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3章:我跟在你后面-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13章:我跟在你后面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5:2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没有刻意地练过这种活计,全凭着自己眼疾手快,至少在打牌的时候唬弄一下白云这种小姑娘不成问题。

豹哥下了楼,碰到门口老太太的时候还打了个招呼,不经意地问了一声刚刚进去的人,听说是去看三楼的老领导,顿时变得狐疑了起来。

出了门,坐进了自己的那辆低调的起亚轿车里没有马上走,而是抬头向楼上望去。

梁家辉在自己的对讲机上轻轻地敲了敲,楼上的孙易也敲开了三楼的门,见有人来看自家老头子,妇女极其高兴,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孙易连说不用,最后还伸手帮一把忙,把身形在窗前显露了一下。

看到正在拿水壶的孙易,还有正在谈笑间的三楼妇女,豹哥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开车走人,也难怪他会多疑,干这一行的必须要小心再小心,稍有疏忽就是挨枪子的下场。

收到了梁家辉的消息,孙易又不紧不慢地喝了几口茶,推脱还有事情,就不留下来吃饭了,然后下楼的时候还跟门口的老太太打了招呼,这才上了车。

拿出一个平板电脑来,上头显示着本城的地图,还有两个正在移动中的小红点,一个是自己,一个是对方,跟着对方在车流中缓缓地移动着。

梁家辉要进行监听,孙易要开车,所以地图的观察就交给了柳双双,柳双双呼吸一直都有些急促,但是手上一有了活,立刻就变得认真了起来,本身的异常都消失不见了。

她本身就是一个心思细腻又专心的姑娘,否则的话也不会以那么好的成绩考进省城大学来。

豹哥到了一家饭店,与另一个人见了面,低声地交谈着,性能良好的窃听器将他们说的话一丝不漏地全听到了耳朵里头。

一边跟着七八天,转了三四条线,一直都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直到一个瘦子说了一句北二线进山才引起了梁家辉的注意。

北二线位于省城以北,稍一打听就知道,正是省城周边县区的居民进山采摘山货的一条路,这个季节本身就是进山采摘松塔的季节,所以有人进山一点都不奇怪。

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怎么从进山的人中找到哪一个才是去罂粟田的。

一行四个人,穿着许星从网上淘来的,据说是进口的德版野战迷彩服,梁家辉只是稍加改装,衣服虽然破了,但是隐藏的效果更好了。

在孙易的身边还有一条黑色的大狗,正是他家的一点白,为了这次野外追踪,特意把一点白给接了过来,在山里,一点白比最好的缉毒犬都管用。

清晨,一拔拔进山的人从他们的面前走过,孙易一个个的都放了过去,他跑过山,知道哪些人是真正跑山的,哪些人另有目的。

大部分跑山的都会骑着摩托车进山,多数都是各种型号的125摩长车,也有些玲木小摩托,当两辆越野摩托出现的时候,孙易就敢确定,就是他们了,一般的人谁会骑这种摩托车进山。

对方骑着越野摩托车一掠而过,孙易没有着急,因为他看到了对方后座上挂带的那些补给品,证明他们也要在山里走上一段时间,毕竟这北二线的路就那么一条,再加上越野摩托车的轮胎痕迹十分明显。

一路追踪,直到深入了丛林内部,在一条大河旁边的树林里,一点白找到了两辆越野摩托车。

“倒是可惜了这摩托车!”梁家辉嘀咕了一声,然后准备下水。

孙易背着柳双双下到了河水里,到了这个时候,柳双双又变得昏昏欲睡起来,全身上下都不舒服,被冰凉的河水一浸,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不由得想起去年二人一起进山采蓝莓时的情景,小女孩完全沉浸了进去,全然忘了毒品戒掉时带来的不适,孙易把她带在身边还真对了。

过了河,一点白抖抖皮毛上的水迹,抽着鼻子沿河搜寻了起来,十几分钟后,在下游几十远的地方找到了痕迹,前方的草丛还有被趟过的痕迹。

“我们必须要跟得近一些,山里的东西长得快,这些趟倒的草用不了一天就能恢复原样,万一遇到大雨,一点白也找不到味道了!”

“听你的!”许星点了点头道,梁家辉也点了点头,虽然他也擅长丛林做战追踪,但是却做不到孙易那样细致,毕竟人家是山里头长大的。

一连跟了两天,都很顺利,就是吃的不爽,那些压缩食品,还有真空包装的食品吃得人一嘴都是化工原料的刺激味道,反观那两个进山的小子,带着弩弓,甚至还打了一只狍子连烤带煮的,就是手艺不怎么样,白瞎了那些野味。

在丛林里一直走了三天,天刚刚擦黑,一点白突然一个骨碌从俯卧站了起来,然后不停地抽着鼻子,孙易赶紧跟了上去,远远地看到那两个小子正端着弩弓一脸的紧张,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还有三只野狼,一个小小的狼群。

一点白的嘴巴子皱了起来,显然,这三只野狼不是一点白那一伙的。

这两个小子看样子未必是这四只野狼的对手,就算是能逃生,万一受点伤退回去的话,下次可就没有这么顺利了。

孙易轻轻地拍了拍一点白的脑袋,做了一个仰天嚎叫的样子,聪明的一点白在孙易的脸上舔了两下子,把他的汗水舔得干净,然后一仰脖子,呜嗷……

一声悠长的狼嚎声悠远地传了出去。

这声似狼非狼的狼嚎声,顿时让那几条野狼的行动为之一顿,然后缓缓地向后退去,最后钻进了草丛里不见了影子。

北方人都听说过关于狼王的传说,两个小子吓坏了,找了一棵树就爬了上去,因为爬得高,差点让孙易和一点白露了行藏。

两人就在树上躲了一夜,天亮以后见没有狼出现,这才放心了,溜下树,打着哈欠接着赶路,劳累之下,警惕心更低了。

孙易和梁家辉交替跟随着,保持着五百米远的距离,在丛林里,五百米的距离无异于天堑般遥远,如果是密林的话,就算是喊上几嗓子对方也未必能够听得到,可仍然小心再小心。

一直跟到了第四天,前头的梁家辉做了一个停下了手势,然后抽了抽鼻子,空气中还有淡淡的甜腻的香气,这股子气味孙易都不陌生,正是罂粟花的味道。

一点白抽了抽鼻子,然后脖子一扭,嘴巴子开始抖了起来,梁家辉做了一个悄声的手势,拿起望远镜看了起来,然后低声道:“有暗哨!”

“还有暗哨,搞得挺大啊!”孙易道。

“管他暗不暗哨的,我们已经找到了罂粟田,直接把坐标报上去就算完活了!”说着从背包里向外拿卫星电话,这深山老林的手机早就没有信号了。

梁家辉摇了摇头,虽然早已退役了,但是他还拥有着军人的荣誉感和做为一名特种兵该有的细腻。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再去探查一下,必须要保证这里就是罂粟田,还有对方的武器配置!”梁家辉道。

孙易摇了摇头,“用不着你去,你的腿脚不利索,万一暴露了就麻烦了,让一点白去,就算是暴露了也会当成是一匹狼!”

梁家辉笑了笑道,“都是山里人,谁见过纯黑色的狼!”

梁家辉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的身上披上青草,枝叶之类的东西,一件进口迷彩服很快就变成了一件吉利服,隐匿观察一向都是狙击手最擅长的一项。

很快地,梁家辉就消失在了丛林里,同时他还带着一个单反相机,所拍下来的照片都是证据。

孙易和许星没有办法,只能在原地等着,就藏在一处雨水冲出来的小沟里头,一点白半趴在土沟旁边,伸出眼睛和耳朵,警惕地观望着四周,在警戒方面,狗可比人厉害多了。

过了小半天的时间,梁家辉回来了,把相机交给了许星,然后躺在土坑底下不动弹了,这一趟潜行让他消耗极大,退役之后这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就在他感慨的时候,许星已经借助着卫星电话的连线,把所有的照片打包传了出去,用了十几分钟才传完,然后拔打了他单线联系的省城市局的局长。

本来已经没有他们什么事了,准备休息一会就开始撤了,偏偏这个时候电话又打了回来,电话里的那个官威颇重的局长沉声道:“老许,你也是干过刑警的,我希望这次你能帮帮忙,派去了缉毒警人手有些不太够用!”

“啊……老领导,不是吧,这事让我们掺合,现在我们三个人,就三把生存刀,怎么搞啊,对方可是有自动火力,手榴弹都成堆了,我怀疑他们连火箭筒都有,这种活特种部队上都不过份啊!”许星苦叫了起来。

“如果申请部队帮忙的话,时间周期太长了,你也不希望有泄密的事情发生吧!”局长沉声道。

“最不济也要调点武警上来啊!”许星道。

“老许,你放心,我已经批准缉毒支队动用自动武器了,咱们的武器不差!”局长道。

许星叹了口气,放下了电话,然后一脸苦色地看着孙易和梁家辉,“任务算是完成了,但是这是老领导要求的,我……我也不得不应从一下,这事跟你们没关系了,你们先回去吧!”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