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好一场恶战-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17章:好一场恶战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5:4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扭头看看那具尸体,民工版的迷彩服没有沾上血迹,对方的体形比自己小,但是这衣服却有些偏大。

孙易只能硬着头皮把他的衣服脱下来换到了自己的身上,心里头暗自祈祷着,希望电影里演的那些情节没有骗自己,换一身衣服敌方就都变成了瞎子。

换了衣服,看了看鞋,颜色款式差不多,都是用种劳保靴子,索性就不换了,再传染个脚气什么的不够头疼的。

把软帽向脑袋上一扣,墨镜一戴,AK向身后一甩,活脱脱的就是一个贩毒武装份子,可惜了自己的投枪没法带了。

孙易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刚刚离开的人又转了回来大叫起来,“猴子猴子,老肖让你砍几根粗点的树枝送到东边的木屋去,快点啊!”

“啊!”孙易又含糊地应了一声,扭头一看顿时乐了,投枪可以带过去了。

把几根投枪向怀里一抱,等了一小会,压低了帽檐向东南角的小屋走去。

孙易的枪是背在身后的,怀里抱着投枪,枪尖也是冲下的,远处走过几名端着枪的武装份子,谁都没有怀疑这个背枪的会是侵入基地的外来者。

“快点快点,老肖等急了,怎么才过来,一会老肖骂你可别怪我不拦着!”木屋门外的一个汉子笑骂道,见孙易压低了帽檐,微微一弯腰看了一眼,跟着一愣,“你是谁?看着脸生啊!”

“我是来索命的!”孙易呲牙一笑,一根投枪如同毒蛇一样的刺了出去,正从他的脖子上穿了过去,这个汉子手握着投枪,嘴里冒着血沫,怎么也说不出话来,然后被孙易握着投枪向前一顶,撞开了屋门摔了进去,在外面的人看起来就像是他给开门领着孙易走进去一样。

闯进了木屋里的孙易一缩手,拔出了投枪,想也不想地一甩手就向身侧扔了过去,跟着刺刀一闪又一次飞射出去,接着是第二支投枪飞了出去,然后整个屋子里就安静了。

第一支投枪把一个大胡子钉死在一张粗糙的木椅上,刺刀刺进了一名五十余岁的干瘦老头的眼眶里头,第二支投枪将屋角的一个武装人员挂到了墙壁上,无一失手。

孙易抬头看看绑了双手被吊在房梁上,狼狈万分的许星和梁家辉,伸手拔了刺刀,割了绳子把二人放了下来。

“怎么样?吃多大的苦头?还能行动吗?”孙易问道。

脸已经肿得像猪头的许星哼哼了两声,“还好你来得够及时,之前挨了一顿柳条子,只是皮外伤,快看看老梁,他挨了两枪!一枪打在了肚子上!”

孙易一惊,旁边的梁家辉一直都没有吭声,掀起了衣服,果然在肚子处有一个血洞,比前绑好的崩带已经被拆了下来,正翻出新的绷带死死地缠好。

“没事,这种小伤还死不了!”梁家辉道,接着轻叹了一口气,“唉,腿脚不好使了,拖你们的后腿了!”

“屁个拖后腿,还不是咱们中了埋伏,我早就知道孙易会回来救咱们的,你非要逞什么强,不挨两枪你都不舒服,脑袋还挨了一枪托,不打昏了你都要自爆了!”许星呸了一口道。

“行了,别争了,先离开这里再说,我已经遇到特警队了,估计他们很快就会赶来的!”

“赶来干什么?送死吗?对方就是在拖延时间采收所有的罂粟,灭了这一波,下一波都来不及赶过来,除非动用直升机,可是省城警方没有那玩意,要从军方调,从军方调人手调装备有多麻烦你知道吗!”许星恨恨地道。

“这些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里再说!”孙易沉着脸道,一边说着一边从门口张望着,还没有人发现他们。

孙易捡起了两支AK,趴在门口道:“你们两个从窗子出去,我来掩护,等你们跑进了那片树林里再掩护我!”孙易道。

“嗯,我先走,到地方掩护你们!”梁家辉看了看距离,差不多有三百多米的样子,拿过孙易手上的枪挑选了一下,选了一支成色最好的。

坑爹的AK版步枪,皮实耐操,可问题是这东西的精度实在没法看,这是世界公认的,三百多米外拿AK打狙击,无疑极大地考验了个人的枪法,三个人里头,孙易二十米都能把靶子打偏,许星虽说还凑和,可也只是凑和而已,唯有梁家辉才是真正的专业人士。

梁家辉又一次紧了一下肚子上的崩带,脸皮微微地颤抖着,黄豆大小的汗珠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可想而知他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却一声不吭。

“一会你掩护我,一旦遇到攻击,你就伏低开枪,我先撤,等我撤到了位置再回头掩护你!”梁家辉再一次向许星道。

许星重重地点了点头,都是老兄弟了,自然知道梁家辉这不是怕死,而是最有效的方法,枪法最好的梁家辉不撤到安全地点掩护,他们谁都跑不掉。

已经做好了准备,正准备行动的时候,南边传来了一阵阵的枪响声,甚至还有轻机枪的轰鸣,紧跟着基地里的武装人员都开始动了起来,不远处的土坯房顶上,沙包堆积的临时防御体后面,一挺带弹鼓的轻枪架了起来。

“来得好快!”孙易暗暗一惊,那些缉毒警和特警只比他慢了一步,他在丛林中行进的速度可比他们快多了。

梁家辉从窗口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来不及了,对方已经有了警觉,我们这个时候出去,只会被打成筛子!”

“那就静等救援!”孙易一咬牙道,趴在门口张望着,他还戴着武装份子的软帽,在这种武装冲突中,只以为是自己一伙的正在防御。

几条人影闪动着,是那些武先前的武装份子跑了回来,跑着跑着,在枪声当中倒下了两个,那些特警的枪法还真不是盖的。

一些黑色的影子闪动着,那些特警已经攻了上来,他们最擅长的还是城市巷战,这种类似于野外攻坚战他们还真不擅长,眼看着几名特警倒了下去,轻机枪也开火了。

梁家辉一直在观察着战况,顿时皱紧了眉头,“不对劲,人数不对,少了近二十人!”

“包抄,歼灭!”许星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那些正攻过来的警察有很多都是他曾经的同事,甚至在他的私家侦探的工作中还给过很多方便,现在要被人歼灭了,自己哪里还坐得住。

许星一探头,手上的步枪瞄准的四十米外屋顶上的轻机枪,啪啪啪三枪下去,那个人影身体一颤,只击伤没有杀掉,枪口一转瞄向了这座木屋。

梁家辉从窗口探出半个身子,手上的步枪一举,啪……一枪,只用了一枪,那条人影带着轻机枪一起从房顶上滚落了下来。

梁家辉一枪奏效,但是也捅了马蜂窝,顿时成片的子弹向这木屋飞来,圆厚木制成的小屋墙壁足有近一尺厚,但是也挡不住AK步枪的子弹,一阵木屑飞舞,墙壁上被打出无数个小洞。

许星惨叫了一声,捂着脸就倒了下去,孙易赶紧把他拖了回来,躲到屋子里一块充当凳子用的石头后面,迸飞的木屑有一根十分尖利,刺到了他的脸上,再斜一点,一只眼睛就保不住了。

许星又惨叫了一声,孙易一把就将这根木刺拔了出来,跟着手上的药粉也糊了上去,“自己按住!”

许星身体都被疼得颤抖几乎痉挛起来,这药粉一糊上去,身体就是一松,一股清凉的气息如同春日的雨水一样浸透了身体。

“快走,火箭弹!”梁家辉大吼了一声,一把拖起了许星就从后头的窗口跳了出去,孙易也是一个鱼跃从窗口飞了出去,身上砰砰两下似乎被打了两拳一样,半空中就栽了下来。

孙易暗骂了一声倒霉,又挨了两枪,这两年来自己似乎就跟枪子较上劲了,不挨上两枪就不舒服斯基。

连滚带爬还能跑,倒是让他放心了不少,现在他感觉不到疼,甚至不知道是哪里受了伤,在摸爬之际,一根投枪飞射出了去,将不远处一名举着枪的武装份子放翻在地。

身后轰的一声巨响,一发火箭弹轰击到了木屋上,顿时无数的破片四处乱飞,木屋也倒塌了下去。

“幸好是普通的杀伤榴弹,要是高爆弹或是燃烧弹,咱们几个全都完蛋了!”梁家辉长出了一口气,以半蹲的姿势连开了几枪,直到把子弹打得精光,伸手把许星手上的步枪夺了过来,一指不远处的树林道:“快点撤到那里去,我掩护!”

孙易点了点头,单手提起了许星,一甩就把他扔到了自己的后背上,口中叼着刺刀,手上拎着两根投枪,猫着腰发力狂奔,如同一只捕食猎物的豹子似的。

“拐着弯跑,直线跑会被打死的!”许星还有些意识,哼哼着轻声道。

孙易一个急停,差点把许星从背上甩出去,在他的前方,一串子弹扫过,孙易变幻着方向一路狂奔,子弹还没等追上来,身后有节奏的步枪射击声中,几个凶悍的武装份子一头栽倒再没了动静。

孙易的压力大减,百多米的距离,用了不到十秒钟就跑到了,就算是世界短跑健将也不过如此。

本书源自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