那么一点。

出了门却一直躲在门口的柳姐从门缝里看到孙易打自己耳光的一幕,她也很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当柳姐进入病房的时候,冷玉就是微微一起身,向她的身后望去,却没有看到想看的人影。

柳姐笑了一下道:“孙易要回东沟村了,这不下雪了嘛,他的朋友又该找他进山打猎了!”

冷玉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虽然没有对柳姐说一个谢字,但是眼中的谢意却怎么也掩不住。

正如柳姐所说的那样,这一场大雪下来,着实让不少人兴奋,路志辉打来电话吼着要去山里打猎,而且还说要跟老婆在山雪里再来一把雪战,这一次一定能怀住。

孙易一问才知道,原来去年路志辉跟他老婆一场雪夜大战,竟然有了身孕,只是一不小心小产了,为了这事,路志辉没少上火,连他那个侦察营都差点被炼废了,后来怎么努力都没了动静。

“我怎么不知道雪夜大战会有这种效果呢,真有奇效的话,说什么也要再进山啊,这个季节也好,天还不是太冷,你们两口子也能多战几回!”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这就请假!”路志辉急吼吼地叫着挂断了电话。

孙易随后给苏子墨打了个电话,问她要不要进山,苏子墨自然是满口答应,正好还是去年的组合,玩乐起来也没有什么顾忌。

只是打完电话他才想起来,家里还有梦岚姐和罗丹呢,她们要是也去的话……

孙易暗叫一声坏了,这事办得有点乱。

孙易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了东沟村,家里的雪已经被清得差不多了,两头黑瞎子正推着一个木头板把积雪向院子里那个水池里头送,两头黑瞎子都快变成北极熊了。

看着膘肥体壮的黑瞎子在雪地里打滚撒欢,怎么看都有一种违和感,这玩意冬天不是要冬眠的吗?为了它们冬眠,仓房里都准备了好几床破桌的棉被给它们,可是看样子用不上了。

梦岚笑着道,“我给省城动物园打过电话询问了,黑熊冬眠主要原因是食物匮乏,你看它们两个,在村子里还缺吃的吗,就怕到最后会胖死!”

孙易看着明显横向发展,就连野熊最后的凶性都消磨干净的两头黑瞎子咧了咧嘴,这两个吃货算是彻底赶不走了。

不过这两吃货在村里也不讨人厌,到了有农活的时候还十分受欢迎呢,简直就是两个最棒的棒劳力,几百斤的东西背起来就跑,听话不埋怨,就是吃得多。

现在村里人已经把它们当成一份子看待了,甚至仁义点的,家里有活请两头黑瞎子帮忙之后,吃饭还上桌子哩,而且这两家伙也好唬弄,用不着大鱼大肉,一筐馒头,几个鸡蛋再炖上一大锅有油水的大白菜就能全五星的好评。

只是这么吃下来,两头胖乎乎得跟毛毛熊一样的黑瞎子,完全没有了去年孙易救人时风雪双熊狂奔的英姿,真不知道把它们留在村子里是好还是坏。

踢开了两头围着自己伸舌头乱舔的黑瞎子,孙易说起了进山打猎的事情,试探着问问她们去不去。

果然,梦岚和罗丹对跑山完全没有兴趣,小的时候都跑够了,更何况还有别人,如果是孙易单独带她们的话,她们肯定乐意。

“对了,你要是能打到野猪的话,留个猪肚回来,我妈打电话说爸的老胃病犯了,有野猪肚焙干的话对治胃病比较好!”罗丹十分平淡地道。

自从发生了老罗为了钱把姑娘送给廖胖子侄子那档子事以后,罗丹跟家里的关系就越来越淡,但是血浓于水,罗丹也没有把一切都做绝,一个善良可爱的姑娘,总是值得人付出更多的疼爱。

“没问题,这次肯定带回来一个大个的!”孙易笑道。

“别打那么多,这场雪也冻不实,季节还不到呢!”梦岚笑着道。

“就是解解馋,村里几家几户也得分分,这两头吃货没少让我欠人情!”孙易笑道。

虽说两头吃货吃了东西之后都会由孙易付钱,但是乡亲们实在,吃几个馒头,喝几个汤还要啥钱,除非两吃货把人家给祸祸个桌子,摔几摞碗才会象征性地收上几十块钱,这两个大黑个自己会赚钱吃饭,在村里溜达,看谁家有活干都会冲上去,不管多少活,干完了不给饭吃就不走。

仗着块头大,在村里横行,估计除了一点白和小小白之外,村里再没有哪只狗敢向它们呲牙。

第二天就等来了急促促的老路,孟惠比起去年来胖了一些,也多了一些妇人的气质,想必是因为那一次不成的怀孕吧。

到了中午的时候,苏子墨和陆青也是一身户外装备赶来了,帐蓬什么的都是老路提供的,而且今年的装备更好,搭起的帐蓬也更大。

看老路挤眉弄眼的样子,估计是没打啥好主意。

东西比较多,也比较重,孙易本想把熊大熊二这两壮劳力带上,但是这两吃货现在是宁死也不乐意进林子了,躺在院子里的雪堆里头装死,怎么踹都不肯动弹。

“哈哈,这两活宝,看在它们曾经立过功的份上,东西我背着!”路志辉看着两熊装死的样子哈哈大笑,他对这两家伙可不陌生,可是救过自己战友的。

孟惠好奇地用一根棍子远远地捅着它们,捅痒子就用爪子抓抓,就是不肯从雪堆里头出来,孟惠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开始凑到了跟前,最后熟了一手搂一个,搂着两个黑大个开始照相,这待遇一般人可没有。

孙易一脸坏笑地看着孟惠在那玩得开心,照完相了问题来了,这两吃货干啥都要吃的,不给吃的不让走,抱着孟惠的大腿就是不肯松爪子,还是路志辉拿出两份军粮来才满足了它们的胃口。

“这两玩意,像谁呢!”路志辉笑着踢了它们一脚,把它们踢到了一边去开始收拾东西。

把装备一捆,路志辉背一部分,孙易背上百多斤,剩下一些方便背的东西放到爬犁上,一点白拽着,小小白年岁还小,只能颠颠地跟着。

路志辉看着活泼的小小白直摇头,“看看你家这狗,是怎么养的,这么小就这么聪明,我和关宁抱回的那两条,凶是凶了点,也比一般的军犬聪明,下个命令能打一天的立正,但是灵性上就没法比了!”

“你们军营要的是纪律,小小白就是个刺头,它不适合军营,只适合山林!”孙易笑着道。

正说笑间,一声长长的鹰戾声,一条影子如同利箭一般飞扑而下,直奔孙易而来,在离孙易还有几米高的时候,突然双翅一张,来一个漂亮的空中急停,带着风声稳稳当当地落到了他的肩头。

鹰目如电,左顾右盼,然后十分矜持地用勾勾嘴在孙易的脸上蹭蹭,一副想亲昵又不好意思的模样。

看书网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