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6章:长吁郁气-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46章:长吁郁气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7:49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深深地吸了口气,拨通了柳姐的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很热闹,似乎是在什么热闹的地方,听起来像学校附近。

柳姐在省城,她是陪着柳双双一起来的,她也攒了一些积蓄,打算在学校附近兑一个小店,这里的生意非常不错,而且也不累,还可以就近地照顾柳双双。

“那明年的春种秋收怎么办?”孙易下意识地开口问道,问完了回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柳姐那边也是微微一愣,只闻得轻轻的呼吸声,终于闻得一声轻笑,“没关系的,春种秋收的时候这边都赶上假期,而且,我还可以请店员呢,双双平时也可以帮我!”

“那……那用不用我……”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的,这一年有你的帮忙,我也赚了不少钱,只是兑一个小超市,用不了太多的钱!”柳姐笑着道。

孙易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好半天之后,才在彼此清晰可闻的呼吸声中道:“有事的话,我太远够不上,你可以找许星或是梁家辉帮忙,他们应该回到省城了!”

“好,我知道了!”柳姐说道。

然后是彼此相默无语,就这么端着电话,傻乎乎地听着彼此的呼吸声,直到电话里传来了柳双双的喊声,柳姐才急忙地挂断了电话。

孙易抱着电话,坐在已经枯黄的葡萄藤下,心里像是有一根线崩断了一样,说不出来的难受。

在秋日的凉风当中,孙易突然打了一个冷颤,那种近乎于隔绝的寂静一下子被打破,身后传来了二女的轻笑声,孙易扭头看了看正在忙着酿酒的二女笑着道:“为了犒劳你们,我决定去北林子弄只狍子或是野猪回来!”

“行,你去吧,今天能回来吗?”

“能,我不往远走!”孙易笑道,然后背起了军弩,一挥手,一白点颠颠地跟了上来。

进了北林子,孙易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突然发足狂奔了起来,一点白微微地呆了一下,然后飞快地跟了上去。

一条北大河,几乎将村子与山林隔绝出两个世界来,在大河的这一边,只有一些野鸡野兔之类的小型动物,而在大河的那一边,才会有野猪、狍子之类的稍大一些的野生动物。

孙易只在过大河的时候停下脱了衣服,带着一点白过了河,过了河穿好衣服又是一路狂奔,平常要有几个小时的路程,他只用了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到达了,一点白甚至累得已经开始伸舌头了,不过仍然保持着极佳的做战状态。

孙易似乎要在奔跑和捕猎当中耗尽自己所有的气力一样,远远的山坳里,已经看到了几只狍子在嚼着肥美的秋草,抓紧最后一次机会尽可能地多贴一些秋膘,此时的狍子最是肥美,而冬天的狍子则是皮毛为佳。

孙易甚至没有动用军弩,就这么直愣愣地奔着那三只狍子冲了过去,像是一只捕食的猎豹一样。

狍子就算是再傻也知道来者不善,如同山林中的精灵一样一跃而起,四蹄生风地向远处的林子里奔去。

孙易发出一声低吼,紧盯着一只不大小,只有几十斤重的狍子埋头狠追,易哥今天心里不爽得很,只有这种狂奔和捕猎才能让他稍出一口胸中的郁气。

一只狍子和一个人一同撞进了丛林里,一人多高的灌木丛狍子一跃而过,孙易更是一纵而起,落地的时候一个翻滚,速度不减地追了上去。

眼看着追得更近了,就在前方的一条小沟里,一条花里糊哨的影子一样,从下方飞射而起,一口就吊在了这只狍子的咽喉处,狍子发出一声轻鸣摔翻在地,而这时孙易也冲撞了过来,三条影子滚在了一起。

孙易的双脚用力地一蹬,入脚柔软,花影子被蹬得翻了出去,竟然是一只豹子,北方极其少见的豹子,也不知是不是去年打猎时路志辉看见的那一只。

这明显是一只成年公豹,牙尖嘴利,身体强壮而有力,半伏于地,发出一声声低低的咆哮声,一点白发出一声低吼就要冲过来。

孙易一摆手喝道:“小白停下,我自己来!”

孙易一声大喝,让一点白一个急刹,在地上蹬出四条沟槽来。

孙易瞪视着那只豹子,拔出了短刀先给这只狍子来了一刀放血,只有放过血的肉才好吃,浓浓的血腥味顿时也弥漫在丛林当中。

一点白缓缓地后退着,然后坐到了地上,歪着脑袋看着那只豹子,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一点也不护主的样子。

孙易一甩手,把短刀插到了地上,身体用力地一崩,肌肉瞬间坚硬得如同钢铁一般,双手在胸口处重重地一捶,发出如同擂鼓一般的巨响声。

“来啊!”孙易大吼了一声,身体一伏就向这只豹子扑了过去。

这只豹子也不是好相与的,孙易主动攻击了,它立刻一个闪跳,极其灵活地闪到了孙易的身体,同时一爪子就拍到了孙易的肋侧。

好家伙,这一爪子拍下来,简直不比老狗他们那些高手的力量差劲,让身在空中的孙易一个翻滚扑通一声就摔到了地上。

这只豹子甚至不等自己的身体完全稳住,仅仅是后腿在地上一蹬就向孙易扑了过去,一口就向他的咽喉处咬去,每只猫科动物都是天生的武林高手,从猫打架的姿态就可窥一般。

一般人碰到一只发怒拼命的猫都会手忙脚乱,更何是一只比猫的体形大了十几倍不止的豹子,它的力量更足,速度更快。

孙易一探手,精准无比地扣住了它的咽喉,但是那两只前爪却滋地一声挠到了他的胸前,衣衫登时破碎,数道血口也迸出鲜血来。

见红了反倒是让孙易有一种一股火气随着血液流出一样的感觉,脚一抬重重地一记兔子蹬鹰就把这只豹子远远地蹬开,一个翻滚爬了起来,盯着这只豹子。

孙易受了伤,一点白也坐不住了,站起来走到了孙易的身边,身体微伏着,随时都会扑出去。

好歹一点白也在山林里混过,甚至还混过狼头的狠角色,再加上孙易这么一个人猿泰山在,怎么看这只豹子都没有胜算。

野物不用担心面子的问题,只需要考虑自己的性命,这只豹子最终还是缓缓地退走,最终消失在山林当中。

跟豹子打了一架的孙易心头郁火尽去,甚至有一种天空变得更蓝一般的感觉,这也只是暂时。

孙易可以力战双熊,独斗豹子,哪怕现在跑出一只战斗力凶悍的东北虎他也敢掐巴一架,但是再凶悍的人和动物,碰到山林里嗅着血腥味而来的蚊子和小咬也要蓝荒而逃。

很多人都会把蚊子和小咬弄混,其实这完全是两种虫子,蚊子就不用提了,吸血的那种,而小咬就不一样了,模样更像是苍蝇,但是个头更小,十只小咬也没有一只苍蝇大,这种小东西一出现就是成片成片的,在山林里甚至可以达到引起一阵微风的地步。

它们本身不具有噬咬能力,但是却见缝插针,甚至可以把口器从汗腺中探进人体中汲取液体,让人烦不胜烦,如果身上有点小伤口的话,几乎瞬间就会糊满了伤口,现在只是秋末,数量少了许多,但是在这山林里,仍然带起一阵嗡嗡声。

孙易简单地处理了一下这只狍子,连脑袋和内脏都没有要,直接原地抛弃了,也许要不了几个小时,就会被山林里无处不在的小东西吞噬得干干净净。

孙易扛着二十多斤的狍子肉,又是一路飞奔,用了一个多小时就赶了回来,这时天还没黑呢。

看到身上带血的孙易回来,梦岚和罗丹都是一惊,带着一身的果香气扑了过来,还好,只是胸口有些抓伤,伤口处已经涂了一些药粉,明显开始愈合了。

“你可真是不让省心了,出去这么一会也要带点伤回来!”罗丹低声埋怨着,却又手脚麻利地帮他重新换药重新缠了绷带。

孙易嘿嘿地笑了起来,割了两条子肉扔给了雀鹰,鹰可傲得很,从不会吃施舍的食物,但是孙易例外,他给它就吃。

至于两头黑瞎子这会馋得直流口水,却不吃生肉,它们似乎知道,这肉弄熟了更好吃,宁可馋得坐在一边流口水也不动嘴。

孙易换了身衣服,从仓房里把存好的木炭搬了出来,这个木炭还是在木炭厂弄来的,可不是那种机制炭,而是更加经烧,烟气更小的纯木炭。

“人家都吃烤全羊,今天晚上咱们吃烤全狍子!”孙易用一个铁网将这打开的两扇狍子肉捆好,然后看了看烧得差不多的炭火就架上了,不停地向上头刷着从巴特那里弄来的秘制酱料。

“这么多肉,哪里吃得完哟!”梦岚道。

“没看那里还有两头吃货在等着嘛,咱们只挑最肥美的吃!”孙易笑着道,不停地转着炭火上的狍子。

很快烤肉的香气就扑面而来,两头黑瞎子甚至不顾野牲口最怕的火,一点点地往前凑着,伸着鼻子直吸溜,一不小心熊掌被烫了一下子,嗷嗷直叫唤。

天黑了,蚊虫也起来了,院子里只要堆上一些青蒿,再放上几块炭火,很快就升起了袅袅青烟,将蚊虫尽数薰开。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