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只是一起共患难过!-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64章:只是一起共患难过!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9:8Ctrl+D 收藏本站



吃完了饺子,孙易把电话终于打了出去,接电话的是个女子,一听是孙易就咯咯地笑了起来,“关妹子已经告诉我了,我还以为你不给我打电话呢,你可有点速度啊,明天我们就要离开省城了,一离开想再回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什么?你们已经在省城了?我怎么不知道?”孙易一愣道。

“我们没有宣扬,他们自然也乐得保密,地方上的事情牵扯很深,互为保护伞,中央调查组有很大的权力,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想查出点什么也很难,我们这一组几乎没什么收获,可是让人很没面子的,希望你能给点好消息!”

“消息肯定是好消息,说不定还会让你们挂在这里!”孙易哼了一声道。

“噢?我们可是中央调查组,谁还敢对我们动手吗?”女子一愣。

“哈哈,天高皇帝远嘛,我很快就去省城,今天就把东西交给你,你看过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好,我等你!”女子也很干练,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孙易又吃了几个凉下来的饺子,然后一脸为难地道:“我今天要去省城办点事,所以……”

“男人家的正事要紧!”梦岚姐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道,倒是罗丹,偶尔投过来的眼神有些幽怨。

孙易轻轻地咳了两声,“对了,罗丹你跟我去一趟镇上,武谷说给我带了一箱酒,你去跟我取回来!”

“好哩!”罗丹一乐,然后去取车钥匙,她开着那辆安德拉,孙易开着Q7出了门,天色已晚,孙易肯定要赶夜路了,罗丹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不过这一些只是应该而已,出了村在前往镇上的时候,孙易将方向盘一转,沿着小路就向北河边上开去,罗丹也在后头紧紧地跟了上来。

一直到了北河边上,已经极为僻静,再加上现在天冷了,也没什么人来。

罗丹下了车,飞身扑向了孙易,原本那个要强而又易害羞的小媳妇,如今已经被孙易把火烧了起来,热烈得似乎要把孙易融化一样。

就在宽大的后座上,衣服纷飞,两条人影紧紧地纠缠在了一起,沉重的奥迪都跟着剧烈地晃动了起来,隔着车窗,还能看到白嫩漂亮的小脚丫不停地蹬着车窗,把车窗踹得砰砰做响。

武谷确实有东西要送给孙易,是林市道上的那些大哥们凑出来的好酒,有茅台,有五粮液,还有剑南春等名酒,都是五年以上的陈酿,凑了足足一箱被罗丹带了回来。

罗丹回来的时候像是喝了酒一样,小脸还是红扑扑的,有些吃力地抱着一箱酒进了屋,柳姐赶紧迎了上去帮着接了过来。

“这可都是好酒呢,要不咱们在家喝一瓶?”罗丹从里头拿出一瓶茅台笑着道。

“你喝多了会耍酒疯的!”梦岚笑着把酒又放了回去,然后塞到了旁边的柜子里头,孙易的应酬多,这些酒正好可以拿来送人情。

孙易神清气爽地开着车直奔省城,柳双双和罗丹悄悄给的安慰,让他阴郁的心情也变得清爽起来,正好这回趁着处理省城那些事的时候,也给杜彩霞一个交待。

孙易赶到省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近十点了,约了那个神秘女子在上岛咖啡厅见的面。

孙易不喜欢喝咖啡这种东西,只点了一杯热饮,坐在安静的角落里看着城市的夜景,等了十几分钟,门被推开了,一个披散着长发,穿着一袭黑色风衣的女子走了进来,简单的打扮让她显得格外干练。

女子一抬头就看到了坐在二楼的孙易,向他微微一笑,点了一杯咖啡,捧着杯子走了上来。

“你就是孙易吧!我见过你的照片!”女子坐在他的对面开门见山地道,“听说你挺能打的!”

“嗯,一般般吧!怎么,不告诉你的名字吗?”孙易道。

女子十分男性化地把腿蹬在旁边的椅子上,让两腿分得开开的,亏得已经入冬了,穿的是牛仔长裤,只是仍然很不雅观,让孙易意识地就向她的腿间瞄去。

“算了吧,我对男人可没什么兴趣,虽然你模样过得去,也很强壮!”女子大咧咧地道,一副跟孙易是老熟人的样子。

孙易摇了摇头,关涫的职业特殊,认识的人似乎也挺特殊的,对于她的取向孙易没什么兴趣,他又不是属泥鳅的见洞就钻。

把一个大大的文件袋推给了对方,“这里面的东西你们可能会需要,这个案子办下来,绝对是大功一件!”

“办不办得下来,要经过研究才行,不过肯定有人要落马喽!”女子轻笑着道,打开文件袋取了几份纸质文件扫了一眼,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这些资料还是很有价值的!”

孙易把里头关于林市那一块的资料找了出来,用力地点了点,“我希望你们可以顺便把这里的事情也处理一下!”

女子只扫了几眼就撇了撇嘴,“我们可是规格十分高的中央调查组,你让我们去查一个小科长小处长,那不是吃饱了撑的,放心,把证据向林市一转,他们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给个交待的!”

“那就好!”孙易点了点头,然后,二人相顾无言,都是初次相识,孙易不是大嘴巴的人,而女子因为工作原因,也没有太多的话,特别是涉及到工作方面。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女子突然道:“你跟关涫的关系不错呀,那个男人婆竟然也开始泛春了?”

孙易的脸都黑了,“事情可不像你想像的那样,我们只是一起共患难过!”

说到这里,孙易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当初自己给昏迷不醒的关涫洗澡的场景来,别说,这女人的身材还真是超一流的,回想一下她紧致的肌肤还有完美的身材,还真有点后悔,当初应该多看几眼的。

“哈哈,你的眼神告诉我,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女子似乎很乐意八一八关于关涫的八卦,但是孙易一点兴趣都没有,两人压根就没有共同话题。

正在两人较劲的时候,咖啡厅的门又一次被推开了,进来两个彪形大汉,目光阴冷,腰间也是鼓鼓的,抬头看到了孙易和那个调查组的女子,神色就是一冷,伸手入怀,黑漆漆的东西被拔了出来。

孙易的瞳孔一缩,二话不说,隔着桌子就把背对门口的女子掐着脖领子就给拽了过来,跟着膝盖一顶,轰的一声,厚重的实木桌子翻转了起来。

砰砰……

数声枪响,打得桌子上木屑乱飞,弹孔遍布,孙易现在已经不是菜鸟了,一眼就分辨得出来,这两人手上的枪可不是隆化造那种劣货,而是实打实的军械,十公分厚的松木桌面都被打穿了。

孙易一个骨碌,拖着女子滚到了楼梯处,把对方向角落里一落,一伸手抄过了一张椅子,手上一较力,嘎崩一声就把椅子拆碎了,两个椅子腿抓在手上。

时间已经很晚了,有小资情节的顾客并不多,枪声一响,吓得一片尖叫,纷纷夺门而出,对方的目标十分明显,就是孙易和那个女子,端着枪,踏着十分专业的步伐向楼梯这里走来。

两人一前一后,相互掩护着,为首的那个汉子打了一个手势,然后一偏身子,举枪就瞄向楼梯的方向,全不像一般打手那样胡乱开枪。

不过他这专业的动作也救了孙易一命,他一偏身的时候,一只大手就探了过来,抓过他的脖领子把他拽了进去,然后当头就是一棍子,坚实的凳子腿在孙易的大力敲打下啪地一声就断成了两截,这个汉子也是一晃软倒了下去。

孙易把人一扔,手枪也挑向了女子,女子接过滑来的手枪,十分专业地据枪而守,竟然没有任何惊慌的神色。

还剩下一个枪手,对方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孙易只是隐隐地听到叮的一声,这声音太熟了,他当初把手榴弹当成迫击炮来用的时候,手榴弹可没少用。

一个圆溜溜的东西滚了进来,对方十分专业,扔进来的手榴弹没有给孙易任何打出去的机会,眼看着圆溜溜的东西就在离自己两步远的地方转悠着,根本就没有任何闪躲的余地。

情急之下的孙易一把拽过了已经昏过去的枪手一扔,把他压到了手榴弹上头,然反身一扑,把女子压到了身子底下。

砰……

一声沉闷的轰响声,湿热的血雨淋下,身上也是火辣辣的,孙易暗骂了一声,好像自己无时无刻不处在处伤当中,他现在担心的不是伤势,而是被炸死的那个枪响,别有艾滋病什么的传染给自己。

眼角黑影一闪,对方趁着手榴弹爆炸的余威冲了进来,孙易想了不想地就把手上的半截凳子腿甩了出去,正打在对方的肩头,手枪也被打飞了出去。

孙易还被手榴弹爆炸的余威震得有些头昏,却顾不得许多,起身腾空就向对方扑了过去,一个冲撞,两个骨碌成了一团,撞进了柜台里头。

这个枪手十分专业,而且下手更是狠辣无比,一肘就打到了孙易的心口处,另一拳也轰到了孙易的肝脏位置。

本文来自看书罔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