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一来就惹麻烦-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50章:一来就惹麻烦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8:6Ctrl+D 收藏本站



龙少看看满嘴是血,正在地上挣扎着却怎么也站不起来的大块头一眼,又看看孙易,特别紧盯了一眼摸在柳双双翘臀上的那双手,目光变得格外阴冷,那张有点小帅,却又有些青白的面孔这会真的变成了铁青色。

孙易拍拍柳双双的后背,柳双双从他的身上滑了下来,然后躲在孙易的身后,挺胸腆肚,得意洋洋地看着那个龙少,这几天可把她烦坏了,这个家伙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

如果说他只是拿着花啊、戒指啊什么的向她献殷勤的话,她还不至于这么烦,小姑娘长得漂亮,难免会有追求者,在宿舍楼下点蜡烛弹琴唱歌的人可一向不少。

但是这个姓龙的向她们娘俩一起发动攻势,而且还是最没有创意的金钱攻势,还真当我们娘俩没见过钱吗,孙易平时对她们可是很大方的。

柳家娘俩可不再是当年那个住在乡村,连吃饭都要算计一番,没什么见识的农村人,这一年来,孙易领着她们,五星级酒店住过,几万块一桌的宴席也吃过,几万块一套的衣服也穿过,甚至连几十万块一辆的车也开过。

虽不至于大富大贵,可也算是见过世面了,更何况对于她们娘俩来说,再好的酒店,没有自家炕头舒服,再贵的宴席,也不如孙易蒸的鸡蛋酱还有园子里的小菜,啥车也不如当年骑自行车,甚至对于她们来说,最好的交通工具还是孙易在林子里随手做成的爬犁。

如果可能的话,柳双双宁可用现在的生活去换回从前,自己为了生活费,为了学费而独自进山那段时间,在那里碰到孙易的时候,无疑是她这一生当中最美好的时光。

龙少的这种攻势只让她觉得恶心,烦不胜烦,但是开门做生意的,又不好把人往外赶,在孙易一来,立刻就有了主心骨。

龙少的拳头握得指节都有些发白了,但是他没有傻到向孙易动手,人家一个照面就把自己的保镖给放翻了,不说自家保镖有没有功夫,仅仅是这块头就足以让一般人打一阵子了。

他这小胳膊小腿的真要是动起手来,怕是凶多吉少,无知者才无畏嘛,他相信,对方要是知道了自己真实身份,管你有什么样的身手,一定会吓得跪地求饶。

“你敢向我的人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姓龙,我叫龙俊!”说完,龙少就冷冷地看着孙易。

孙易压根就没什么反应,管你龙啊虎啊的,在那吓唬谁呢,一伸手,一把就提溜起他的脖领子,只用一只手就把百多斤,身体单薄的龙少给拎了起来。

被掐住了脖领子的龙少腾空而起,不停地蹬着腿,脸孔涨得通红,只能发出阵阵压抑的哼哼声,连嘶吼都做不到。

孙易就这么大庭广众之下拎着龙少的脖领子将他拎出了超市,向街道上一甩,回到了台阶上,将那个还迷糊着没有爬起来的保镖一勾,一脚就甩到了街面上。

“带上你的狗,赶紧走,我下手重,你再来招惹她们,我会打死你的,真的,我下手很重的!”孙易一脸认真地道。

龙少捂着脖子咳了好几声才算是缓了过来,那张帅气的面孔都扭曲了起来,不停地指点着孙易,“好……好!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谁敢这么跟我说话,我佩服你的勇气,我告诉你,那两个女人我要定了,而且,你死定了!”

“是吗?”孙易的脸色一冷,抬脚就向他走去。

吓得龙少一个哆嗦,差点尿了裤子,连保镖也顾不上了,冲进了自己的奔驰越野里,发动了车子疯了一样的冲了出去,撞翻了好几个摊子,险些撞到人。

孙易的脸色都变得阴沉了起来,扭头看看柳姐和柳双双,柳双双只顾着拍手叫好,但是柳姐却是轻叹了一口气,麻烦找上门来了,看来这个店是开不成了,对方有权有势的,人生地不熟的拿什么跟人家斗。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龙少的后手来得这么快,孙易还没等跟柳姐套套近乎开解一下呢,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了超市门口,两名着装的民警走了过来,向孙易道:“走吧,跟我们回一趟派出所,有人告你故意伤人,噢,有视频监控做证!”

两名警察没有为难孙易,只是紧紧地盯着他,孙易叹了口气,然后摸出电话来,“同志,让我打个电话总成吧!”

两名民警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上头下达的命令,他们做为普通民警也只能照办,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会把事情做得太过份,比如让人打个电话,省城这地方谁也不知道会不会碰到哪一个大拿,真要是把人得罪狠了,夹板气他们的小身板可受不住。

最重要的是,孙易的气度不凡,而且门外停的那辆Q7也是他的车,看样子肯定不是一般人,如果他能搬出一座大神来,倒也省得他们的力气了。

孙易琢磨了一下,他在省城官场上认识的人也就耿大队,刚升了副局不久,也不知道说话管不管用。

孙易拔通了老耿的电话,接到孙易的电话,老耿的心里头就是微微一惊,他们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铁关系,但是孙易在省城搞出来的事情实在是让他有些心惊。

先是出手扫了深山中的罂粟田,跟着又跟华青帮起了冲突,把整个省城都搅得翻天覆地,甚至还死了人。

也亏得孙易赶上了好时候,正好是上头有意要敲打一下日渐猖獗的华青帮,而孙易又占住了力,入室抢劫杀人这罪名一扣,再加上他帮着运作了一下,连防卫过当的罪名都没有扣上,拍拍屁股就脱身了。

现在又给自己打电话,这是出了什么事?他还真怕孙易一出手就扔出他几具尸体。

深吸了一口气,摆摆手让秘书把文件放到桌子上退出去,想接电话的时候,电话已经挂断了。

孙易捏着电话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老耿没接电话,他自然不好再打过去了,想想也没有什么再能用得上的关系了,白千山倒是欠着自己人情呢,但是林市的市长也管不到省城来。

反正也没多大的事,索性收了电话,一摆手道:“行,我跟你们回去!”

“哥!这事可不怪你的!”柳双双紧紧地拉着孙易的手叫道,“我跟妈妈去给你做证!”

“你们留下来吧,相信很快就会给你们记笔录的!”孙易笑着在她的头发上摸了摸,然向两位民警点了点头。

两位民警长出了一口气,看向孙易的目光已经有些怜悯的意思了,只怕他还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什么人吧,人家这是要玩死他的节奏啊。

孙易很配合,他们也没有动用手铐之类的东西,孙易跟着上了车,车子缓缓地开出了这条狭窄而又繁忙的街道,向不远处的大学城派出所行去。

刚刚开出街道,孙易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两位民警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接电话,不到最后关头,他们这些奉命的小人物是不会过多干涉的,一旦走入正常程序之后,只要按着规则来,谁都挑不出他们的理来,公务员也不好当啊。

一看电话孙易就乐了,敢情是老耿打了回来,孙易接起了电话笑着道:“我还以为老耿你高升副局之后就忘了我这个小人物呢!”

“你可得了吧,你可不是小人物,在上头都挂着名呢!”老耿捏了捏眉心道,孙易这个人怎么说呢,你说他是道上的人物吧,偏偏他又不是,可是又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你说他是生意人吧,可是干什么都是东一锤子西一榔头的,连个注册的公司都没有。

可你说他是个农村人,谁敢把他当农村人看?一个可以在省城驻军的营地里养伤的人,可能是普通农村人吗?看起来他是一个很没势力的人,偏偏跟方方面面都有些不清不楚的牵扯,就像一只刺猬一样,无害偏又让人无可奈何。

孙易嘿嘿一笑,“我这不是惹了点麻烦嘛,正要去派出所呢,我寻思着,省城也就认识你这么一个当官的,给摆摆官威呗!”

“你可别嘲笑我了,你救了我好次呢,没你我早就盖国旗当烈士了!有事你就说!”老耿笑着道。

“我在省城大学附近的派出所,还没到呢!”孙易笑道。

“行了,那我知道了,我这就给他们所长打电话!”老耿痛快地道。

“好,我等你好消息!”孙易说着挂断了电话,两个民警也长出了一口气,看样子他是找到人了,剩下的事情就是看双方谁的路子野,谁的门子硬了,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了。

老耿是基层干起来的,对下头的事情门清,先给派出所的所长打了个电话,话里话外的探了探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可是也有些头疼,这个孙易怎么一到省城就又跟华青帮冲突起来了?

在电话里,老耿笑着道:“老赵啊,不管这事是谁跟你提的,回头你提我,估计也能给我几分面子,对了,你的辖区最近可要盯紧点,严打的风头可还没过去了,别犯了什么原则性的错误,到时候谁都保不住你,你姐夫也不行!”

老耿放下了电话,但是派出所的所长老赵双层下巴上已经尽是汗水了,他稳稳当当地在这个油水丰厚的大学城辖区当所长,全靠他那个当区长的姐夫,但是耿副局更是最近风头正劲的红人,他的话里话外所透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