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误会闹得可大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68章:误会闹得可大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9:26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晃了晃杯里的酒,直接就给旁边那名陪酒的女子喝了下去,放下了酒杯手也松了手,“王先生……”

“别别,叫我一声明远就行了!”王明远已经把姿态放得极低了。

孙易摇了摇头,“还是王先生吧,其实,我不敢跟你合作,怕被坑!”

王明远的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被孙易这么一评价,传出去他哪里还有脸面,他更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这位素未平生的易哥,把自己的社会关系捋了一遍,虽说曾经跟华青帮也有往来,可说到底也只是生意上的关系啊。

这省城的生意人,又有几个是跟华青帮没联系的,就连蔡庆当年不也是华青帮的忠实合作伙伴吗?

孙易笑着没有说话,倒是一直坐在旁边看着这场面的解雯突然惊呼了一声,然后死死地捂住了自己嘴,一脸惊骇地看着孙易,孙易抬头看了她一眼,十分温和地一笑。

这一笑,表情与尘封中那个倔犟的青年重合到了一起,孙易的气质大变,她和王金鸣都没有认出来,只是孙易不经意间表露出来的强硬,与当年那个被几个围着打也不吭声的青年联系了起来。

变化来得太快,冲击来得太大,让解雯一时之间失去了语言能力,旁边的王金鸣瞪了她好几眼她才反应过来,在王金鸣的耳边哆哆嗦嗦地说了四个,“校外巷口!”

王金鸣一愣,扭头看着孙易,与他的眼神对视着,似乎一瞬间时光倒流,回到了数年前,自己带着狐朋狗友围殴那个大学生,又使了钱,通过警方的关系直接把那个学生弄得退了学。

而现在,他就坐在自己的对面,自己的父辈对他陪着小心,一切的一切都变了。

孙易早已经没有再寻仇的打算,如果当年不退学的话,自己就不会在城市里流浪,更不会身心疲累后回到小村,也就不会有了自己的今天,自己,就该在那小村立足才是。

孙易淡淡地一笑,向他们点了点头,似乎真的一笑泯尽了所有的恩仇,却也形同陌路。

“时候不早了,我约了人,先走一步了!”

蔡庆和一头雾水的王明远赶紧起身相送,孙易客气了两句,离开了汇宾楼。

王明远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回头向自己的宝贝儿子逼问,问清了事情的始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谁能想到,当年那个落魄的农村学生,竟然会有一飞冲天的今天。

“这都是命啊!”蔡庆旁听了一下,忍不住摇头轻叹了起来,与王明远有一种同命相惜的感觉,都是因为不成器的儿子,错过了孙易这么一株大树。

出了门,孙易也在不停地摇着头,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竟然会碰到昔年故人,虽说这个故人不怎么样,却仍然让他有一种命运如此奇妙的感觉。

当孙易坐进那辆猛士车的时候,车窗外飘起了鹅毛大雪,冬天终于来了,豪圣集团的事情他不准备理会,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回家猫冬了。

这民版豪华顶配的猛士车无论是开还是坐,都比军版的舒服多了,不过总少了点军版车那种粗放与豪气。

孙易开车到林市,帮着柳姐看看公司的筹备情况,这大冬天的开农产品贸易公司,也不知柳姐是怎么想的,这个季节哪来的生意啊,不过她乐意做,也就由着她了。

而且孙易在林市打下的底子也比较厚,别的不说,仅仅是今天春节前的机关单位福利那一块,就能让她大赚一笔,前提是自己要有货源,别的不说,农村笨猪肉,还有大江里的野生鱼这两样就绝不会缺,更别提那些各种蛋类的,正好林河镇的野菜加工厂可以临时调整一下,还能开开工。

忙了小半天,装修的工人们也都收工了,柳姐没有再单独租房子,她的公司开在临街的商铺处,一楼是办公室,二楼就是居所,不但能洗澡,还能做饭,条件很不错。

孙易犹豫了好半天走还是不走的问题,柳姐见他在屋子里打转的样子也没有吭声,最终还是孙易厚着脸皮道:“姐,你这还有地方住没有,你看下这么大的雪,路也滑,怕是回不去了!”

“还有一趟火车呢!”柳姐板着脸道。

孙易看了看表苦笑着道,“时间上来不及了,再有五分钟就开车了!”

柳姐的脸上这才有了一些笑意,洗了洗手道,“你也帮我忙了半天,我请你吃饭吧,你想吃什么?”

“老地方吧!”

“嗯,天也冷了,喝口羊汤暖暖也好!”

“好啊好啊!”

两人出门坐上孙易那辆新弄来的民版猛士,一路向巴特的鸿福全羊馆行去,正好路过德隆超市,一个专售各种高档有机食品的国外连锁超市,冷玉最喜欢到这里来买东西。

孙易下意识地向超市的出口看了一眼,这种高档超市人流量比较少,只有小猫三两只,并没有熟悉的身影。

孙易摇了摇头,正准备开速通过的时候,一名裹着黑色貂皮大衣的女子推着购物车走了出来,臃肿的身材还有一些艰难的脚步,异常丰腴的面孔让孙易险些没有认出来这会是那个清冷得如同冰山一样的冷玉。

冷玉正在向车子里送东西,脚下一滑一下子摔倒在地,然后再也没有站起来,抱着肚子似乎在痛哼。

孙易的脸一沉,方向盘一转,性能强劲的猛士驰下了主干道,冲到了超市门口。

孙易和柳姐一起下了车,冷玉的身边已经围了几个人,正在七嘴八舌地出着主意,张罗着要叫救护车。

柳姐是过来人,很有经验,看了一眼脸就白了,“坏了,她的羊水破了,马上就要生了,不能再等了!”

孙易二话不说就把冷玉抱了起来放到后座上,柳姐上车照顾着她,孙易开车接连闯着红灯,把他敏锐的观察力还有超强的反应能力用到了极点,他自己没什么事,车漆都没有擦破,却在这大雪天里一连引起了好几起车祸。

一路直奔到市医院,这里熟人多,立刻就安排了最好的产科医生,推进了手术室。

孙易就坐在手术室外头,有些烦躁地不停地坐下再站起来。

柳姐闭着眼睛,双手放在腿上,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她不时颤抖的手指表明她此刻的心里绝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柳姐与冷玉有过接触,隐隐地也知道她跟孙易之间的破事,现在冷玉要生孩子,掐指算算日子,好像跟孙易有一定的关系。

有了这个念头就怎么也压不住,当孙易第十次坐下来的时候,柳姐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了,“要恭喜你了!”

“嗯,恭喜我什么?”孙易一愣。

“孙家有后了!”柳姐说完,心中酸涩得厉害,连忙扭过头去,在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间擦到了已经涌出眼眶的泪水。

孙易还愣着呢,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柳姐这话是什么意思,脸色变得更苦了,“姐,你想哪去了,我这辈子,怕是就要无后了!”

“嗯?怎么回事?”柳姐一惊,原本差点止不住的眼泪刷一下就收了回去。

“好像是每毫升单位数量太少,所以不太可能让女人受孕,梦岚姐和罗丹你是知道的,我们从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她们又都很建康,还不是一样没有怀孕!”孙易不得不提起了从前一直避讳的话题。

柳姐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然后又重新推算了一下时间,那岂不是冷玉给孙易戴了绿帽子?不过这事不好说,谁给谁戴帽子这种事一时半会还真说不清楚。

孙易只有苦笑,对冷玉的情感已经淡了下去,或许只有曾经的那一份情还在,更何况,孙易也干不出来那种见死不救的事情,何况这个女人和自己还有过一段,他发现自己在情感这种事情上,优柔寡断,像个娘炮一样。

柳姐的眼中尽是爱怜的神色,经过她的脑补,已经想像出他与冷玉最终分手的画面,特别是她还见过孙易因为这种事情而吐过血,更是多了几分怜爱,连带地对冷玉也多了几分不屑的神色。

柳姐用自己的胸膛来温暖着孙易,孙易埋在柳姐的怀里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是成熟的女性特有的气息,让他都要醉在其中,烦躁的心情也得已平复。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一名助产护士走出来,看到孙易和柳姐正搂在一起,忍不住暗地里咧咧嘴,暗骂一声这年头男人不如狗,你家女人在里头生孩子呢,你竟然就在手术室外头跟另外一个女人搂搂抱抱的,还有点廉耻心没有。

不过孙易倒底不是一般人,小护士心中鄙视,脸上可不敢露出来,这个男人一来,连院长都要亲自陪同呢。

“孙先生,里面那位女士的生产很顺利,嗯,没有别的事情,就是告诉你一声,产妇和胎儿的身体都很健康,虽然早产了一个星期,不过对身体不会有影响,您……嗯,别着急!”

小护士再也说不下去了,一扭头又回到了手术室里头,她自己说那话都觉得违心,人家正跟另一个女人浓情蜜意的,哪里有一点着急的样子。

孙易能看出来那名小护士眼中的鄙视之意,他也只能一声苦笑,这事误会闹得可大了。

本书源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