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3章:吃罚酒-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53章:吃罚酒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8:20Ctrl+D 收藏本站



铜子和林黑子抢了这份好活,酒后老雷又交待了一下,下午的时候,把人带到北河口去,龙少在那里等着,两人一听乐得都要找不到北了,本以为只是能在龙少那里挂个名露个脸,没想到竟然还会跟龙少碰面。

虽说最后肯定要把人沉河,而且还是他们动手,背上人命案底,但是跟龙少一块下黑手,这份交情可比吃吃喝喝来得牢靠多了,龙少欠上这么一份人情,肯定会跟龙老大提上一句,龙老大的心里一高兴,就算当不上堂主,只要让他们负责一下油水丰厚的产业,那一年搂上百多万都不成问题,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老黑表现得有些不太舒服,不过仍然呼喝着喝酒,他越是这样,就越是让铜子和林黑子暗自得意,绝不会想到老黑在不经意间算计了他们一把。

哪怕喝了酒,第二天一大早两人仍然汇合到了一处,甚至都没有再找其它的华青帮小弟,这种事情参与的人越少越好,人越少,就越能在龙少面前突显自己。

两人为了表示重视,还特意把暗藏的武器给拿了出来,铜子拿的是一把烤蓝都被磨光的老五四,林黑子则拿着一把被锯掉了枪托的五连发,两人开着一辆很不起的面包车直奔省城大学。

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去打探孙易的下落,主要是超市已经关门了,而且还贴出了转让的信息,学区房很火爆,有些房主将自家的房子隔成一个个的小单间,低价租给那些大学生情侣。

这也使得学区房的出入人口很多,一时半会的又哪里能够找得到孙易的下落。

两人最终把主意打到了出兑信息上,铜子会说话,而且声音也略显清扬一起,就由他打了电话。

柳姐正准备做午饭呢,孙易就拦住了,要带她和柳双双去外头吃,省城有一家老汤牛肉非常出名,正准备去尝尝。

柳姐接了电话,正好顺路去看看,孙易开着车,带着这娘俩向学校旁边的街道行去。

刚刚下了车,看到一个光头大汉笑眯眯地迎了过来,特别是那双不大的眼睛,看到自己的时候都要冒出绿光了,好像看到了绝世美人一样,这种眼神让孙易忍不住臀大肌一紧,忍不住想到了当年他偷看到骡子和那个小男孩俩人……

他要是敢跟自己握手,自己就把他的五肢一起打断,孙易暗暗地小心着,同时也紧盯着这个光头。

身后响起了哗啦一声轻响,这声音听起来简直太耳熟了,孙易暗叫一声不好,这时,对面的光头也抬起了手,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

“孙易是吧,跟我们走一趟吧,不为难你,否则的话……哼,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你身边的女人着想!”

孙易的身体一崩就要出手,但是那个黑脸汉子离他太远了,而且那把锯短的五连发指的还是柳姐,一旦走火,只怕柳姐还真的撑不住。

孙易阴沉着面孔,冷冷地看着身前的铜子,身体更是崩得紧紧的,那种阴冷的目光让铜子很不爽,大踏一步,一枪柄就砸到了孙易的额头上,砸得孙易身体一晃,旁边的柳双双赶紧扶住了他,对铜子怒目而视。

她们娘俩都是跟着孙易经过出生入死的,还能保持冷静,没有像一般人那样惊慌失措或是大喊大叫,甚至连铜子和林黑子都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这样一来倒是省了他们不少麻烦。

铜子拿出一副塑料扣直接就把孙易的双手勒得紧紧的,看着这坚韧的塑料扣,孙易的脸上冷色更浓了,如果是精钢手铐的话,他要挣开还需要蓄力,塑料扣要挣开就容易得多了。

“别反抗,我们跟他们走!”孙易沉声道。

柳双双和柳姐都没有吭声,紧紧地护着孙易,被押上面包车,直到面包车开走好半天,一辆昌河面包闪动着红蓝警灯才开过来,找着附近的居民开始询问情况,效率慢得吓人。

铜子和林黑子没有任何掩示,直接开车就奔往北河,这条北河是松江的支流,长度足有数百公里,上游就是孙易的老家林河镇,而源头则是松江市的那条做为边界的松江。

面包子微微一晃,开上了一条林间小路,秋末的林间小路变得更美了,微风吹过,黄叶飘凌别有一种美感。

但是孙易已经没有心思去欣赏这林间美景了,只是微微地眯着眼睛,稍一琢磨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那个龙少的本事不小,就是这手段太劣了一点,先是通过官方的压力,官方不成又动用暴力手段,他就不能再有点别的手段吗?

秋末的天气已经很凉了,特别是北河边上的空旷地带,就算是穿上秋装,一样会被凉风冻得全身直哆嗦。

但是龙少非但不觉得冷,反而全身热得要命,挥着手让两名手下在地上铺好了垫子,一想到就在这空旷的河边搞那对母女花,兴奋得全身都抖个不停,不停地给铜子打着电话,让他再快一点。

终于,面包车出现在林间的小路上,停好了车,铜子拎着枪先下来,把孙易给押了下来,随后一对母女花也跟着走了下来。

龙少哈哈地大笑了起来,指着柳家娘俩大笑道:“你们还真是贱啊,敬酒不吃吃罚酒!”

跟着龙少又一指孙易,一脸阴狠地道,“你特么不是牛逼吗,再牛啊,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老子今天就当着你的面搞了她们娘俩!”

龙少说着一挥手,抓住了拼命踢打的柳双双,把她按到了地上铺好的垫子上,柳姐疯了一样的冲上去,却被他的两名手下给拦住,一起按到了垫子上。

龙少命自己的手下按住这对母女的手脚,一边解着裤子一边斜着眼睛看着孙易,他已经做好了享受孙易愤怒和悲哀的眼神,不过怪异的是,孙易竟然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那种冰冷的眼神让他下面那玩意都有些不太好使唤了,秋末的凉风再一吹,更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铜子等人有些眼馋地看着按住的那对母女花,心中暗道龙少好艳福啊,可以同时享用这顿大餐,如果可以的话,他们随后再搞上一下,也能爽爽啊,希望龙少最后能开开恩吧。

正琢磨着呢,正碰到龙少那愤怒的眼神,吓得几个人同时一个激灵。

龙少指着孙易吼道,“还在这里跟老子装酷是不是,正好老子需要点血腥味助兴!”

龙少说着大步冲了过来,一把就夺过了旁边林黑子手上的五连发,枪口一垂就对准了孙易的右腿,准备一枪打碎他的膝盖。

孙易其实一直都在观察,铜子和林黑子各有一把枪,他的两个手下腰间鼓鼓的,似乎是两把手枪,不过他们现在正忙着按着那娘俩,一时也抽不出手来,现在龙少上来一添乱,机会立刻就出现了。

孙易的脚下一动,一块拳大的卵石被踢得飞了起来,带着呼啸声正中龙少的面门,他枪打的不怎么样,但是对各种投掷类的武器,哪怕是用脚也有着相当大的准头。

龙少闷哼了一声,一头就栽倒了下去,满脸都是血,牙齿混着血水从嘴里淌出来,没有昏过去也差不多了。

孙易没有理会林黑子,在踢出一脚的时候,脑袋向后一仰,正撞向身后铜子的鼻梁,嘎崩一声,鼻梁骨立刻断掉了。

鼻子受伤,又疼又酸直冲脑际,连痛呼都没有喊出来眼泪就下来了,眼前更是一片模糊,只看到一条黑影扑了过来,跟着肚子一疼,立刻就失去了知觉。

那两个正按着柳家娘俩的大汉这会也顾不上她们了,一松手就从腰间拔枪。

他们没把柳家娘俩当成对手,但是这对母女可不是一般人,柳姐当初用酒瓶子差点把一个杀手的脑袋打出脑浆子,是一个敢下手,敢下狠手的女人。

河边最不缺的就是石头,一块拳大的卵石重重地拍了那个汉子的后脑勺上,嘎吧一声,在全力拍击下,卵石碎成两块,这个汉子最脆弱的后脑处明显可以看到一处凹陷,人也像木头桩子一样倒了下去。

柳双双正处于垫子的中间,一时抓不到石头,却一下子跳了起来挂在那个汉子的后背下,盯着他油乎乎的脖子,一口就咬了上去,人的咬合力强得惊人,又是情急下嘴,这一口下去,顿时撕下一块皮肉来,甚至还能够看到一根粗壮的青色血管在鲜血中迸了出来,险些咬断了颈动脉。

这个被咬了一口的汉子捂着脖子惨叫了起来,拼命地一摔,把柳双双摔到了垫子上,手上的枪也下意识地向她瞄了过去。

但是一块卵石远远地飞射了过来,极其精准地打在了他的手腕上,枪立刻横飞了出去,砸在了柳双双的额头上。

枪还没落地就被柳双双接了过来,一张小脸苍白如纸,却又格外的坚毅,枪口对着这个汉子砰的就是一枪,一枪就把他的肚子打得直冒血,这是她第二次用枪了,谁能想到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曾经差点开枪把一个棒子特工打死呢。

林黑子见势不妙要跑,可是哪里跑得了,孙易的双臂一挣,坚韧的塑料扣被崩断,林黑子才跑出去两步就被孙易追到了身后,一个窝心脚踹了过去。

本书源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