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0章:何以面对从前-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60章:何以面对从前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8:5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开车回东沟村,远远地看到村子里炊烟升起,初冬的清雪下,小村笼罩在一片淡淡的白色雪雾当中,看起来如同仙境一般,孙易原本还有些沉重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轻松起来。

只是一想到家里现在有四个女人,自己回去肯定是要过夜的,可是……跟谁睡是个大问题。

家里的女人很怪,她们都知道彼此,但是很少碰面,更别提睡不睡的问题了,这让孙易很头疼。

还不待他想出个所以然来,车子就已经开进了村子,放下车窗,与碰到的乡亲打着招呼散着烟,但是他再怎么磨蹭也有个限度,直到两个黑大个扑到了他的面前,然后钻进了车里翻腾了起来。

武谷送了孙易两只羊,是从草原弄回来的,还新鲜着,熊大和熊二把其中的一只羊一撕两半,一家叼着一半转身就跑,把孙易都气得笑了起来。

村民不由得竖上一根大姆指头,一只羊可是上千块呢,就这么被俩黑瞎子给祸害了也不当一回事,倒底是有钱人呢。

不过熊大熊二撕了两口回过味来了,这种羊肉哪里有孙易卤好的羊肉好吃啊,于是叼着两片羊肉屁颠屁颠地又给送了回来,然后开始推车。

Q7也算了重型越野车了,但是在两头黑瞎子的巨力下根本就不当一回事,要不是孙易及时跳到车上稳住了方向盘,这俩黑瞎子非把车推沟里去不可。

孙易也没有再启动车子,由着两头黑瞎子把车推进了院子里头,然后围着车直哼叽。

看着它们越来越肥硕的体形,比初见的时候胖了不下几十斤,整只熊都是圆滚滚的,透着一股子吃货的憨劲。

还不等孙易下车呢,公熊就钻进了仓房里头,把平时用来架在院子里卤煮美味的大锅给叼了出来,熊二更加干脆,跑了出去,然后在喝骂声当中,不知抱着谁家的木头柴禾往回跑,屁股上挨了好几脚也没回头。

孙易一脸的无奈,一抬头,四个女人依次倚在门口看着他在笑,如同百花绽放,花花不同,娇艳的,清丽的,秀美的,还有纯淡的,看得孙易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虽说男女之间这种新鲜感很难维持,但是对孙易是个例外,他的每个女人都让他着迷,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他到现在还可以一整天地欣赏着她们身上的女性美。

只是与这四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对视着,让孙易有一种恍若隔世般的感觉,当然,更多的还是尴尬,最后还是熊大不耐烦地用爪子勾了勾他才把他惊醒过来。

不过熊大的动作引起了一点白的不满,呲着牙将它逼退,屋檐处的雀鹰小萌带着风声落到了孙易的肩头上,鹰首昂向天空,鹰的骄傲尽显无疑,只是你骄你的傲,往我肩膀上落什么。

“呀,这小萌的伤都好了,怎么还没走?”孙易笑着打破了尴尬。

“不知道,它就喜欢呆在这里,而且前几天也帮了很大的忙!”梦岚姐笑道。

“那就留下,反正也不缺它那一口吃的!”孙易说着把两头熊咬过的半片羊肉撕成小条喂给小萌,勾勾嘴的小萌不客气地吃了好几条子,也苦了小萌了,它的块头小,斗不过大公鸡,打不过老母鸡,小鸡崽又不敢抓。

家里有一点白这么一尊凶神镇着,连只耗子都抓不到,还好它有翅膀,飞到哪都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剩下的肉分给了一点白,一点白挑剔得很,被熊咬过的地方绝对不吃,吃完了还剩下很多熊咬地的地方,然后爪子一扫,粘着泥土扫到了两头黑瞎子跟前。

熊大熊二馋得很,才不知这种生肉呢,眼睛紧紧地盯着锅,要不是它们还怕火,怕是这会连火都点上了。

孙易赶紧张罗着煮肉,挑上好的嫩排留出几大块来放到冰箱里冻上留着明天吃火锅。

锅里加上水,羊肉切成大块放到锅里煮上,抄走浮沫,再洒上一把粒盐,连味精都不必放,就这么炖煮,直到羊肉酥烂,鲜嫩无比。

柳姐很有眼色,吃过了饭,天已经快黑了,张罗着要走,沟谷村的房子托了邻居收拾着,回家就能住。

柳姐张罗着要走,但是脚下却没有动弹,柳双双那双明媚的大眼睛却一个劲地向孙易的身上瞄。

孙易挠着脑袋,脑海中以极快地速度转动着念头,留还是不留?不留肯定伤人,可要是留下来的话,自己住哪?

看着两头吃得肚圆,躺在地上在卵石上蹭痒痒的两头大黑瞎子,一咬牙,大不了自己跟这两个家伙一块睡得了,好歹也是纯皮毛呢,冻不着自己。

梦岚姐看着孙易的脸色心中暗自发笑,却还微微有些酸意,很快就压下了酸意,拉着柳姐的手道:“柳姐,别走了,现在天也冷了,回家还要现烧火,你和双双的身子都弱,别再病了,家里又不是没地方,就在这先住下吧!”

孙易轻轻地咳了两声,有些躲闪地道:“是啊,梦岚说得也在理,就在这里住下吧!”

柳双双的眼中闪过一丝坏坏的神色,孙易暗叫一声不好,果然,柳双双一脸单纯地问道,“哥,那你住哪啊?”

孙易只觉得头皮发紧,梦岚和罗丹就不用说了,大被同眠不知多少回了,彼此的味道都熟悉得很。

而且更加要命的是,他虽然没有跟这娘俩发生过关系,但是都单独在一起睡过觉,甚至她们的小嘴都曾经有过最亲密的接触,可偏偏还不能说,至少在那娘俩那里肯定不能说。

孙易一咬牙,刚想说自己跟两头黑瞎子一块睡的时候,电话响了,孙易也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赶紧拿起了电话,但是看到打电话的人却是微微一皱眉头。

这是一个没有来姓名的电话号,但是这号码,孙易记得很清楚,是杜彩霞,他的第一个女人,也是印象极其深刻的一个女人。

她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孙易有些奇怪地琢磨着,自从他帮了杜彩霞一把,把她老公从旋涡里拽了出来,虽说没有失去公职,但是也坐了冷板凳。

哪怕如此,对于一般的人家来说,日子过得也算不错,好歹也是公家的铁饭碗,只是油水没有从前那么丰厚了。

后来因为三村联合请孙易主持山货、农产品收购的时候又有过一次接触,但是也是点到为止,二人之间几乎再没有什么联系了。

想了半天,孙易还是决定接起了电话,对方没有吭声,只有一阵阵的呼吸声,而且呼吸声很粗重,从这呼吸孙易就可以确定,肯定是杜彩霞。

“喂?”孙易试探着问了一句。

对面的呼吸更加粗重了,隐隐地还听到风声在响起,似乎正在户外。

“孙易!”杜彩霞终于说话了,只是她一开口就吓了孙易一大跳,因为此时的杜彩霞声音沙哑,几乎听不出原来的声音了。

“怎么了?”孙易问道,同时向梦岚她们做了一个自己有事的手势,然后拿着电话到了院子里头。

“孙易,我想问问你,你……你爱过我吗?”杜彩霞的声音透着一丝丝的泣意。

孙易叹了口气,好半天也没有吭声,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曾经他与杜彩霞之间的纠葛了。

他与杜彩霞最后搞在一起的时候,正值孙易火力最旺盛的时候,或许仅仅是因为个人生理上的需求,但是日久生情,要说没一点感情是假的,可是时到今日,想要再说一个爱情,谈何容易。

听到孙易久久不肯吭声,杜彩霞那里终于传来了轻轻的饮泣声,“我知道我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我早就不配让你说一个爱字了,我只想问,曾经呢?曾经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有没有爱过我?”

孙易轻轻地咳了两声,琢磨着措词,慢慢地道:“彩霞啊,现在我们各自都有了各自的生活,而且日子过得还挺好的,再谈从前,已经不太合适了,对你,对我,都不公平!我觉得我们的目光应该向前看,未来还有好日子等着我们过呢!”

“那是你!那是你!那是你!”杜彩霞一声比一声高,最后几乎是吼了起来,“你的身边有梦岚,有罗丹,还有其它的女人,她们漂亮,她们懂事,她们对你死心踏地,你生活幸福,那是你,不是我!”

听着杜彩霞最后几乎是尖叫的声音,孙易一阵默然,生活的道路有太多的岔路口,在不知不觉之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有的人走上一片坦途,而有的人,则是一路坎坷。

似乎杜彩霞的生活之路,就变得坎坷了起来,孙易唯有轻叹一声,他不知该怎么去劝慰她。

“彩霞,回家好好睡一觉吧,把心态放平了,日子总要过,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孙易轻声道。

“睡一个好觉?哈哈,我还能睡个好觉吗?今天还要去陪一个局长吃饭,吃完饭还要陪他睡觉,还不知道他用什么花样呢,听说这个局长最喜欢玩皮鞭滴蜡,还喜欢用各种东西往女人的身体里塞……”

杜彩霞一口气说了足足五分钟,把各种不堪入耳的事情都说了个遍,而孙易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阴沉。

“彩霞,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会帮你的!”孙易沉声道。

杜彩霞深深地吸了口气,声音也从此前的尖利变得柔和了起来,“好,你帮我,帮我最后一次!”

“没问题!”孙易斩钉截铁要道。

“我……我不想孤凌凌地住在殡仪馆里,也不想呆在那个不足一尺的小盒子里,带我回去,带我回去,我不要坟头,就把我埋在村后的小河边上,我记得那里有一片高地,就算是发大水也淹不着,我不会游泳,我怕水,可是……我好想回家!”杜彩霞的声音淡淡的,到最后,几乎轻不可闻。

本书源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