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1章:狗哥-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31章:狗哥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6:45Ctrl+D 收藏本站



刚刚进了省城,孙易的电话就响了,是柳双双打来的,她已经顺利地到了林市,现在来问孙易。

孙易只让她跟柳姐留在林市,自己还有事情要办,很快就回去,他要是敢说自己车祸又差点被人弄死,她不来,白云也会从京城杀回来。

墨镜男手上拿着一张单子,旁边一个西装男子不停地抹着冷汗,“飞哥,都在这里了,已经定位了,对方一个小时之内没有移动位置!”

飞哥满意地点了点头,“刘经理,现在你就回去盯着,如果有什么动静的话,及时通知我!”

刘经理一脸的为难,搓着手道:“飞哥,您就放过小的吧,手机定位必须要局级以上领导签字,而且还要经过我们公司省级老总的确认才行,我这么干……”

“嗯,你这么干被发现了顶多就是辞退,我华青帮还养得起你,如果你不这么干的话,呵呵,连养你的钱都省了!”飞哥站了起来,领着人一边向外走一边淡淡地道。

刘经理的汗水都把身上的西装湿透了,偏偏无法拒绝,只能一咬牙,赶紧回公司,盯着那个手机号码。

孙易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养伤,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小面馆吃了点饭,然后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

之所以选择小旅馆是因为这里的身份证系统管得比较松,孙易出示的可不是自己那个身份证的本件,而是当初在松江市折腾的时候许星弄来的假身份证。

这个身份证是走内部渠道办出来的,为了保证安全,两个月就失效了,失效之后,身份证还留着,徒有其表而已。

小旅馆刷身份证刷不出来,一般不会认为是身份证的问题,只会认为是自己的系统有问题,用备用的本子把身份证号码和地址记下就行了,而孙易的身份证上的信息都是省城的,小旅馆的老板也没有怀疑。

开了一间靠窗的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就是不太消停,不隔音,偏偏两侧的房间都有不知是不是亲两口子的男女在叫喊,左边的那个听起来像杀猪,右边那个听起来像杀鸡,总之没啥好声音。

孙易躺在床上,趴在床边反了几下,向垃圾筒里吐了一口黑血,不过这回吐的血已经有了鲜红的颜色,让他胸闷的感觉又轻了几分。

躺在床上正迷糊着,突然一声尖叫把他惊醒了,气得孙易恨不得一拳头把薄薄的隔断板打碎,尼玛啊,搞事就搞事,用得着搞得痛苦尖叫吗?难道是玩了点什么新鲜花样?

跟着孙易就听到了砰的一声轻响,如同木头桩子倒地一样,孙易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他的经验告诉他,刚刚那一声分明就是人体倒地的声音。

这时,孙易这个房间的门被轻轻地敲响了,孙易的手上一翻,指间夹了两个小小的手术刀片,侧身躲到了门侧沉声问道:“是谁?”

“客房服务,送热水的!”门外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孙易忍不住一声冷笑,几十天一块的小旅馆有个屁的客房服务,连个理由都不会编吗。

“谢谢,不需要!”孙易道。

“好吧,我去隔壁!”女人说完就没了声音,但是没有听到隔壁敲门的声音,跟着,突然咚的一声闷响,以刨花板做成的劣质房门被踹了一脚,几乎要从门上脱离下来,从门缝里还能够看到,一个穿着皮衣的女子手上拎着一把五连发,隔着门看到了孙易立刻举枪。

孙易的手上一甩,一个手术刀片飞射了出去,正刺中了女子的额头,锋利的刀片半个刀身都没入了进去,可惜刀片太小太轻了,只刺进了头骨,没有致命,哪怕如此,深入头骨中的刀片也让这女子惨叫了一声,捂着额头蹲了下去,这种伤骨的疼痛一般人根本就熬不住。

外头有人有枪,孙易还一身的伤,硬拼根本就没有胜算,一横身撞到了旁边的墙壁上,直接就把木板隔出来的墙壁撞出一个大洞来,一个骨碌滚进了隔壁房间。

身子底下还软软的,手一撑,入手柔软,他这会正躺在一个赤身女子的身上,手也正按在她身上最柔软的那一团上。

一侧头,吓了孙易一跳,旁边躺着一个男的,他这一扭头的时候,差点把那玩意弄自己嘴里去,呸了一口,爬起来直奔窗口而去,隔壁已经有枪怕响起了。

窗口很小,勉强能通过一个人,窗子打开了,窗纱还是完好的,现在情势危急,也由不得他再犹豫了,只能拼死一搏了。

一个纵身鱼跃,一头撞烂了窗纱,如同跳水一样从窗子里钻了出去,只是这窗口太窄了,难免会磕磕碰碰,他的速度又快,两肋都被刮得生疼,只怕已经刮破了皮。

这里是二楼,孙易一跃窜了出去,一头摔在下方的空调交换机上,一个骨碌向下摔去,手上一扣,搭在了交换机的边缘处,有了这么一次缓冲,落地的时候虽然狼狈也没受什么伤。

一个拎着五连发的汉子出现在窗口,枪口也对准了孙易。

孙易一甩手,精光一闪,手术刀片飞射了出去,正刺中了那个大汉的嘴唇,不但把他的嘴唇刺破,甚至卡进了门牙里头刮伤了舌头。

这一受伤,枪口一颤,一枪打偏了,把旁边的一辆车顶打出一片洞来。

孙易借机钻进了旁边的胡同里头,心里还觉得奇怪,他们是怎么找上门来的?自己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啊,身份证用的也是假的。

孙易在身上摸了摸,摸到了自己那个智能手机的时候似有所觉,直接取出了电话卡,然后把手机扔到了旁边的水坑里头,抿了抿衣服,走上了大街,汇进了人流当中。

大汉从嘴里拔出一个小小的手术刀片,看着这不到两寸的小小刀片,还有他几乎被割成两半的舌头,忍不住一阵骇然,竟然能把手术刀片用到这种地步,简直就是拥有着非人一般的力量。

“人呢?”墨镜大汉走了上来沉声问道。

大汉的舌头受伤,根本就说不了话,女子的额头还插着手术刀片,深入头骨一时竟然拔不出来,更是疼得说不出话来,还是另外一个光头凑了过来,“狗哥,让他给跑了!”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狗哥沉声问道,没有任何起伏,如同老友在聊天一样,但是熟悉狗哥的这几个人都是一脸的惊惧,狗哥越是这么说话,就越是处于愤怒的边缘,甚至曾经在这种状态下,狗哥已经杀过很多人了,完全就是以杀戮立下的威严,更显几分残酷。

这个时候不能解释,也无法解释,狗哥的愤怒已经压也压不住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向更远的地方躲。

“你,问问刘经理,人去哪了!”狗哥一指离他最近的汉子道。

这名手下立刻摸出了电话,赶紧拔给了刘经理,刘经理抹着汗水,不得不违规操作,进行手机定位,可惜,已经无法再定位了,这个消息让刘经理的汗水把内衣外套全部湿透,似乎看到了自己更加悲惨的未来。

“找,无论如何,把人给我找出来!”狗哥沉声喝道,一转身走出了旅馆,看也不看这些手下一眼。

不得不说,这些地头蛇确实神通广大,特别是华青帮这种老牌帮派,从上个世界七十年代末便兴起,如今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底蕴,在省城早已经是根深蒂固,甚至已经辐射到了整个一省之地。

因为有这种底蕴在,所以华青帮行事难免会嚣张跋扈起来,一声令下,几乎倾城而动,他们这一动,警方也不得不动起来,无论是监视也好,还是为了维持治安也好,让整个城市都变得风雨欲来一般。

华青集团所在的大楼是整个城市的地标,华青大厦始建于五年前,高达五十余层,而华青集团占据了最上面的十层,其余的都成为了华青帮的产业,而且行情火爆。

虽说华青大厦的租金和物业费多贵了一些,但是也好处呀,至少不用担心道上的人来捣乱,甚至连工商税务消防这些天敌都很少来查,位于第三十九层的王朝会所更是成为了达官贵人趋之若鹬的场所。

顶层,一名穿着职业套装的年青女子一脸的冷峻,踩着高根鞋大步而行,明明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偏偏走出龙行虎步一般的感觉,每一步都透着男人才具有的刚硬。

女子干净利落地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前,敲了几下门,短促而有力。

“进!”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

“赵总!”女子进了屋子,身体挺得笔直,哪怕是面对老总,仍然严肃而又刚毅。

赵恒仍然是一身艳丽的红衣短裙,修长的长腿搭在办公桌上,手上还拿着一个刮胡刀,正在细细地清理着T字裤下的毛毛,直到刮得白白净净。

“来,帮我把镜子拿来!”赵恒淡淡地道。

秘书什么也没说,到了桌子前,拿起了一个立形的镜子照了过去,赵恒看了看,摇摇头,“没刮干净,来,帮我刮一下!”

“是!”秘书沉声道,大步上前,取过了刮胡刀,三两下刮得白白净净,然后把东西递给了赵恒,“赵总,出事了!”

“嗯,说说,什么事?”

看书辋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