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接应-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16章:接应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5:36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趴在草丛里观察了好一会,反复确认,对方有三个人,而且还是分散着潜伏的。

这些潜伏人员并不专业,甚至相互之间还有视觉死角,孙易的脸变得阴沉了起来,放下了手上的武器,只带了刺刀和手枪,其实手枪都是多余的,他打枪的水平实在是懒不忍睹,但是各种投掷类的武器甚至是军弩都用得极其精深。

对于他这种本事,老路只给了一个评价,那就是生错时代了,如果早生个几百年,就凭他这一身本事,当不上大将军,也能当一个行走天下无所顾忌的大侠客。

孙易现在拿出当年潜伏抓兔子的本事,悄悄地向前小心地爬动着,尽可能地不让自己弄出任何声响,到了第一个潜伏者的身后十几米的地方,小心地把刺刀叼在嘴里,脚尖扭动着,让自己的右脚半个脚掌都陷进了泥土当中,身体也弓了起来。

跟着脚下重重地一踹,飞速地窜了起来,这一跃就是五六米远的距离,落地的时候手上一撑,身体鱼跃而起,一下子就扑到了那个潜伏者的身上。

正趴在地上抱着枪监视着孙易他们之前藏身地点的那名枪手只觉得一阵风声袭来,刚刚半扭过头,一道黑影就从空中砸了下来,重重地把他的脑袋按进了松软的草地里头,嘴里的吼叫着声也被满嘴的泥土给压了回去。

还不等他产生第二个念头的时候,孙易的拳头重重地砸到了他的后脑处,孙易的本意只是把他敲昏,但是情急之下这一拳打得太重了,眼看着他后脑外最脆弱的骨头陷了下去,粉红色的脑浆也从裂口处缓缓地流了出来。

一个翻身藏到了这个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潜伏者身后,小心地观察着另外两人,他们似乎没有什么动静,实在是孙易的速度太快了。

换了一个位置,小心地观察着,另外两个人都在五十米开外,而且那两个相距的距离较近,有十几米的样子,相互之间还能够照应一下,要像这个偷懒的傻蛋一样无声无息地干掉还真不容易。

孙易悄悄地回到了刚刚潜伏的地方,取了一根投枪,仍然用嘴叼着刺刀,绕了一个圈子,从他们的身后悄悄地逼了上去。

刚刚欺近最近那个潜伏者的时候,十几米外的那个人刚好一扭头,正看到猫着腰,轻抬脚向前缓行的孙易,张口就要大叫。

孙易的手臂一挥,一米多长的抛枪瞬间跨过了十几米远的距离,孙易有把握在这么远的距离一投枪刺穿他的胸膛,不过运气非常不错,稍偏了一点,这一投枪正从他的张开的嘴里钻了进去,坚韧的榆木还有最利于穿刺的三棱枪头直接爆开了他的脑袋,从后脑处钻了出来,将他以一种怪异的姿势钉死在地面上。

孙易前面的那个潜伏者只听到一阵风声,一扭头,就看到同伴的嘴里刺进了一根两根粗的木头,整个人都怪异地扭曲着。

手上的自动步枪一扫就指向身后,但是跟着就是一股大力传来,枪被踢飞了,甚至在空中都能看到步枪变了形装,还有零件在乱飞。

这名潜伏者刚刚一扭头,就看到一只大拳头当面打了过来,嘴里一疼,几乎昏死过去。

孙易暗叫一声倒霉,本来他要留活口,所以这一拳是冲着脸打过去了,这家伙扭头太快了,所以这一拳头直接就打到了他的嘴上,巨大拳力直接就轰裂了他的嘴唇,满口牙也被打得七零八落,一只拳头正是直接钻进了他的嘴里,拳头都被断裂的牙齿划出伤口来。

缩回了拳头,提着这个已经不醒人事的潜伏者悄悄地退了下去,一直退到足够远的距离,找到了一个昨夜下雨积下的小水泡,将人里头一扔。

秋日里冰冷的水一刺激,登时就让这个潜伏者醒了过来,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一脸的横肉,脖了上还有青色的图案纹身。

“人被你们抓到哪去了?告诉我一点有用的消息!”孙易手持着投枪冷冷地道。

“呸!”年青人呸地吐出一口血水,一脸都是凶悍的神色,敢跟毒沾在一块的没一个是善茬。

孙易的脸上怒色一闪,手上的投枪瞬间就刺了下去,正穿过他的手掌,把他的一只手死死地钉入到了泥土当中,还不等他惨叫出来,孙易的一只大脚已经踩到了他的嘴上,只剩下唔唔的低叫声。

孙易俯下身,死死地盯着这个年青人,眼睛都红了,许星和梁家辉都是他的生死兄弟,现在他们身陷险境,自己绝不能不管。

“我没时间跟你玩拔指甲,灌凉水的把戏,要么给我一点有用的消息,要么,我就弄死你!”孙易说着,脚下正用力几分,被积水泡得柔软的草地立刻下陷,同时也漫起一阵阵的浊水,年青人的半个脑袋都浸进了水里,眼看着水没过了自己的脑袋。

年青人剧烈地挣扎了起来,双手甚至都深深地抠进了泥土里,孙易的脚仍然踩得死死的,没有一丁点想要松开的意思,直到挣扎变得微弱了起来才一松脚。

年青人的双手的狠狠地一挣,脑袋探了出来,带起一团污泥,剧烈在喘了起来,甚至被吸进肺中的污泥呛得剧烈地咳了起来。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大脚又一次踩了下来,再一次把他的脑袋踩进了泥水里头,这一次由于咳嗽的原因,才一会就剧烈地挣扎起来。

孙易再次松脚,如此反复五六次,年青人的一条命已经丢了五六成,满脸污泥哪里还有一点之前凶悍的样子。

“管井砍手放!”年青人一边咳着一边道,嘴破牙丢,说话都不清楚了,孙易倒是听清了,是关进看守房里头了。

“在哪个位置?”孙易问道。

年青人只顾着咳,没有回答,孙易不客气地又把他的脑袋踩进了泥水里头。

这回他老实了,告诉孙易在东南角的那个圆木房子里头,孙易满意地点了点头,只有消息就行,至于真假,自己去探就行了。

飞起一脚将他踢得昏死了过去,把他身上的零碎全都搜出来远远地扔掉,而扎进他手中的投枪却没有收回来,狠狠地向下一按,刺入地下半米深,就以他现在的身体壮况,根本就不可能拔得出来,甚至孙易还十分阴损地用刺刀在尾部削出一个倒刺来。

他的一嘴牙都被打掉了,就算是想啃都啃不掉,只能老老实实地被钉死在这里。

孙易把剩下的投枪背在身上,悄悄地向那个毒贩基地摸去,因为对方实力强大,他也不得不小心再小心。

由于消息的走漏,使得孙易已经不再信任那些赶来的缉毒的干警,铲不铲了这些罂粟田,孙易已经不在意了,此前他参与这次行动,还是因为柳双双,好好的一个姑娘差点让毒品废掉,怒火中烧的他立刻就应下了许星的邀请。

但是现在两位兄弟身陷险地,是不是还活着还难说,这让他不得不降低了要求,先把人救出来再说。

虽然这个季节罂粟已经花落结果,绿色的茎杆上还挂着一层淡淡的白霜,顶部已经结了婴儿拳头般大的果实,在果实的顶部,还有放射状的花蒂,现在已经到了采收了季节。

悄悄地靠近时,还能够看到有数十人正在采收,手段十分的暴力,直接就以机器将这些罂粟贴根割断,然后送到后面一间土坯制成的大房子里,土坯制成的大房子顶上立着十几个烟囱,不知对方用了什么手段,使得烟气极小。

孙易绕过了这些明显是农民的采收人员,路过土坯房的时候向里看了一眼,屋子里支起了十几大锅,那些被齐根割下来的罂粟正在大锅里熬制着,旁边的几个大筐里还放着熬制之后的残渣,已经变成了淡淡的黑色。

这种十分粗旷的熬制方法孙易也见过,一般只有农家用来治病,自种的几十颗才会用这种熬制方法,没想到这种批量种植还在用这种方法,但是在墙角,已经摆放了不少压成方块的粗制鸦片膏,几个人用传送带将这些鸦片膏送到隔壁,那里才是真正的精制。

孙易贴着墙根,在屋后高高的蒿草掩护下悄悄地前行着,去东南角的那个小屋子里找许星和梁家辉。

刚刚走到屋子的尽头,一条身影一闪,差点与孙易撞到一起,对方下垂的冰冷枪管甚至打到了他的蛋蛋上。

孙易一惊,对方更是吓了一大跳,还是孙易抢先出手了,一把扣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狠狠地拽了过来,还没等打第二拳呢,这个武装人员的嘴角就已经流出了鲜血,咽喉都被孙易捏碎了。

“嘿,猴子,你特娘撒个尿有没有完啦!”外头有人喊着。

孙易扶着尸体,然后用他的手探出屋角外摆了摆,示意他少管闲事,对方骂咧了几句,“你快点,一会该换岗了,我先回去应付着!”

孙易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又用尸体的手挥了挥,听到对方转身离去的声音才长出了一口气。

把尸体拖到蒿草当中,趴在屋角向外看了一眼,东南角的木屋就在眼前,但是让人头疼的是这中间有三四十米的一片空地,空旷的空地无论是谁走过去都清晰可见。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