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5章:抽丝剥茧-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55章:抽丝剥茧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8:29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这么大模大样地往这里一坐,还顺手抄过了一瓶没开的啤酒,直接在桌角上顿开,然后喝上一大口,旁若无人,完全没有把二哥等人看在眼中。

那个脾气暴躁的黄毛正四处找茬准备在二哥面前好好地表现一下自己呢,不过他还不算笨,先看了看二哥的脸色,这位老大脸上尽是惊讶的神色,好像并不认识的样子。

黄毛啪地一拍桌子,正想站起来喝吼几声显示自己的存在,可惜孙易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给他,还没有喝完的啤酒瓶子重重地抡了起来,把屁股刚刚离开椅子的黄毛又给砸了回去。

碎裂的玻璃还有啤酒向四处周崩溅着,跟着鲜血就流了下来,黄毛被砸得直翻白眼,虽然没有昏这去也差不多了。

“都坐好了!”孙易抓过餐巾纸慢慢地擦着手,同时慢条斯理地道。

一座的几个道上混的汉子全都被出手狠辣而又蛮不讲理的孙易给震住了,店主听到动静探头看了一眼,也不敢管,谁不知道二哥在省大这一片可是横着走的主。

另一个光头愣了一声,伸手就要抄旁边的凳子,可惜他速度再快也没有孙易快,跟着又是一酒瓶子砸了过去,啪,空酒瓶碎裂,把光头的脑袋上砸出好大一条口子,人也险些被放翻,一脑袋杵到了桌上的烧烤盘里头,两串大腰子都险些挤进嘴里头。

孙易把他的脑袋拔开,挑出没有沾到血的两串生烤羊肉,不紧不慢地吃了起来。

同桌的几个人刚想动,二哥就赶紧一伸手叫道,“别动别动,谁都特么不许动!”

二哥喊完,汗水已经顺着额头往下淌了。

孙易吃完了一串肉串,看着手上的三角形大铁签子还有些遗憾,其实他最喜欢的还是用这种签子把人的手钉到桌子上,鲜血滋滋窜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二哥的手有些哆嗦地摸过一张餐巾纸不停地自己的脸上划拉着,纸张很快就湿透了。

“看样子你是认识我了,不知道你怎么称呼我?”孙易一边吃着另一串肉串一边问道。

“易……易哥!”二哥小声地道,口水都有些咽不下去了,险些把自己呛到。

孙易淡淡地一笑,他越是这种风清云淡的模样就越是让二哥心惊胆颤,只觉得两腿发软,想站起来却怎么也吃不住劲。

“既然你认识我,就不打算告诉我点什么吗?”孙易抱着肩膀淡笑着道。

二哥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口水,喉间不停地涌动着,张了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话,好半天才哑着嗓子道:“易哥……易哥,放过我吧,我说了会死的!”

孙易呵呵一笑,“你不说,就活得了吗?你接了这份活,就该考虑到有今天的后果了!看样子,我们要换个地方谈谈了,你是老实的跟我走,还是我拎着你走?”

“易哥,易哥,求你了,不要再为难我这个小人物了!”二子说着,索性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再考虑什么面子的问题了,面子再大也没有性命大。

他后来了解了一些关于孙易的事情,已经吓得好几天就没有睡好觉了,这位易哥简直就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狠人啊,虽然这样说有些夸张,但是手上几十条人命还能在外头逍遥,比他这种砍人都要挑肉厚地方砍的道上大哥牛逼太多了,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面对这种强人,他二哥区区一个小片的大哥,跪上一跪也不丢人,只要他能放过自己就行。

可惜孙易根本就没有放过他的打算,如果针对的是自己的话,或许孙易真的就抬抬手,把他当个屁放了,但是他们针对的柳家娘俩。

孙易的成名第一战就是为了柳双双而血洒河滩,那一战让他成名,也让道上的人知道,易哥好说话,但是一旦碰了他的女人,就变得不好说话了。

二哥也是后来才打听到的,肠子都快要悔青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孙易竟然会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孙易淡淡地一笑,然后轻轻地一拍他的肩膀,“二哥你可不是小人物,不用紧张,坑我的时候你的胆子可大得很呢,现在拿出点胆色来!当然,这也是你做抉择的时候!”

孙易这么一说,二哥的脸色更苦了,似乎胆汁都上脸了,如果孙易再这么逼下去,或许他真的会被吓破苦胆而死,成为省城道上的一个大笑话。

好在孙易笑了笑,“我呢,也不是那种把你逼到绝路上的人,这样吧,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好好想想,天亮了我找你,二哥你也是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该不会趁夜跑了吧!”

二哥看着孙易似笑非笑的表情吓得打了一个突,连连摇头,“不会不会,绝对不会,我就算是跑也跑不出易哥的手掌心!”

“嗯,你有这个想法是好的,你们慢慢吃,这顿算我的,这是给两个兄弟看伤的钱!”孙易说着从钱包里抽出一叠钱来,差不多有几千块的样子,数也不数地就放到了桌子上。

二哥哆嗦着手赶紧往回推,“不成不成,小二哪有胆子要易哥你的钱!”

孙易淡淡地道:“我给你的,你就拿着,我不喜欢客气的推来让去!”

孙易的话让二哥一滞,拿着一叠钱像是拿着烧红的火炭一样,收也不是,放也不是,直到看着孙易走出了烧烤店,额头的汗水才像小溪一样地流淌下来,在孙易的面前,他甚至连汗都不敢多流。

“二哥,现在咋办?”旁边吓得像鹌鹑一样的小弟苦声问道。

二哥抹着头上的汗水,抬头看了看,见孙易已经开车离开了,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两脚有些发软,扭头看了一眼旁边呆呆滞滞的小丽一眼,然后披头盖脸地就是几巴掌抽过去。

“你特么瞎了啊,还不快扶我起来!”

小丽被打得抱着脑袋惨叫了几声,完全忘了该去扶二哥起身,还是旁边的小弟把他给扶了起来。

二哥扶着两条面条一样的腿走进了卫生间,把门一锁,然后拿出了电话,只是手指头抖得厉害,按了好几次才算是把号码拨了出去。

“云哥,是我,二子啊!”

“嗯,有事?”一个深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真的有事!”二子赶紧把孙易找来的事情说了一个遍,然后二子一个劲地嗯嗯应着,也不像之前那么紧张了。

重新回到了饭桌前,二子越想越不对劲,虽说云哥没有对自己说什么狠话,还承诺要再给自己一笔钱,但是这钱有那么好拿吗?两边无论是谁自己都得罪不起,还坐在这里,不是找死吗?最起码也要去乡下躲躲啊。

回过味来的二子为自己耽误时间而感到懊悔,恨恨地一拍自己的大腿,衣服一抖,一个淡绿色的圆形小东西掉了出来,捡起来看了一眼,上头尽是一些小小的焊点,背后还有一个钮扣电池,在边角的隐秘处,还有一个几乎会让忽略不计的小红灯在轻轻地闪动着。

二子就算是再笨也能看得出来,这玩意跟电影里的窃听器怎么就那么像,自己绝对被孙易给坑了,他已经没有必要再来找自己了,一个云哥说出口,就已经透露了太多的东西。

自己现在向云哥解释,他能相信吗?云哥一旦怒起来,自己这小身板能承受得住吗?

二子身体抖得更加厉害了,像是得了羊颠疯一样,嗓子更是干得难受,紧张之下,口水吞了几次都没有吞下去。

把钱向身边的小弟怀里一拍,哑着嗓子让他带两个受伤的去医院,然后二子不顾身后的叫喊声,踉跄着冲出了烧烤店,在街边打了一辆车迅速消失。

孙易在远处看到了二子逃命一样的离开,并没有多做理会,一个小混子而已,自己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他现在就是想摸清楚是谁在坑自己。

姓龙的敢动自己的女人,而且还扬言要杀自己全家,这个麻烦自己肯定是要解决的,但是自己不能无缘无故的成为别人手上的刀去帮别人开路。

孙易很懒,也很怕麻烦,凡事差不多能过得去就算了,但是遇到了大事,绝不能糊涂,就算是罪犯判死刑还得有个罪名呢。

“云哥!我怎么不记得曾经得罪过这么一号人物呢!”孙易捏着下巴琢磨着,他对省城不太熟,倒是许星是个地头蛇,问他肯定没错。

许星也是一头的雾水,“叫云哥的我也认识几个,不过都是商场上的,道上混的,好像没有叫云哥的,只有两年前,华青帮有一个叫云哥的,倒是个人物,不过后来因为得罪了龙浩天被砍死了,为了这事,当初恒姐差点跟龙浩天撕破脸皮!”

“等等,你是说这个云哥是赵恒的人?”孙易的眼前一亮问道。

“当然啊,那个云哥当年可是赵恒最得力的手下,再得力有啥用,人都死了,你问一个死人干什么?”

“也许,没死呢!”孙易的脸上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