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2章:小小地胡闹-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42章:小小地胡闹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7:32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的一句大补之物,再加上那个塑料小管里的乳白色液体比较可疑,让人忍不住产生了邪恶的联想,白千山的老脸都抖了抖,不过再想想,孙易是绝不会跟自己搞这种恶做剧的。

“这个只有这么多了,想再要只能等明年了!”孙易叹道。

白千山点了点头,原来不是心疼,而是这东西太难得了,赶紧亲自过来把东西收了起来,然后就不停地看着手表,已经开始下逐客令了。

孙易也不自在,赶紧告辞了,准备去找柳家娘俩一起吃个饭。

拿了这两样药材,白千山赶紧安排秘书前往京城的航班,他现在一刻也无法等了。

孙易一出门就推了好几个约,都是林市道上大哥约他喝酒,市局的刘国裕也找他吃饭,虽说送的只是萝卜白菜让人哭笑不得,但是总要回个礼才是。

正好把柳家娘俩带上,贪官污吏请吃饭,不去太可惜了。

照例还是鸿福全羊馆,巴特仍然像从前那么豪爽,毫不客气地就从孙易的车里拎了两大袋子萝卜白菜,乐得直咧嘴,巴特有的时候非常可爱,别管东西贵重与否,只要有人送他东西,他就觉得被人看中,觉得特有面子。

一个常来他这里吃饭的小两口,家里五岁的孩子送他一个自己买来的儿童水杯,就乐得巴特大手一挥,回礼就送人家一只烤全羊,对于巴特来说,情谊这东西根本就不能用价钱来论算。

柳双双笑嘻嘻地取过一个大萝卜,大萝卜的白根很辣,不太好吃,奢侈的吃法是直接切下来扔掉,节俭一些的用白根来熬汤利用。

柳双双就是比较奢侈,而且还很农村的一种吃法,找了一个比较尖锐的地方,把只有不到十公分的白根处在上头磕上几下,再用力地一掰,水份足又脆生的大萝卜发出一声脆响,白根就掉了,直接扔掉。

刚刚起出来的大萝卜只扫净了上面的土,青根处不粘一点泥土,非常干净,柳双双看着白白净净的,其实没那么多讲究,连那地方她都吃过,还在乎这点东西了。

上去就狠狠地咬了一口,嚼得嘎吱脆响,又甜又脆。

一根大萝卜柳双双根本就吃不完,孙易用餐刀把大萝卜切成几大段,每人一段,一边吃萝卜一边等着刘国裕和韩大队。

很快刘国裕和韩大队也来了,他们一来就招呼着开始上菜,看到孙易他们正在啃萝卜,也笑着拿过一块啃了起来。

孙易已经给他们送过了,不过拿萝卜白菜送礼的,他们还是头一回收,对东西没太在意,但是这份情得领。

现在一口萝卜咬下去,顿时让这二人眉角一抬,接着再吃几口,一阵赞不绝口,区区一个大萝卜,竟然能吃出前所未有的美味感来,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他们吃过最好吃的菜。

“孙易,不简单啊,还有没有了,再给我留几袋子,反正这萝卜白菜都能放得住!”刘国裕这回开始主动索要了。

孙易赶紧摇头,“我就种了一菜园子,收下来的自己吃不了,四处送人了,还剩下一点是我的过冬菜,家里酸菜还没腌呢!”

“你看你,就一点萝卜白菜还那么抠门,烤全羊我都请了!”刘国裕不满地道。

“行行,车里还有两袋子,一会你们两人每人一袋子拿走!”孙易笑道。

刘国裕这才满意了起来,一个大萝卜一会功夫就被五人个给瓜分完了,这时巴特那边已经开始上菜了。

虽然只是空嘴吃的大萝卜,但是大萝卜的甘甜与爽脆让端上来的凉菜也是黯然失色,根本就没法比,吃在嘴里味如嚼蜡,唯有羊肉端上来的时候才能吃出一些味道来。

“看来你家的菜可不能多吃啊,吃多了别的菜吃起来都没啥味道了!”刘国裕一边吃着羊肉一边道。

孙易啃着骨头含糊地应了几声,顺手又给柳姐夹了一个小羊腿,柳双双也不客气,站了起来用刀子割了一大块的羊肋条,吃得嘴角直流油,倒底是青春小姑娘,干吃不胖足以让人羡慕了。

在吃饭的时候还碰到了几位道上的大哥,不过看到孙易正在跟市局的刘局一起吃饭,琢磨了半天也没敢过来敬酒,人家刘局从来都不跟道上的人有所联系。

看看人家易哥交的人,上到市局领导,下到贩夫走卒,关系都处理得井井有条,每一个都有着极好的关系。

虽说孙易从不承认自己是道上混的,但是道上混的人都把孙易当做同道,而道上的大哥们早就不是过去那种靠打打杀杀上位的大哥了,真正考验一个大哥的能力还是看他的办事能力,谁认识的人多,谁认识的人有份量,在这方面,孙易无疑走到了前头。

刚刚修建到收尾阶段的那条三百公里的一级公路,就证明了孙易的能力,要是让一般人,怎么可能在短短几个月之内就完成路基的铺设工作。

吃完了饭,孙易又与几个相熟的大哥打了招呼喝了杯酒,见孙易是陪着市局的刘局,这些大哥也不拽着他了,能喝杯酒就算给面子了。

其实吃完饭就没啥活动了,孙易总不能带着这娘俩去跟刘国裕他们找妹子吧,再说了,人家刘局和韩队对这种事也不感兴趣。

柳姐当然不肯一直住酒店,她租了一个精装修的小面积公寓,很精致,住着也舒服,但问题是,只有一张床,人家娘俩一块住当然没有问题,虽说孙易很想睡在两人中间。

估计自己要是提出来的话,两人都不会拒绝,但是孙易的脸皮终究还是没有那么厚,甚至有点不敢看柳双双越来越幽怨的双眸,就连柳姐的情绪都有些不太对劲了。

现在一屋子里三个人,单个拿出来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孙易分别与他们发生了除了最后一步,什么都做过了,而且柳姐对这事还心知肚明,至于柳双双知不知道就不太好说了,这丫头装起傻来可是影后级别的。

现在三人凑在一块的时候,谁都不好吭声,孙易喝着茶,不时地轻咳两声,一时之间气氛尴尬之极。

柳姐在烧着水,假装忙碌地出出进进,说是要烧水给双双洗澡,就在柳双双准备抬头说话的时候,孙易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留在林市的罗丹打来了。

孙易的心里一轻,赶紧接了起来,嗯嗯了两声站了起来,“那个……我这头还有点事,我先去办事!”

“去吧去吧,正事要紧!”柳姐似乎也松了口气赶紧道,唯有柳双双更加幽怨了。

孙易逃一样的离开了公寓,用最快的速度赶往罗丹家里头,还没进门就闻到了一阵阵的饭菜香气,虽说此前已经吃了不少,但是仍然勾起了他的食欲。

孙易手上提着一个大编织袋,里头装的是萝卜大白菜,伸手轻轻一敲门,似乎早就有人在那里等着一样,一开门,正是梦岚姐。

“咦?梦岚姐,你不是去松江了吗?”孙易问道。

梦岚白了他一眼,“我要是不回来,你可懒得去看我!”

“哪能呢,我最近刚把手头上的事情忙完!”孙易赶紧道,至于在省城受伤差点丧命这种事情,就不必告诉她了。

孙易把袋子放到了门边上,一伸手就揽住了梦岚姐的腰将她横抱了起来,“来来来,让我看看姐姐你变没变!”

“别胡闹了,罗丹在呢!”梦岚敲着他的肩头道。

“就是因为她在我们才胡闹呢!”孙易没皮没脸地嬉笑着,一探头,见罗丹正厨房做菜呢。

见孙易横抱着梦岚姐,而且一脸都是坏笑的样子,白里透着粉嫩的小脸微微一红啜了一口,虽说她们两个半强迫式的跟孙易在一块胡天胡地的乱搞过,但是每次遇到这种事的时候,仍然放不开。

这个时候还做什么饭啊,罗丹被孙易也从厨房里拖了出来,罗丹一边挣扎着一边叫着,“等会等会,火还没关呢!”

把煤气一关,三人一起进了卫生间,十分不老实地洗起了澡。

而在这个时候,白千山已经乘着飞机直飞京城去看望他的老领导,当官当到了市一级,再往上就不仅仅是个人能力的问题了,还需要派系、各方的支持等等,白千山还年青,能力也是有的,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

老领导那一派系他是不指望着,区区一个县级市的小市长还入不了这一个派系的法眼,层次最低的中间力量也是副省级大员。

老领导病重的消息虽然瞒着,但是也瞒不了多久,毕竟只是一个副部,而不是真正的手握大权的中枢大员。

白千山去拜见的时候才发现,家里已经冷清得很了,老领导的老妻蔡淑珍一脸的愁容,给他端了一杯茶,放到了桌上就叹起了气。

白千山说明了来意,蔡淑珍也犹豫了起来,虽说自家男人一路升到了副部级,可仍然改变不了她小门小户出身的事实,对于这种人生大事还拿不得主意,却又有一种死马当做活马医冲动。

再过两天,老头子请假就一个星期了,再不露面也说不过去了,所以重病的消息最多才能掩两天。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