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小打小闹挺没趣-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08章:小打小闹挺没趣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4:59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这一动手,不管那些一起喝酒的人对三角眼看得顺不顺眼,都站了起来,面色不善地围了上来,三角眼再没人缘,也是华青帮的人,自家人怎么扯巴都行,可是被一个外人打了,这面子哪里丢得起。

如果说孙易此前对这些道上人士还有些顾忌的话,自从毛子国一番枪林弹雨的杀回来,什么顾忌都没有了,看到他们围上来,甚至还有些兴奋,好久没动手了,都有些手痒了。

梁家辉叹了一口气,嘴上叹着气,实际上目光却有些闪亮了,伸手抄起了一把椅子,他早就受够了这些华青帮人的气了,欺负自己欺负得太狠了,梁家辉没什么后台,不像其它那些店家,各种好处都给足了,所以这些家伙经常来白吃白喝,霸占着一家店,结帐的时候还要挂单,一天基本上就白干了。

小店看着很红火,可实际上,短短的个把月,已经赔了几万块了,被孙易这么一说,他也不想干了,倒不一定非要投奔孙易,趁着手里还有点底子,干点什么都饿不死。

孙易在身后一摸,刚准备拔刀的时候,一声大喝在身后响了起来,许星快步奔了过来,几个月不见,竟然有些发福了。

许星在省城这一带混得还算明白,私家侦探,以前又干过刑警,跟警务口也熟,有的时候查些案子不免要跟道上的人打交道,对方十几人里头,许星就认识五个。

有许星出面,这架算是打不成了,但是三角眼还在不停地叫嚣着,要剁了孙易手脚。

孙易的眼睛一瞪,多长时间都没人敢这么威胁自己了,伸手又要拔刀,许星一脸苦笑地给按住了,“易哥,算我叫你易哥行不行,您老人家可千万别拔刀,一拔刀就死人,事闹大咱都不好收场,找你来是帮忙的,可不是惹麻烦的!”

孙易哼了一声,还是没有拔出刀来,人家许星帮过自己不少忙,当初自己逃亡的时候,他还救过梦岚姐,这个面子自己不能不给。

听到许星说得严重,那几个熟悉许星的道上人士脸色也有些变了,从他的话里可以听得出来,这个年青人的手上是有人命的,在道上混眼色最重要,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手上有了人命还能堂而皇之地在大街上走,这本身就不简单。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孙易的手上不是有人命,而是有很多人命,手脚加一块都数不过来了。

三角眼被两个人扶着,狼狈地出了烧烤摊,那几个相识的也跟许星打了个招呼赶紧走了。

“你小子,走到哪麻烦跟到哪,那个小子知道是谁吗?是老钉的小舅子,老钉是华青帮里头这一片的老大,惹了他,没好果子吃!”许星嘴上这么说,脚下却没有动地方。

梁家辉就打算不干了,索性也就不管那些事情,支开了炉子把最好的牛羊肉切成大块都烤上,各种酒水敞开了喝。

白洁坐在一边帮着倒酒端菜,还从旁边的摊子要了两盘海鲜端了过来,只是眉间总有些愁容。

三个人谁都没有走,就坐在这里等着,果然,一会功夫,来了两辆金杯车,忽啦啦地下来二十多人,手上拎着铁棍和球棍,白洁的脸都吓白了,许星也有些不太自在,紧张得有些冒汗。

反倒是梁家辉和孙易都气定神闲的,孙易甚至觉得没什么意思,自从在毛子国抱着轻机枪一通突突,又跟那些怪异的,打了药的强悍毛子大战了一场,对这种小场面,他甚至有一种提不起精神的感觉。

“国外一趟,见了大场面!”梁家辉见孙易的样子忍不住说道。

“嗯,场面很一般,不过很激烈!”孙易淡淡地道,伸手拔出了刺刀,梁家辉只是瞄了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他能认出这AK74专属的剑形刺刀,而且还是见过血的刺刀。

“哥几个,怎么整?”许星抄起了甩棍问道。

“你负责善后吧,老梁,你护好你老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孙易说着向前走了两步,每一步走下去,都有一种热血在燃烧般的感觉,手上的刺刀耍了个刀花,他竟然要以一敌二十。

那些拎棍持刀的汉子看到孙易一个人拿着一把小破刀就向他们走了过来,指着他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就连那个三角眼都有些失神,这货该不会是得了失心疯吧,真以为他一个人可对付他们这二十多主力?

可惜他没有听过孙易的名声,当然,省城混的相对都自认牛逼一些,看不起小城市出来的过江龙,在他们看来,都是过江蛇。

“上,给老子废了他!”三角眼挥手大喝道,很有一种大将军指挥千军万马般的感觉。

可能是这些人也觉得自己二十多个打一个有些丢人,只有两个汉子拎着球棍迎着孙易走了过来,迎面一棍向他的肩头打去,另一个棍子扫向他的腰侧。

孙易突然一个加速,直接就一头撞进了迎面那个汉子的怀里头,两棍也同时打了个空,跟着,那个汉子就看到了孙易呲牙一笑,甚至还能够清楚地看到他因为抽烟而略显象牙白的牙齿。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现在被欺进了怀里头,刀棍都用不上了,但是孙易手上那柄尺长的刺刀就可以将威力发挥到最大,毫不犹豫,没有任何怜悯地一刀就捅进了这个汉子的肚子里头,在拔刀的时候将他的身子一倾,鲜血飞溅,没有一滴落在孙易的身上。

那个汉子捂着鲜血淋漓的肚子,脸色苍白地坐到了地上,只是一个劲地倒着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孙易的表情变得更加阴冷了起来,起步就向另外一个持棍的汉子扑了过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一刀就扎进了他的肩头。

刀一拔,一蓬鲜血飙射了出来,在血雾之后,是孙易那些略显阴冷,却格外残酷的面孔。

那些围上来的汉子都是一愣,没想到孙易竟然这么心狠手辣,上来就废了他们两个人,特别是下刀的时候,没有任何的犹豫,又准又狠,都是道上混的,自然有这种眼力,眼前这位,一看就是久经战场的老油条了。

孙易的嘴角一挑,冷笑变得更浓了,提着还滴着血的刺刀就向人群走了过去。

气势这东西说来很怪,无形无质,偏偏每个人都能够感觉到,孙易只有一个人,可是出手,一人一刀,眨眼间就解决了两个主力,就凭这份果断和凶悍,就足以震住他们了。

孙易觉得没意思,或许是省城的经济更加发达一些,就连这些道上混的都没有小城的那股子狠劲,才两刀就把这一票人全都震住了,特别是那个三角眼,两股颤颤的都快要尿出来了。

正当孙易准备来个虎入羊群的时候,一辆捷豹跑车嘎吱一声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条修长的美腿探了出来,尖细的红色高根鞋踏在地面上,发出一声轻轻的哒响声,跟紧着,一辆卡宴也飞快地开了过来,一个干瘦的中年人抹着头上的汗水跑下车,恭敬地扶住了捷豹的车门。

当车里的女人走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眼前都是一亮,好漂亮的一个女子,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双红色高根鞋和修长洁白的美腿,黑色的短裙下,是柔滑的丝袜,让人忍不住想掀起她的短裙向更神秘之处窥探。

白色的高档雪纺衫清凉而又宽松,随意地披在身上,长长的秀发如同瀑布一样地垂下,一直垂到腰际和胸前,将她那张绝美的面孔半遮掩着。

她的眼神极其明亮,明亮得让人可以忽视她的容颜,但是孙易没有,细细地打量着,眉目如星,鼻子挺翘,巴掌小脸和圆润的小下巴都显出她是一个极品美人,典型的一张娇美娃娃脸。

只不过她看起来年青,可是一双眼睛却透着与她外面不相趁的沧桑。

“恒姐……这个……这个事我不知道啊!”老钉抹着流至下巴处的汗水苦声道,还抽空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小舅子,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拖来大卸八块,本来这种事不算什么,就算是这些摊主告状也告不到恒姐那里去。

可好死不死的,自己的小舅子偏偏赶在恒姐到这一片来走动的时候惹出事来了,而且还是恒姐身边的人通的风,这下子可坏了。

随后来的几辆车里,有几个熟人,正是刚刚一起吃饭的时候,跟许星认识的人中的其中两个。

那个叫恒姐的年青女子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摆了摆手让老钉让开,指指地上受伤了,“先送医院,血流多了会没命的!”

恒姐的声音很清脆,在清脆中,语气转换的时候还略有些沙哑,成熟与青涩几乎同时出现在她的身上,这种矛盾的两个形象却又偏偏在她的身上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处处都给人一种极度神秘的感觉。

孙易挑了挑眉毛,向更熟悉省城的许星问道:“这娘们什么来头?气场挺足的啊!”

也难怪孙易会如此吃惊,虽说他干的光辉事迹不小,甚至国外也跑了一趟,说到底,还是一个小城混饭吃的小老板,再安个头衔也就是一方大哥,但是跟省城的比起来,还真不算什么。

本书源自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