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5章:长刀铁掌-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35章:长刀铁掌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7:2Ctrl+D 收藏本站



长刀雪亮,划过一道光弧就向孙易的颈侧斩了过来,孙易只跟关宁他们请教过一些军中格斗样,再就是念大学的时候学过几天花架子,他的战斗力全部来自他高超的反应能力和敏锐的观察能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强大的力量。 w w w .??. c o m

对方手上的长刀已经舞成了一团精亮的刀轮,劈头盖脸地劈杀了过来,无论他从哪里劈来,孙易总能准确地用菜刀挡回去,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响成了一团。

直到最后当的一声巨响,半截刀刃飞了出去,穿过窗子,一直落到了院子外头,甚至刺穿了那辆金杯车的车窗。

黑毛衣的双手仍然紧紧地握着长刀,只是长刀只剩下了一半。

他的双手微抖,虎口已经迸裂,鬓角的汗珠一颗接着一颗地落下。

孙易看看手上已经成了锯齿状的菜刀,嘴角一挑,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这武士刀用起来还没有砍刀的威力来得快,日本武士刀被吹上了刀,但是仍然改变不了它薄弱易断的本质。

古代日本武器上阵要带三把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种长刀易断,必须要有更换的武器,孙易手上的菜刀短,但是刀刃厚重,又是王麻子出品的上好菜刀,一口气几百刀拼下来,最终还是把对方的武士刀拼断了。

“你砍了这么一气,也砍爽了吧,现在,该我了!”孙易说着,缓缓地横起了菜刀,菜刀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缓缓地举了起来,并且双手持着刀柄。

“这是……这是横刀式……”黑毛衣的脸色大变,紧握着半截武士刀后退了半步。

孙易的脚下一蹭再一滑,瞬间就滑出三米多远,菜刀也当头一刀劈了下去。

黑毛衣颇为狼狈地一个翻滚,滚出了菜刀的劈砍范围,菜刀的缺点就是太短了。

但是菜刀仍然半个半圈乌光,从刁钻的角度一刀刀地劈过去,黑毛衣用半截武士刀左支右挡,当当的一阵金铁交鸣声当中,本来已经断掉一半的武士刀又断了一半,黑毛衣更是虎口鲜血横流,嗡的一声,剩下的小半截也飞了出去。

跟着,孙易的菜刀狠狠地劈到了他的颈侧,黑毛衣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等死,但是脖子处微微一疼,锯齿状的菜刀贴着他脖子的肌肉戛然而止,只刮破了他的一层油皮而已。

“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你们了!”孙易冷笑了一声,一拳头轰在他的肚子上。

黑毛衣只觉得自己像是被火车撞了一下,坚实的腹部肌肉也挡不住这一拳的巨大冲动,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撞在墙上,险些把36的隔断墙撞烂。

滑下来的时候抱着肚子哼哼,怎么也站不起来,孙易一抬头,一掌切到了他的颈侧把人打昏。

他可是小心地收着力呢,这一招还是跟路志辉学的,必须要拿捏得恬到好处,要不然的话很容易把人的颈骨砸断,就不是打昏,而是打死了!

门外的老狗看着孙易叼着烟,拎着菜刀出现在屋门口的时候,嘴里的半截烟都掉了,烫穿了裤子,一阵燎毛的味道飘散着,急急地拍打着,打得要害生疼。

他这一低头,也救了他一命,一把菜刀飞旋而来,撞破了车窗,从另一侧飞了出去。

老狗甚至顾不得再去拍打在裤子里还没有熄灭的烟头,一脚油门轰下去,卡宴带着手刹向外冲去。

孙易回屋取了一盘在市场上买来的麻绳,把麻绳浸了水,然后进屋把钉在地上的人一个个的拽起来,刀子还留在他们的身上,能少流点血最好了,这屋子自己还要住人呢。

麻绳捆了这些人的四肢,来了一个四脚朝天式,看起来极像农村杀猪时候捆猪的姿势,而孙易用的绳法也正是极为结实的猪蹄扣。

把人捆了,在院子中间拽了一根绳子,然后这十多个人就像在晒风干肉一样被一个个地挂了上去,在空中飘荡着。

身上带着伤,可是谁也不敢吭声,紧紧地闭着嘴,谁只要出了一点动静,手指粗的柳树条就带着风声抽下去,抽在身上就隆起寸许高的大血凛子,这种皮外伤不致命,但是那种痛感简直酸爽得让人不敢置信。

孙易回屋又取了两把菜刀,就剁在身前的木板上,在木板上还摆着一个茶杯,一份刚刚做好的炒饭,正在吃着炒饭,吃完了饭开始喝茶,不急不缓的样子让人看着就觉得心里发寒。

黑毛衣的手腕和足踝都被粗糙的浸水麻绳勒破了皮,额头汗水滴滴而下,深吸了一口气,从昏厥中醒了过来,沉声道:“孙易,你确实很有本事,但是……你这么做,只会把华青帮彻底地堆向你的对立面!你会遭到全面报复的!”

孙易笑眯眯地抿了一口茶,放下了茶杯后淡淡地道:“好,就算你说得有道理,如果你们来的时候我不反抗只求饶,你们会怎么做?”

黑毛衣微微一愣,然后十分老实地道:“你会被装进麻袋里沉入大河!”

黑毛衣的话让其它的帮派份子大急,大哥啊,你挑好听的说不行吗?你这么说简直就是把这个恶魔往死里得罪啊!

孙易摊了摊手,“你看,这就对了,我不反抗也是个死,反抗大不了还是个死,有什么区别吗?”

“你还有家人,有朋友!”黑毛衣沉声道。

孙易的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个残酷的微笑,“你们可以试试,看看你们去了能不能回来!”

无论是一点白,还是赖在村子里不肯走的两头黑瞎子,可都不是那么好招惹的,最重要的是,那三个家伙就算是杀人都不犯法,直接往林里一跑,一个接着去当狼王,一个接着去林子里混个肚圆。

黑毛衣并不了解孙易,更不了解他的性格,黑毛衣的这一句话,就注定了孙易要对他们下死手了。

孙易喝完了一杯菜,一辆泥头车冲进了村子里,直接就奔大门冲了过来,轰地一声将大门撞翻的时候才看到了风干肉一样挂在院子里的那些弟兄们,一脚刹车踩下来,才险险地在这些人面前停下来,再前进两米,怕是就要辗死三五个。

一抹精光一闪,一柄水果刀穿透了泥头车的前窗,直接就将司机钉死到了座位上。

副架驶的位子上,一个削瘦的中年人双手一夹,一柄水果刀直接就被他夹在掌心处,双掌粗糙,甚至四根手指都是齐平的。

“铁掌,顾迪!”黑毛衣惊呼了起来。

“看样子是个高手啊!”孙易站了起来,手握着两柄菜刀,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他还以为对方会一涌而入呢,没想到只来了两个,司机还挺没用的,一个照面就被自己放翻了。

那个面目阴沉的中年人一掌拍到了车门上,咚的一声,车门被拍得直接从车体上脱落下来,砸到了旁边的院墙上。

中年纵身跳了下来,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孙易,“竟然能把长刀放翻,小子,你有几分本事啊!”

“你就是下一个!铁掌顾迪!是你的铁掌硬?还是我的菜刀更利!”孙易淡笑着道。

“嘿,好多年没遇到过你这样的有意思的年青人了,拍死倒是可惜了,不如打断四肢好了!”顾迪带着浓浓的自信,五短身材不足一米六,但是体格粗壮,显得墩实厚重,大步向孙易走了过来。

孙易手上的两把菜刀一分,抢先一刀就向他的脖子剁了过去。

顾迪微微一仰身让过了这一刀,手掌刚刚抬起来,另一道刀光从另一侧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自下而上地撩了下来,直奔他的下巴而来。

“咦?”顾迪忍不住微微一惊,真是好快的速度,而且这刀势,跟长刀炼的拔刀术很像啊。

顾迪吐气开声,双掌一分再一错,直向孙易的双臂拍了过去,孙易一收回,以刀刃迎了上去。

啪啪……

两掌拍到了菜刀的刀刃上,令孙易感到吃惊的是,菜刀的刀刃剁在他的手掌上,像是剁在老牛皮上一样,又韧又涩,可惜他这一刀只是被动抵挡,如果是自己主动劈过去的话,就算他的手裹上十几层老牛皮也一样剁得穿。

孙易的双臂一震,没问题,以他的力量,还能握得住刀,但是这市场上随手买来的菜刀就撑不住了,手上的木柄炸裂,刀身飞旋着飞射了出去,分别刺进了两侧的院墙当另,还有两个汉子惨叫了起来,绳子断了一半,只捆着双手吊在空中不上不下很是难受。

顾迪一掌直奔孙易的胸口打了过来,孙易的身体一崩,啪……这一掌拍到了胸口处,顾迪的嘴角也露出一丝冷笑来,几十年的功力,这一掌拍下去,就是牛马这种大牲口也要拍碎几根骨头了。

这种想法刚刚在脑海中浮现出来,脸上就是一疼,整个世界都变了模样,人也翻滚着冲上了泥头车,在车头上滚了一圈摔进了后头的车厢里头。

孙易低头看了看胸口,一把扯开了衣服,胸口正中央的位置上,清皙地印着一个掌印,嘴里也有点发甜,呼吸中都带着灼烧感。

好厉害的掌力,这还是孙易第一次一招就受伤,他强悍的身体竟然也没有挡住。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