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雀鹰-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45章:雀鹰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7:45Ctrl+D 收藏本站



正在争斗当中,突然草丛里传来了啪哒的一声轻响,跟着就是一片羽毛飞了出来,一条艳丽的影子一闪,低着脑袋就钻进了一片灌木丛里头没了影子,速度快得连孙易都没有反应过来。

而那只扑下来的雀鹰好像没了动静,难道上演了一出禽类版的吊丝逆袭记?

孙易好奇地走了过去,那只野鸡王已经没了影子,但是那只灰白色的雀鹰还躺在那片草地上,一点白瞄了一眼,甚至连尖牙都懒得露出来。

这只雀鹰实在是太倒霉了,也不知是谁这里下了一个打兔子打野鸡的夹子,现在这个夹子崩开,直接就打断了它的一只爪子,甚至带夹住了翅膀,这种用钢丝做成的夹子力道大得很,如果打实了,甚至能把雀鹰的脖子打断。

如果这一切是那只野鸡王故意引导的话……孙易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只野鸡王简直就是成了精啊。

野鸡一向都是与傻蛋联系在一起,这玩意虽说长了翅膀,但是不擅长途飞行,它们最厉害的还是跑,脖子一伸,两条腿飞快地捣腾着,羽毛能够保护它们在钻进草丛了荆棘灌木中不受伤,一般人还真不太好抓。

但是到了冬天就不一样了,天降大雨,又累又饿的野鸡在被追逐得狠了的时候,会一脑袋扎进雪壳子里头,只把有着漂亮羽毛的屁股露在雪地上头,到了跟前,可以像拔萝卜一样把它们从雪地里拔出来。

在北方更早的年月,才刚刚开发生的那几年,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可不是开玩笑的,那会狍子还是真正的傻狍子,鱼类资源也极为丰富,至于野鸡,正是出了名的傻,在家做饭呢,听到身后有动静,是有心急的野鸡把脑袋扎进了饭锅里烫死了。

往往人们会痛恨地骂上几声,又祸害了一窝好饭,在那个年月,一锅饭可比一只瘦不拉叽出不了几两肉的野鸡更有价值。

而雀鹰闯进家里头抓小鸡更是常见,经常晚上睡睡觉就被鸡窝里传来的动静给弄醒了,打着手电筒出门一看,一只雀鹰抓着一只小鸡飞上空中,在那个时候,一只擅斗的大公鸡,更是一只凶悍的大鹅可抵半个劳力。

至于狗……打小被训出来,都不敢多看鸡一眼,谁家狗敢咬鸡,那是要被当成反骨仔打死的,鸡屁股里头能抠出米面油盐来,可是一家子的宝贝,只有到了年跟前,才会宰上一只公鸡大开盛宴,母鸡是绝对不会吃的。

眼前这只雀鹰可真是倒霉,如今山里的雀鹰数量不多了,死一只就少一只,孙易在它的跟前蹲了下来,鹰就是鹰,哪怕受了重伤无法飞行,仍然凶悍得紧,特别是那一双圆溜溜的双目,锋锐之极,颈羽都乍了起来,一副随时都要进攻的样子。

“你要是敢叨我,我就真不管你了!”孙易说着,然后伸手缓缓地向这只雀鹰身上的夹子探去,一点白半伏在他的身边,不怀好意地盯着这只空中悍将,它只要敢有任何攻击孙易的行为,一点白都不介意尝尝鹰肉是什么味道了。

这只雀鹰身上乍起了颈羽渐渐地平复了下去,眼中的锐利之色也退去,似乎敌意全消。

孙易刚刚把夹子打开,这只雀鹰的身体就是一冲,只是它的爪子断了一根,翅膀似乎也断掉了,只是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根本就飞不起来,飞不起来的鹰还能叫鹰吗。

“小家伙,老老实实的从了我吧,带回去给你治治伤,治好了伤,你又是一条空中悍将!”孙易笑着把这只跟大公鸡差不多大小,但是体态更加修长的雀鹰抱了起来,差不多有四五斤沉的样子。

这只雀鹰缩在孙易的怀里竟然没有再挣扎,这让他也觉得奇怪,鹰类一向都是孤傲的,想要驯服一只鹰,就需要先熬鹰,可是孙易只是救了一下,根本就没有熬的意思。

抱着这只老实的雀鹰,身后背着打来的三只野鸡,半路上一点白又逮了一只兔子,叼着肥硕的大兔子跟在孙易的身后回了村里。

“哟,小易呀,怀里抱个啥?”几个妇女看到了孙易回来笑着问道。

“捡了一只雀鹰,受伤了,回家给治治!”孙易笑道,他都觉得自己现在特像玩鹰溜犬的二溜子,没个正形。

“看看人家小易,就是有本事,林子里转一趟连鹰都能弄回来!”几个妇女竖着大姆指头笑道。

事情要看什么人做,别人这么干那是不务正业,而孙易这么干就是有本事,让他自己都觉得特不好意思。

亏得他家在最后一栋,不会遇到太多的人,赶紧回了家,罗丹赶紧接下了一点白嘴里的兔子,去一旁收拾了起来。

“熊大和熊二呢?”孙易看了一圈,家里没有了这两只黑瞎子闹腾,还觉得有些冷清呢。

“村西老张家今天家里来了客人!”

罗丹这么一说孙易就明白了,肯定是家里做好吃的了,然后熊大和熊二又跑去蹭吃蹭喝了,只希望别把人家客人吓到,其实熊大熊二也成了客人来沟谷村必观的一景了,至少别的村子里头可没有两头肥硕的黑瞎子晃来晃去。

看到孙易怀里头那只雀鹰,罗丹惊咦了一起,凑过来看看,刚刚凑近,这只受了伤的雀鹰突然一探身子,尖利的勾勾嘴就向罗丹啄了过去,要不是孙易一缩身子,怕是罗丹就要破了相了。

还不等孙易开口说话,一点白就哼哼了一声横身拦了过去,如果不是这倒霉的雀鹰还在孙易怀里头,肯定会被一点白一口致命。

罗丹的一声惊呼把正在屋子里头腌萝卜的梦岚也惊动了,赶紧跑出来看看,见孙易要给这只雀鹰治伤,有些担忧地道:“正骨头是很疼的,它不会咬你吧!”

“我看不会!”孙易道,正说着,那只雀鹰尖利的喙还在孙易的手上来回蹭了一下。

孙易小心地给这只雀鹰正着骨头,断开的爪子被扶正,用小棍夹了然后再缠上绷带,孙易倒没怎么样,倒是把旁边观看的二女吓得一头的汗水。

把翅膀也正好,这只雀鹰已经全身翎羽凌乱,像是被抡了一样,四处看了看,也没地方放它,索性就用一个麻袋片挂以了房檐底下,正好这个季节燕子已经南飞了,要不然的话天敌碰到一块,肯定又是一场乱战。

把自己胡乱配的药粉融在水里头,本来还打算给这只伤鸟灌进去,可是没想到刚刚端过来,这家伙就抻着脖子开始饮水,没有一点做为鹰类的傲气与尊严。

两只黑瞎子凑了过来,它们纯是吃货,就算孙易平时吃个辣椒它们也要凑过尝尝,不给还不行,吃了辣得满院子乱跑,他用来做院墙的柳木杖子已经撞倒好几回了。

不过一点白的妒忌心思也不弱,很不着痕迹地挡到了两只黑瞎子的面前,扭头呲呲牙,再一转头,晃着尾巴,眼中尽是欢喜讨好的神色,这小家伙聪明着呢,孙易就没见过比它更聪明的狗。

配好的药水给了那只雀鹰一半,剩下的给了一点白,想了想,还在里头加了一点数量很少的大地乳。

一点白吧哒吧哒的全都给喝光了,盆子都舔得能当镜子用,两只黑瞎子一点都没有捞到。

一点白给自己看家护院,甚至还救过自己的命,所以有些偏爱也是在所难免的,不像这两头吃货,天天就知道给自己找麻烦。

这几天孙易看着过得挺舒服的,甚至那只雀鹰在孙易的照顾下,两天的时间就可以扑愣着从屋檐下滑下来,只是那只骨折的爪子还无法着地,说来也怪,这只雀鹰跟熊大熊二的关系非常好,偏偏跟一点白的关系谈不上友好,甚至有些冰冷,也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

而一点白一向都是用蔑视的眼神看着这些住客的,平日里也是互不往来,偶尔还会有点小摩擦,无论对上两头狗熊还是对上会飞的雀鹰,一点白都稳稳地占据着上风,保持着家中老大的地位。

孙易给这只雀鹰玩笑似地起了个名字,就叫小萌,没错,给一只鹰起名叫小萌,听起来怪怪的,不过这家伙缩爪缩脖缩成一团的模样,还真有就萌萌的意思。

梦岚姐年纪稍大,也更加细心一些,在摘取院子里的野葡萄准备用来酿酒的时候,低声道:“你可有些日子没有给柳姐打电话了,小双双也不知怎么样了!”

梦岚姐说完,就端着一盆子葡萄进了屋,然后两个女人在木桶里叽叽咯咯地轻笑着,不停地踩着盆子里的浆果,似乎她刚刚从没有说过那些话一样。

孙易扭头看了一眼,与二女对视了一眼,她们向自己暖暖地一笑,笑得全身似乎都泛起了暖意。

她们什么都知道,却偏偏又十分的知足,这样的女人,有一个就足够了,可偏偏孙易有两个,梦岚姐已经二十七岁了,但是在平日里聊天说话的时候,总是刻意地避开婚姻问题。

罗丹虽然跟孙易的时候还是原装,但是在法律上,她已经有了一个离婚证,算是二婚了,在农村,二婚可不是一件好听的事情。

孙易深深地吸了口气,或许该给柳姐打个电话,自己的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但是总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说到底,还是他太优柔寡断了,不想误了人家娘俩将来的日子,偏偏又舍不得放手,那种揪扯般的感觉太让人难受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