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4章:我在等你来-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34章:我在等你来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6:57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出了华青集团,坐着出租车离开,在半路就下车,一头钻进了一座商场里。

紧跟在出租车后的两辆黑色轿车也停了下来,下来四五个汉子紧紧地追了上去,但是商场人来人往,早已经失去了踪影。

在商场里随手买了一个便宜电话,把卡装了进去打给老耿,老耿现在已经正式升副局了,不但负责缉毒工作,还负责刑警工作,算是真正的手握实权的局级干部了。

接到孙易的电话,老耿也是微微一愣,压低了声音道:“你小子在搞什么?怎么把整个华青帮都给招惹起来了?”

“还不是断了人家的财路,现在人家来找我麻烦了!”孙易笑道,躲在商场的卫生间里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看在咱们一起出生入死的份上,找你打听点消息!”孙易道。

老耿叹了口气道:“不管你打听什么消息我都可以告诉你,但是在这之前,我得提醒你一句,你最好还是避避风头,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华青帮因为断了财路而找你复仇了,这已经牵扯到了一些政治上的斗争,你要是这么冒失的卷进来,必死无疑!”

“我只是在自保而已,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孙易说着微微冷笑了一声,“我现在想知道华青帮都有什么样的实力,有什么样的武器配置!”

“唉,你自己要小心,华青帮肯定是有枪的,可能还有一些自动火器,但是比起咱们遇到过的那些毒贩子,差得太远了,至少不会有轻机枪!”老耿说着还直摇头,华青帮碰到孙易这么一号人物,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行,多谢了,说不定最后我还能送你一份大功劳呢!”孙易笑着挂断了电话,然后把电话卡取了出来,电话则扔进了马桶里头。

转身出了商场,打了一辆车直奔市郊,没有完全出市区,只要省城开发区那里,多是一些工厂,民居也有一些,还有一部分是陈旧的平房。

别看这种带着院子、仓房的陈旧平房很古老,但是其价值甚至直逼城市中心的楼房,因为这里紧临市区,拆迁是迟早的事情,各种补偿下来也有不少钱的。

这种房子一般也没人卖,就算是卖,也没有人买,因为溢价太高了,补偿款到位也不比同等价位的市区住房,不过孙易却看中了这里的僻静和宽敞。

找了一家挂牌出售的房户,对方狮子大开口,直接喊了一百五十万的高价,孙易盘算了一下,自己差不多要赔上几十万的样子,不过对于孙易来说并不在乎,房子是固定资产又跑不掉,更何况几十万自己还赔得起。

直接找了还没有解体的村委会开具了证明,又到房管局进行了过户,前后只用了一天的时间,这个带着小院子,两个仓房,还有为了多要一些建筑面积而用苯板搭起的小二楼就归孙易所有了,房产证上闪亮的孙易二字就是最好的证明。

做完了这一切,孙易又去市场买了一些厨具,菜刀、水果刀等买了一大堆,都摆到了烟薰火燎的厨房里,这时才给赵恒打了一个电话。

“恒姐,我在开发区临河村这里买了个房子,有空来祝贺我侨迁之喜!”孙易在电话里淡淡地道。

“噢?既然是你侨迁之喜,我肯定要去祝贺的,不过我听说那里最近要拆迁,而且拆迁公司都已经定下来,就是华青帮的产业呢,不知道你怎么应对啊!”

“我能怎么应对,钱给到了,满意了我就搬呗,不过我估计以华青帮的德性,肯定要动点手段的,我孙易还真就不怕这个!”孙易笑呵呵地道。

两人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赵恒放下了电话,手在光洁的下巴上捏动着,最后笑了起来,“这家伙好像还真有几分本事的样子,他想搞什么?以逸待劳吗?是不是有点小看了华青帮的高手?”

“高手?老狗要亲自出手?”小君沉声道。

“你以为华青帮的高手只有老狗一个吗?不管怎么说,也是几十年的老牌帮派了,手底下可有不少高手呢,连我都掌控不住,要不然的话我何必甩开他们单独弄一个华青集团呢!”赵恒喃喃地低语着,似是自语一般。

电话在她柔美修长的指尖转动着,在转动之际,一个电话号已经拔了出去,通了之后拿起话放在耳边,“在临河村,嗯,你小心点,别冲在前头!”

说完赵恒就放下了电话,向老板倚上一仰,一双白嫩的小脚也搭到了班台上,双手交叉在托在小腹处,微微地眯着眼睛,睫毛闪动着,看得出来她正在激烈地思考着什么。

华青帮以龙浩天为首的老牌大哥因为看出了风波起,早早地就躲到了国外去进行遥控指挥着,对于孙易这根眼中钉肉中刺一定要除去,否则的话华青帮在圈子里就是一个大笑话。

谁都知道山里的罂粟田是华青帮的产业,也是一大进项,现在被打掉了,损失惨重,官方肯定是不敢动的,只能背后搞搞小动作,但是对于孙易这个罪魁祸首,一定要下重拳出击,绝不容情。

老狗做为现在的最高话事人,把墨镜向脸上一扣,一挥手,带着十多号精干人马直奔临河村。

两台越野车,一台金杯浩浩荡荡地杀进了临河村,站在房顶上看到来的车子,孙易盘算了一下人数,不由得微微摇头,这华青帮也太不把自己看在眼中了,就派这么点人过来。

车子嘎地一声在大门口停下,几个帮派份子堂而皇之地将五连发拎了出来,附近的村民见状惊呼着跑回了家中,紧闭门户,从门缝里看着热闹,都知道新搬来了一个年青人,可是没想到前脚才刚搬进来,后脚就出事了。

也有人打了电话报警,开发区这边有专门的派出所,但是那么点人手还真不够用,怪的是,所长将事件上报之后,只得到了原地待命的命令,这让他更是摸不着头脑,却又叹着华青帮的势力够大。

老狗坐在前头那辆卡宴里没有动,只是摘下了墨镜,向旁边的人点了点头。

顿时,以两个端枪的汉子为首,踹开大门就冲了进去,后头的几个人都拎着砍刀,消防斧等威力更大的武器。

小院的两侧都盖了房子,正房显得更加宽大一些,院子的一些角落空地都被开成了菜地,正值秋季,在白菜已经抱芯了,几根大萝卜也特别显眼。

顺着墙壁爬起的豆角秧已经估老,黄色的叶子在秋风中被卷起,洒向了院子里,两个端枪的大汉踏着枯叶直向正房的窗口摸去,两人同时点点头,抡起枪托砸向窗子。

啪啦一声,窗子破碎,枪刚刚顺着窗口探进去,一只大手突然探过来,一把水果刀也噗地一声扎进了这个汉子的右胸口,跟着精光一闪,另一把水果刀穿透了另一个持枪大汉的手臂,穿透了臂骨后去势不绝,笃地一声深深地刺进了旁边木制的窗框当中。

“上!上!上!”位于最后位置的一个穿着紧身黑毛衣,体形也偏瘦一些的汉子厉声喝道,在他的手上,还拎着一把日本武士刀。

几个拎刀持棍的大汉一涌而上,从窗子,还有被踹开的门冲了进去,道上的人打架,一涌而上,谁人多谁占便宜,任你武功再高,也挡不住板砖如雨。

一声声的惨叫在屋子里响起,甚至还能听到鲜血飞溅时的噗噗声,只是一会功夫,只有一声声压低的惨叫声,手持武士刀的瘦汉子微微一惊,变成了双手持刀,脚下的步子更慢了几分,重心下移,稳稳地向屋子里踏去。

刚刚一进屋子,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就在西屋的炕头处,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每个人的肩头或是手臂都被水果刀刺穿,深深地刺进了炕板里头。

由于水果刀没有血槽,水果刀刺穿了身体,只是把人钉死,并没有流出太多的血,但是这刀没有专业人员在场,肯定是拔不出来,否则的话非要面临失血过多的下场。

孙易手上拎着一把菜刀,看着黑毛衣汉子走了进来,向他挑衅般地扬了扬下巴。

黑毛衣将手上的武士刀缓缓地横到了身前,再缓缓地举起,以一个十分奇怪的姿势面对着孙易,突然呀地大喝了一声,一刀当头劈了下来。

当……菜刀精准地横砍到了长刀上,将长刀荡开,孙易刚要欺近他的怀里乱刀剁下的时候,那把被荡开的长刀十分诡异地空中一划,斜斜地向孙易肋下刺了过来。

孙易及时止住脚步,吐气收腹,嘶啦一声,长刀划过衣服,把肚子处的衣服尽数划开,甚至将小腹处的皮肤割伤,细密的血珠汩汩而出。

孙易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黑毛衣一眼,真是好快的反应速度,差一点就把自己剖了腹。

刷……长刀划过一片精亮的刀光,在身前划了一个弧线,黑毛衣的重心变得更低,马步蹲得更稳,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的,可不像之前那几个,全凭一时血气之勇抡刀胡砍胡剁的主。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