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4章:内心深处-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54章:内心深处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8:25Ctrl+D 收藏本站



下了死力的孙易这一脚就算是一头黑瞎子都受不住,何况是林黑子一个并不算太健壮的汉子,这一脚当时就把他的腰椎骨踹断,倒地上哼哼,连惨叫都叫不出来了。

一扭头,一脸是血的龙少正捂着脸向远处跑,已经快要林边上,柳双双抬手就是两枪,可惜距离太远没什么准头,仍然把龙少吓得趴在地上向前爬。

眼看着孙易如同一尊杀神一样的向他追了上来,受到惊吓的龙少惨叫着,连滚带爬的到了河边,甚至顾不得河水冰冷,一个跟头就扎了下去,在河水里沉浮着,惨叫着。

孙易又追了几步,担心柳家娘俩,只能先放他一马,只要他不死,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

孙易回转过来,把几个人都拽了过来,其中林黑子还有那个肚子上挨了一枪的汉子受伤最重,几乎危及生命,不过孙易也懒得理会,把人都堆到一块就不管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受伤最近的就是铜子了,被孙易撞断了鼻梁骨,一记重拳打到胃出血,这会正在不停地吐着血,被孙易抓着脖领子拽到了跟前,啪啪就是两记耳光,打得他嘴里血水流得更多了。

在铜子的身上擦了擦手,然后再拍拍他的脸蛋,淡淡地笑道:“回去告诉你家老大,让他准备好,为了我的小情人有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我决定干掉他!”

铜子双目呆滞地看着孙易,怎么也没有想到,之前还完全被控制当中的一个小兔子,突然露出了尖利的獠牙,变成了远古巨兽,这反差之大让他还无法回过神来。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孙易已经开着龙少留下的那辆奔驰越野,带着二女离开了。

孙易还算厚道,给他们留下了一辆面包车,要不然的话,今天不死人都不行了。

孙易开车回了市区,把车一扔,带着二女就直接去了火车站。

柳姐拽着孙易不肯松手,“算了算了,他们都不是一般人,没必要把事情闹得太大,我们走,一起走吧,双双那里暂时先休学,实在不行,回去重新念书重新考一个远一些大学!”

柳双双看着孙易,双手绞在一起,她现在什么都没想,就琢磨着孙易那一句小情人,一脸的幽怨,哪里有自己这样的小情人,顶多就是亲亲摸摸,别的啥也没干呢!

孙易轻轻一笑,抱了柳姐一把,然后又捏了捏柳双双的鼻子,“回去,去沟谷村,梦岚姐和罗丹都在那里呢,等我的好消息!”

“我留下!”柳双双道,“我可是会开枪的!”

孙易摇了摇头,脸色也变得极其严肃起来,柳双双也不敢再撒娇了,只是一个劲地盯着自己的脚尖,脚尖地上划拉着,似乎要车站的大理石地面也划出几条沟似的。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让你们因我遇险,我保证!”孙易沉声道。

“别太为难自己!我……呃……我们……嗯……”柳姐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她本想说,选择了你,就选择了你的一切,包括在你身边所遇到的危险。

可是再想想却又不知如何开口,自己又是以什么样的身份说这句话呢?是丈母娘?还是情人?从内心深处,她更希望是后者,就像当初她与孙易一起执掌那条公路的基建工程一样。

甚至是孙易遇险之后,她独自照顾他的那段时间,还有……想到那段时光,让她的面孔微红,心跳都加速了,如同在胸膛里藏着一面巨鼓正在咚咚敲响一样。

柳姐拉住了女儿,淡淡地道:“走吧,我们留下,会让他分心的!”

然后柳姐又望向孙易,眼底深处的那一抹忧伤和关怀,让孙易的心头一暖,甚至还有一种鼻尖泛酸的感觉,伦理、道德甚至是一种近乎于绝望般的情绪,让有些喘不过气来。

柳双双被母亲拉着,一步三回头地走进了车站,孙易一直等到这趟列车发车了,才离开火车站,只是现在他的脸色已经阴沉得能刮下霜来。

孙易还没等多做一些准备,电话就响了起来,是老耿打来的,孙易一边走进了路边的市场,一边接起了电话。

“孙易,我听说你跟龙俊起了冲突?”

“嗯,是有点冲突,他跑得快,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淹死!”孙易很随意地道。

老耿叹了口气,“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龙俊没死,不过也差不多了,从水里捞出来冻得半死,现在还在医院处于半昏迷的状态,龙浩天很恼火,扬言要灭了你全家!”

“那就让他来!”孙易淡淡地道。

老耿叹了一口气,“这一波打黑风潮刚刚过去,上头的意思是,本市必须要保证稳定!”

“老耿,有话你就直说!”孙易十分不满地道,随手从一个卖日杂的摊子上捡了两把自制的水果刀,是用那种钢锯条制成的,锋利顺手,一向是孙易的最爱。

“我的意思的是,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怨,都不能把事情闹得太大,至少不能闹到台面上来,只要不闹到台面上来,有些事情,我们可以睁只眼闭只眼!我相信以你的实力,就算是搬不倒龙浩天,也不至于无法脱身!”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孙易点了点头道。

“你自己小心一些,一旦遇险就赶紧给我打电话,我来想办法!”老耿稍一犹豫,还是加了这么一句。

“谢谢!”孙易笑道。

老耿没有再客气,只是叹了口气就挂断了电话,同时向局长进行汇报工作,建议在近期内加强警力的巡逻,尽可能地让省城维持一个安稳的状态。

孙易在市场里转了一圈,买好了东西,不过并没有直接杀到龙家去,他总觉得这事有点不太对劲。

就算是那个龙少喜欢到省城大学附近去猎艳,也不至于那么巧就碰到了柳家娘俩,而且还是发生在自己与华青帮冲突之后,龙家父子刚刚从国外躲难回来就一头撞到自己的身上来,这事太不合常理了。

孙易到了省城大学附近,看着青春洋溢的莘莘学子们在校园门口出入着,自己都觉得年青了好几岁,似乎又回到了当年读大学的那段时光,还真是让人怀念。

一名容妆很精致的女学生走了过来,敲敲孙易的车顶,笑着道:“帅哥,带我兜兜风喽!”

看着这个在秋末凉风里还穿着低胸衣,孙易怀念青春的心情一下子就没有了,而且他对这个靠七分打扮来维持姿色的女子也没什么兴趣,他更加喜欢淡妆或是素颜。

孙易那双眼睛毒着呢,这个女子虽说容妆精致,看起来貌似美女,不过他敢肯定,只要卸了妆,完全就是两个人的模样,而且看这女人脖子和手,气色明显不佳,肚子里头不知死过几回人了。

孙易摇了摇头,容妆精致的女学生撇了撇嘴,转身踩着高根鞋向不远处的一辆宝马车走去。

一些有钱人开着豪车就喜欢到艺术院校,或是一些有些名气的大学城门前来猎艳,也不必开口,只要把豪车一停,自然有女孩主动敲车窗要去兜风,至于怎么个兜法,就不必细说了,心知肚明得很。

夜色降临,天气也变得更冷了,只有两三度的样子,这个季节已经不再适合室外烧烤了,多转移到了室内,但是烧烤的架子还摆在外头,烧着炭火,一串串不知是什么肉做成的肉串在火炉上滋滋地冒着油花,散发着肉类和香料混合后的香气。

隔着宽大的玻璃窗,可以看到一个身材削瘦的男子正临窗坐着,旁边是一个穿着马甲,梳着马尾看起来很清秀的女孩,但是喝起啤酒来却豪爽得很。

孙易推门走了进去,削瘦男子对面的几个明显是道上混的人正在哈哈地笑着。

“对对,二哥说得对!”

另一个摆过去几串手切羊肉给女孩,“嫂子你吃串!”

“二哥咱喝酒!”

女孩扭开了头蒜,麻利地剥去了外皮放到了那个二哥的碟子里,“二哥,你吃蒜!”

“哈哈,好好,小丽就是有眼力价,过两天哥给你买个貂穿!”

“好呀好呀,我要白色的!”叫小丽的女孩立刻喜笑颜开,晃着二哥削瘦却有力的胳脯撒着娇,“人家还想要新出的水果手机呢,同学都用,就我没有!”

二哥被小丽撒娇撒得全身舒爽,揉捏着她的大腿道,“哈哈,今天晚上让我开后门,明天就给你买!”

“啊呀,你坏死了,多疼啊!”

“嘿嘿,二哥,正好我前几天从宾馆顺出来一瓶神油,用着正好!”一个只有二十岁头的小弟笑嘻嘻地递上一个小瓶子。

小丽一把夺了过来然后又呸了一声,娇声娇气地道:“二哥,那你可要轻点!”

“哈哈,你个小货,前门第一次没搞成,后门搞个第一次也爽!”二哥甚至不顾这里是公众场合,手都从下头的裙子里探了进去,一帮人嘻嘻哈哈旁若无人地大笑道。

旁边一桌的食客多看了几眼,一个黄毛就抄起了酒瓶子指着他们喝道:“看看,看尼玛比啊!”

那桌食客立刻一扭头,不敢再看,匆匆地结帐离开。

孙易的嘴角显出一抹淡笑来,迈步走了过去,抄过一张椅子就坐了下来。

本书源自看书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