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9章:一声啼哭心境乱-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69章:一声啼哭心境乱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9:31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小时之后,一声嘹亮的哭声响起,不知怎么的,这一声婴儿的啼哭,让孙易的心中狠狠的一颤,似乎有一根无形的线从他的心里一直连接到了那个小小的婴孩身上。

婴孩被放到了保温箱里被推了出来,冷玉的麻药劲没有过,还在昏睡着,好奇之下的柳姐和孙易都凑过去看了一眼孩。

新生儿长得并不好看,抽抽巴巴的像只小老鼠似的,身上也是暗红和淡紫,像是被人暴捶了一顿似的,看样子是顺产,产妇和孩子都没少遭罪。

柳姐隔着保温箱逗着这个刚刚出生的小婴孩,小小的婴孩笨拙地伸着胳膊腿,扭着脑袋发出轻轻的哼声,柳姐特意在他的胯下看了看。

“还是个男孩呢,你发现没有,这个孩子的眼睛和鼻子特别像你!”柳姐说道。

孙易没有吭声,看着这个刚刚出生,身上还微有潮湿的小婴孩,心里头涌动着一种莫名的情绪,不是愤怒,不是悲伤,也不是落寞,那是一种极其复杂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冷玉也被推了出来,送到了单独的隔离病房,其实就是市医院的高档病房,一般只有有身份地位,或是花了大价钱的病人才能单独居住,五十平方的病房装修得如同居家一样。

显然,孙易出马,能够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冷玉还在昏睡着,孙易站在婴孩和冷玉之间,双手微微有些颤抖。

柳姐的眼中显出一些担忧的神色,当初他与冷玉分开的时候,受伤又悲伤,吐了一口血,那场面把她吓坏了,生怕孙易再出点什么问题。

“小易,你先回去吧,我照顾她,我可是有经验的!”柳姐轻声道。

孙易看看脸色苍白的冷玉,又看了看旁边抽抽巴巴的小婴孩,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强忍着没有回头,离开了病房,本想开车回东沟村,但是天色易,又下了大雪,这天气实在不适合走夜路。

开着车在路上转悠了好半天,最终长叹了一口气,找个人喝酒算了。

孙易没有找道上的那些大哥,也没有找自己的合作伙伴杨经理,而是把电话打给了宋风。

时任交警队大队长的宋风跟孙易的关系很奇怪,像朋友又不完全是朋友,像合作伙伴又不完全是,但是唯有一点可以确认,真要是有什么事,孙易可以信任宋风,却未必能完全信伤刘国裕。

宋风是一个很纯粹的人,又没有什么野心,当了半辈子巡街的交警,现在成为了一区大队长已经很知足了,所以处事很公道,又乐于提携后辈,多栽花少种刺,在林市警务口可是很有人缘的。

宋风刚刚处理了一起大货车雪夜撞车的事故,因为今天大雪,所以工作安排比较多,刚刚闲下来,接到了孙易的电话,也乐得赴约,就算是孙易不找他,他也准备回家让婆娘炒两个菜自己喝两盅。

孙易不乐意去高档场所,更乐意与豪爽的巴特打交道,更何况还有地道的羊肉可以吃。

孙易先到了全羊馆,跟巴特一说,巴特立刻就给调换一个安静的小包间来,爽利的巴特从来都不在乎得不得罪食客这一说,而且巴特平日里头豪迈,只需要打个招呼,食客也给面子,再加上吃得差不多了,立刻就把包间给让了出来。

包间被收拾干净,巴特二话不说,先跟孙易干了一碗马奶酒,袖子在大胡子上一抹,先给孙易端来半盆新出锅的手抓羊肉,然后夹着孙易送他的一条烟四处给食客人散了散,自己留了两包就接着忙去了,至于点菜,易哥到这里用不着点菜。

宋风带着一身的寒气走了进来,来得急,没有换便装,只把警帽摘了下去,然后头扎进了小包间里,先喝了半杯酒暖暖身子。

“今年的雪下得真大,比去年还要大!”

“嗯,今年会是一个打猎的好日子!”孙易一边倒着酒一边道。

宋风喝了两杯酒,然后道:“你小子今天脸色不太对劲啊,不就是没蹭着我的烟嘛,早给你准备着呢!”

宋风笑着拿出一条中华塞给孙易,孙易也不客气,直接就接了过来。

“怎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宋风问道。

孙易摇了摇头,“事情都解决得差不多了,只是一些私人上的事情,让我心里有些不太爽快!”

“说说!”宋风很随意地道。

老宋是一个很适合聊天的人,而且他的嘴也很严实,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清楚得很,反正认识这么长时间,除了偶尔因为工作上的关系透一点口风,从没听他说过别人的八卦。

孙易也乐得有一个人可以聊天,把冷玉的事情一说,宋风都直抽冷气。

“早知道你小子不老实,没想到连豪圣的老总都搞上了,亏得我家那个虽然不争气也是个儿子,要是个姑娘,非看得严实点不成,省得被你祸害了!”老宋开着玩笑缓着气氛。

“拉倒吧,看你长那模样,就算是有个姑娘也漂亮不到哪去!”孙易笑着道。

老宋跟他对骂了两句,然后又转移到了正题上,“你说你有奇怪的感觉,有可能是父子连心啊,照时间来算,有可能是你的儿子啊!”

孙易苦笑着摇了摇头,把自己不育这件事说了出来,老宋就开始嘬牙花子,“这不是你的性子啊!”

“什么才是我的性子?”

“应该把那个家伙找出来,然后大卸八块才是!”

孙易长长地叹了口气,“我见过那个人,长得倒也是一表人材,这是她的选择,再说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想过走多远,说白了,我也不是什么好货!”孙易说着重重地一顿酒杯,他现在已经分不清自己恼火的倒底是什么的。

“还不是男人的自尊心,独占欲在做怪,既然你已经放开了,就不要为了这件事再伤神了,你不也说了吗,你们已经走上了两条路,再不可能有所纠缠!”

“说得也是!”孙易点了点头,其实孙易从来都不需要别人来劝慰,只是心情郁闷找人一起喝酒罢了。

喝得差不多了,老宋也豁出去了,“走走,今天老哥好好陪陪你,遇到这种事,女人才是最好的安慰,我换套衣服!”

老宋说着拉着孙易就上了自己的车,然后把外面的警装脱了下去,换了一套便服,然后驱车直奔金鼎轩,这地方孙易熟,怎么玩闹也没有关系。

开了一个大包厢,老宋一口气就要了四个漂亮姑娘,而且指定陪孙易,自己坐在一边陪着喝酒,他年纪大了,这种事也玩不动了。

等孙易那边玩到兴起的时候,老宋悄悄地退了出去,结了帐先走,疯三也是个妙人,明明认出老宋了,却仍然装做不认识,还把他结帐的钱给收了。

总有办事的时候,下回办事的时候再悄悄地送回去,一来一往,一个人情就成了。

孙易郁闷之下,玩得也很嗨,不过还保着最后的底线,四个姑娘相互加着油,仅仅是以纤手祸害着孙易,连着让他喷火五次,为了第五次留在谁的脸上还争吵了一下,非要孙易来八次才够,手法也是花样百出,让孙易的腰都酸了。

孙易也没有亏了这些姑娘,每人打了两千多的小费才摇摇晃晃,带着酒意走出了金鼎轩。

疯三派了个小弟帮孙易开车,把他送回去,心情不好,再加上又被几个姑娘折腾了一阵子,孙易回到柳姐的房间倒头就睡。

柳姐那边,其实也用不到她太多,有专业的护士把一切做得井井有条,到了清晨的时候,婴儿醒了,开始啼哭,冷玉也醒了过来,开始第一次哺乳。

第一次哺乳的冷玉有些手忙脚乱,柳姐有经验,不停地指点着,总算是让冷玉完成了又一个第一次,看着孩子安安稳稳地睡去,这才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

“辛苦你了柳姐!”冷玉道。

柳姐笑了笑道了一声没关系,帮着她照顾着孩子。

冷玉看着忙碌中的柳姐,这个女人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种成熟美丽的知性味道,就连冷玉对她都升不起敌视之心来,柳姐,天生就有一种大姐的宽阔胸怀。

见冷玉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柳姐心中明镜一样知道怎么回事,一边帮她搅着手上的小米粥一边道:“孙易跟我一起送你来的,直到你生完孩子才走的!”

“那他……他看到孩子了吗?”冷玉问道。

柳姐有些奇怪地看了冷玉一眼,还是点了点头,“看到了,我还跟他说这孩子的眼睛和鼻子长得像他呢!”

冷玉一听,挣扎着起身,重新看了看自己生出来的这个小东西,脸上冰冷的表情退去,尽是母性的光辉,嘴角微挑,露出淡淡的笑,只是动作大了一些,生产后的剧烈疼痛让她的眉头一皱,又躺了回去。

刚刚生产完的女人,特别是头一胎,剧痛还有生产生的释放让人的全身骨节都松了,坐月子其实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柳姐张了张嘴,她很想问问这孩子倒底是谁的,但是在心底权衡了一下,还是没有开这个口。

冷玉与柳姐对视着,两人的目光都十分古怪,一个十分想说出真相,一个想问真相,可偏偏到最后谁都没有说谁都没有问。

本文来自看书王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